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金猎人

「我先……先走一步了……」怀中的夥伴满身鲜血,脸色苍白∶「来世……
再……和你结……为兄弟……」夥伴已经是出气多入气少∶「我……妹妹……你
……照顾……」

我看了身旁的小女孩一眼∶「你放心,我一定照顾你妹妹。」

夥伴点了点头,深深呼了一口气,双眼一闭,头一偏,一命呜呼。

「哥哥,哥哥,抱抱!」小女孩哭闹起来。

我皱起眉头,看着全身污泥、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小女孩,问她道∶「丫
头,你几岁?」

「哥哥,哥哥,抱抱,呜呜呜,呜呜呜……」

「臭丫头,别哭了。」我被这小女孩哭得心头火起∶「不然我就把你丢在这
里!」

「呜呜呜,哥哥,坏人欺负我,呜呜呜……」

「臭丫头,你还哭!」我大骂,作势要打。

「你……」已死去的夥伴猛然睁开眼睛∶「你……你别泡我妹妹……」话说
完,真的挂了。

「你放心,这种臭丫头,天底下没人要!」我心里想着。

埋葬了夥伴,我抱起小女孩∶「走啦!小鬼,跟我回家去。」

小女孩傻笑∶「我三岁。」

「我管你几岁……」话没说完,胸口一阵温热,一股尿骚味冲进鼻子。

「尿尿!」小女孩嘻嘻一笑∶「尿尿!」

「臭小鬼!」

************

「为什麽?为什麽?为什麽?」

「我为什麽会答应他?为什麽?」

「我不甘心!我不愿!我不要!」

「不管了!我一定要泡她!」

************

「我回来罗!」一阵香气伴着银铃般美妙的柔软音传来。

我顿时呼吸加粗,心跳加速。

「豹哥,我回来了!」一名脸蛋超美,身材超辣的美少女蹦蹦跳跳的来到我
的面前∶「咦?天哥,你不舒服啊?脸怎麽这样红?」

「没事,没事!」

「咦?豹哥,你裤裆怎麽鼓鼓的啊?你藏了什麽东西啊?」

「没事,没事,你别管。」

「给我看嘛!」

「不行!」我大叫,落荒而逃。

************

我,雷豹,三十三岁,京城人士,自由业。

江湖上的朋友给我一个「赏金猎人」的称号,是说我专门以缉捕大盗以赚取
赏金。

黄金、醇酒、美人,是我的最爱。

「豹哥,给我看啦,别这麽小气啦!」

「不行!」

我自小在脂粉堆中打滚,阅女无数,不管是放荡风骚、三贞九烈、还是小家
碧玉,不计其数的美女都在我的魅力之下屈服,对我投怀送抱。

「不行就是不行!」

「给人家看啦!」

但不知怎样,我遇到她就没轧了。

************

她,凌燕,十六岁,京城人士,无业。

江湖上的朋友给她一个封号∶「霓裳飞燕」,是说她轻身功夫极高,姿势极
美。

美丽,气质,鬼灵精,是她的特色。

但我最受不了的,是她的好奇。

「我知道,是不是你又偷了什麽好东西?」

有时候我也做一些没本钱的买卖。

「不是!你别管!」

「哼!我一定要看!」

************

十三年前,答应了拜把兄弟的遗言,答应照顾他妹妹,於是,我和他开始了
两人生活。为了照顾她,我暂时离开江湖,和她过着隐居的生活。

我发现,洗去一身的污泥後,这小丫头着实是个美人胚子,容貌秀丽绝伦,
将来一定是武林中,不,是天下第一美人。但她就是爱哭、爱笑、爱玩、爱闹,
又爱黏人。

她要我陪她玩、陪她吃饭、陪她睡觉、陪她洗澡,稍有一不顺她的意,就会
哭闹不休,害的名震江湖的「赏金猎人」的我,成了这小丫头的全天候保姆。

自她满八岁之後,我开始教她练武。

聪明的她,不论我教什麽,总是一学就会,实是大好的练武人才。

十二岁时,我已经把自己一身所有的武艺尽传给她。

她学的又勤又认真,功力日进,当然差我还远的很,但在江湖上已经小有名
气。尤其是轻身提气,小巧腾挪的功夫,更是颇有心得,所以有了「霓裳飞燕」
的名号。

但就是练武练坏了。

十二岁的时候,她开始发育,由女孩变成少女。从那时候起,我不再和她一
起洗澡吃饭。因为,我怕我会忍不住对她下手。

现在,她十六岁。

自小习武的关系,她发育的极好,身材高挑,曲线玲珑,胸前双乳饱满,屁
股结实有弹性,该凸得凸,该翘的翘,无懈可击的超完美一流身材。

她常会不自觉的展现她那诱人的身材,呼之欲出的雪白乳房,纤若柳枝的小
蛮腰,还有那曲线毕露的臀部,对我这个人称「江湖第一风流」的来说,简直是
无法抵挡的诱惑。

但是,四年过去了,我还是没对她下手。

在从前,只要我看上的美女,最多三天,就一定臣服在我超凡的魅力之下,
任我享用,而且当我离她们而去时,非但毫无怨恨,而且还以能被我看上为荣。

但是,每当我对她起了念头,一张熟悉的脸孔就会浮现在我眼前。

「别……泡我妹妹……」

天杀得!我怎麽会答应他?谁晓得当时那脏兮兮的臭丫头会出落得现在这样
美丽动人呢?

「我不管了!反正我就是一定要泡她!」

「别……泡我妹妹……」

************

「哼,你不说我也知道是什麽东西。」

我心里一跳∶「那你说是……什麽?」

「还不就是男人的那玩意!你还当我是小孩子啊?怎麽可能连这种事都不知
道。」

「你……是谁……告诉你的?」

「还会有谁?还不就是风四姐!」

赏金猎人(二)

风华,二十三岁,不知何地人士,自由业。

在我所有的相好之中,风华是最让我难忘的。

她最拿手的,是能让男人觉得自己真正的男人。

虽然我已经是男人中的男人,但对於她在床第之间那时而处处动人,时而放
荡风骚,而且对男人绝对屈服的姿态,还是让我恋恋不忘。

「她……还说了……什麽?」

「四姐她还说,男人的那玩意儿是要放在……放进去我们女生下面的……」

「她,她跟你说了这些……?!」

「她说,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尤其是……尤其是……你!」

「这骚婆娘!」

自从我泡上了风华,她就像我的影子一样,甩也甩不掉,我走到哪,她跟到
那,而且以我的爱人自居,凡事都要插上一手,连我和凌燕避到这麽偏远的地方
她都找得到。而我也认了,多个帮手也总是好的,以後对外接洽都是由她负责连
络。

「这婆娘,」我低声骂着∶「竟对这丫头说了这些,哪一点像个有教养的闺
女?」

「豹哥,我问你喔!」凌燕一脸疑惑∶「男人那玩意儿为什麽要放到我们的
下面啊?」

「这……」

若是有其他别的女人,问我这种问题,我早就已经按捺不住,直接扑过去泡
了再说。但是,对她,虽然这种欲望已经在我心底燃烧很久了,可是,只要一想
起夥伴那张脸∶「小孩子别问这麽多,以後长大就知道了。」

「哈,我早就知道了,男人那玩意儿只要放进我们下面,男人,还有女人,
就会觉得很舒服,很舒服,就像快要飞上天一样。而且,男人还会,还会射出一
种黏黏的东西,我们女生就会生小孩。」

「这也是她……告诉你的?」

「嗯,四姐还教我一个很舒服的方法。」

「什麽方法?」

「她说只要一直轻轻的抚摸我们的下面,就会很舒服。豹哥,是真的吗?这
是四姐今天才告诉我的,我还没试过。」

「这……」我说不出话来了。

「好了,那我去试试看好了。」凌燕跃跃欲试的神态∶「对了,四姐要你去
她那边一下。」说完,进了自己的房间。

「这死婆娘,臭小娘!」我边走边骂,来到了风华的房外。

「喂!你找我什麽事?」我隔窗问∶「快点,我很忙的。」

「你进来嘛。」房里传出一阵令人销魂的柔软音∶「我等你好久了。」

「你这死三八,大白天发什麽浪,还对阿燕说了那种事。」我嘴里骂着,但
股间却已经不争气的站了起来∶「你在痒是不是?我来给你治治。」推开房门走
了进去。

一个软绵绵的肉体立即扑了过来,我顺手搂住∶「等不及啦?我现在根本不
想。」但双手却早已经不听大脑使唤,在那美好的肉体上搓揉着,股间更是毫无
羞耻的跳动着。

「嗯……嗯嗯……」风华腻着声音,低声呻吟∶「来嘛,人家要嘛。」

「你跟阿燕说什麽我都不管,反正迟早她都要知道的,但你说我不是个好东
西……」

「你生气啦?你当然不是好东西,」风华向我抛了个媚眼∶「尤其是这玩意
儿……」说着,纤手握住了我的股间。

「怎麽?昨天晚上整治的你还不够?」我右手柔捏着她的丰乳,左手轻抚着
她的阴部,舌头也不放松,在她的耳垂吸吮着∶「看我怎麽治你。」

赏金猎人(三)

「呵……」我深深的打了个呵欠,揉了揉眼睛,看着镜中的自己。

「你真是帅得无懈可击!」我自言自语道∶「多少女人就是死在你的眼神之
下,难道……难道,帅也是一种错误吗?」

「豹哥,早啊!」凌燕手里拿着一个竹筒,快步走进大厅∶「又有生意上门
了。」

「嗯,你念来我听听。」

凌燕打开竹筒,取出一张纸条,念道∶「五沟寨,萧雨寒,西竹山庄一十四
人、仙城派六人、盛远镖局二十三人……一个月,金一千两。」

「嗯嗯……啊!什麽!糟了!」

凌燕忙问道∶「怎麽了?那个萧雨寒很难对付吗?」

「竟然有黑眼圈!」

「你有没有在听我说啊?」

「黑眼圈!叫我怎麽出去见人啊?天啊!」

「,豹哥,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啊?」

「嗯,那个萧雨寒……都是那个骚货,跟饿死鬼一样,操死她……嗯……小
意思,没问题,没问题……」

「你在说什麽啊?萧雨寒是骚货?难道萧雨寒是女的吗?」

「谁说萧雨寒是女的?他是男的。」

「那你怎麽说他是骚货?」

「我是说你四姐,妈的,简直要我的老命,索需无度嘛。」

「你是说四姐啊?为什麽她是骚货?」

「说了你也不懂。」我挥了挥手∶「去叫你四姐起来了,都什麽时候了,还
在睡?」

凌燕来到风华的房外,喊道∶「四姐,四姐!」

房里传出低吟声∶「嗯嗯……阿豹……」

「四姐,我进去罗!」也不等风华应声,就推门而入。

凌燕来到床前,掀开被子,觉得着手有些湿湿的感觉,只见风华裸着身子,
蜷曲在床上,一只手伸在双腿之间,五指微微蠕动,股间一片湿漉漉地,被子、
床单也是湿了一大片。风华双颊微透樱红,朱唇半启,轻轻的呼着气,眉头之间
隐含春意,不时发出低吟∶「阿豹……我还要……嗯嗯……」

凌燕心头「蹦」的一跳∶「四姐,四姐。」看风华的手指在股间抚弄着,下
身不禁感到酸软,脑海中浮现出昨天夜里自己在房间里干那「很舒服」的事。

「四姐的下面……好湿喔……原来不是我尿床……可是怎麽好舒服就会流出
水呢?」

凌燕坐在床头,看着风华一副满足的表情∶「四姐一定很舒服,很舒服。」

一只手不知不觉的就隔着丝裙在股间缓缓抚弄着。

「阿豹……我要来了……嗯嗯……」

凌燕看得入神,忘了是来叫风华起床的,只觉得双腿之间微微有一股湿湿的
感觉,竟是流出了淫水,不由得加大了手的动作,在股间揉捏起来。

************

「喂!你们两个,还不来吃早饭,菜都快凉了!」

「搞什麽!还不快点,我快饿死啦!」

「阿燕,叫你四姐起来!」

叫了这麽多声,还是没有回应∶「妈的,到底搞什麽鬼!」我放下筷子,站
起身来,往风华的房间走去。

「再不起来就不要吃了!」我一走进风华的房里,就被眼前看到的景象惊得
傻了。

只见风华和凌燕两人交缠在一起,凌燕身上的衣服当然是脱的一乾二净,风
华更是不用说了,从昨天到现在一直是「身无长物」。

「妖精打架!」我脑里想到的就这麽一句话。

************

「你说!这是怎麽一回事!」我指着风华,劈头大骂∶「你这贱货,男人不
够,还要去玩女人!反了,反了!阿燕!你也别走,等一下问你!」

凌燕见我发了好大的脾气,想偷偷溜走∶「我去……去上厕所!」

「妈的!快去快回!」

凌燕回头看了风华一眼,一溜烟的奔了出去。

「我……以为是……你……」

「放屁!你发春发昏头了啊!」

风华低着头,双手不安的交缠着,身体微微发抖的坐在床边。

「你们……你们……妈的,世道反了,女人不和男人,竟然两个女人就干了
起来!」我简直气的说不出话来了∶「怎嘛!你是天生的淫货是不?哪天老子火
了,把你绑了送到妓院去卖,天天有人操你!」

「阿燕才几岁?十六岁耶!你想搞也看清楚嘛!」

「两个婆娘干这种事,要是传了出去,人家还以为我雷豹摆不平你这骚货,
要你去跟个女人搞,我的面子不都没了!」

「还不把衣服穿起来!」

风华嗫嚅道∶「你……昨天把我的衣服撕了。」

我不禁脸上一红∶「是,你会顶嘴,是我把你的衣服撕了,那又怎麽样!你
没有别的衣服吗?」我打开衣柜,随手抓了一件,抛给了风华∶「穿好了就给我
滚!别再让我见到你!烂贱货!你欠操就去外头找男人!别在这里赖着不走!」

风华一听我要赶她走,眼泪登时就流了下来,扑倒在我的脚边,抱着我的小
腿∶「你别赶我走!要打要骂随便你,只样你不要赶我走!」抬起头来,仰看着
我∶「我是你的,我是你的!」

「死贱货!是你自己倒贴,我可没说要你!还不快滚!」

「不要……不要……」风华哭得声嘶力竭,全身簌簌发抖∶「求求你……阿
豹,阿豹!」

看到美人梨花带雨,苦苦哀求,我的火气稍微消了,心也软了,不过,面子
上一时之间放不下来∶「你先放手,我不赶你就是了。」

风华渐渐止住了眼泪∶「阿豹,谢谢你……」

说实在的,要我把这麽一个活色生香的美女赶出去,我也舍不得,樱桃般红
润的嘴唇,丰满有弹性的乳房,水蛇般的细腰,坚挺结实的臀部,一身雪白的肌
肤,床第间的工夫更是让我欲仙欲死,尤其是那销魂的呻吟,更是……更是……

想到这里,看着风华那眉黛含怨的眼神,那微微颤动的椒乳,那水淋淋的股
间……胯下那玩意儿在这不应该的时候站了起来……

「妈的!这什麽时候!」我心里暗骂着∶「下去,下去,现在不是你逞威风
的时候!」

「阿豹,你……」风华一直仰看着我,自然也看见了那该死的玩意儿∶「我
帮你……」说完,拉下我的裤子,樱口微张,轻轻的含了上去。

「妈的!又没完没了了。」我反脚一勾,把门给关上。

「嗯嗯……阿豹……你好棒……」

赏金猎人(四)

一想起早上的事,凌燕就不禁脸红心跳。

「四姐……四姐她……」

「我坐在床边,撩起裙子,做那个很舒服的事,原来要把手指伸进去会更舒
服……里面有一粒凸起来的,不知道事什麽东西,等一下问四姐看看……」

「只要我一摸道那粒凸起来的东西,就会……就会……好舒服、好舒服……
水也会流出好多,滑滑的,有一点点腥味……里面麻麻酸酸的,热热的……」

「不知道怎样,我竟然会去摸自己的胸部……乳头涨涨的……我用手一捏,
简直……简直……不知道该怎麽说……就好像听人说抽大烟一样……轻飘飘的感
觉……」

「身体好热……流了好多汗……手指更伸进去一点……有一点点痛……但是
……那种舒服……不,应该说是爽的感觉……忍不住……嗯嗯……嗯……」

「四姐好像睡迷糊了,一直叫着豹哥的名字,还有什麽「给我」、「我要泄
了」、「我还要」,不知道说什麽,四姐向豹哥要些什麽东西啊?连梦里也都会
说?「泄了」又是什麽意思啊?什麽东西泄了?」

「四姐突然搂住我的腰……把我拉倒在床上……她翻过身来……坐在我的身
上……把我的上衣撕开……一直一直揉我的胸部……我有点气闷,但又是觉得很
舒服……水又流出来了……」

「我的亵衣被四姐脱掉……竟然吸我的乳头……四姐又不是小婴儿,干嘛要
吸奶头,好痒,不过麻趐趐的感觉,我觉得奶头硬了起来……更是……」

「她还脱掉我的小裤,一直摸我的下面,好像有虫在钻一样……四姐的手好
坏……跟我自己不一样……」

「四姐还把我的脚抬起来,向前压到我的胸前,膝盖都碰到我的胸部了,我
的腰好像快折断了……她舔我的下面……好痒好痒……四姐的舌头好软、好热,
又一直在呼气……下面……下面……我突然觉得好想尿尿……我叫四姐停下来,
四姐好像没听到……还用两根手指伸到里面……有一种充实的感觉……」

「四姐的手指一直伸进伸出……嗯嗯……啊……啊……啊……不行了……四
姐……我快尿出来了……停啊……」

「突然我只觉得「嗡!」的一声在脑袋里响起……我的腰一紧……便尿出来
了……」

「住手!你们两个在干什麽!」豹哥进来了,他为什麽会这麽生气?

「四姐她……她满脸都是我的尿……不对,好像不是尿……好像是……滑滑
的……」

「好像是我下面流出来的……怎麽会流这麽多……我会死吗?」

「以前从来没看过豹哥这麽生气,豹哥平时人很好的……不知道为什麽……
一直骂四姐……还要把她赶出去……最後好像没事了……我躲在外面偷偷看……
四姐把豹哥的那玩意儿吃进去……豹哥的表情……好奇怪……」

************

「喂!女人,我要走啦!」

「一路多保重!」

「没问题的啦!萧雨寒根本不是我的对手,这趟生意真是轻松极了!」

「阿豹,总之一切小心!」

「知道、知道了。倒是你,好好把阿燕看好,别让她再跟上次一样偷偷跟出
来。」

「是。」

告别了风华,我系上长剑,踏上征途。

「萧雨寒那种角色也要我出马,真不知道「肥球」是怎样找的生意。」我喃
喃自语,「浪费我的时间嘛。」

************

「阿燕,你来一下!有点事你去做。」

「阿燕!阿燕!」

「跑到哪去啦?我叫你没听到?」

「咦!」

「这丫头!不会又偷偷跟阿豹去啦!」

************

一直有被跟踪的感觉。

「妈的,哪个不上道的家伙,连我「赏金猎人」也敢乱来?」

我看了看腰间的「鬼见愁」一眼,心底暗暗地冷笑∶「待会给你尝尝我的手
段。」轻身提气,箭一般速度的向前冲去。

「咦,跑到哪去了?怎麽稍一不注意人就不见了!」

「没关系,反正是去五沟寨,不怕跟丢。」

路旁的一棵大树後面,躲着一名黑衣人。

「看你敢不敢瞧不起我。」说着,朝五沟寨的方向而去。

************

「女人的味道。」我深深的嗅了一口∶「真香,肯定是个美女。」

我天生就有一种本领,能够从女人的体味分辨出美丑,即使有着浓郁的脂粉
味,我也能够辨别无误。

「而且还是个处女。很久没碰过处女了,兄弟,这回可有你的乐了。」

我现在所在的地方,正是该才那名黑衣人的隐身处。

我低头看着股间,那有「美女探测器」之称的家伙,正朝气洋溢的向我打招
呼呢!

「急什麽,该是你的总跑不掉,嘻嘻,呵呵,哈哈!」

************

「掌柜的!我要叫条子!」我用筷子敲着满是酒菜的桌子,「快给我找姑娘
来!」

「是、是、是,立刻就来、立刻就来,大爷您稍等一会儿。」

这里是往五沟寨的路上最大的酒楼。

我来这里当然不会只是喝酒叫条子,而是因为这里是五沟寨藏匿抢来的贼赃
的窝家。

「妈的!老子的银子就不是银子吗?叫个条子也慢吞吞,五沟寨的人都是饭
桶吗?」我藉酒装疯∶「叫萧雨寒出来见我!」

「大爷,大爷,您千望别这麽说,我们怎麽会跟五沟寨有关系呢?这话要是
让官府的官爷们听见了,这可就麻烦了!」夥计急忙说道∶「马上就来,马上就
来!」

「哈哈,你们有没有跟五沟寨有关系,我是不知道,老子就是要女人!」说
着,从怀里掏出一锭金子∶「喏,老子有的是钱!」

「是、是、是,立刻就来,立刻就来!」

「还杵在那里干嘛?还不快去收拾个房间出来,大爷吃饱後要快活快活,快
去!」

「是,立刻就去收拾!」

「看什麽!没见过有钱人吗?哈哈,你们通通给我滚,这店老子今天包下来
了,一定要爽个痛快,哈哈!」

其馀的客人,看见我的狂态,纷纷付钱走避。

「大爷,大爷,您这不是赶小的客人吗?」

「你放心!」手一扬,十数张银票飞了出来,「老子有的是钱!」

************

「混帐东西!你这狗崽子瞧不起人吗?」

「这种货色你也找来!他妈的,这种烂货,叫她脱光光站在街边也不会有人
要!」

「你们都给我滚!凭你们也想来赚老子的钱?」

掌柜急忙陪笑道∶「大爷,您先别生气,我再替您找过。」

「不必了!老子现在没心情了!妈的!」

其实那七、八个妓女之间,也有几个是颇具姿色的,但是存心生事的我,仍
是大声嚷道∶「老子到别的地方去,妈的,五沟寨的女人都是这种货色吗?」

掌柜哈腰道∶「大爷,您千万别再提起五沟寨,这可是要杀头的啊!小店怎
麽会和五沟寨有关系呢?」

「废话!」我双手一抬,将身前的桌子推翻了过来,「老子就是有钱,哼,
妈八羔子,没看过像你们这种鸟店!」说话的同时,手打脚踢,把店内的桌椅通
通打翻。

「快住手,大爷、大爷!」掌柜和夥计忙道∶「打坏了可是要赔的!」

「赔什麽?五沟寨的贼赃可真不少,还怕这些赔不起吗?」

掌柜在夥计的耳边说低声说了几话,夥计点点头,跑出店去。

「终於去叫人了吗?来越多越好,最好萧雨寒一块来,省了我走一趟。」我
扶起一张椅子,大马金刀的坐了下来∶「老子就在这里等!」

掌柜的不做声,只是冷眼瞧着我∶「你这不知死活的东西,竟敢来五沟寨生
事,瞧你待会的模样。」

过了一会儿,夥计气喘吁吁的奔进来,面有喜色,断断续续的道∶「来……
来、来了……有胆……你别走……」後面是对着我说的∶「你……你别走……」

************

「掌柜的,我倒要瞧瞧是谁这麽大胆,敢在你这儿闹事。」一声娇嗲的声音
从店外传了进来。

「是我!」

「你的胆子可真不小啊!」一名艳丽的少妇踩着莲花步,摇曳生姿的走了进
来,身後还跟着十名黑衣大汉,个个都是粗眉阔嘴,标准的凶像。

「你是谁?」那艳妇冷笑着道∶「天底下这麽多地方你不去,偏偏闯到这儿
来,也算是你倒楣了。掌柜的,你先退在一边,等会别伤到你了。」

「是、是,一切有姑娘照应。」

那艳妇瞟了我一眼∶「倒是挺俊的,等打死了可就可惜了,你别怨我,像你
这种俊男,我通常都是会下手轻点的,不过,你欺到了我们的地头上,可就另当
别论了。」竟没正眼看我,自顾自的拿着一把小锉刀,修着自己的指甲。

我倒早就认出她来了,「美姬」蓝遥,是五沟寨廖节大当家的小妾,仗了自
己的美艳和一身功夫,在五沟寨内隐然是太上皇一样,今天由她出面,倒还真是
出了我的意料之外。虽是嫁作人妇,却都要人叫她姑娘,只要说漏嘴的,叫了一
声「夫人」的,都死在她的手下了。

「给我打。」她轻描淡写一句话,那十名凶汉立刻朝我扑了过来。

Comments

No comments yet. Why don’t you start the discussio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