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奇幻]魔王重生(全)-19

■第十六章:暗潮汹涌

别忘了,『力量』和『灵魂』是会互相呼应的。

----

先将时间拉回到三天前,若叶还处于沈睡的时候。

在若叶的意识界里,原本若叶和雏叶,两人往对方攻击过去的手,被第三者的双手
给制住了。

而这位第三者,就是红叶。

“姐?”

“小红姐?”看到红叶一副严肃的表情,两人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结果,三个长的一模一样的少女就这样保持着之前的姿势,呆站在原地。

其实,即使长得一模一样,但是还是有所分别:红叶的身体四周有着红色的淡光,
而雏叶则是黑色的淡光,至于若叶则是金色的。

而且在表情上,红叶显得较为成熟,雏叶则是显得比较稚气多了。

三人站在一起,就好像是在蜡像馆里,小时候、现在和以后长大的模样的蜡像并排
在一起的感觉。

“我虽然很高兴和妳们见面,毕竟对我这个肉体已经死的人而言,可以说是奇迹了
。”虽然试图打破沈默,不过也许是担心一松开手,两人又会打起来,红叶一直不肯
松开双手:“但是看到妳们这样,我真的很失望。”

“但是我和雏叶,必须有一人消失才行。”虽然很高兴能见到红叶,但是一想到现
实的存在问题,若叶就高兴不起来:“既然我和她都互不相让,那就只能靠实力来解
决了。”

“这点我也是和她一样的想法。”雏叶也不甘示弱。

“是谁和妳们这样说的啊?”

“咦?”

“这……”听到红叶的疑惑,两人一时间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静静听我说好吗?”示意着两人停止战斗,红叶十分严肃地说道:“听我说完之
后,要打再说,我绝对不会阻止。”

“……知道了。”

“嗯。”即使看对方不顺眼,但看在红叶的面子上,再加上红叶似乎知道些什么,
两人也只能答应红叶的要求。

红叶手放开之后,两人也识趣地各退一步。

“其实,我也是在某个人的协助之下,才得以进来若叶的意识里的。”看着两人不
再互殴,红叶稍稍地安心了点:“而且那个人,我们三个人都认识。”

“……天界的人吗?”一听到红叶的话,若叶立即想到了天界。

“在说出他的身份之前,我得先说明一件事,是关于我们三人的事情。”红叶继续
说道:“在我还活着时,我曾经和小光提过,所谓的同卵双胞胎,其实是一个卵子分
裂成两个个体,再各自发育而成的。若以灵魂学来看,可以视为灵魂的分裂。

“在相关的报告里,曾有双胞胎其一死去,另一位却变成植物人的情况发生。虽然
例子少到可以用五只手指头算出来,不过由此可知,即使灵魂分裂成两个,那也只是
表面上的,实质上,还是算做一个灵魂来看待。”

“这么说,一些双胞胎有着天生的心电感应能力,也是因为……”

“就理论上来说,没错。”红叶回答若叶的问题后,继续说道:“双胞胎是如此,
三胞胎又不尝是如此呢?嗯?”

“姐的意思是说,如果我杀了雏叶,我也会……不对,连姐也……”

“如果理论属实,那么我们三人会一起迎向死亡,身体当然也就没救了。”接下若
叶的话后,红叶说道:“我知道妳只是把『雏叶』当作妳在堕天使化期间,所衍生出
的劣化人格。但妳自己也应该知道,堕天使化产生的人格劣化只会出现在自己身上,
而不是另外衍生出一个人格。”

“我……知道的,我是知道的。”别过头去,若叶的语气竟然带着哭音:“但是…
…如果让我承认了雏叶其实是我妹妹的话,那不就是间接承认了……夺取雏叶身体的
其实是我了吗?还有让姊姊没办法和我们一起活着度过相同的时间的……也是我……
。”

“就如同亲爱的曾经提到过,如果当时是三个人一起出生的话,三个人都活不过十
岁,甚至更短。”这次说话的是雏叶:“不过与其说是为了亲爱的,倒不如说是为了
任务需要……别忘了我们是为了什么转生到人界的。”

“……嗯。”对于雏叶的话,若叶倒是没有反驳的空间。

“因为如此,所以我们的老师才会在雏叶的应许之下,将雏叶原本的身体和妳的身
体进行『融合』。”接着雏叶的话,红叶说道:“只是以当时老师的力量,在不被天
界发掘的情况之下,也只能完成妳和雏叶的肉体融合。不过这样也够了,即使只能陪
伴妳和小光十年的时间……”

“姊……”

“只是没想到我们竟然会爱上我们必须除去的目标……”雏叶的语气带着点无奈,
不过更多的是庆幸:“不过幸好贝鲁沙的转生体另有他人,不然……”

“其实,就算小光真的是贝鲁沙转生的,我也还是……不会改变我原本的想法。”
若叶的眼神十分坚定:“因为我爱的,是小光,不是小光的前世。”

“……说得好像亲爱的好像只能属于妳一个人的样子。”雏叶似乎对若叶的话显得
不以为然。

听到雏叶的话,若叶并没有生气,反倒低着头,细细地说着:“我真的……真的很
希望小光……从那天第一次的拥抱开始……我就很希望在小光怀里的,就只有我一个
人而已。”说到这里,若叶抬起头来,露出一副十分悲伤的笑容:“直到现在我才发
觉到,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不单单因为小光的个性让他坐拥女人窝,就连我自
己……自己的身体也不是我一个人的。”

“但是对小光而言,妳是除了小玲之外,在他身边最久的人啊。”红叶微笑着,抱
住了若叶,轻声地说道:“这不是任何人,或是谁『使用』这个身体就可以变更的啊
。”

“可是……可是我不能无视于妳们的存在啊。”

“没想到转世了,个性还是一样别扭。”雏叶带着一副不耐的神情,走向若叶和红
叶:“听清楚了,在我们还是战天使『蕾娜丝.瓦尔丘莉亚』时,就已经是三个人格
共存一个身体了。”

“雏叶?”听到雏叶的话,若叶倒是有点不知所措。

“小红姐之所以知道前世的记忆,是因为『预知』的关系。”雏叶继续说道:“而
我之所以知道前世的记忆,则是因为我并没有通过转世的程序,而是直接就进驻在妳
的身体里了。只是因为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的缘故,直到你和亲爱的发生第一次后,我
才恢复意识,进而在亲爱的体内『魔王之力』觉醒后,代替妳主导身体的运作,不过
现在看起来……算了,反正我的存在是最薄弱的。”

“别说的一副好像自己很委屈的样子好吗?还是妳以为这样可以博得我或是小若的
同情?”看到雏叶的样子,红叶倒是没好气地说道:“现在不是争论这些的时候。三
个人格都聚集在此地的现在,应该不是讨论身体归属权的时候吧?”

“确实……得必须帮小光打倒塔雷克特才行。”想起目前的威胁,若叶却不禁怀疑
:“但是现在……来得及吗?”

“我当然知道……反正人格的切换并不是不可能,一切就看小红姐的主意了。”

“那妳还在那边闹什么别扭?像个小孩子一样……”

“我本来的性格就比较偏小孩子嘛……”嘟着嘴,此时的雏叶看起来还真象是小孩
子发脾气一样。

“听着,小若。”看着若叶的脸,红叶十分正经地说道:“妳先回去掌管身体,我
们会在妳赶去支援小光时告诉妳,之所以我们会是三个人格共同拥有一个身体的秘密
,以及其他相关的事情。另外,三个人格统合之后,身体应该会有相当程度的变化,
到时别太过惊讶就好。”

“……还会再见面吗?”望着红叶,若叶突然有种舍不得的感觉。

虽然从此三人就在同一个身体里,但是见不到面,总是怪怪的。

“只要妳想的话。”红叶直接回给若叶一个笑容。

明明是相同的脸蛋,但是红叶的笑容,却带给若叶一种怀念的感觉。

“最后还是妥协了啊……刚刚应该再坚持一下的。”露出些许无奈,却也带着些许
期待的笑容,雏叶也开始往红叶若叶的方向走去。

---

在光房间的浴室里,若叶正细心地帮光洗澡。

“这样啊……”听完若叶把当时三人的谈话说给光听之后,光只是淡淡地说道:“
这么一来,娶了妳就等于多娶了红叶和雏叶了……”

“咦?”听到光的话,若叶一时之间还无法理解开来,双手就停在光的胸膛上。

“……等毕业之后,我们就去公证结婚吧。”握着若叶的双手,光说道:“不然老
是让妳一颗心悬在半空中,妳难受,我也过意不去。”

“……你这是……求婚吗?”涨红了脸,若叶有点不敢置信地看着光。

“……不愿意吗?”

“这……也没啥愿不愿意的,毕竟我们有了婚约在身,结婚只是迟早的事情。不过
其他的女孩子也会吃醋的吧?更何况就算你娶了我,也不可能就此不去碰她们的吧?

“这个……”被若叶说到要害,光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过……这样我就很高兴了,即使只是为了让我安心而说的话……”若叶身体向
前一倾,抱住了光:“反正我的身体和心早就给了你,也不差一个名份……就当作我
是被爱情冲昏头的呆子吧。”

“妳不是什么呆子,你是我未来的妻子。这一点不会因为任何因素而改变。”

“小光……”在气氛的酝酿之下,两人的嘴唇重合在一起。

上面,两人的嘴唇和舌头热情地缠绵着,下面,光的分身也在若叶的引导之下,顺
利地在若叶的体内不断地冲刺着。

两人的“战场”从浴室延伸到房间床上,其中光的分身依然埋在若叶的体内,舍不
得分开。

“啊啊……小光……小光……深一点,再深一点……。”若叶趴在床上,将屁股翘
得高高地,不断地晃动迎合着光的活塞动作,上半身则是无力地趴在床上,象是久逢
甘霖的荡妇一般直荡叫着:“喔……不行,太爽了……”

两人不断地激情了一个小时,直到光将这几天来累积的精液全数射进若叶的子宫里
时,若叶已经达到起码四次的高潮,只能躺在床上享受着余韵。

“抱歉,我先去地下室看看素子她们的情况了。”换上衣物,光稍作休息后就离开
了房间。

休息了一阵子,若叶才慵懒地起身-看着露出些许精液的花蕊,若叶不禁沾了点放
在嘴里:“不知道他喜欢女孩还是男孩……”

----

刚从放置那些少女的地方回到神社的晴香,一脸的疲惫。

“其实妳用不着这么累的。”晴香的耳边传来亚理姆的声音:“以『九世家』那些
人类的能力,其实也用不着妳帮忙。”

“话是这么说,不过我还是希望她们可以恢复正常,恢复成普通人,所以才会亲自
帮忙的。”晴香听了亚理姆的话,只是轻轻地摇着头:“不过……塔雷克特死亡的现
在,这里应该没有您值得挂念的人事物吧?”

“我只是想和妳们主人亲自说些事情而已,说完了我自然就会离开。”亚理姆说道
:“不过塔雷克特一死,我们淫魔族的势力结构势必会有所改变。说不定还会牵动魔
界整体的势力变动呢。”

说着说着,连晴香都可以感觉到亚理姆的语气中,带着十足的“隔山观虎斗”的感
觉。

“……您该不会是因为怕被波及,所以才不回去魔界的?”

“这个啊……或许吧。”反常地,亚理姆并没有反驳晴香的话,反而在承认后,说
道:“毕竟人界有趣的地方比魔界还要多,而且……”

“而且还有我奶奶对吧?”

“这个……”只说出这两个字,亚理姆就没再说下去了。

其实,在“而且”的后面,亚理姆其实还想说“而且我的女儿也在这里”的,但是
不知为何,这句话他就是说不出口。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原本小心谨慎,凡事都只为自己所考量,甚至于为了自己的利
益,连旁人都能够牺牲的亚理姆,变成了现在这样,婆婆妈妈的样子,连亚理姆自己
都不知道。

也许,从在魔界和晴子的第一次会面开始,自己就变了吧,从狡猾的死老头变成人
畜无害的中年怪叔叔。

(叔叔吗?以我现在的年纪,在魔界还是大哥哥呢。)想到这里,亚理姆也不禁漏
出自嘲的笑容。

“我先进去通知素子她们的情况。”晴香站了起来,往神社旁的屋子走去:“还有
,不用担心我和奶奶。毕竟拥有您的血统的我,已经有能力保护这一切了。”语毕,
晴香自顾自地走进屋子里。

“……已经知道了啊。罢了,反正这也是早晚的事情。”听到晴香的话,亚理姆没
有什么惊讶的表情,只是躺在树上,透过树叶间的缝隙享受着阳光的洗礼:“只是…
…就不能喊声『父亲』让我过过瘾吗?”

----

在素子的研究室里,素子和艾鲁美丝正在研究着从摆在鍊华房里的淫魔树幼苗上撷
取出来的所有相关资料。

“老实说,这基本上来说已经不能算是淫魔树了。”看了荧幕上的资料,艾鲁美丝
说道:“虽然从结构来看可以清楚地分辨出胞子房的雏形,但是其他的部分却和人界
上的树没什么两样。”

“这样起码,不会担心幼苗成长之后,会乱补食四周靠近的生物了。”素子说道:
“但是这样的话,养分补充的部分要怎么办?而且据之前的资料上来看,淫魔树要成
长到胞子房足以容纳一个成年人的大小的程度,得花上起码百年的时间。”

“这倒不一定。”艾鲁美丝敲动着键盘,瞬间荧幕上又换了个数据资料:“根据这
三天来的观察,那株幼苗的成长速度只怕超乎我们的想象。光这三天,已经可以利用
X光看到胞子房的雏形,第一天时还根本只看得到一个小点而已……”

“……要叫鍊华把幼苗移种到其他地方吗?”

“有地方可以种吗?这房子可没花圃或是后院可以种啊?而且那种异常的成长速度
,大概会引起注意吧。”

“说到地点,莉莉丝和蕾娜在搞的计划倒是可以考虑一下。”素子边说,边往地面
指去。

“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一件事。”艾鲁美丝听到素子的话,立即切换视窗:
“记得没错的话,蕾娜有把地下室扩建的计划输入计算机里面……”

“……不是随意改造的啊?”

“虽然说是随意,但是这种工程所需要的前置工程可不下于现在人界所进行的土木
工程喔,只是建造起来比较快而且安静罢了。”艾鲁美丝边说,边把资料叫出来:“
……果然,蕾娜已经预先腾出温室的位置出来了,就在游泳池的隔壁。”

“……不会破坏这间房子的地基吧?”

“这些其实都是放置在亚空间里,和地基一点关系都没有。”

“哈哈……压根没听到她们提过关于温室的事情。”素子笑着说道:“这样我也可
以种花种草的了。”

“在魔界时,蕾娜就很喜欢栽种花朵植物的,来打发无聊的时间。”艾鲁美丝一副
无所谓的样子:“反正和平的生活嘛,总是得找些生活的乐子才不会觉得无聊啊。”

“……说的也是,不过现在要说和平还太早,毕竟『物以类聚』,以后的未来会如
何,我想大概也有个底。”素子有点感慨地说道:“命运就是这样,越想要的东西,
就越是得不到。主人一直祈求平静的生活,但……就是这样。”

“不过,我反而很感谢命运,让我遇到了小光。”

“我也是啊,能在有生之年遇到主人,真的太好了。”对于艾鲁美丝的话,素子也
不禁微笑以对。

突然,电话声响起。

“咦?会是谁打我的手机呢?”带着点疑惑,素子拿起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喂?
是晴香吗?怎么了?……嗯嗯……这样吗……这么说来就算净化了也……好,我知道
了,我会请主人过去一趟的。我知道,这并不是妳的错,只能说我们还是对淫魔树的
毒素认识还不够深就是了。那就这样了,拜。”

等素子切断电话之后,艾鲁美丝问道:“看来晴子那边似乎出了问题是吧?”

“是啊,目前安置在神社那边的十二名少女里,有十名已经移送至区立医院里接受
进一步的治疗-当然『九世家』是对外说明是『暴动』的受害者就是了。”说到这里
,素子却叹了口气:“唉……也不知道是幸或不幸,虽然说比较严重的两位也已经醒
来了,但经过检测,她们不只没有记忆,连人格都几乎消失了。”

“那……不就和之前双野姊妹的情况……”

“还要更糟。双野姊妹的情况,只是单纯的人格和记忆的混乱。但是那两位少女…
…却是整个消失,就象是被洗脑一样。”素子继续说道:“更糟的是,那两位少女的
身体,有一部份已经出现了非人类的变化。如果我猜的没错,那些少女恐怕不单单只
是单纯提供塔雷克特的力量来源而已……”

“大概是塔雷克特等到取得了相等于贝鲁沙的力量时,用来当作侵攻人界的基础战
力吧。所以施行了相当程度的改造。”艾鲁美丝说道:“这其实不只塔雷克特,就连
贝鲁沙和亚理姆在内的淫魔王都会作。”

“不过,并不是淫魔王都喜欢这样做。”不知何时,光出现在门口。

“唉呀,不去看千里她们吗?”艾鲁美丝带着点暧昧的眼神问道。

“反正有莉莉丝在,不去看也没差。”光走了进来:“而且我刚刚才『安慰』完小
若,也刚让我喘息一下吧?”

“『安慰』啊……那何时才要安慰我呢?”

“这啊……以后有的是时间。”对于艾鲁美丝锐利的言词,光只有打哈哈带过的份
:“对了,素子,晴香那边的状况真的这么糟?”

“也不算是太糟啦,起码有十位已经确定可以回到社会上了。”素子无奈地说道:
“不过比较严重的两位,不单单记忆人格上的问题,连身体的状况,不用提回到社会
,就连『能不能恢复成人类』都成问题。对了主人,你刚刚说……”

“以传说而言,淫魔王身旁都有为数不少的美女或供战斗,或供享乐。”知道素子
的疑惑,光说道:“但是实际上,贝鲁沙当时身边除了『四天王』之外,就以眷族的
数目来说,还远比不上亚理姆或是沙朗斯,更不用说数量居冠的塔雷克特。

“而从贝鲁沙被封印在人界之后,包含『四天王』的眷族也离开了淫魔城,回归了
魔界社会之中。至于五人唯一的女性沙莉娜,则是处于完全没有眷族的状态。不过以
她时常在外游荡的个性来说,收眷族只是徒增困扰而已。”

“沙莉娜啊……根据传言,她之所以拥有不逊于塔雷克特,甚至于连她的双胞胎哥
哥沙朗斯都比不过的战斗力,似乎和贝鲁沙有相当程度的关系。”艾鲁美丝说道:“
据说是以初夜来换取的……”

“是没错。”对于艾鲁美丝的话,光没有否认:“一般而言,女性的淫魔族在高潮
时,会因为下意识牵动到体内魔力的储存,常常会出现魔力大量流失的情况。虽然可
以用相同的方法补充,不过这其实很折腾人。不过沙莉娜似乎因为拥有梦魔血统的关
系吧,她的体质远比一般的女性淫魔族要好的多。”

“那双野姊妹呢?她们也是淫魔族的吧?”

“那又是另一种特例了。”光回答素子的疑惑:“双野姊妹利用『转生之术』,重
复地精鍊身上的力量,但代价就是成长会倒退到某一个程度。而且她们重复的次数太
多了,导致她们现在已经无法再成长,换句话说就是成长整个停滞下来,永远只能维
持现在小孩一般的面貌而已。”

“为了拥有力量,这样的代价未免也太高了一点。”

“想要某个东西,就得付出相当程度的代价。而且也因为这样,力量的密度相当高
,就连高潮也不见得会影响到魔力的流失。当然这是在没有外力干扰的情况之下。”
光继续说道:“话说回来,相对于沙莉娜对力量的执着,她的双胞胎哥哥沙朗斯就对
权力,甚至于力量都一副不在乎的样子。因为其俊美外貌的关系,妻妾成群,虽然量
比不上塔雷克特,但是论质,让那些娘子军独自组一个军队,其战力和淫魔兽似乎是
不相上下呢。而且藉由此开发出来的情报网,可以说是淫魔族对外战斗时的大助力,
所以即使个人生性懒散,也没人敢说话。”

“……淫魔族的魔王,一个一个都是怪胎。”回想起那群过去的对手们,艾鲁美丝
直接下了这个评语。

“本来淫魔族的向心力在三个势力之中,是属最差的。不过能够屹立而不摇到现在
,他们的功劳也不容抹灭就是了。”光说完后,就往门外走去:“帮我和小若说一下
,我去晴香那边看看情况如何。小艾,麻烦跟我一起去好吗?说不定会有需要妳帮忙
的地方。”

“只要不是叫我当刽子手就好。”带着有点开玩笑的语气,艾鲁美丝说道:“虽然
那两位少女变成那样子,不过应该不至于只有死路一条。”

“妳认为我会这样做吗?”光回过头,反问了艾鲁美丝一句。

在客房里,两名少女躺在床上,平静地沈睡着。

“目前暂时先让她们继续沈睡,不过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在一旁的晴香说道:
“九世家那边是准备让医院宣告为『植物人』来处理,不过在我的要求之下,已经全
权交由我处理了。”

“是看在静木奶奶的面子上吗?”

“算是吧,而且我也帮了他们不少忙。”对于光的疑问,晴香说道:“目前她们暂
时是以『失踪』来处理,接下来就看光了。”

“看我吗?嗯……”听到晴香的话,光陷入了沈思之中。

“不用问也知道,光不会弃她们于不顾的。”一旁的艾鲁美丝说道:“我可以向艾
瑞菈调用相关的设备,象是重建人格和制作假记忆,皇国都有在做相关的实验,就连
身体上的异状也能够修补……”

“那,可以拜托妳吗?小艾?”

“好啊,我还正想说你会不会找我呢……”艾鲁美丝给了光一个笑脸:“那等一下
这两位患者我就利用传送魔法阵直接送到家里地下室,不过我还以为十二位都没救了
说……”

“……艾鲁美丝姊姊心地真坏。”带着有点“幸好”的表情,晴香说道:“对了,
这星期日夏日祭典就要举行了,也应该要把奈留她们接回来了吧?不然她们会赶不上
的喔。”

“说的也是,不过也得把这里的事情办完再说吧?”带着有点苦涩的微笑,光指着
躺在床上的两位少女们说道。

光走出客房来到神社前时,就看见亚理姆站在树下,一副在等人的模样。

光当然知道亚理姆是在等着自己,便走了过去:“还不回去魔界啊?不担心天界的
人发现你的行踪吗?”

“没办法,有些事情不弄清楚,回去我也睡不安稳。”亚理姆十分慎重地问光:“
虽然说塔雷克特还是死了,但是你为何在可以一口气杀了他的时候,却选择手下留情
,只挖了他一颗淫魔树种子?”

“这我没办法给你一个详细的回答。”似乎是已经知道亚理姆的问题,光连想都不
想就回答:“硬要我说的话,大概是被贝鲁沙的记忆所影响,而产生的恻隐之心吧。

“……果然是身为人类的你会做出来的事情。”听到光的回答,亚理姆只是无奈地
叹了口气,说道:“人类,就是会被自己的感情左右的生物。你喔,总有一天会被你
的『恻隐之心』给害死。在魔界,因为『恻隐之心』而葬送大好前程的,可以说不计
其数呢。”

“我可以理解你的想法,亚理姆。”对于亚理姆的话,光只是点了点头:“不过这
是我做事的原则。我并不喜欢凭着一身功力去破坏他人的幸福,也不喜欢那种『顺我
者生,逆我者死』的作法。而且贝鲁沙曾经说过的一段话,让我的感触满深的。”

“喔?”

“……『力量是为了什么而存在的?又是什么在寻求着力量?』。”覆颂完贝鲁沙
的话后,光有感而发:“现在的我可以肯定的是,我是为了保护我身边的人而拥有力
量的。”

“……这样啊。”听到光覆颂出贝鲁沙的话,亚理姆表现出有点心神不宁的模样:
“好吧,既然你的回答是这样,那我想我大概也问不出所以然了。我也得回去向老爸
报告塔雷克特的消息了。”

“那顺便告诉沙莉娜,就算真的找到了贝鲁沙的转生,那也不是她所知道的贝鲁沙
。”光语重心长地说道:“虽然要劝她放弃是不可能,不过最起码要让她有心里准备
。”

“我知道了,我会找时间转告的。”

“这样啊……妳真的有办法一次调动这么多数量吗?”一回到家里,艾鲁美丝立即
利用专用线路和艾瑞菈通话:“不过这里只要两个就够了……耶?淘汰品?妳该不会
又多拨了预算给科学相关机构了吧?真是的……三百二十个是吧?好吧,只要确定能
用就好了。现在皇国状况还好吧?……我知道了,现在可以体会到我的辛劳了吧?…
…喔?既然这样有干劲,我也不用太担心了。回去啊……以后再说吧。什么时候可以
送过来?……明天?不会是……我就知道。那记得把坐标相关资料传过来,等我们把
空间处理好后会把坐标送过去……嗯,妳也保重。”

挂掉电话后,艾鲁美丝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

“……三百二十个啊……”听到艾鲁美丝的话,蕾娜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以前艾瑞菈小姐就常常提出针对科学相关部门追加预算的提案,现在看来显然是付诸
实行了。”

“以皇国现有的经济力,还不至于一两年内就被败光,而且艾瑞菈不会只想要作自
己想做的事情的,我对她有信心。”艾鲁美丝一想到艾瑞菈,就不禁露出笑容:“对
了,蕾娜,皇国那边预定直接以传送仪器将东西直接传送过来,先去把空间准备好吧
。还要记得把相关坐标报给素子喔。”

“是,女王大人。”

“……真是的,还这么叫我啊。”看着蕾娜离开眼前,艾鲁美丝转过身对后面正处
理资料的素子说道:“有查出什么吗?”

“……老实说,很不妙。”素子看着荧幕上,从已经搬过来这里的两位少女们搜集
起来的资料,也不禁皱着眉头:“她们身上有几处已经出现了植物化现象,而且脑部
有着相当程度的破坏,如果以现有的研究来对照,几乎都是在记忆区域方面的损坏比
较多。”

“所以人格和记忆方面才会出现消失的现象吗?嗯……不会是因为淫魔树毒素的关
系吧?”

“应该是。”面对艾鲁美丝的怀疑,素子倒是显得十分肯定:“如果是我的话,当
然希望部下都是些只会听命行事的木偶……”

“听话的士兵啊……只有人偶和机器人对打的战争,和玩游戏差不多。一点刺激感
都没有。”

“对了,您向皇国调的……”

“那些啊?”知道素子指的是刚刚从皇国调来的三百多个调制槽,艾鲁美丝解释道
:“那是我原本用来在大规模战争时,治疗官兵用的调制槽。只是后来战争少了,就
被科学研发相关部门移去做人体实验用了。原本有一千多个,看来艾瑞菈在我离开的
这段期间,已经淘汰掉不少的样子。现在调来的三百多个,还是预定这星期内就要淘
汰的勒。”

“……只要确定能用就好。时间上老实说很紧迫。”

“如果够快的话,今天晚上就能架设完成。”拍拍素子的肩膀,艾鲁美丝说道:“
反正只要等莉莉丝和蕾娜准备好足够的空间,剩下的一步步来,绝对来得及的。”

现在时间是午夜,在广大的,如同山洞一般的洞窟之中,一整列的调制槽就象是没
有边际一般,直往深处延伸而去。

望着最前面两个调制槽里的少女,光的表情显现他复杂的心情。

“在此先说声抱歉,看来得辜负你的期望了。”艾鲁美丝的语气也有点无奈:“虽
然说记忆和人格的部分可以说已经没问题,但是身体方面恐怕没有办法短时间内完成
修补,而且……”

“尽人事听天命,这是我们唯一能作的。”说完这句话,光转头往门口走去,准备
离开房间:“素子,我就全权委托妳处理了,没问题吧?”

“是,主人。就放心地把一切都交给我吧。”素子十分有自信地说道。

“嗯,那我先上去睡觉了。”光回头问艾鲁美丝:“不上来陪我吗?”

“……不了,光这些东西就够我弄的昏天暗地了。”正在调整仪器性能的艾鲁美丝
说道:“等下还得处理关于那株淫魔树幼体的事情呢。可怜她们不是在等待着你的『
恩宠』吗?快去吧。”

“那就拜托妳们了。”带着微笑,光离开了房间。

“其实艾鲁美丝小姐也很希望主人留下来帮忙的吧?”看着光离开后,素子打趣地
说道:“虽然可能会帮倒忙就是了……”

“是啊,魔界皇国的东西还是让皇国成员来处理会比较好……好了,这样应该就没
问题了。”稍喘了口气,艾鲁美丝站了起来。

虽然被机器的油污弄得有点灰头土脸,,连身上的无袖上衣加上牛仔裤也都沾上了
油污,但是却不损艾鲁美丝的美貌,甚至于还让她多出了那种“工作中的妇女”特有
的韵味。

“辛苦了,艾鲁美丝小姐。十分感谢您的帮忙。”素子十分慎重地对艾鲁美丝道谢
:“不过……不告诉他好吗?关于她们两个身体的事情……”

“他大概心里也有个数吧,看他的表情就略知一二了。”对于素子的询问,艾鲁美
丝拿起旁边的毛巾擦拭着脸上的油污后,说道:“不过,妳准备怎么作?总不能就这
样放在里面一辈子吧?”

“我是有个想法,虽然可能会和主人的想法有点抵触。”素子说道:“为了不久的
将来可能会出生的,主人的后代着想,必须要有个强力的护卫来保护未来少主人的安
全才行。”

“……老实说,我并不是很赞成妳的作法。”有点刺痛的感觉,让艾鲁美丝联想到
洛炎那不怀好意的宣告。

“我自己也是,”对于艾鲁美丝的厌恶,素子倒是坦然以对:“但是,没有一件事
情是两全其美的。况且主人也不会眼睁睁地看着她们两人就此在调制槽里过一生吧?
我已经有觉悟接受主人的惩罚了。”

“妳准备怎么处理?”艾鲁美丝严肃地问道。

“我准备让计算机来根据目前输入的生体资料,判断其适性后进行组织的改造或是再
构成。记忆和人格的方面也是如此,尽量朝正常的人格与记忆来重新构成。”素子有
点无奈地说道:“为了未来,只要对主人有利的,就算背负上玩弄生命的罪名,就算
被主人讨厌,我也还是得做下去才行。”

也许是发觉到素子那坚毅的眼神吧,艾鲁美丝也没再说什么,只是拍了拍肩膀,为
她打气。

“……妳知道吗?现在的我,真的开始有『魔王的眷族』的感觉了。”素子露出苦
笑,看着艾鲁美丝:“说不定不久的未来,我们反而会成为人们眼中的『恶』也说不
一定呢。”

“呵,未来的事,谁也说不准。先想看看怎么活在『现在』吧。”说着静木奶奶曾
经说过的话,艾鲁美丝也不禁有着不小的感慨。

现在的自己,已经不是只为自己活着而已了。以前是为了皇国,而现在……则是为
了草薙光这位以人类之身打倒塔雷克特的男子。

至于等到之后被称为“神奈”和“秋刀奈”的两位少女醒来,已经是半年以后的事
情了。

不过,情况的发展却不是如今的素子与艾鲁美丝所能预测的。

----

来到自己的房间门前,光伸出手,却没有意思推开房门。

(现在她们应该就在里面等着我来吧。)想到这里,光就想起在下午要去静木神社
时,莉莉丝带着已经穿好衣服的可怜三人在客厅等着光“鉴赏”一般。

在颜色上,莉莉丝和蕾娜穿的女仆服装都是以蓝色系配上白色围裙为主,就样式而
言十分普遍。不过可怜三人则是以黑色系为主,上半身的样式和莉莉丝相仿,但下半
身则是短裙配上了黑色的长袜(后来才知道是吊带袜),再配上三人的黑色头发和黑
色羽翼,看起来别有一种魔性的气质。

“还不错嘛……”看了她们三人的样子,光也不禁点点头,说道:“莉莉丝的品味
还不赖嘛。”

“多谢光主人的夸奖。”莉莉丝满心欢喜地连连道谢:“其实这个样式在魔界也满
普通的,而且短裙嘛……只要主人随时有需要的话……”说到这里,不只莉莉丝,连
可怜三人的脸都红透了。

光自然听出莉莉丝的意思:“我是不介意妳们不穿内裤啦,不过出门时还是穿一下
吧。我现在要出门一趟,莉莉丝,妳就负责她们三人的生活起居囉,没问题吧?”

“是,光主人。”没有任何的推辞,莉莉丝爽快地答应了:“我会好好『调教』她
们的。”

“……妳应该知道我讨厌什么吧?”光回给莉莉丝一个似是而非的眼神:“别太过
火喔,如果让我到时兴致全失的话……。”

“这我自有分寸,请主人放心。”知道光的意思,莉莉丝立即十分正经地回答道。

(……希望莉莉丝别自作聪明就好。)回想到此,光也不再多想,便打开了房门。

映入光的视线的,是收起背后羽翼,穿着薄如蝉翼的黑色睡衣的可怜、真琴和千里
,从睡衣里可以清楚看见她们的胸部和耻部,和光着身子其实没差多少。

一看到光进来,三人立即红着脸,异口同声地说道:“恭迎主人回房休息。”

“……这睡衣,不会也是莉莉丝的主意吧?”

“是的。”对于光的疑问,回答的是千里:“据莉莉丝前辈说,这睡衣是奈留小姐
和春歌小姐买的。”

“春歌买的啊……看起来还满合适的。”光边说边仔细地欣赏可怜三人的样子,让
她们感到全身不自在地扭动着身体。

看到她们的样子,光不禁笑着说道:“怎么,这样就受不了啦?”

“因为主人的视线……好热啊。”这次回答的是真琴:“我们已经……忍了一个下
午了……”

“呵呵……对了,双野姊妹呢?”在床上看不到应该在的双野姊妹,光询问道。

“双野姊妹还在浴室里。”千里回答道:“等一下就上来了。”

“浴室……还在泡温泉啊。罢了,妳们过来吧。”知道等下双野姊妹就会出现,光
也不想继续追问下去,索性坐在床上把三人招过来后,说道:“从今天开始,妳们就
是我手下的三人小组『黑羽』,以千里为队长,没问题吧?”

“是,主人!”接到命令的千里,欣喜若狂地说道:“我等三人必依照主人的命令
,竭力完成任务!”

顺着千里的话,可怜和真琴也高兴地直点头。

“妳们有这份心我就很高兴了。我想以后也不会有多少清静的时间了。”光说完这
句意义深远的话后,拍拍床,示意她们坐下。

知道光的意思,三人红着脸点点头,千里和真琴就各坐在光的两边,而可怜则是坐
在千里身旁。

只是一坐下去,千里的手就开始不安分地在光的身上游移,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

看到千里的样子,光先是露出了微笑,然后指了指自己的裤档,说道:“千里,这
么想要的话,就先表现给我看看吧。”

“非常乐意,主人。”得到光的允许,千里兴高采烈地下床跪在光的胯前,请出光
的分身之后,就开始用舌头轻轻地舔弄着,动作虽然生涩,但是也带给光一种新的体
验。

千里一离开,可怜就靠了过来。

光还没想到要怎么进行下一步动作时,真琴站了起来,整个人跨站在光的面前,撩
起睡衣,露出稀疏的黑色阴毛和透着水光的秘处,一副苦苦哀求的模样:“主人……
对不起,我那里已经……”

“这么快就撑不住啦……我都还没动手呢。”一边说着调侃的话,光开始用手指拨
弄着真琴的秘处:“让我检查看看里面是不是有藏东西好了……”

“请主人……啊~~多多……啊嗯~~检查……”被光这一拨弄,奇异的搔痒感和
舒服感不断地刺激真琴,让真琴不断地娇叫着。

“主人~~我也要检查~~”可怜见真琴先偷跑,立即跑到原本真琴的位置上,然
后拿着光的另一只手直往自己的秘处放去:“主人~~快点嘛……”

“呵呵……真不乖呢……”光见可怜一副渴望的样子,自然也不会让她失望,放在
可怜秘处上的手也开始拨弄着她的秘处。

“啊……好痒……”

“主人的手……好舒服……”

“嗯嗯……”可怜和真琴不断地因为光的手指动作而浪荡地叫着,千里则是已经把
光的分身含进嘴里,一上一下地套弄着。

突然,光停下了手指的动作:“真琴,转身面向千里。”

真琴还正准备问光为何停下来,一听到光的话,二话不说立即转身,让屁股对着光

“我要检查里面囉,真琴。”

“是……啊嗯~~”光两根指头并起,轻轻地插进了真琴的穴内,瞬时淫水就象是
瀑布一般地,从光的手指上顺势流下:“啊啊……主人的……插进来了……”

“主人……里面……好痒啊~~”可怜此时也不甘屈就于手指的安抚,直向光要求
着:“拜托……用插的……不管用什么都好……”

“那就用这个吧。”光的语音刚落,光的触手立即插进了可怜的穴里。

“啊啊啊~~好……好满啊……”看着触手不断地在自己的穴里进进出出,可怜把
双脚张开到最大,享受着从小腹里传来的涨满感和舒爽感。

淫水不断地从间隙里,因为触手的抽插而被挤出来,沾湿了身下的床铺。

而这时真琴也因为光手指的抽插,淫水不断地滴落,不只光的手,连衣服都湿了。

“不行……我……要飞了……主人的手指就让我……啊~~”突然地,随着大量的
淫水狂泻而出,真琴在剧烈的颤抖之下达到了高潮。

还没等光把手指抽出,真琴就欲振乏力地坐在光的胸膛上,让光被真琴的屁股压躺
在床上。

“这样就不行啦?我都还没完够呢。”把真琴从身上移开的时候,光发觉到千里口
交的速度似乎越来越快了。

起身一看,这才发现千里不单只是服侍着光的分身,一手还猛挖着自己的秘处,似
乎也即将到达高潮了。

边脱掉身上湿透的衣服,边看着躺在身旁,双眼渴求地看着自己的光,还没等真琴
开口,触手就插进了真琴的穴里缓慢地抽插着。

“啊……”口中吐着慰藉的声音,真琴不断地晃动着屁股迎合触手的抽插。

“嗯……嗯~~”而千里在替光口交和手指的双重刺激下,也达到了高潮-而光也
算准了千里高潮的瞬间,松开精关,把浓白的精液全数射进了千里的口里!

随着喉咙响起“咕噜咕噜”的声音,千里将精液完全吞进了肚子里。不过量真的是
很多,还是有精液从嘴角里流了出来。

不过千里还是没有一点离开的意思,口里依然含着光那依然硬挺的分身,就象是婴
儿含着奶嘴一般吸允着。

“千里,上来吧。”脱光了衣服,光好整以暇地躺在床上说道:“还是吃太饱了?

“不,主人,就让奴仆来侍奉您吧。”听到光的叫唤,千里立即打起十二分精神,
双唇依依不舍地离开光的分身站起来后,爬到光的身上,用身下那已经湿透的秘处,
将光的分身含纳进去:“啊~~好热……好烫啊……主人的……烫得我的花心都要熟
了~~”

千里一边晃动着身体,小穴不断地套弄着光的分身,一边则已经迫不及待地脱掉了
身上唯一的一件睡衣,向光展示着自己的美妙裸体。

千里的身材确实是相当不错,不只是因为她那几乎有D罩杯实力的胸部,而是整个
身体的穠纤合度,让光丝毫感觉不到在穿着衣服时,才不到一百七十公分高的千里,
会有着如此的身材。

光两手伸去轻轻揉着千里的屁股,感觉十分结实,或许是因为现在正在交合的缘故
吧。

被光这一揉,千里的里面似乎变得更紧了,让千里一边上下套动,还一边直颤抖着
:“啊……主人……这样的……屁股好舒服……”

“妳的身材真的不错呢。”看着还戴着眼镜的千里脸上露出十分陶醉的神情,光略
带取笑地说道:“一点赘肉都没有,因为训练的关系吗?”

“因为……在天界的训练……很严格嘛。为了成为天界的战力,严格是必须的。”
因为被光抓着屁股,千里只有扭动着屁股,继续刺激光的分身的份:“不过现在的我
们,是属于主人一个人的战力,身心也是属于主人一个人的……啊……又顶到了……

“主人,我们上来了。”床边传来双野姊妹的声音。

光转头过去看,只见到双野姊妹只披着一件浴巾,肌肤还留着泡过澡之后的粉红。

“请问主人……还需要我们姊妹吗?”看见床上一副激战的样子,小曲有点不好意
思地问道。

“……怎么了?今天怎么一副客气的样子?”看见双野姊妹的反应有点反常,光连
忙问道:“平常不是问都不问就爬上来的吗?”

“这个……”小曲被光这一问,竟有点结结巴巴地,不知道该说什么。

“因为今天是可怜等三位姊姊第一次和主人同床,想说反正以后有机会……”

“这不是理由吧?”察觉到两姊妹眼神之中的异样,光没有追问,只是说道:“给
我上来!我可不想被小若笑说,三人就可以把我摆平此类的话……”

“是!主人!”听到光的话中带着威严,两姊妹立即不说二话,拿掉手上的浴巾就
爬上了床。

“唉呀,已经湿了嘛……”不知何时,两根触手已经在两姊妹的玉门前叩关。

“啊~”

“因为……刚刚在浴室的时候就……”

“自己先玩起来了是吗?不乖喔。”光这话刚说完,触手就插进了双野姊妹的穴里

“啊~~”两姊妹发出的不是痛苦的声音,而是欢愉与欣喜。

“可怜和真琴就交给妳们『教导』囉。”光起身抱着千里,对因为触手的插入而摇
摆着屁股的双野姊妹说道:“教她们如何服侍我吧。”

“是~主人~~”吐出带着有点虚幻的回答之后,双野姊妹便分开来,动手脱掉可
怜和真琴的睡衣。

“唉呀,可怜姊姊的胸部真漂亮呢……”

“真琴姊姊的身体好结实啊……”

“小琴……妳的手摸的我好热啊……”

“小曲……那里……对,摸那里……”可怜和真琴在双野姊妹的“服侍”,再加上
触手在体内不断地刺激之下,眼神已经逐渐迷离了。

而光也没闲着,被千里紧紧抱着,一方面享受着从胸部传来的柔软触感,一方面则
是和千里进行着嘴唇和舌头的缠绵。下身则只是听见肉与肉互相碰撞的声音,还夹带
着水声。

两人的嘴满意地离开的同时,光转身将千里放在床上,然后在千里的脚夹住自己的
腰的同时,猛烈的轰炸随即展开!

“啊……啊……主人……还要……还要啊……”千里一边迎合着光的动作,一边还
不满意地渴求着:“能被主人这样……我真的……好高兴……身体也……心里也……
都属于主人一个人的……”

“千里……”听到千里的话,光没说什么,只是继续用身下的分身继续搅动着千里
那已经湿透的秘穴深处。

--

在玲的寝室里,三个女体正在互相交缠着。

在微弱的灯光下,玲被琉璃子和若叶夹在中间,秘处深埋着琉璃子的假分身,不断
地流出淫水;而屁眼则是被若叶的假分身所刺穿,其紧凑度让若叶露出痛快的表情。

“怎么样啊,小玲?我的东西和亲爱的比起来毫不逊色吧?”不过若叶的声音却带
着点稚气,和以往若叶的语气有相当的落差。

“啊……雏叶姊姊……”紧紧抱着面前的琉璃子,玲喊的却是另一个人的名字:“
别……再玩弄我了,快点……狠狠地……给我……”

现在的若叶其实是雏叶的人格,在外观上几乎一样的情况下,唯一可以辨识的就是
语气上的差异。

“呼呼……这么快就忍不住了吗?不过小玲的那里也挤得我有点难受呢……”话说
着,若……雏叶的下身开始缓缓地抽动着。

“啊啊……嗯……”被雏叶这一刺激,玲不禁叫了出来-不过叫到一半,就被琉璃
子的嘴巴封了起来。

琉璃子在吻完玲的嘴后,还不断地舔着玲的耳朵,双手也不断地在玲的身上游走着
:“主人的……身体……摸起来好舒服喔。”

“琉璃子的也是啊……”玲也不甘示弱地玩弄着琉璃子的胸部:“对了,还有这个
呢……”语未毕,琉璃子和雏叶同时感觉到有东西插进了自己的秘处里不断地蠕动着

“这是?”

“这是哥……给我的礼物呢……”满意地喘着气,玲同时享受着男性和女性的快感
:“这样子……就不会有人会觉得不满了。只是……刺激好大……好爽……”

“没想到小玲也……也有『光之触手』……”相对于玲,同样享受着男与女的快感
的雏叶就显得不济了:“不行……若叶姐常玩,我还是第一次这样……啊!”一声淫
叫,雏叶当场达到高潮,将玲的肠子里都灌满了白色液体。

“讨厌……怎么这么快……”玲一边抱怨着,还使劲地不让雏叶的假分身抽离自己
的屁眼:“别拔开啦……琉璃子,快,再深入一点……”

“主人,您的触手……太深了……”此时的琉璃子早就被快感冲昏了头,只是一味
地不断将假分身往玲的体内深处刺去。而玲的触手也不断地刺激着琉璃子,每次抽插
都会带出大量的淫水。

(现在妳知道“只有小光可以满足玲”的话不假吧?)雏叶脑内传来若叶的声音。

“没想到小玲的性潜力还真不容忽视。”收回假分身,雏叶只能躺在床上享受着触
手带来的快感:“下次再和她大战三百回合吧。用这不熟悉的身体在小玲体内射出四
次还是五次,还真的很累……”

说着说着,雏叶逐渐进入了梦乡-在沈睡之前,雏叶还可以听到琉璃子和玲达到高
潮时的欢愉叫声。

----

这里是魔界的淫魔城里。很稀奇地,包含亚理姆等人的三位淫魔王都出现在大厅上

“塔雷克特在人界被杀了?”一听到下方,刚从人界回来的亚理姆的报告,王座上
的人相当愤怒地问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位就是包含贝鲁沙和塔雷克特在内的五位“淫魔王”的父亲:“淫魔皇”赛诺基
亚斯。

“只能说,二哥太低估那位拥有大哥力量的人类了。”亚理姆冷冷地说道:“即使
和堕天使合作而拥有了不亚于大哥的力量,结果还是败阵死亡。”

“和堕天使合作?”

“如果父皇大人不相信的话,倒是可以问一下沙朗斯,他的情报网不只魔界,连人
界应该也有布下眼线才对。”

“别推到我这里来。”亚理姆的对面,有着金色长发以及俊美外貌的男子说道:“
不过亚理姆说的也没错,那位叫做草薙光的人类不仅只是单单吸收大哥的力量,甚至
于在没有魔力变化的情况之下,还能发挥到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实力。就我看来,光是
草薙光本身,似乎也不应该是普通的人类才是。”

“亚理姆,你的看法呢?”

“我?饶了我吧。论实力我自认连沙朗斯都比不过,更不用说要做出和二哥一样的
行动了。”亚理姆说道:“不过若说到忠告,我倒是有两个建议。”

“忠告?”

“对!”亚理姆说道:“第一:纵使人界现在处于大动乱的时代,但是若想要趁机
侵占人界,还是不可行,只会重蹈二哥的覆辙而已。第二:有能者不会都只是那几位
而已。随着时间的经过,必然会有超越我们这些『强者』的新人出现。硬要说例子的
话,草薙光就可以算是一例。”

“除了草薙光之外,在人界的台湾也有一位正在堕天使和『十三贤人机关』监控之
下的新人。”沙朗斯接着说道:“至于那另一位『谣传』的第三人,由于没有实质的
目标,所以也无从判断之。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里高野和橘家的人都正持续监控之中
。”

“也就是说,如果要增强我们淫魔一族的实力,得先从这三人下手囉?”在沙朗斯
身边的金发少女问道。

“一半一半吧。”亚理姆说道:“不过我想,以草薙光的个性而言,应该不太可能
会加入我们这里。”

“喔?美女攻势或是礼物攻势也不行吗?”

“沙朗斯,别明知故问好吗?”亚理姆白了沙朗斯一眼:“你明知道草薙光身边有
着为数不少的眷族,而且连前女王艾鲁美丝都待在他的身边。你认为你刚说的会对他
有用吗?”

“喔……连艾鲁美丝都肯定草薙光的力量和作为吗?”王座上,被称为“父皇大人
”的淫魔皇也不禁吐出惊讶之语。

“父皇,就让我和他接触看看吧。”此时,沙朗斯身边的金发少女走了出来,说道
:“说不定还可以得到意外的情报呢。”

“……沙莉娜,如果妳是想从草薙光口中套出大哥转生在谁身上的话,那就不用了
。”亚理姆说道。

“他本人或许不知道。但是如果经由他,或许可以找到一点线索。”沙莉娜一副信
心十足的样子:“别忘了,『力量』和『灵魂』是会互相呼应的。如果我猜的没错的
话,大哥的转生体,绝对和草薙光脱离不了关系!”

“那就去吧,既然妳这么有信心的话。”王座上的淫魔皇说道。

“是,父皇!”沙莉娜的笑容,在淫魔皇的允许之中,扬的更高了。

----

午夜时分,鍊华正在打扫客厅。

虽然说因为之前的战斗,大家几乎都是伤痕累累,不过成为眷族的她们(尤其是四
天王),在恢复上也变得比一般人要强上许多,就连受伤最重的玛莉欧奈特,躺了个
两天就已经可以下床活动了。

突然地,门铃响起。

“这时候会是谁呢……”带着疑惑,鍊华打开大门-出乎意料之外地,竟然是曾和
观铃大战过的两个『拷问娃娃』之一的“傀”。

“妳是麻美身边的……”由于鍊华当时是和与淫魔树合而为一的麻美对战,因此并
没有像观铃等人那样,直接与她们对战过。不过经由旁听之后,鍊华对于她们的真面
目也略知一二。

不过不知为何,鍊华就是提不起敌意。

与其说对方和自己一样,都是为了“力量”而把灵魂卖给被称为“魔王”的人,不
如说是因为麻美的关系。

当时,如果没有傀把麻美带出来的话,鍊华或许就真的,从今以后见不到麻美了。

“我这次来,只是想把心中的那颗大石头放下来而已。而且,就某些程度而言,我
目前并没有与妳们敌对的理由。”傀的语气依然十分冷漠:“麻美她……还好吧?”

“本来……是救不成的。”鍊华一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后来经由……某个人的
帮助,让麻美藉由淫魔树的胞子房重生。虽然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不过总比永远见
不到的好。”

“这样啊……”虽然心里很想询问“某个人”是谁,不过傀并没有直接询问。

也许傀认为,就算问了,对方也不会回答的吧。

“麻美她……其实是个很善良的家伙,她和我们这种为了某种意图出卖灵魂以人为
粮的人不一样,她还有心的存在。我想,我想她是有希望变回正常人的吧。”没头没
脑的冒出这样一段话后,有些不知所措的傀突然深深的一鞠躬:“总之,请妳们好好
照顾她。”

“谢谢妳对麻美的关心和照顾。”鍊华也是很简单的点头致意。

“没想到妳还有胆来这里啊。”突然,观铃的声音自鍊华的背后响起。

“神尾观铃……是吧?”看到身上还包着绷带纱布的观铃出现在鍊华的背后,尽管
身体的伤口隐隐作痛,傀并没有做出特别的表情。

虽然面对打伤绫女,又差点把自己逼入了绝境的敌人,观铃倒是没有想报仇的冲动
:“刚刚听了妳们的对话……妳该不会只是来问麻美的状况吧?”

“或许是吧,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了什么。”傀说道:“过了今日,我们就得回到
主人身边,会有一段日子不会和妳们碰面了吧。”

“……论经验或是力量,或许我们『四天王』真的比不上妳们。不过所谓的胜负,
是不会就这样一直持续下去的。”

“呵,那我还真希望看到妳们成长的一天呢。”对于观铃的话,傀只是笑了笑:“
时间不早了,就此告别。”

“……别死在其他人的手上啊。”

“这句话应该是我说的。”语毕,傀缓缓地遁入黑暗之中,失去了踪迹。

“……总觉得她似乎没我想象地糟糕呢。”

“与其说是坏,不如说:大家各司其主。只要各自服侍的主人在立场上产生对立的
话,冲突就发生了。”对于鍊华的话,观铃只是淡淡地说道:“不过下次绝对不会输
了,不然可是会愧对『四天王』的封号啊。”

“说的也是。”对于观铃的话,鍊华只是望着夜空应道。

Comments

No comments yet. Why don’t you start the discussio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