黑帝猎艳记:第三集第五章

第三集 野心萌芽 第五章 雌豹佣兵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全身的绳索进一步勒紧,使得卡琳更加痛苦汗如雨下的叫道,而她白里透红的肌肤更因为血液无法顺畅的流通,而染上了一片艳丽的嫣红色。
    把绳索绑好在横梁上,约瑟夫将卡琳垂吊在半空中,仅仅离地三尺,就在自己腰间的位置上。
    这时候小翠飞到卡琳的面前落井下石的说道:“你也知道有今日了吧!”
    卡琳红著含恨在心的说道:“那也轮不到你这只飞虫说我的事!”
    约瑟夫笑著对小翠说道:“主人在做正经事!小翠你不想吃鞭子的话就在一旁座好。”他现在的样子就像一头笑面虎般可怕,平日任性的小翠,在皮鞭的威胁之下,也只好做一个乖乖听话的小精灵。
    约瑟夫蹲下身,由下向上抓著卡琳那对无法掌握的豪乳,使劲地搓揉的同时说道:“奴隶的东西就是主人的东西,主人的东西还是主人的东西!你给我好好的坦白供出,自己有多少财产,都放在什么地方?”
    约瑟夫的一番说话,可把卡琳说得心惊胆跳,命她可以不要,钱却是自己的生命!看著眼前卑鄙无耻,想使用女人钱的男人,卡琳真恨不得想把口水吐在他身上,痛骂这吃软饭的一顿。
    卡琳半真半假的做出一个慌张焦急的表情说道:“我有五百个金币!都放在银行里。主人你想要用就随便拿去好了。”
    约瑟夫捏著卡琳的脸蛋儿说道:“你这满嘴谎言的母狐狡!你家财最少有五万个金币,居然只肯拿出五百个金币来换自己的自由,你这家伙还真是爱钱如命。是不是要钱不要命了?”
    面对约瑟夫的恐吓,卡琳眼框中满是泪水的说道:“我又不是甚么富家千金,布劳恩对我只有苛暴虐待,五百个金币已经是我多年努力好不容易钻下来的积蓄了!有钱又换不来自由和生命,我的确没有这么多钱,主人你就是迫死我也没有用。”
    约瑟夫冷啍道:“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约瑟夫前后掉转卡琳的胴体,朝那个又白又滑嫩的屁股上用口大力的咬下好,使卡琳发出了响彻房中的尖叫。约瑟夫一直咬到留下了一个红红的牙印,又改在别处继续咬下去,接连咬了三口,使得卡琳浑身冷汗直冒,哀叫悲鸣不绝。
    咬完之后,约瑟夫又站起身,接连一掌又一掌的打在卡琳的屁股蛋上,啪、啪、啪的响声接连不断,中间浑和著卡琳的悲鸣,一直打到屁股发红,仿如一个猴子屁股还不肯停手。
    约瑟夫凶暴的说道:“快说!把钱藏在那里?”
    卡琳哀鸣道:“啊啊……没有……没有就是没有……啊啊啊……呜……我真的没有……救命……呜呜……啊啊啊……你就是再迫我也没有……”
    一轮酷刑迫供之后,卡琳尽管哭哭啼啼不住,就是一个金币也不肯拿出来。
    约瑟夫软硬兼施改使怀柔策略,抚摸著卡琳哭肿了的脸颊说道:“你的小嘴儿不要这么硬好吗?告诉你我有清楚的情报,知道你私藏巨款。你不肯说不是在迫我用刑吗?看见你这使人我见犹怜的模样,主人我也不忍心啊!主人我也不是白拿你的血汗钱,这是用来给我登上支配迦太基黑暗帝皇的第一批资金,今日我拿你五万,将来还给你五十万都可以。相信我!”
    “主人!”卡琳泪流满面,一副感动的模样说道:“主人!我相信你。但我真的没有那么多钱,你如果有需要的话,就把带到奴隶对市场卖掉好了。卖掉我的皮肉钱要是能成就你的霸业,卡琳我心甘情愿。”
    约瑟夫赏了卡琳一个耳光,暴怒的说道:“你当我是傻子吗?今天我才把你登记成奴隶,你现在说这种话说信啊!”
    脸上留下五道发红的指痕,卡琳只好打下门牙和血吞,誓不低头!心里想著,约瑟夫你这个贱男人还不是当我是傻子 ,借五万还五十万,谁信啊!除非我死,你这无耻之徒别想由我身上得到一块钱。我的每一块钱咬开都是有血有汗辛苦赚来的!
    约瑟夫拿出在布拉哈作杀手时的残酷,冷淡的说道:“看来你也不会肯轻易承认的了,那我们就一起试试,你对痛楚的承受能力好了。”
    约瑟夫捏著卡琳的下巴,迫她张开樱桃小唇,然后把一个钢环安稳在她的口中。
    “唔唔……啊啊……”卡琳挣扎叫苦道。
    解开自己的裤头,约瑟夫掏出坚硬的擎天一处,对著卡琳说道:“那么就先来个棍刑一百,鞭刑三十好了!”
    约瑟夫把下身火灼的攻城槌送入卡琳的口中,马上就遭到了她口中丁香小舌软弱无力的反抗,舔在攻城槌上的舌头,除了为约瑟夫带来快感,根本抗拒不了攻城槌直顶到她喉间的暴行。
    约瑟夫看著身下的卡琳夫苦著一张脸蛋儿,眼中柔情似水的向自己求饶,头上一缕乌丝依旧扎成款式高贵的发髻,但千娇百媚的胴体却全身赤裸,还被绳索勒紧深陷其中,以致肌肤发红,原本白玉水蜜桃似的香臀,现在也变成了带著几个牙印的红桃。
    看得欲火高涨的约瑟夫,他下半身的攻城槌又再增大了几分。然后他抓紧垂吊卡琳的绳索,一面拉前推后的活动,一面高举起鞭子打在她被绳网包里得动弹不得的白嫩胴体上。
    “啊啊……啊唔呀呀呀……啊啊啊啊……”约瑟夫每鞭打一下,卡琳就高叫一声,但嘴巴被攻城槌塞著,只能发出依依唔唔的声音。约瑟夫让卡琳的娇躯一前一后的活动,卡琳的丁香小舌或舔或卷在那根火灼坚硬的攻城槌上,带来叫人悦愉的快感。
    有话说不出口的卡琳,只能把屈辱埋在心里,埋怨著命运之神为何如此待薄自己。在棍刑和鞭刑的交相折腾之下,卡琳已经忘记了时间的流逝,恨不得早一刻由这种地狱中逃脱,直到最后约瑟夫在她的香软檀口中射出白浊温热黏稠的牛奶,而且一时间源源不绝的涌来,想吐又吐不出口的卡琳,最后喉间一阵活动,被迫将这些热牛奶全数吞下。而在她香艳的娇唇上,还沾有少许牛奶的残余。
    约瑟夫的热牛奶带著少许腥膻和苦涩味,对卡琳来说这种味道并不好受,但是吞下肚中之后,又似乎觉得不错!这是白龙蛋的混合药液,改变体质的结果,使女性吞服之后,不止没有那么抗拒,还会产生轻度上瘾的症状。
    发泄完之后,约瑟夫再次开口问道:“想说出把钱藏在那里了吗?”
    卡琳哭丧著脸誓不低头的说道:“除了那五百个金币,我真的一块钱也没有了。主人你想要钱的话就把我卖了,不然我也没有办法!”
    约瑟夫当然不会这样就摆手,拿起蜡烛的烛台,举到卡琳的身上,瞄准她身上纵横交错的鞭行把热蜡滴下去。
    “哗呀!杀……杀人啊……啊啊啊……”卡琳的哀叫响彻房内,让小翠听了也觉得害怕,不自觉的用手掩耳。全身绷紧的卡琳,感到这激痛简直撕心裂肺。相比之下小时候父亲的拳头简直不痛不痕。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卡琳双眼翻白,身体为之失禁,黄金水倾泻而出,喷洒在地上有如落下一阵黄金雨!
    卡琳全身软弱无力的,痛哭流涕的说道:“我说就是!我还藏起了五千个金币,放在另一间银行里。”
    失去这笔血汗钱的卡琳,觉得简直是心如刀割般痛苦!可是她实在受不著这肉刑拷问了。
    约瑟夫轻抚著卡琳的脸蛋儿,亲吻在她额头上说道:“早些招供不就好了吗?何必受这种皮肉之苦。不过你有五万金币的财产,现在才只肯吐出五千个金币!你是讨打是吧!”
    卡琳慌张的说道:“真的只有这么多了!相信我主人。”
    卡琳心里明白,一是死口不认,一旦认了约瑟夫不由自己身上榨出五万个金币是不肯善把甘休的。但是自己的财产可不只五万,而且一直用来作各种投资。即使吃些皮肉之苦,只要尽量拖延争取时间用钱滚钱的方式赚钱,那么交出五万个金币之后,或许还能余下二、三万个金币的私房钱。
    约瑟夫可不知道卡琳的如意算盘所打的鬼主意,不过要钱他也不急著于一时,何况卡琳今日所受的刑罚也不少了,就让她休息几天再调教吧。
    约瑟夫在家里翻箱倒柜的寻找伤药,同时不忘对卡琳说道:“你既然要做享受皮肉之苦被虐待狂,主人就依照你的喜好来办好了!反正我们来日方长,我也不抗拒玩性虐待的游戏,我没所谓,吃苦的是你不是我。卡琳你真是个性变态的淫奴!”
    卡琳被约瑟夫说得又羞又怒,在心里把他的祖先骂上了十八次。谁是什么性变态的淫奴?不过只要能争取到时间的话,也唯有承受这份屈辱了。吃苦原本就是自己的强项!谁叫自己天生天命苦。
    约瑟夫终于把自己平时收藏在何处的都忘了的伤药找到出来,然后解开卡琳身上的绳索,把她光裸的扔到床上。再把伤药沾满十指开始在卡琳那具被自己折磨得满是绳索、皮鞭和蜡烛伤痕的胴体身上涂抹兼爱抚!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卡琳娇嗲的叫出了极为畅快妩媚的淫声浪语。
    伤药一搽在针刺般不断发痛的伤口上,不只立时消痛了大半,还有阵阵冰凉的畅快感觉。况且瑟夫的手可不是单纯的在上药,而是在卡琳的豪乳、柳腰和香臀等各个性感带上尽情抚摸,带来阵阵潮水般的快感,和刚才受刑时相比真是一个天堂一个地狱。而且苦尽甘来的快感,水平比之前的似乎还要来得更加高涨和甘美!
    “啊啊啊啊……啊啊啊……”卡琳在约瑟夫的身下婉转呻吟,享受著主人触及全身所有敏感和神秘地点的直接抚摸。
    被冷落在一旁的小翠,看在眼里不禁咬牙切齿又妒又恨的说道:“这个荡妇!刚才被折磨时还像杀猪般惨叫,现在却发浪成这个样子。约瑟夫这家伙也是的,到最后还不是和她干了起来!这样子,我算什么?被遗弃的小丑吗?”
    约瑟夫咬著卡琳的耳珠,舔著她的耳轮,在调情之余说道:“看你刚才撒的一大滩尿!身为奴隶居然敢把主人的房间当作厕所,看我现在怎么处罚你好呢!”
    正当约瑟夫玩得兴起,把注意力全都集中在卡琳身上,疏忽了对外面的警戒时。由于卡琳的叫声实在太过淫荡畅快和响亮了,一直在外面偷听的娜塔沙以为他们两个人已经进行到了肉体交合在一起难分难解的高潮地步,决定把握时机在这一刻进攻。
    娜塔沙率领著一群佣兵,自己一脚先把大门整个踹飞掉,再带头冲入去,其他人还同时破窗而入,各人转瞬间杀至约瑟夫和卡琳所在的床前。
    一丝不挂正被约瑟夫爱抚到性起的卡琳,被这群持械强闯而入佣兵吓得大声尖叫。而约瑟夫则在第一时间用床单包著卡琳,不让其他男人的眼睛占便宜!
    先发制人偷袭而来的娜塔沙原本占了先机,蛇魂魔剑去势有如雷霆的直指约瑟夫的右臂,要先削下他一臂!若然成功便得于获胜了一半。
    可是发觉脚下踩到水的娜塔沙,战场本能反应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危险,脚下急停下来,眼睛往下一看。那一大滩冒著热气的黄金水,娜塔沙看一眼就知道是什么了。做为一个军人她还不至于会怕肮脏,可是这一瞬间的停顿已让她先机已失。
    由于娜塔沙的停顿,约瑟夫及时拿起了神偷臂,挺身守在卡琳的床前迎敌,至于小翠则第一时间飞到了桌下避难。
    娜塔沙和约瑟夫顿时短兵相接起来,娜塔沙的剑势有如流星,一发数十剑闪电刺来,而且剑势能直能曲,直时刚猛凌厉,曲的时候剑中蛇魂发挥本性,弯弯曲曲蛇行急袭至常人难以顾及的方位。
    约瑟夫一个照面之间竟然就被她压了在下风,手忙脚乱的挡格,最后退到跌倒在床上。
    虽然情况危急,约瑟夫还有时间分神去鉴赏娜塔沙的美貌,眼前的丽人的确独特出众,就是有些太过高头大马。
    在这危急关头,约瑟夫唯有用老招数保命,打开神偷臂上的机关,喷出一阵黑烟,把一切都隐没在黑暗中。
    娜塔沙在内心中冷笑,这一招对别人或许有用,但要对付自己未免太不自量力了!因为她身上兽人的血统虽然不多,但那对耳朵却极为灵敏,而且她还专门进行过特训,在黑暗中单靠听风辨器,绝不比亲眼目睹差多少。
    娜塔沙的剑势有如长江大河,把约瑟夫和他身后的卡琳笼罩在床上逃脱无门。连拚十数招后仍然无法突围的约瑟夫,身形骤然一闪,让蛇魂魔剑在旁边掠过。
    约瑟夫在心中叹息,自己睡了四年的大床就这样被人一刀两断。而娜塔沙把大床一剑劈成两段的同时,约瑟夫借著这个机会,抱著卡琳一起滚到地上,逃出娜塔沙的剑网。
    约瑟夫大声叫道:“小翠我们由偷窥秘道逃走!”
    说完之后就抱著抱著仅包一条床单的卡琳爬在地上急逃,在约瑟夫的楼房底下,有多条通往左右四邻的地道。这原本是他平日掘好用来偷窥邻居的少女或者新婚少妇的,现在出乎意之外地成为了逃生的秘道。
    黑暗对娜塔沙说虽然不是障碍,但对其他佣兵们可就不同了,娜塔沙大声喊道:“你们站著不要动,只管攻击脚下向自己接近的人就好了,由我负责去捉人!”
    约瑟夫心中暗叫不妙,看来对手不止剑法高超,还是久经战阵经验丰富的老手,指挥若定策略正确。不过这始终是他的家,对这里再没有人比他更熟悉的了,凭著这地利优势,他即使多大了一个卡琳在身边,还是比娜塔沙先行一步,躲进了自己掘出来的地道,而小翠也及时跟了上来。
    娜塔沙虽然随后赶到,但不知道秘道内有没有陷阱,她只能无奈的放弃追击。
    原本这条偷窥秘道,是供约瑟夫一个人舒适地穿过的,现在塞了两个人在内,活动大为不便,不过跟卡琳现在肌肤相贴的紧密接触,也算一种享受。所谓艺高人胆大,何况行走黑道今日不知明日事,约瑟夫还未至于因为这种程度的危险而恐惧,依然从容镇定。他甚至还觉得有些刺激,只是想到家里被入侵者弄得一团糟,让他为明天收拾时大感头痛,不过现在不同从前,他还有卡琳这个好使好用的女奴。
    约瑟夫挑了五、六间屋外的一处出口离开,地点就在一对母女共住房中的浴室,正在洗澡的少女看到他带著一个仅包床单出现的女人,刹那间吓得目瞪口呆不能反应。
    小翠在约瑟夫旁边生气的说道:“你究竟做了什么坏事?居然惹到有人上门来捣乱,明天别想我帮忙收拾。”
    约瑟夫百思不得其解的说道:“我怎么知道原因!是之前和人在大富豪歌舞厅争夺妓女打架,还是午夜山路赛马时把对手踢了下马,抑或黑斯那家伙雇人来暗算偷袭,我的仇人这么多,谁知道这次来搞事的是谁?反正现在有卡琳在,明天由她负责收拾好了。”
    听到他们一大一小的一唱一和,卡琳只好暗恨在心里,要是能藉此机会逃走就好了,她可不想被约瑟夫牵连。
    当娜塔沙分散人手组成封锁线,同时派人进入地下秘道的时候,海伦娜兴奋的带著一个罗盘,联同一半人手已经进迫到瑟夫所躲藏的屋外。
    在约瑟夫享受到白龙蛋浑和药液的好处的同时,安妮公主和海伦娜都一样被淋到了。而在这之中,熟悉药物、魔法和人体构成的海伦娜,已经对白龙蛋浑和药液的功能有了初步的掌握。而目前最具体的成果,就是这个追踪约瑟夫的罗盘。这是利用了三个被淋到的人,互相牵引的作用做原理的魔法产物。海伦娜就算还没跟约瑟夫碰面,看著罗盘的激烈活动,现在已经可以确定这个约瑟夫一定就是当日的行凶者。不过现在罗盘的效能,还只在一百步的范围内,否则她用不著尤莉亚帮忙也可以找到约瑟夫。
    海伦娜抚著面上的伤口,想到能够复仇,精神实在过于兴奋激动,忍不住大声对屋内怒吼道:“约瑟夫!你就是上次来烧我的调教室,救走安妮公主那个花痴,还有毁掉我美貌的人渣吧!我告诉你,你今天是插翼难逃的了,我要由你身上得回我被毁掉的珍贵药物,抽干你身上鲜血用来制作药酒,把你的肉割下来风干再磨成药粉,特别是你那根烂屌,是大宝之物,我要亲自操刀动手割下来,把你阉掉!”
    海伦娜的怨毒之深,让约瑟夫听了也有些背脊发寒。他可不知道自己现在的肉体,对海伦娜来说全是大有作用的药材,要是自己落到了她手中,不只死无全尸,躯体还会被制作成各种药材被人吃下肚里。
    约瑟夫由窗口窥看外面,见到一身细皮白肉清纯高雅还穿著制服,还是女学生的海伦娜,真有种把这小辣椒捉著绑起,脱下她内裤狠打一顿屁股惩罚,再操上三天三夜的冲动。
    约瑟夫一副事不关己的说道:“小姑娘我看你是弄错了!我跟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也素不相识,我也不叫约瑟夫而是叫黑斯,叫约瑟夫的人我也认识一个,你要找约瑟夫的话我可以告诉地址。至于安妮公主,她不是甚么花痴吧!自从斗兽场走失猛兽事件之后,她不是失踪了吗?”
    约瑟夫一心想置身事外不止,还准备把黑斯当成自己的牺牲品,企图嫁祸于他身上。
    在约瑟夫背后的小翠和卡琳,不约而同的冒起一个想法,就是约瑟夫真够狡猾会耍诈的!
    不过海伦娜虽然年纪轻轻,可也不是平庸的小角色,怎会为约瑟夫一两句谎言所骗,她反而从罗盘指针上的剧烈活动,进一步确认了约瑟夫就是当日的行凶者,绝不会弄错。
    海伦娜兴奋得狂笑不绝的道:“没有错!你就是那天的衰人。首先是你,接下来安妮公主那个花痴早晚也会落到我手上的,不折磨到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难消此恨。安妮那花痴现在脑中大概每天都尽是淫思绮念,想男人想疯了,到处去勾引显媚,被男人干得天昏地暗,丢尽霍夫曼皇族的脸!”
    自己的女人被人说成这样,约瑟夫愈听愈不爽,但还是强忍怒火的说道:“你左一句花痴,右一句花痴的,你跟安妮公主有仇吗?”
    海伦娜轻抬著自己鼻梁上的眼镜,阴险的笑道:“这么关心你的淫妇啊!奸夫。你的淫妇长期被我调教,肉体身中淫毒没有男人是不行的,而且平常的一个男人也满足不了她。那个淫贱的女人,自然会找一大堆面授首,平时尽管装成三贞九烈的淑女样子,实质上还不是千人玩猛人骑的骚货。”
    约瑟夫原本还想从海伦娜那张贱嘴多打探点消息的,不过已经没有机会了。海伦娜命令部下发起了攻势。大队佣兵破门而入,又楼下杀上来二楼的浴室。
    屋外的海伦娜高声喊到:“捉到约瑟夫这个贱人的,我赏一千个金币!斩下他一条手臂或者脚的,我赏五百个金币。捉到他的女人的,则赏一百个金币。”
    小翠这时候还有心情说道:“约瑟夫你的手臂和脚加起来,比整个人还值钱呢!倒是你身旁的这个野女人,才只值一百个金币。”
    虽然危险迫在眉睫,但既不是目标又背生双翼的小翠,此时可一点也不害怕,因为她只要飞出屋外就安全了。而且正好借这个机会教训淫乱无耻不理自己的约瑟夫,反正真的有危险的时候,自己还可以去找洁西卡。

Comments

No comments yet. Why don’t you start the discussio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