襄阳城中有黄蓉

襄阳城外,百万蒙古铁骑虎视眈眈。连续攻打了两个多月,但襄阳城依然没
有被攻破,对于腐败的宋朝军队来说,这简直是个奇迹,而创造这个奇迹的人,
并不是襄阳守备吕文德,而是两个年轻的武林人士。

一个是可与东邪西毒齐名的大侠郭靖,还有一个就是郭靖的新婚娇妻、黄药
师之女、丐帮帮主、中原第一美女黄蓉。郭靖的号召力加上黄蓉的聪明智慧,百
万雄兵竟然攻不下一个襄阳城。

襄阳城上,郭靖带着鲁有脚及诸位武林人士,遥望城外黑压压一片的蒙古军
营,不禁愁上心头,郭靖虽然年轻,但二十岁的他却已是可与东邪西毒平起平坐
的大侠了,还显稚嫩的脸上已多了份成熟。

鲁有脚望着黑压压的蒙古军营感慨道:「真不知道,何时才能击退他们啊?」

一个武林人士道:「如果没有郭大侠和黄帮主,这襄阳城早就被攻破了。只
要跟着二位干,绝对没问题。」

郭靖沉默着,突然他心中一动:「不知蓉儿现在在做什么?」回望襄阳城里,
他们已有三天未见了。

这几天忙着守城,黄蓉在城中维持秩序,起到了稳固后方的作用,才能使众
人安心守城。

襄阳城守备府,吕文德的卧室灯火通明,宽大舒适的睡床上,两具赤裸的身
体纠缠在一起,是一男一女。

男的正是年过四十的襄阳守备吕文德,只见他一身肥胖的白肉由于激烈的动
作而颤抖着,上面已是汗水直流,但他仍兴奋的用力顶动自己粗大的阳具在少女
的小穴中抽插,少女尖挺的乳房被他用力的揉捏着,粉红的乳头被他吮吸着,用
牙齿拉扯着。

少女兴奋的尖叫着,扭动自己青春诱人的胴体,修长的双腿盘曲在吕文德的
腰上,下体配合着吕文德的抽插挺动着、扭动着,口中发出迷人的呻吟浪叫:「
好棒……用力……啊……呜……哦……太美了……你好棒……啊……啊啊啊……
呜哦……啊啊啊啊……」在吕文德激烈的抽动下,少女的浪叫声更加的大了。

吕文德抬起头,看着身下少女淫荡的表情,淫笑着:「小骚货,平时装得高
不可攀,被鸡巴一插就变成如此淫荡。我干……干……哈哈哈……爽不爽啊?我
们可爱可敬的黄帮主,郭夫人。」

这个被吕文德干的大呼小叫的清纯少女正是丐帮帮主、黄药师之女、大侠郭
靖的新婚妻子黄蓉。黄蓉美丽的脸上已没有了往日的神采,明亮闪动智慧的眼中
却闪动着淫荡的光芒。

练武而健美迷人的身体,赤裸的压一个不是自己丈夫的中年男子的身下,不
但任他奸淫,还卖力的讨好他。

吕文德双手尽情的爱抚着黄蓉每一寸的肌肤,傲人的乳峰被他无情的揉捏成
各种形状,挺翘的屁股被他大手无情的覆盖摸索,而黄蓉神秘的小穴任由他粗大
丑陋的鸡巴疯狂的抽插。「宝贝儿,来翻个身。」在吕文德抽出满是黄蓉的淫水
的鸡巴,捏着黄蓉的乳房说道。

黄蓉得以喘息一下,然后无力的翻身趴在床上,美丽无暇的脊背,挺翘的屁
股尽收吕文德的眼底,虽然已看了无数回,但每次吕文德都会被这让人窒息的美
丽所打动、刺激。

肥胖的肉体重重的压在黄蓉略现柔弱的胴体上,双手探到她的身前,抓捏着
她迷人的乳房,黄蓉习惯的分开双腿,挺起屁股并轻轻扭动,终于湿润的小穴「
咬」住了粗大的男根,然后迫不及待的将它吞下。

吕文德疯狂的蠕动身体,使阳具飞速的出入着黄蓉的小穴,淫水四溅,黄蓉
浪叫声此起彼伏:「啊啊啊……哦……啊啊……太厉害了……啊啊啊……哦哦哦
……啊用力……啊……好棒啊……啊啊啊……」黄蓉美丽的脸庞兴奋而布满红潮,
她仰着自己高贵的头颅,甩动着自己迷人的秀发,扭动青春动人的身体,配合着
吕文德的侵入。

「小骚货……啊……哦……真够劲的……不愧是练武的小婊子……哈哈哈…
…你老公看到你这样会有何反应……嗯?哈哈哈」吕文德得意的叫嚣着。

「啊啊啊……不……不要让他知道……啊啊啊啊啊啊……绝对不能让任何人
知道……啊啊啊阿啊啊……」黄蓉哀叫着。

吕文德狠力的抽动阳具,小腹用力拍打着黄蓉丰满的臀部「啪啪啪啪」直响
:「你这个小婊子……干!不想让别人知道,那你就要乖乖的让我操,知道吗?」

黄蓉疯了般扭动身体:「好……啊啊啊啊啊……我让你干……就让你一个人
干……啊啊啊啊啊……你干的我好爽!我好喜欢……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行了
……啊啊……我……啊……要……飞了……啊啊啊啊啊……」在她歇斯底里的叫
喊中,黄蓉的小穴涌出大量的淫液,她泄了。

这是第三次泄身达到高潮。

吕文德依然在拼命的抽动阳具,黄蓉无力的趴在床上,娇喘连连,无力的呻
吟着。终于吕文德在一阵更加凶猛的抽插后,发出野兽般的闷吼,阳具用力的顶
在黄蓉身体最深处,筋脉跳动着喷射出大量的滚热的精液。两具赤裸的肉体安静
了下来,互相依偎着爱抚着亲吻着,然后慢慢的进入梦乡。

这是黄蓉在这里度过的第三十个夜晚。没有错,整整一个月了,黄蓉已和吕
文德通奸一个月了,这一个月,黄蓉只和郭靖在白天做过两回,而晚上黄蓉就完
全属于了吕文德。这要从一个月前说起。

郭靖黄蓉成亲的第十天,第一次与蒙古大军拼杀了一天,取得了大胜,众人
高兴兴奋。吕文德自然要表示表示,邀众人到守备府欢聚痛饮。黄蓉和郭靖自然
成为众人赞美的中心,轮番敬酒。首战告捷又是新婚没多久,郭靖和黄蓉都有些
异常的兴奋,竟然来者不拒,酒到杯空。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已是圆月高悬,过了三更。众人都已喝多了,尤其是
郭靖黄蓉夫妇,年轻气盛,喝酒不会使诈,几十杯酒下肚,二人已醉了。黄蓉脸
颊红扑扑的格外的美丽诱人。不愧为中原第一美女啊!看的众人心旷神怡,更加
起哄灌郭靖喝酒。

黄蓉见郭靖被众人围住,本想上前阻止,但看众人都很高兴,明天不知生死。

也就由他们闹去了,而且自己已经醉的厉害,应该到后面休息一下了。

黄蓉歪歪扭扭的向卧室走去,她和郭靖暂时住在吕文德的府上。迷迷糊糊进
了房间,一头倒在床上,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房门被推开了。郭靖与黄蓉的卧室外人是不敢随便进入的,
但进来的并不是郭靖,而是吕文德。

原来黄蓉醉酒后迷迷糊糊竟然进错了房间,现在她正睡在吕文德的床上。

吕文德一进屋将门关好,低声嘀咕:「这个郭靖和黄蓉,虽然年纪轻轻,竟
然这么受众人拥戴,我这个堂堂襄阳守备竟然没人搭理。哼!气死我……」

正在发牢骚的吕文德被眼前的情景吓住了,自己的床上竟然躺着一个年轻美
丽的女子,而且这个美女正是黄蓉。

吕文德第一个反应就是离开。但是,看着睡梦中黄蓉的清纯美丽的容貌,吕
文德竟看得痴了。平日威风凛凛得丐帮帮主,这时候和普通女孩没什么两样,美
丽、温柔、可爱、乖巧。

吕文德虽然胖的像猪一般,又毫无能力,整个一个酒囊饭袋,但是对于女人,
他可是行家。

襄阳城里得漂亮女子全被他染指过,不管未婚、已婚甚至是寡妇,只要长得
有几分姿色,必会被他相中并玩弄。这也能成为吕文德一技之长。

看着沉睡中得黄蓉,吕文德心中快速得盘算着,平日受的怨气一一想起,黄
蓉高不可攀得气质更是让人不敢有非分之想。但看着如此美若天仙的少女睡在自
己的床上,谁又能无动于衷呢。

吕文德心中的欲望之火腾腾升起:「是你自己上我的床的哦,哼哼,今天我
倒要看看你与别的女子有什么不同。」想着想着,吕文德肥胖的身体向床边移动,
可怜黄蓉醉酒后睡得相当的死,根本没发现床边已站着个人。

吕文德心跳加速,忙深吸一口气,轻声叫道:「郭夫人?」黄蓉没有任何的
反应:「黄帮主?」声音又大了些。黄蓉还是没动静。吕文德安抚了一下紧张的
心情,慢慢的伸出手,摇了摇黄蓉的肩膀:「黄女侠?」黄蓉轻声「哼」了一下,
并没醒来。

吕文德胆子更加大了起来,一只手颤颤抖抖的抓向黄蓉的高耸的胸部。紧张
的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吕文德舔舔嘴唇,始终不敢下手。

终于鼓足勇气,两只大手一下子按在了黄蓉的胸上,柔软的乳房虽然隔着衣
服也能感受它的坚挺与硕大。手掌下的乳房随着黄蓉的呼吸上下起伏,吕文德不
禁加力揉搓起来:「哇,果然不一样,这么大却很有弹性,哦,真的不错哦。」

吕文德轻声发表着言论。

可怜黄蓉一身绝世武功,如今却被一个无用的中年男人任意揉捏自己神圣的
乳峰。吕文德越摸越胆大,黄蓉的衣襟已被揉搓的微微敞开,露出雪白的脖颈和
一抹酥胸以及那粉红色的肚兜。

吕文德咽了口唾沫,呼吸变得沉重,用力扯开黄蓉的衣襟,硕大的乳房将粉
红色的肚兜高高撑起:「好大啊,不到二十岁就有如此庞大的奶子,嘿嘿,以后
就更难以估量了。」

吕文德边感叹边将肚兜解开,正如他预想的一样,两个肥大的乳房白晃晃的
蹦了出来,虽然很大,但由于练武,它的形状非常完美,就似两座蒙古包,并且
非常坚挺,两粒乳头粉嫩粉嫩的,小小的圆圆的立在整个乳房的顶尖,就似白玉
雕琢的名器上镶上的红宝石。

吕文德感到呼吸有些停顿,他淫女无数,但第一次见到如此完美的乳房,阵
阵乳香扑面而来,肥大的双手迫不及待的霸占住这举世无双的乳房,先是轻轻的
把玩,爱抚,渐渐的力量变大,改成了揉捏抓搓,黄蓉完美的乳房在他手中被揉
成奇形怪状。

沉睡中的黄蓉似乎也察觉了有人在玩弄自己的乳房,强烈的刺激使她发出低
低的呻吟:「嗯……嗯……哦……嗯……」

衣襟已完全敞开,肚兜被扔在床头,黄蓉的上半身完全赤裸在吕文德的面前,
胸前硕大完美的乳房被他玩弄的发红,乳头早已翘起。

吕文德俯下身趴在黄蓉的身上,头埋在黄蓉的的双乳之间,像狗一样发出「
吧唧吧唧」的舔吮的声音,舌尖挑逗着黄蓉粉嫩诱人的乳头,用力的吸吮甚至拉
扯,双手更是用力的挤捏,使它们高高的并立在他的嘴边,任他舔吮。

黄蓉呼吸变得急促,胸口起伏变大,头不自觉的左右摆动,口中发出迷人的
呻吟:「嗯……哦……嗯……哦……啊……不……不要……嗯……嗯……哦……」

更加刺激吕文德的感观,双手迫不及待的去解黄蓉的裤腰带。

黄蓉已有些醒了,但醉酒的她,脑袋昏沉沉的,迷迷糊糊的感到男人的爱抚
与亲吻,她并没意识到这不是郭靖,无力的问道:「靖哥哥?是你吗?嗯……」

听到黄蓉说话,吕文德的魂差点飞了,吓得不敢动作,听到黄蓉的问话,吕
文德压低嗓音:「嗯!是啊,宝贝儿。」

平时没人的时候郭靖确实是叫黄蓉宝贝儿,所以黄蓉更加肯定这就是郭靖,
自己的丈夫,于是双手勾搂住吕文德的脖子,但并没睁开眼睛,因为她很害羞,
每次做爱都是闭着眼睛完成的。

吕文德见黄蓉将自己当作郭靖了,心中狂喜,顺势吻上黄蓉的樱唇,一股幽
香扑面而来,黄蓉的口中好似散发出无比的热力,顺着吕文德的嘴融化了他的全
身,使得吕文德更加贪婪的吮吸舔动,纠缠着黄蓉的吐过来的香舌一通狂吸。

迷糊中的黄蓉竟被吻的激情彭湃,她觉得今天的靖哥哥好会接吻哦,好舒服
好舒服啊,真想就这样不停的吻下去,于是就更加主动的回应着。

吕文德不能再等待了,他摸索着解开黄蓉的裤腰带,这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
的事情「解开黄蓉的裤腰带,扒下她的裤子,狠狠的干她!」只要是男人都有这
样的想法,如今吕文德做到了,黄蓉的裤腰带被他解开了,并且被他用双手扒了
下来。黄蓉配合着抬了下屁股,使得吕文德更加方便的将她的裤子扒光。

修长的双腿,由于练武,笔直结实,动人的曲线散发着无尽的活力,细细的
脚腕连接着一双娇小的玉足和纤细的小腿,结实圆滑的大腿向上就是丰满高跷的
美臀了,而在双腿之间正是女人神秘的三角地,那里覆盖着细细的毛发,诱惑人
去探索。

吕文德分开黄蓉的双腿,那道迷人神秘的肉缝就展现在他的眼前了,两片小
巧红润的阴唇微微敞开些缝隙,里面就是那令人窒息的少女小穴。用手分开那诱
人的阴唇,黄蓉粉嫩的少女肉穴完全暴露在吕文德的眼前,令他激动的发出一闷
哼,手指轻柔的在阴唇上抚弄,挑逗着她的阴蒂,另一个手指已探入她的小穴,
轻柔的抽动着。

由于他的轻柔,黄蓉很快就适应了这么下流的玩弄,并高兴的回应着「今天
靖哥哥弄的好舒服啊」。黄蓉不自觉的挺动着下体,来迎合吕文德的玩弄。

「靖哥哥竟然用嘴来舔我的……」在黄蓉惊喜羞涩中,一股激流随着「靖哥
哥」的舌头的舔弄,直冲全身「啊……啊……哦啊……」黄蓉第一次达到了高潮,
她觉得自己在飞,穿梭在云层中,身体随风上下漂浮,这种感觉让她无法忘怀,
她没想到男女之间还能达到如此美妙的境界。

吕文德大口的吮吸着黄蓉高潮泄身的淫水,他没想到黄蓉这么容易就泄身了
:「一定是郭靖那小子,满足不了你。唉,简直是浪费啊。哼哼哼,从今以后我
要好好的教教你,什么叫欲死欲仙」吕文德已决定,要征服眼前的美少女,让她
成为自己的玩物。

由于充分的润滑,吕文德粗大的阳具,很顺利的就完全末入黄蓉的体内。感
受着黄蓉阴道肉壁温热湿润的禁锢,吕文德并不急于抽插,他摇动腰肢,让肉棒
在黄蓉阴道里充分的摩擦。

「啊,太美了。又软又紧,一看就是不经常干。郭靖那小子,放着这么完美
的女人竟然不用,太浪费了。」吕文德感叹着,开始慢慢的抽动阳具。

充分的前戏,使得黄蓉早就达到了兴奋的状态,加上吕文德技巧的抽插,双
手配合着爱抚,格外粗大的阳具,黄蓉被抛上一个接一个的高峰,就觉得插在下
体的男根就似一根万能的神棍,每一抽每一插,都能带来无限的快感。

「啊……啊……啊……好美……嗯哦……啊……哦……太舒服了……啊……」

黄蓉竟然放荡的浪叫起来,双腿被吕文德压在胸前,整个身体就似被折叠了,
穴冲上,迎接着阳具疯狂的抽插。

吕文德边用力挺动阳具狠干黄蓉小穴,边用双手玩弄黄蓉完美的乳房,不时
的俯下头与她疯狂的接吻,吻的黄蓉口水都流了出来,小穴中更是淫水四溅,黄
蓉的屁股上,大腿根到处都是淫水,床单都有些湿润了。

从后面插入,黄蓉从来没想过用这种羞人的姿势做爱,但「靖哥哥」坚持要
求,自己也是无力反对,而且由于酒精的作用,黄蓉比平时要更加的开放了许多。

双手撑在床上,双腿跪起,使得屁股向后撅着,好羞人的姿势,黄蓉更加不
敢睁眼,硬硬的男根碰触到了阴唇,黄蓉不禁紧张兴奋起来,期待着它带来的快
感,但「靖哥哥」好似并不着急,只是不停的玩弄黄蓉胸前的美乳,以及肥沃的
屁股。黄蓉着急扭动着腰肢,用小穴去追寻着男人的阳具。

吕文德看着身前四肢撑着床,高高翘着屁股的黄蓉,优美迷人的曲线,更加
惊艳。看到她主动的扭动屁股追逐自己的鸡巴,吕文德得意的笑了,心道:「什
么侠女?什么中原第一美女?还不是让老子操的爽歪歪。今天我一定要征服你。」

随着阳具的插入,黄蓉发出满足的尖叫:「啊…………」

随之而来的就是她带着哭腔的浪叫呻吟:「啊啊啊啊……呜……不……要…
…啊啊阿……哦哦……嗯啊……我要……死了……啊啊啊啊啊……靖哥哥你好威
猛啊……啊啊啊啊……哦啊……用力啊……」。

吕文德听见她叫着郭靖的名字,心中不爽:「老子干的你爽歪歪,你却叫那
傻家伙的名字。干死你这个小婊子」双手扶住黄蓉纤细的蛮腰,下体更加用力抽
插起来,肥大的肚子用力撞击着黄蓉的屁股「啪啪啪啪啪……」狂响。

黄蓉的浪叫足足叫了一柱香,吕文德突然脸色一变,一个冷战直冲阳具,酥
爽的快感随之而来,刺激的他发出野兽般的鸣叫「哦哦哦哦哦哦……啊……」

全身用力向前顶,阳具更是深深的刺入黄蓉的身体里面,撞的黄蓉一下趴倒
在床上「啊……」吕文德肥胖的身体重重的压在她的身上,阳具抖动着喷射出浓
浓滚烫的精液,完完全全的注满黄蓉的子宫,同时将黄蓉送上第五次高潮。

屋里暂时的安静,只有两具肉体还在轻轻的摩擦着,黄蓉满足的闭着眼,享
受着「靖哥哥」温柔高超的爱抚,好像每一根骨头都被摸的快融化了,无力的娇
喘着,感觉依然插在小穴中的阳具竟然慢慢的再次变大。

「靖哥哥」又开始慢慢的蠕动身体,阳具又开始摩擦着阴道带来无限的快感,
「只是今天的靖哥哥怎么这么沉啊」不及她细想,「靖哥哥」的攻势再次发起,
疯狂的抽插,身体被他任意的翻弄,「靖哥哥」好似永不满足,并且花样繁多,
都是以前不曾想过的姿势,而且每一个姿势都让黄蓉销魂到了极点。

终于,在第三次将精液射入黄蓉的体内,「靖哥哥」的阳具才脱离黄蓉的身
体。黄蓉已毫无力气,只能无力的喘息,十数次的高潮,就算内功高强的黄蓉也
不可抵御。

「靖哥哥」慢慢爬到黄蓉的头上,坐好,然后扶起黄蓉的头,黄蓉不知他要
干什么,只能随他将头抬起,「靖哥哥」轻轻捏着黄蓉的嘴,黄蓉只好张开,然
后就感到一根湿热腥臭的东西被塞入口中,软中带硬。

当她意识到是男人的鸡巴时,「靖哥哥」已按住她的头,自顾自的顶动起来,
肉棒在黄蓉的嘴中不断的膨胀,黄蓉发出「呜呜呜」的呻吟,「靖哥哥」抓住黄
蓉推拒的小手放在阴囊上,示意她玩弄。

渐渐的黄蓉发现,自己竟然喜欢上了这个,小手边玩着男人的阴囊小嘴用力
的吮吸着阳具。

看着自己的鸡巴插在黄蓉的嘴里,黄蓉还热情的吮吸玩弄,吕文德简直快乐
的发疯了,用力将鸡巴顶在黄蓉小嘴深处,不断的抽动,口水顺着黄蓉的嘴角流
下,样子淫荡之极。

一股强烈的激流喷射入黄蓉口中,粘滑的液体不断的从阳具的前方喷出,黄
蓉这才知道,这就是射精,这就是男人的精液。吞下所有的精液,黄蓉感到嘴都
有些麻木了,刚才猛烈的抽插,有些让她窒息,如今只能大口大口的喘气。

娇小的身体被「靖哥哥」搂在了怀里,任意抚摸玩弄,黄蓉无力依偎在他怀
里。突然黄蓉意识到,「靖哥哥」的身体不想以前一样是健壮的,而是很柔软很
肥胖。猛然睁开眼,眼前是陌生的房间陌生的床,回头一看,黄蓉有如五雷轰顶,
自己赤裸依偎的男人竟然是丑陋无能的吕文德。

「你……!啊……!」黄蓉惊叫着,挣扎着,可惜十数次的高潮已让她浑身
没有一丝力气,她现在就如一个不会武功弱女子一样。

吕文德淫笑道:「郭夫人,你最好不要乱叫,让人发现咱俩这样,可不大好
吧。」一句话,就让黄蓉彻底绝望了。

吕文德紧紧搂住黄蓉的的身体,轻声道:「这可是我的房间,是你自己上了
我的床,想你这么美的女孩,我怎么可能忍得住呢。呵呵呵,再说你,你刚才不
是很爽吗?郭靖那小子能吗?」

黄蓉挣扎着,但声音已放小了:「你无耻,你这个淫徒,你……呜呜呜……

我要杀了你」气急的黄蓉竟然哭了起来。

吕文德依然爱抚着黄蓉的诱人的身体:「郭夫人啊,你最好想好了,我是襄
阳守备,你杀我?凭什么?你说的出来吗?呵呵,我被你平白无故的杀死,军心
必然混乱,朝廷也会追查,你们当然可以一走了之,可这襄阳城就肯定守不住了。

你就成了大宋朝的罪人,还会连累你丈夫甚至你父亲,当然丐帮也会受到牵
连。「黄蓉无语,这是事实啊「我到底该怎么办啊?」黄蓉茫然失措。

吕文德乘机道:「你想想,咱们苦苦守城,不知哪天就死了,既然如此为何
不好好享受人生。咱们只是寻求原始的快乐,有什么过错?你刚才所感受的是郭
靖不能给你的。难道就因为他是你丈夫,就应该剥夺你寻找快乐的权利吗?放松
些,你快乐放松,才能更好的生活,郭靖才能放心的守城,同时你也会更珍惜你
们的感情。」

黄蓉迷茫了,吕文德见机行事,身体渐渐压上黄蓉赤裸的身体:「来吧,放
掉包袱,让我们寻求最大的快乐。我可以让你尝到前所未有的快乐。」

大嘴立刻封盖住惊愣中的黄蓉的小嘴,黄蓉惊恐的挣扎着,推拒着他肥胖的
身躯,但当男人粗大的阳具狠狠的插入小穴的时候,彭湃的快感彻底的击溃了黄
蓉的防线,身体不自觉的迎合着男人的动作,快感如海浪般将她仅有的一点矜持
吞没了。吕文德的卧室里,再次响起黄蓉高亢的浪叫与呻吟,更加淫荡与放纵。

连着几天,黄蓉都有些精神恍惚,自从被吕文德奸淫,她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郭靖以为她累得这样呢,就更不敢打扰她。吕文德更是有机会就会用各种方
式引诱她,但并没有急于再次奸淫她,吕文德要她主动献身。

小别胜新婚,十天没见,郭靖由于操劳军务,有些疲惫,但一见黄蓉,所有
疲惫都没有了。黄蓉也很高兴:「只要有靖哥哥在身边,我什么都不怕。」认真
听着郭靖讲述这几天如何与蒙古大军打仗。

到了睡觉的时间,郭靖迫不及待的将黄蓉脱光,然后胡乱的在她身上摸了一
通,巨大的阳具就猛烈的插入还有些干涩的小穴。郭靖没有任何的技巧,只是猛
插猛干,苦了黄蓉,感到郭靖的阳具摩擦的小穴有些疼痛,她好希望靖哥哥能用
力爱抚自己完美的乳房,可惜郭靖只是随意的摸了两把,只是埋头苦干。

虽然郭靖没有技巧,但内功深厚,时间很长,渐渐的黄蓉有了少许快感,鼻
中轻轻哼了起来,身子慢慢扭动起来,小口吐出灼人的热气,就在这时郭靖一阵
猛插,发出鸣叫,阳具深深插在黄蓉体内喷射着狂热的精液,然后就软软的趴在
黄蓉的身上急促的喘息着。

黄蓉就这么刚刚有些感觉但一切就结束了,这让她更难过,让她不禁想起吕
文德奸淫时那飘忽的快感。

郭靖很快的滚到一边沉沉的睡着了,没有任何的爱抚昵呐,更让黄蓉感到特
别的空虚。这一晚黄蓉紧紧夹着被子,用被子磨着阴蒂,迷迷糊糊的睡去。

第二天,郭靖精神爽爽的和黄蓉一起去前线视察,刚一拐出院子,就碰见了
吕文德。郭靖热情的招呼:「吕大人,早啊。」

吕文德陪笑道:「呦,郭少侠,郭夫人,二位这么早啊,好不容易才见面,
怎么不多睡会儿啊?」说着话,他偷偷瞟着黄蓉,看着她有些憔悴,心中知道肯
定昨晚没有被满足。

黄蓉自从吕文德一出现就把头低下了,心头乱跳,竟然有些激动。郭靖自然
不知道二人的想法:「国家大事为重,儿女之情只好先放在一边了。」

吕文德立刻露出敬佩的表情:「让人敬佩。郭少侠有任何差遣,尽管吩咐,
下官自当尽力。」

郭靖忙道:「哪里哪里。不过还真有些事情,咱们的军饷不多了,还望吕大
人多多想些办法。」

吕文德道:「我已向朝廷上奏了,估计还需数日。但下官自会想别的方法。」

郭靖:「有劳吕大人了,蓉儿,你也多帮吕大人想想办法。」

黄蓉低着头「嗯」了一声。

下午,黄蓉回到守备府,她觉得心中憋闷,什么也不想干,她不知道这是怎
么了。正无聊的翻着一些书籍,门被推开,吕文德晃着肥胖的身子走了进来。

黄蓉腾一下站起来:「你……你来干什么?」身子不禁向后一退。

吕文德将门关好,笑嘻嘻的道:「这么长时间没见,你不想我,我可还想着
你呢。」

黄蓉:「无耻,你给我出去。」心想现在自己清醒着,又有武功在身,自不
会怕他有什么动作。

吕文德上下打量着黄蓉的身体,摇头叹道:「可惜啊可惜,这么完美的身体,
得不到满足,不知道享用。太可惜了。」

黄蓉心中狂跳,口中怒喝:「你……你说什么混话!」

吕文德淫笑道:「一大早就看出你欲求不满了,是不是郭靖那小子,不懂好
好心疼你啊?一定是啦。你想想那天咱们两个配合的多默契啊,难道你不想再试
试吗?」

黄蓉羞得满脸通红:「不……不要……你这个流氓!你……」气的说不出话
来。

吕文德慢慢靠近黄蓉:「没什么好气的,我就是等你和郭靖干一次,让你知
道我比他强多了,他只会顾着自己的感受,根本不照顾你的感受。你一定很难受
吧。我却可以让你感受最美的快感,你想想,飞起来的感觉,多美啊。」

黄蓉双手捂耳,哭叫道:「不……我不要……我不能背叛靖哥哥,我……」

吕文德已完全贴近黄蓉的身体,柔声道:「这不是背叛,你只是得到你该得
到的。你这么完美,就应该得到人间最快乐的东西。郭靖给不了你,你就应该自
己去寻找。我却可以给你,这有什么不对的吗?」说着,他的手已搂住黄蓉的肩
头,黄蓉一惊,扭身出手,一把捏住吕文德的脖子:「你信不信,我只要一用力,
你就会没命。」

吕文德呼吸困难:「你……别忘了,……杀了我,你就是历史的罪人……蒙
古大军就会占领……大宋江山,大宋子民……都将沦为奴隶……还有郭靖,你父
亲……咳,丐帮的声誉……」黄蓉手上的力量慢慢的消失了。

吕文德乘势一把抱住黄蓉娇小的身躯,大嘴疯狂的亲吻黄蓉的脖颈耳垂,双
手大肆在她完美的身体上摸索:「啧啧……宝贝儿……啧啧,来吧……啧啧……
放松心情……享受吧,我会带给你无尽的快感……啧啧……」。

黄蓉惊恐的推拒着吕文德肥胖的身体:「不要……啊……你住手……啊……
不要啊……」但快感使得黄蓉使不出一丝的力气。

吕文德边亲吻着黄蓉的脸脖子,甚至嘴唇,双手更是大力的揉捏她胸前的一
对丰乳,解开她的衣带,顺着松垮的衣襟,直接爱抚到她滑嫩的肌肤。

黄蓉无力的挣扎着,她后悔刚才没有狠心杀掉这个淫徒,她恨自己的身体背
叛了自己的意识,她觉得那一丝理智正被无尽的快感吞噬,她柔软的瘫软在吕文
德肥胖的怀里。

狂热的接吻,黄蓉竟然贪婪的吮吸着吕文德伸入口中的舌头,他的舌头也一
样的肥大,但很有技巧,将黄蓉嘴中每一个地方都仔细的舔吮,然后和黄蓉主动
递上的香舌纠缠在一起。

二人互相吞咽着对方的口水,黄蓉已不顾吕文德的口水的腥臭,大口大口的
吮吸着,仿佛这是甘甜的圣水。

黄蓉的上衣已被脱光,硕大的乳房被吕文德疯狂的蹂躏着,蓄酿很久的快感
随着他野蛮的抓捏席卷着黄蓉的全身,口中发出欢快的呻吟:「啊……哦……嗯
……不要……嗯……啊……好舒服……啊……美啊……哦……嗯……」

吕文德的嘴已将她迷人的小乳头含入口中,时轻时重的吮吸拉扯,那陌生又
熟悉的快感立刻占据了她的身体,她无力的倒在了桌子上。

上身赤裸的黄蓉躺在宽大的书桌上,胸前的乳房被吕文德任意的玩弄亲咬,
她只是闭着眼享受那无尽的快感。

吕文德边蹂躏黄蓉完美的乳房,一边开始解开黄蓉的裤腰带,很快,黄蓉的
裤子被扒光,修长的双腿浑圆的屁股再次展露在吕文德的眼前。

分开黄蓉的修长的双腿,吕文德将肥嘴压在了黄蓉娇美的小穴上,舌头灵活
的在她神秘的花园上下翻飞,还不时的探入小穴之中。

在清醒的状态下,黄蓉更加清楚的感受到,那彭湃的浪潮,犹如狂野的野兽
吞噬着她的身体,那梦寐以求的飞翔的快感立刻将她抛向高空,不断的飞跃,突
然又飞速的俯冲,那种失重的快感使得黄蓉小穴中,淫水四溅。吕文德大嘴贪婪
的舔食着黄蓉第一次泄身的淫水。

高潮过后的黄蓉,无力躺在桌子上,双腿松软的耷拉在桌沿下,乳房随着她
急促的呼吸上下急速的起伏。

吕文德边欣赏着这醉人的美景,边脱光自己的衣服,肥胖的身体立刻压上黄
蓉的胴体,两具肉体激烈的摩擦扭动。

然后,吕文德架起黄蓉修长的双腿,扶住怒挺的肉棒,对准淫水泛滥的小穴,
慢慢的插入。随着粗大的阳具的刺入,黄蓉全身兴奋的颤抖起来,小嘴控制不住
的发出迷人的浪叫:「啊……啊啊啊……哦……啊……不要……啊啊啊……好美
哦……」

整根的阳具完全末入黄蓉的身体,吕文德再次感受到那紧凑的禁锢与柔软的
挤压。双手野蛮的玩弄黄蓉坚挺的乳房,下体更是疯狂的抽插黄蓉的小穴,吕文
德觉得世上最美的事也不过如此了。

激烈的碰撞,夹杂着黄蓉亢奋的浪叫与吕文德的怒喝,整个书房变成了淫秽
的场所。

「怎么样……宝贝儿……爽不爽啊……」吕文德得意的问着。

「好爽……啊……啊……哦啊……啊啊啊啊啊……哦呀……啊啊啊啊……」
黄蓉淫荡的叫着。

吕文德淫笑道:「郭夫人啊,你真是淫荡啊……干死你……你这个小婊子…
…你这个烂货……干死你……操……」用各种淫秽的词语刺激黄蓉,吕文德要将
这平日高高在上的美女变成人尽可夫的妓女荡妇。

黄蓉羞愤的叫道:「不要……啊啊……我不是……啊啊啊……不要这么叫我
……啊啊啊……哦啊……我不是……啊啊啊啊……」

吕文德将黄蓉拉起来,站在地上,然后让她趴在桌子上,肥美的臀部向后撅
起,扒开肥美的臀肉,露出狼藉的少女下体,粗大的阳具再次狠狠的插入,疯狂
的抽插起来:「还说不是……你这个婊子!……干……你看你现在跟那些妓女有
什么不同……操……你这个荡妇……只要有人干的你爽,谁就是你老公……是不
是……嗯?你的婊子……」

Comments

No comments yet. Why don’t you start the discussio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