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村醫風流(全)-12

第七章 第7回 硌死家宝

第7回 硌死家宝二人再一次进屋之后,孔翠却怎么也提不起兴趣了,最后索性把麻三推开了。

叹了口气说道:“算了还是改天吧。”

麻三这时也是精疲力尽啊,这一天就玩了三个女人了,再加上这些烦心事儿早就没了兴趣了,见媳妇一说,自己也只好顺个台阶下来了。

“呵呵,好好,反正啊,我们的时间大把的,来来,把我送给你的奶罩带上看看好不好看啊。”

女人啊,都喜欢被别人夸,一夸就飘飘欲仙了,可还别说,当孔翠穿起这件乳罩时,还真是变了不少啊,胸脯显得更加挺拔高耸了,麻三心想是啊,这村子里的女人其实长得还是真不错,要是打扮打扮比着城里的只能胜不能负啊。

麻三又在用好话套媳妇的时候,忽然听到外面好象有谁大哭了起来?嘿!现在这个时候,谁哭丧干吗?

“咋?现在村子里有很老的人吗?是不是归西了?”

麻三不解的问着,因为自己确实不清楚这小山村里的事情,孔翠细想了一下“好象没有很老的呀。就咱门里有个大爷81岁,还有一个奶奶辈的,也不过80几岁的样子啊,不过身子都很硬朗啊,还挑水做饭呢?前些天啊,还自己擀面条呢?那手劲大着呢?不可能没气啊?”

“那就稀罕了,谁哭干吗?你听听,这哭声,绝不是哭着玩的,或者是哪个老人过三年十年的。”

“不可能。就算是也不是现在这个时候啊,哪个过三年十年的下午都快落黑的时候啊?你不白说吗?”

二人想了一会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这时本来不打算再猜下去的,可是外面的人好象越来越多了,声音噪杂,议论纷纷,听上去街上应该站了不少人啊。

二人好奇便拉着手出去了,刚出了大门,只见马路上还有不少人跟他们一样往街上赶呢?看来这不是一般的事啊?

“咋回事啊,嫂?”

孔翠这时也很想快点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便问起跟自己并排往街上赶的老嫂子,嫂子这时示意孔翠低下头来,小声的说道:“具体是啥咱也不太清楚啊妹子,听别人说啊,是金鸽那个宝贝疙瘩啊出事了,好象是死了,他婆婆啊刚送他孙子去医院看,半道上就回来了,断气了,你说说他们家啊,可是三代单传啊,好不容易怀上了现在竟无缘无故的死了,你说说奇不奇怪啊?这其中啊肯定还有别的事,孩子平常都好好的,怎么会说没就没了?”

孔翠这时听得入迷啊,可是旁边的麻三一听,可吓坏了,顿时他想起了自己与小霞还有金鸽三个人做爱的时候自己那根大鸡巴硌到家宝的事儿?他顿时打了个激灵啊?莫非小宝宝的命是被自己给压死的?他这时不知不知不觉的放慢了脚步,放慢脚步不如说他心虚迈不开步子。

二人这时聊得差不多了,快到了大街上,孔翠回头一看,顿时愣了。“嘿!我老公呢?”

嫂子一看也是啊,怎么一下子没了,往后一看,顿时愣了,只见麻三正在后面慢悠悠的走着,看上去一点精神也没有。

“嗳,全进,你干吗呢?刚才慌着出来,现在在后面磨蹭什么啊?”

麻三一听,顿时醒神过来,冲着二人说了句:“没没事,我突然觉得肚子不舒服,是不是吃坏肚子了。”

“吃坏什么肚子啊,我跟你吃的一样的东西我咋没事了,别装了,就一下,看看就回去啦。”

麻三真的很想着回去,但是媳妇嫂子这个一句那个一句,弄得自己真的没办法,好象不去,这死了孩子的事跟自己有关系似的。

“真是的,这村子里啊难得出个事儿,看看呗。说不定孩子没事,让你一看啊,活了,这不一下子你就变成华佗在世了。”

麻三一听,这什么跟什么啊、说着说着三个人跟着人群就来到了街上,这时再看街上的人站得满满的,平时冷冷清清的大街上,一下子热闹了起来,人们三个一群五个一伙,一堆一堆的聚在一起,看着指指点点的,都在议论着这事。

这时再看平时温顺和蔼的婶子,此时却象变了个人似的,把着怀里的孩子大声的痛哭着。

“我的好孙子啊,你的命咋这么命苦啊?才活了几个月啊就没命了,你说说地里的一个癞蛤蟆也能活个几年啊,你怎么说走就走了,走的时候还不记得你这个亲奶奶啊,我的孙子啊,你的心啊可真够恨啊,连你爹的面也不见,就撒手西去了。老天爷啊,你怎么对人这么不公平啊,人家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儿都也不管,倒挂念起我这才几个月的孩子,真是不长眼啊,还天天给你磕头烧香,都烧到你娘的头上了,既然你这么不长眼,以后啊我给你烧个屁的香,还不如我买块糖吃吃啊……”

这时村子里的人看着她在大街上号啕大哭,都在说着孩子真正的死因,有的说对孩子太溺爱了,娇惯很了就没那么好养活了,要不村子里咱把孩子的名叫成狗仔啊,牛根啊,铁蛋啊啥的,好了这孩子名叫家宝,这回宝没了;还有的说指不定他家里以前做的坏事多,以前家里是地主,后来被斗了,现在是因果关系遭报应了;还有的说他对神不尊敬,家里有时为了省钱连香都不舍得买才会有这样的结果……等等,事一出,想法就多了。

外甥女小霞这时看着村里聚了这么多人,便用力拉着她要她回家里去,可是此时已气得发晕的樊美花哪里管得了那么多了,没几下被小霞拉急了,顿时冲着小霞大吼了起来:“你个小屁孩子家懂什么?我孩子死了难倒还藏着掩着呀,我可告诉你,这谁心里有鬼啊,老天爷知道。我就是让全村里的人都知道,看看是哪个龟孙使坏让我孙子这么短命的。”

这么一说,顿时把村子里的人都弄急了,都忍不住指责了起来:“我说樊美花,你说话别太损啊,这谁家的孩子不是孩子啊,哪个还会想着把孩子给害死的,这嘴也太不留口德了吧。难怪你们家死孩子,这样啊,还轻,要不再发生点事啊,对不起你这张嘴啊?”

大家一听也都起了哄。樊美花一听更是火上加油啊?弯腰拣起一块石头便投了过去。

这时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村子里经常被他们家欺负的丁艮家。

“你,你个不会生仔的老母鸡,别在这里笑老娘,告诉你,老娘再不怎么样也留了后了,也断不了香火,看看你,生一个生一个都给别人生了当个球用啊,你以为你老公那个大鸡巴给你玩的呀?生来生去还生不出一个带把的了吧,你呀就那贱命,我看啊还不如死了算了。”

丁艮家也不是好惹的啊,虽然是没给丁家留个儿子,可是也是个要强的女人啊,被攀美花这么一激顿时火冒三丈,跳起来骂道:“你个骚婆娘,想看老娘的笑话是不是啊,好啊,咱们就等着瞧吧,以后啊,你们家的事啊还多着呢?我们家生女儿咋了,一嫁出去,啥事没了,你呢?让你生也生不出来,再生也没屁眼。让你走一辈子霉运,倒霉到死,死了都没地方要。”

这时的小霞拉着妗子说道:“妗子快点回家吧,把我哥叫来把事办了算了,这样不让村子里的人笑话吗?”

樊美花这时哪里听得进啊,一把把小霞推开了,指着她说道:“你小孩子家别在这里瞎搅和啊。擦擦鼻子一边玩去。”

小霞一听,也是气得不得了,心想好啊,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也不管了,扭头回家了,这时金鸽可能晕过去还没醒过来。小霞便想着快点把嫂子叫出来可能事情会有所转机。

“好啊,你个骚婆子,有种你就来,我非把你的头给你拧下来不可。”

樊美花这时也发了恨,把家宝放在麦桔上,拣起一根棍子便冲了过去,这时丁艮家一看,也不示弱啊,也拣起了一根条子走了过来。村子里的人一看,这啥事啊,现在还有心情打架,真是太让人闹心了,年长的人这时急忙喊了几个人过去拉架。

两个人被拉了起来,挣扎着非要干一仗不可,就在这时小霞扶着金鸽出来了,现在看来金鸽的身子还没恢复好啊,头发凌乱,衣服的扣子也没系好,看上去一点都不规整,这时麻三看在眼里明在心里啊,他明知道,金鸽晕倒在床上的时候是没有穿衣服的,现在看来是小霞回去的时候给随便穿上的。现在麻三是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在媳妇孔翠旁边站着总感觉村子里的人都在怀疑自己似的,心里虚得很,垂着头细细的观察着事情的发展。

现在他最怕的就是金鸽,万一他把矛头指向自己的时候,那可真完了。自己难逃干系啊。

“娘,别吵了,我们回家吧好吗?在这里不怕村里人笑话吗?”

金鸽这时有气无力的说着,想着劝婆婆樊美花回去,樊美花这时一听后面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说自己,顿时甩开了两个架着自己的村民。

回头看了看金鸽。大家这时也都很期待事情有个结果啊,既然家宝的亲娘都能受得起这个打击,做奶奶的应该好一些吧。

可是哪里知道,樊美花这时却做了一件令村子里的人万万也想不到的事情。只见攀美花这时拎起手里的棍子狠命的朝着金鸽的身上就是一下。

“唔……”

全村里人顿时都愣了,发出一阵唏嘘声,这事怎么也没有想到啊,金鸽更是没想到婆婆会对自己下如此狠手,顿时感觉到胸脯一阵剧痛,又晕死过去。

小霞一看,顿时抢过樊美花手中的棍子一下子扔了出去,再也看不过去了,冲着她就喊到“妗子,你干吗呀?是不是疯了,见谁咬谁,真是不可理喻。”

说完小霞用尽全力想着背金鸽回去,这时村里的大爷一看,拨开人群冲着孔翠就喊开了:“小翠啊,进呢,进那孩子呢?快点过去把金鸽背过去,打一针啊,别让金鸽这孩子出事啊?”

大爷说的对啊,金鸽的身子本来就虚,现在又突然被打了一棍子,无论从身体精神上都受了很大的刺激啊?要是不赶紧看看恐怕真会闹出人命来啊。

再看麻三,这时正躲在孔翠的身后偷偷的看着呢?猛的听到大爷叫到自己的名字,此时他真恨大爷啊,心想真是的,这老头没事叫自己干吗啊?躲还躲不及呢?现在倒……哎,可是自己是个医生啊,没办法,他此时真的很后悔做了这个乡医啊。

“叫你呢?你躲着干吗啊?又跟你没关系,真是的。”

孔翠这时一说麻三心里也明白啊。可是心虚啊,怎么也直不起腰来。

“你挺起腰板来好吗?别在这里让人笑话。”

“我,我不是肚子不舒服吗?”休息一下 广告时间:金冠信誉 Mr.cao成人用品 AV女优游戏制服诱惑情趣内衣充气娇娃18种做爱姿势任你摆弄!告别手淫!想玩就玩!

这时村子里的人把目光都投向了麻三,麻三这时也是硬着头皮啊,直起腰说道:“在这里呢?马上就去。”

说着麻三便穿过人群向金鸽走去。孔翠这时笑了一下,给嫂子说道:“你看看,这肚子啥时候不痛偏这个时候痛。真是的。”

嫂子这时也笑了笑:“这肚子也不会选时候啊,谁知道呢?是不是吃生东西吃的了。”

“谁知道啊、”村里的人一看这事真是越闹越大啊,樊美花的举止真让人出乎意料啊。

“来来,我背吧。”

这时麻三走了过去,见小霞怎么也扛不动,急得真跺脚,这时见麻三来了,喜上眉梢。

“呵呵我就知道你会来的。”

麻三这时淡淡一笑,心想这个小霞真不懂事,现在表现的这么亲近不让别人怀疑啊。所以一句话也没吭声,顿时把金鸽往她家里背去。

“进,你这孩子真是的,背她家当什么用啊,背你家去啊。打针啊。”

这时麻三顿时明白了过来,是啊,背到她家做啥,自己再来回跑倒担搁事。

想到这里他急忙掉头往自己家里赶去,这里村里的人把目光都转移到了麻三身上,也有不少人议论纷纷,说麻三一个大老爷们不该背人家媳妇的事,但是现在情况特殊当然站在正义立场的人还是多数。姑且不论这个,但说麻三背着金鸽,金鸽只穿了一件外衣啊,那两个大大的胀着奶的乳房紧紧的贴在自己的背上,不由的让麻三一下子想到了二人一起床第之欢的日子,是啊金鸽的身子是迷人的,床功也是让他感觉非常愉悦的,可是现在却晕迷不醒,他心里也是担心极了,当然也希望金鸽别出什么事。

小霞这时手握着嫂子的手紧追在后面,孔翠这时也尾随其后,望着整个身子耷拉在老公的身上,心里说实话有点酸酸的,但是想想是个医生,做这个就是要救死扶伤的,何必再计较那么多呢?这时人们各怀心事的走着,人们也一个不少的都追了过来,这时阵地好象一下子移到了麻三的家里。

“进哥,你累不累啊,要不再换个人吧。”

小霞这时眼看着麻三累得气喘吁吁不由的心疼起来,麻三一听,顿时觉得小霞有点热情过度了,现在媳妇就在后面呢?要是看出什么端倪来那可就大事不妙了,他摇摇头说道:“没事。这马上就到家了。你呀,快点叫你嫂子去开门啊。”

他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就是告诉他我媳妇还在旁边呢?别把那点私事弄得那么暴露。

小霞是个聪明人,一看麻三那么紧张,顿时乐了,笑了笑说道:“好的,我这就叫去。”

“嫂子,进哥叫你去开门呢?”

孔翠这时正想心事呢?一听顿时醒过神说道:“好好,马上就去哈。”

这时孔翠急走几步把大门打开了。

大爷这时看到这么多了,顿时喊了几句:“大家有事做事,没事做饭去吧。病人需要清静,都来这里乱哄哄的,对身体可不好啊。”

这时人们还是不想离去啊,不听劝阻的挤了过来。

麻三回到病房里急忙配好药给金鸽扎好了针。大爷和几个老婆婆看着金鸽腊黄的脸不由的问道:“进啊,这孩子没事吧。”

麻三看了看,叹了口气,说道:“没事,只是她的身子虚,现在又受了一棍子,受到惊吓了,我现在已经加了宁神的药,输了就没事了。不碍事儿,大家都不用担心的。”

“哦哦,没事就好,平常也没见攀美花这么粗暴过啊,今天怎么这么反常啊?这人啊心思真难猜。”

“她也是遇到事了,受刺激了,以前啊就知道他嘴多,话多,从来也没见过她打人。等她回头想想啊,肯定会后悔的。这人啊,事赶事就顾不了那么多了。”

人们这时看看也没什么可看的了,便各自回家去了,只有小霞自己在这里陪着他。

日头这时已经落到了西山里,喧哗的大街上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各家的灯光在远处看就象是一粒粒的黄金豆似的散落在村子里的每一户里。时不时的传来几声家犬叫声把整个夜里的宁静撒碎,而后又一声猫叫弄得村子里多了几分诡异,似乎在预示着继而会发生更多让村子里意料不及的事情。

吃饭的时候小霞没走,当然她是个比较随便的女孩,也没客气便在这里吃了个便饭。饭间麻三为了少惹是端便没说几句话。小霞这时也挺顾及麻三除了聊聊家常外也没说别的。

饭后,小霞非要帮着媳妇孔翠去刷碗,麻三看着小霞那不知深浅的样子,便说道:“小霞,你还是看着你嫂子去吧,要是没药了告诉我一声,好换药。”

“哦,还真心疼我啊,是不是怕把我的手弄脏了呀?”

小霞这话一出可把麻三急的,心想媳妇还在这里呢?怎么能说这么暖昧的话呢?真是的,他禁不住偷偷望了望正在收拾碗筷的媳妇孔翠。孔翠这时脸上似乎没多少表情,利索的收拾着。

“好嘞,那我去看我嫂子了。”

“去吧。”

孔翠这时倒是微笑着说了一句,麻三一看心里放心了,心想还是媳妇好啊,什么事都能看开。看来自己真要好好的待媳妇了。这样比着自己多没良心啊。

媳妇这时端不完碗筷,麻三这时眼疾手快,拎起剩下的馒篮子和一个菜碗跟着媳妇一起向厨房走去。

刚到了厨房里,麻三放下手中的东西便一把搂住了媳妇的腰,孔翠被他这突然间的自我弄得笑了起来。

“咋了,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了,以前从来没见你这么殷勤过呀。”

麻三这时伸出手在她的下身抓了一下,可把孔翠痒坏了,伸手用刷子在他的手上打了一下。

“没一点正形。没事快点出去吧,让别人看到了我不好意思啊?”

麻三这时一听,顿时乐了。

“咱两口子做这事有啥啊。”

说着麻三又想着进一步攻击,表示一下自己爱媳妇,孔翠这时急忙把缠在腰上的手瓣开了。

“别这样了,晚上再做。”

“呵呵,是不是想我了。”

“滚”两个人打打闹闹的,麻三还是搂着孔翠的腰说道:“今天下午的事,有没有吃醋啊?”

孔翠这时一听,顿时愣了“看你说的,我吃的哪门子的醋啊?”

“今天下午我背金鸽的事儿啊?”

孔翠一听,呵呵笑了笑说道:“看你说的,把我看成什么人了,你是医生,这也是你的责任啊,你能背人家,倒觉得你这个人品德高尚,这就是医德啊。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麻三一听,顿时乐了,狠狠的在媳妇脸上亲了一下。轻轻的俯在耳边说了声:“媳妇,我太爱你了,这辈子都爱,一直到咱俩都归西的那一天。”

孔翠这时一笑说道:“看你那乌鸦嘴。说的什么话啊。不过我喜欢听。这酸溜溜的倒不习惯。”

正在这时,听到西屋的药房里喊了起来:“进哥,快点来啊,得换药了?”

孔翠一听,顿时笑了“快点去吧,到晚上再粘乎”麻三一听也是,换药可不是闹着玩的,要是真往血管里进了空气,那可是人命关天的事儿啊。

想到这,麻三便急步走了过去。

回到药房里,麻三看了看药瓶子还有小半瓶没打完,顿时看了看小霞说道:“你可真是的,什么时候了还骗人玩。想学‘狼来了’迟早有你后悔的一天。”

小霞哪里能听进去,“呵呵,看看你们俩,真是让人受不了,都老夫老妻了还那么粘乎干吗啊。你说说你媳妇哪里有我漂亮啊。要是想粘啊,给我粘啊。”

麻三一听她说话又不着边际了,顿时过来堵住她的嘴,小声地说道:“看看你,真是的,让我媳妇听到还了得啊。不分什么时候,你这张嘴啊就是欠插。”

小霞看着麻三紧张的样子,乐得开了花。“你可真有意思啊,我有协议,怕什么呀?咋,我可还没让你养我呢?连点零食都没舍得让你买,你还来劲了,我可告诉你,要是再对我不客气的话我就把你写的那个字条让你媳妇看看得了。”

麻三这时一听,顿时窝火啊。心想这个小妮子可真是的,什么事啊?看来自己真的错了,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啊?现在竟让麻三无可奈何。

说着小霞并没有罢体而是凑了过来,把嘴轻轻的迎了上来。麻三一看她就要来了,顿时放眼望了一下厨房里正忙着的媳妇,放下心了。心想还有一点时间。

小霞这时轻轻的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咯咯的笑了起来。“看你吓得那样。我不会太为难你的,放心吧,等嫂子走了之后我再要你。”

说着小霞就回到了竹椅子上望着紧张兮兮的麻三,麻三这时一句话也不说。

“药打好了吗?”

孔翠的声音,麻三一听,急忙说道:“哦,没呢?还早呢?要不你先睡吧”“哦”说着孔翠便走了进来,这时再看吊着的瓶子,“你个小霞,真是调皮啊?没一句实话。”

麻三一听急忙说道:“就是,这么大了没一句实话。”

小霞这时望了望得意洋洋的麻三,哼了一声说道:“嫂子啊,不是我没有实话啊,是我不能说实话。对了进哥,要不我给嫂子说件实话吧?”

麻三一听,小霞的嘴开始扒口了,顿时说道:“小霞,你好好的看着你嫂子吧。没事就现在睡会,可能打针都打到十一点多了。”

“没事,我的精神好着呢?再晚也没事,不是有进哥你陪着我吗?”

孔翠看了看两个人,顿时乐了。“好了,别怕啊,你进哥啊,会在这里陪着你的,那我先去洗洗,等一下回来睡觉啊?”

说着他指了一下麻三,麻三说道:“好好,一会就回。”

孔翠说完便走了,这一走,麻三心里倒没底了,心想噩梦就要开始了。没想到自己竟会遇到这样的事情,自己原本想着上女人是多么惬意的事,但是现在这种偷偷摸摸的做爱倒成了自己的一个障碍,别说快感了,就连最基本的高潮都难以达到啊。看来这两份做爱协议可把自己搞得头大啊。

“嫂子走了。”

小霞故意提醒了一下。

“哦,走就走呗。怎么难不成还吃了我不成。”

她望了望吊瓶,又望了望麻三说道:“你说说这么长时候我们能干点什么呀。要不这样好不好,我们亲热一下,你不知道,你刚才背着我金鸽嫂子的时候,我心里那个难过呀,我在想要是你背的是我那该多好啊,在你的怀里嬉闹啊,真的是我最开心的事情。”

“算了吧,现在你嫂子还在那屋呢你可别想别的啊?那是不可能的。”

小霞这时那里管的了那么多,把门一关,一下子跳到了麻三的床上,麻三一个不小心被撞到了地上,小霞二话没说就解他的裤子麻三这时真的不想反抗了,心想,好好,既然想就给你,只要是能消停下来,什么都好说,反正媳妇刚走过去不会杀个回马枪。

小霞真是个猛女啊,没想到小小的年幻竟对这种事情这么忠爱。拔开麻三的裤头就含起了那根鸡巴,这时麻三根本没想着做爱,所以大黄瓜如同一个霜打的茄子,蔫的不象样。她笑了笑,含了一下龟头说道:“进哥,你说说这玩意怎么能大能小啊,现在看着啊真没劲,不会太监了吧。”

说着用手拔了几下,却一点反应都没有,这时见手不管用,顿时又用嘴含了含,用力的吸了起来,麻三这时被她这么一吸,顿时感觉到大肉棍子麻痒麻痒的,不知不觉便硬了起来。小霞这时感觉兴奋极了“进哥,你的东西大了,大了。”

说着把整个半硬状态的时候都塞进了嘴巴里。“咕唧咕唧”的嗦了起来。麻三的龟头被吸得粗粗大大的,顿时跟个大型的火腿一般。

“好啊,进哥,我就喜欢这样的,好大,再大,再大。”

说着继续用手爽了起来,小小的手嫩嫩滑滑的,包着这个硬起来的大鸡巴用力握着,力道慢慢的加速,阴茎大充血,顿时硬得跟个钢棍似的。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电灯泡一下子灭了,二人顿时都揭起了身,看了看。

“停电了吗?”

“是啊,快点起来啊,停电了你孔翠嫂子马上就来了。”

麻三一听,也是,顿时从地上起来了,拍了拍手上的土说道:“看看你们家里的地上脏死了,到处都是土。”

“我家里的还是水泥面呢?别人家里红砖面的土才多呢?”

正说着就听到门“啪”一声开了。二人吓了一跳。

第八章 二女如虎

这时门“啪”的一声响起,把麻三二人吓了一跳,二人慌里慌张急忙把裤子穿上,此时屋子里黑咕隆洞的,什么也看不到,刚刚拉上裤子的麻三顿时看到媳妇正倒着身子进来了,手里还拿着一根点好的蜡烛。

看到麻三吓得样子笑了笑说道:“吓了一跳吧,我手里拿着蜡烛没法开门,所以就屁股把门顶开了。不好意思啊。”

小霞这时也吓得够呛啊,毕竟麻三不是自己的老公啊,听到孔翠这么一说,心里的石头也放下了。

“嫂子可真有你的,可吓死人家了,以后啊,你说一声啊,这样吓掉魂了,不还得请大仙给我叫去啊。我的胆子可小啊,不象进哥,胆大包天。”

这时烛光慢慢的移到了二人跟前,顿时把屋子里的东西都照亮了,原本白白的墙现在被烛光一照显得发黄而苍老,烛光随着风儿晃动,屋子里桌椅影子不停的移动方位,如果此时再加上些矛山道士的音乐,跟那传说中的鬼屋差不了多少。

“他胆大,才怪。你不知道啊,听你进哥说啊,刚开始去做医生的时候,他看到针管子就晕针啊,别说给人打了,望着针筒自己的腚都疼。”

小霞一听,咯咯的笑了起来,这时细心的孔翠看着情况有点不一样啊,老公这时一句话也不吭声,而小霞的上方的扣子错了一位,看着那两个大号的咪咪头处湿湿的。

“妹子啊,你的扣子怎么没弄好啊,啥时候解开的呀。”

小霞这时一听,顿时俯身看去,见扣错了扣子,急得脸色通红,辩解道“这样才时尚呢?嫂子可真粗心,我以前都是这么穿的。要是你看不习惯啊我马上就换过来。”

说着便起身站了起来,走到门口的黑暗处,这时听到小霞解扣子的咔咔声。

“药好了吗?”

孔翠一提醒,可把麻三吓坏了,对啊,你看看,倒把正事给忘了,借着灯光望去,一看可把她吓了一跳,只见输液管的小肚子处已经快没了,天啊,麻三这时急忙跑了过去,拿起药瓶子跑了过来,迅速的把瓶子换上,这时才发现情况真的很危险啊。

“你呀,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怎么变得这么粗心啊,你可是个医生啊,要是真出了什么事情的话,这个责任谁负啊?”

就在这时金鸽猛的咳了几声,两个人也顾不得争吵了,急忙走到床边,再看金鸽这时脸色明显好了很多,有点水色了,麻三这时正准备伸手去摸金鸽的头,好象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手一下停住了。

“媳妇,要不你来试一下,看看是不是还烫。”

孔翠这时嘿嘿一笑说道:“看你那傻样,你以为我真的吃你的干醋啊。没事,这是你的工作吗?快吧,让我摸了也白摸,我又不懂。”

这时麻三想想也是,既然媳妇没别的想法,自己还顾及什么呢?

想到这里麻三便伸出手来,轻轻的把手放在额头上,试了试,又放在自己的额头上试了试“还好。看样子啊,明天不担搁事啊。”

“啥不担搁事啊。难不成还让人家起来干活啊?”

“不是干活,而是至少能做做饭啥的,反正啊,明天就是一个活蹦乱跳的金鸽啊。”

“呵呵,看你那德性。好象真是华佗在世一样。”

麻三这时看着媳妇甜蜜的笑脸,心里也没了负担,也说笑了起来。

“虽然称不上什么华佗在世,但是这里十里八乡的,哪个人病了不找我全进啊。”

孔翠这时顿时掩嘴笑了起来,说道:“得了吧你,你不知道啊向城里的车道边上现在已经建了一个门面啊,听别人说那里就是一个大诊所啊,看面积看气势可比着我们这里大多了,要是你再不好好学习啊,我看我们的门诊啊,迟早也是被别人给吞掉啊。”

麻三这时一听,心里一惊啊,要是媳妇不提这事啊。自己还真忘记了。想到这里,他心头一凉啊,看来,自己的生活一片黑暗啊,难不成自己这个十里八乡有名的神医就这么被挤下去吗?不行啊,虽然麻三自己非常清楚自己是个半道出家的医生,但是也不希望自己的日子越过越拮据啊。

“媳妇说的对啊,有机会啊,我一定再去学习学习。要不然真象你说的那样,那别说盖新房子,给妹妹买新摩托了,恐怕我们的生活都很难自理啊。”

“对了,你呀得好好听从***他老人家的话: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要不然啊,就会轮落到:落后就要挨打的境界。”

麻三听着媳妇的话顿时佩服的五体投地啊。心想媳妇果真是个好媳妇啊,什么事情都想得非常周到,看来自己要争气啊。现在很多外界的压力,直压得自己喘不过气来啊。

想想的未来再想想刚刚与小霞和孔利签下的不合时条约,他感觉到生活真的没什么精彩可言了,只剩下了肉体的蹂躏与精神上的煎熬啊。

“好了,看你们聊得那么热火都不好意思打扰了。要不我先出去避避。”

小霞这时站在黑暗的地方望着二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道,看上去已经等了很久了。

“呵呵,小霞看你说的,哪有啊,你也过来吧,我是现在睡不着,也停电了,所以啊,就多说了几句,没事,你也过来呗,没事聊聊天。”

“我不想聊了,进哥啊说这里要清静,吓得我连大话都不敢说呢?”

孔翠一听,顿时捂住了嘴巴说道:“看看,我都忘记了,真是的,好了,那让你进哥在这里呆一会,我先去那屋里睡了。”

说着孔翠这时穿着一件花裙子飘飘然的往堂屋里走去。刚刚从小霞身边走过,小霞便开口赞道:“嫂子,你可真漂亮,现在我才明白为啥进哥这么喜欢你了。”

孔翠被小霞一夸,脸也红了,趁着昏黄的灯光看得清清楚楚“看你说的,你嫂子都老了,不及妹子你漂亮,你看看,比着妹子漂亮不知多少倍呢?要是看着哪个小伙子中意的话,就答应了人家,别让你这朵鲜花这么白白的浪费了。”

小霞这时噗一声笑了说道:“嫂子,你可真坏啊,我现在年龄还小呢?就想着让我找男朋友啊,我可不干啊,过早的找对象啊,对自己可没有一点好处的,我奶奶都说了,早结婚对女人来说啊那简直就是摧残,我奶奶啊从小就是童养媳,一直到我爷爷死啊,不知道让我爷爷给那个了多少回,你看看现在那脸上皱纹多的比着屁眼上的褶子还多。”

孔翠这时一听哈哈大笑了起来,指着小霞说道:“你这个妹子啊,可真是的,什么话都能说得出来,告诉你啊,就象你奶奶不是童养媳,不让你爷爷弄一回,也会老成这个样子。你这孩子可真是的,说话怎么那么可笑啊,要是让别人听了可笑话啊,以后注意点。”

小霞这时呵呵笑着说道:“呵呵,我可不象你那么文文静静的那么女人啊,我向来都是想干啥干啥,想说啥说啥,做人吗就得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不能这不能那也不能。多累啊。”

孔翠听着小霞的话,顿时觉得真的好好玩啊,心想是啊这样的活法也不错啊,但是自己是做不到。便冲着小霞笑了笑道了晚安回到了房间。

孔翠刚走,小霞又迎了上来,一下子搂住了麻三的脖子。

“我说进哥啊,你小子可真有福气啊,你看看你媳妇多好啊,你还在外面乱搞,要是我啊,都知足了。你是不撞南墙不后悔啊。”

麻三听着心里也不是滋味啊,心想要是你不再纠缠我啊,就已经不撞南墙了。看着小霞这堵“肉墙”他感觉做爱似乎没有那么兴奋了。而是一种机械式的运动。

“好了,话也聊完了,要不我们把事情做完吧。”

说着小霞便把嘴迎了上来。麻三这时也没躲闪,配合着,他心想,快点把这事完了啥都没事了。要是不做了呀,看这小妮子比着媳妇的欲望能大上十倍,不做誓不罢体的样子。

麻三有气无力,有心没心的配合着,正在这时小霞倒停住了。

“咋,是不是没心情做啊?”

麻三一听顿时打起精神说道:“没没啊?哪有啊。”

“好了,好了,我也不勉强你了,快剩这一点药了,我自个看着就行了,你去陪老婆去吧,是不是陪着老婆就来劲了。”

“说笑什么呢?我呀现在真是累了,别的啥事也没有。你说这么漂亮的妹妹摆在我面前我还不高兴啊,只是没力气了。”

麻三说的都是真的啊,这一天都干了几炮了,再厉害的男人也会精疲力尽啊,再说了,做爱这事啊,跟心情有很大关系,要是没了好心情那再美好的事情也会变成负担一样。

“好了,别说了,我也该歇着了,早点睡吧,等你有精神了再来陪我吧,我可不想着你应付,我要的是高质量的。要不然啊,我这个处女之身不白给你了吗?”

麻三这时一听到处女心里就害怕啊,心想:处女有啥好的呀,还不是嫩逼里紧点,其它的什么都一样,还不如少妇们做得舒服,里面还更润滑,不象小霞这看着整个洞洞血淋淋的担心害怕。

“呵呵,好好,那我就改天啊,现在真的很累了,你知道吗?我们三个一起的时候,我是刚从地里赶回来啊,累着呢?”

“呵呵,是是,别跟个婆婆似的磨叽了。滚吧。”

麻三一听,虽然心里上火,但是也高兴了,至少不用受到她的牵制了。

离开了自己熟悉的药房,望了望天上挂着的银月,心里轻松不少啊,想想天宫上的嫦娥与地上相思长肥的猪八戒,多么凄惨啊,可是现在如今自己真的得到了女人,而且还不至一个,可是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美好。他是要好好想想该如何让自己摆脱这个困境,不然的话这次重生并没有什么太大效果啊。对啊,我要好好的想想……

村子里的夜是宁静的,静得几乎可以说是完美,此时没有多少灯光,借着天上皎洁的月光,听着草地里鸣叫的蝈蝈,心想这是多么美好的田园生活啊。路上似乎还有行人路过,听上去好象情人在卿卿我我,呢喃细语,他望了望院子一角的榆树,树上的母鸡似乎觉得有人在偷窥,急忙挪了挪位子,靠着公鸡的翅膀挤了挤,公鸡一个没留神,似乎在想着别院里的老母鸡,被它这么一挤,差一点被挤了下去。扑扇了几下翅膀终于平复了下来,“咯咯”的叫了几声,象是在训斥似的……麻三看着笑了准备向屋子里走去。

这时他听着大老远有骑自行车的声音,心想:现在是谁啊还来回跑,不怕撞上歹徒啊。

他轻轻的迈了几个方步往堂屋里走去,现在几乎没有活动的东西了,堂屋里的灯还亮着,估计媳妇现在还没有睡着,他想着这回回去啊,媳妇可能也不会放过自己啊,因为已经答应过媳妇了,晚上好好的搞一回?他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这个软耷耷的“老二”摇了摇头。

走吧,再累媳妇这次也要好好的做,不然啊,咋对得起媳妇啊。想到这里他深吸了口气,好象要多吸点氧,让老二再重新振作起来。

他推开门,这时才发现媳妇已经躺在床上了,那一身的花裙子真的象一朵绽放的花朵,盛开在那张老床上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轻轻的走了过去,看了看,嘿,媳妇可真是啊,看来是早有准备啊,连自己撒谎送她的紫红色的乳罩都穿上了,一看到那副乳罩自己心里就酸酸的,那原本就是一个脏物,却说是送给媳妇的礼物,自己可真够不要脸的。

但是无可否认,媳妇的身材还是蛮棒的,特别是带上这个紫红色的乳罩显得高高耸立,傲视一切的样子。人靠衣裳马配鞍啊,一点都不假,要是媳妇打扮打扮啊,别说是好看,就连一线名星恐怕也不及啊。

还别说,他看着媳妇那曼妙的身材下身竟硬了起来,突然间那种失去自我的勇气又突的上来了。

他把鞋子脱掉,趴了上去,轻轻的把媳妇的裙子掀开,顿时一股淡淡的体香钻进了麻三的鼻腔里。两条白玉似的双腿使得麻三眼前一亮,真美啊,他俯下身子撅起嘴巴在她的小腹上亲了亲,这时媳妇没有一点反应,慢慢的往下亲了去,一直到了大腿处,孔翠终于有了感觉,把腿一抬,一下狠狠的撞到了麻三的头上,麻三这时头一次在屋子里见到了满天璀璨的星星。头被撞得晕晕的,但是心中那燃起的熊熊烈火已经无法浇灭了。

他要留着最后再亲孔翠的花心,因为那里太刺激,恐怕失去这种偷着做爱的感觉。媳妇这时好象睡得很沉,扭了个身又沉沉睡去。露出那丰满的臀部,臀部可真大啊,两瓣屁股蛋子很完满的分开,中间那道深深的峡谷在昏黄的灯光照耀下显得更加的神秘,诱人。他伸出手轻轻的顺着臀部的轮廓摸索着,滑溜溜的皮肤带着温度让麻三心里美美的享受着,他闭着眼感觉着触觉所带来的快感。这时手鬼使神差的溜到了嫩穴处,随意拨浪了几下,感觉小内裤上顿时有了一股湿气,再用手一拨,顿时发出“咕咕”的声音,他想,孔翠的淫水可能被引出来了。

他轻轻的用手把小内裤扒开了,就在这时屋里的灯突然之间亮了,刺眼的灯光顿时把孔翠的屁股照得亮亮的,屋子里的一切都显得这么干净,麻三这时看得非常清楚,媳妇有阴唇里溢得都是爱液。他兴奋极了,没想到给自己的媳妇还是这么带劲啊,不用担心被要挟,也不用担心会找麻烦。

此时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顿时把裤子脱了下来,掏出大鸡巴顺着扒开的缝就捅了进去,这时刚刚入睡的孔翠正在做梦呢?正好遇到一色狼,没想到这一下子老公的大鸡巴插了进来,孔翠顿时反应了过来,屁股一撤,伸出手用力在麻三的大鸡巴上打了一巴掌。这一下可让麻三来个措手不及啊,不偏不正刚好扇在蛋皮上,麻三真受不了啊,顿时痛得嗷嗷乱叫。

“媳妇你干吗啊、打这么狠?”

这时刚刚醒来的孔翠这时却看到自己的老公在躺在床上哇哇乱叫,这时下身阴道里还隐隐做痛,他明白了,肯定自己梦里的插自己的色狼竟是老公,孔翠想想倒是觉得真好笑,望了望躺在床上痛得翻滚的老公,说道:“让你偷着干,做就正大光明的吗?干吗要偷偷摸摸的呀,现在知道厉害了吧?我正做梦呢、我觉得打的是色狼啊,却没想到却打到你身上了。”

麻三看着媳妇笑得开花的样子,说道:“还笑,到时候打得生不出仔来了,那就完了。还怪人家偷偷摸摸的,你要再等一小会,我还用得着偷偷摸摸吗?”

“好好,都怪我了,别生气了,来来,其实啊,我早就冲好澡等你了,等你还不来,还以为你在那里干什么呢?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麻三一看老婆又开始挑逗自己,也顾不得疼痛了,扑了过来。刚刚扑倒,顿时大门好象被谁弄开了,随即听到一串自行车的声音。

“有人来了?”

麻三这时一听,顿时愣神了,心想自行车?难不成是小宁的弟弟又不舒服了?他心里一喜啊,对啊,小宁人长得水灵啊,而且文静,看着都喜欢,不象小霞那么骚,也不象那些少妇那么邪恶。在麻三的心里小宁才是自己想得而不舍得得到的女孩,他不想着去给小宁带来痛苦,所以他一直在想着该不该向小宁下手的问题。

二人正准备下床的时候,却听到外面的叫声。

“小翠,我来了,你在家吗?我孔利啊?”

刚刚屁颠屁颠开门去迎接的麻三一听,顿时吓得浑身发软,手急忙扶住木门有力却一点也使不上。

“在家吗?要是在家我可推门进来了。”

“这大晚上的你怎么又来了。”

说着孔翠便把门找开了,嘴里说着:“人都进来了,你还护着门干吗呀?”

“咋?不让我来啊?”

孔利这时故意大声的说着,孔翠一听急忙陪着笑出来了“看你说的,我们这么多年的老朋友了,还说这些。快点进来吧,是不是伤口还没好啊?”

“哎,你们家的鹅啊,真是够可恨的,刚才来的时候,脚疼的要命,好象快发炎了。”

她这时边说边看,似乎在找什么?麻三这时从门后走了出来,孔利一扭头看到了“你怎么跟个鬼似的,从哪里钻出来的呀。”

麻三显得并不热情,看了看他说道:“我从老鼠洞里钻出来的。”

“哈哈,你看,你看,你老公好幽默啊,我好喜欢啊?”

说着她好象很激动的样子。孔翠一听,顿时不高兴了“他那样还喜欢,那你可看走眼了。长没长相,又没本事……”

“哟哟,咋,你还不满足啊,要不你写个转让,我接手了。我不嫌他。”

孔翠用力一推孔利“滚你的吧,说啥呢?说话没遮没拦的。”

“好了好了,开个玩笑的,对了,是现在去看看伤口呢?还是再等一下啊?”

麻三这时站在那里没动,心想,就你那脚被鹅拧一下能伤到哪里,最多就是破点皮,流点血,哪里有她嘴里说的那么狠,还发炎了,看你是嫩逼痒还差不多。

事实上果真是让麻三猜对了,他不是别的正是下身痒啊,当孔利回到家里的时候,她的老公刚从家里走,下身那没发泄的欲望一时没地方发去,这不又骑着车子杀了回来,想着,反正自己手里有字条,不做就要挟他。

“走吧,全进,刚才骑了一下车子感觉那里更痛了,走到你药房去吧,对了老同学你在这里好好的等着啊。一会就回来了。”

孔利这女人聪明啊,怕孔翠跟着所以把这话说死到这里了。孔翠一听,虽然不明白,但是想想自己反正也不懂得看病,在这里等着也是应该的。

“那快点去吧,对了,今天晚上太晚了就别回去了,在这里住一晚上算了。”

麻三一听,这不是明明给自己找麻烦吗?顿时说说道“你还好意思让人家住在里,那里还有床啊,等改天我们增加了病号床再说吧。”

“哦,也是啊,药房里现在还有一个病号在输液呢?没床了,我都给忘了。”

孔利一听,急忙说道:“没事没事,给你们挤一张床就行,反正都是过来人,怕什么呀。难不成你还怕我半夜抢你的老公啊?呵呵”她笑着麻三一听,顿时觉得她的笑声里怎么那么淫啊。看来今天是难免一劫啊。孔翠被孔利一说顿时不知道该如何应答了。

“真的怕我抢你老公啊,呵呵,拉倒吧,我自己的老公还用不了呢?哪有哪个心情啊,今天来的时候啊,好象有个人在后面追我,要不然我也不会急着跑到这里来。你要是不收留我啊,那肯定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啊?你就忍心看着我被那坏蛋给糟蹋了?”

孔翠望着能说会道,抢词夺理的孔利也没办法,笑着说道:“好了啦,就这样吧,你就跟我睡一张床吧?全进你就打个地铺凑合一晚上吧。”

麻三这个气啊,现在看着这个孔利怎么这么烦人啊?从来没见过有这样厚脸皮的人。

还没等麻三做出任何反应,孔利就拉着他往药房里走去。麻三忍不住看了看媳妇,孔翠其实早就习惯了孔昨这种风风火火的劲头,看着老公那无可奈何的样子,倒觉得有点好笑,挥了挥手,“快点去吧,我在这里等着哈。”

麻三此时感觉到自己真的很被动啊,他在想如果有后悔药的话一定要做好准备,不能被别人这么牵着鼻子走啊,这样的生活还要持续到什么时候呢?现在想着上次进城还进了春药,现在倒好,自己倒需要吃药才能忙得过来了,可是他不服气啊,他想着明天一定要进城,寻找一下对付女人的东西了,不然的话,自己的日子可真不好过啊?

刚走到院里,麻三顿时说了句:“别去了,那里有人的,你心里咋想的我还不知道啊?”

孔利一听,乐了,一下子抱住了麻三的腰,手马上就插进了裤裆里,捉住了他的大鸡巴就爽了两下,这时刚刚给媳妇插了一下的大鸡巴这时在孔利这里却一点都不管用,爽了两下一点效果都没有。

“呵呵,我就是那意思,告诉你吧,我可憋坏了。就是找你发泄一下的。快点到药房里去做吧。”

麻三这时小声的说道:“你小声点吧,让我媳妇听到了不骂死我啊。现在去药房也不行啊,那里有病号。”

“病号也不行走吧。”

说着孔利把裤裆里的手拔了出来,挟起她的手往病房里走去,麻三这时也没想到她的手劲还真大,看来这干农活的少妇就是不一样啊,跟个男人没啥区别,力大无比啊。

这时二人进了药房,孔利还是礼貌性的把手松开了,探头一望,顿时乐了,一把把麻三拉了过来。

“你这人也忒搞笑了吧,就这么点个孩子也叫人啊,人家还是个小嫩娃子呢?知道个屁啊?”

麻三一听,头摇得跟个拨浪鼓似的,心想:你总以为是别人是小孩子,但是这个看上去象小孩子似的小霞比着你的欲望小不到哪去啊?

“你别在这里乱说了,人家小霞不小了。”

孔利这时真是欲火焚身啊,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伸手就把麻三拉了过来,想着抱他,麻三这时明明知道小霞也不是省油的灯,顿时一下子闪开了。

“你要干吗呀?快点坐好了,把你的伤看看上点药,没事就回家?”

麻三这时生气了,望着无理取闹不分时候的孔利吼了一句。孔利一看麻三倒先生气了,顿时也来火了。“我说全进,你还有脾气啊,不错啊,小伙子,看来我是想错了。既然你这么说,看来不翻脸也不成了。”

这时孔利看上去也真生气了,脸儿都气绿了。

“哟,你没看到我嫂子在这里躺着输液吧,那么大嗓门干什么?是不是觉得你特人物啊?告诉你,你要是再在这里叫唤,小心我把你拧成麻花扔到鹅棚里拧死你。”

小霞这时倒是来帮麻三救架,说的话也够狠的呀,看来小霞也不是个软蛋啊,说起话来字正腔圆,掷地有声。

孔利属于那种打骨子里不服人的女人啊,哪里能容得下一个小女孩这么侮辱自己,顿时反击了起来。

“嘿,你个黄毛丫头,这么点个娃子,气还不小啊。看来我不给你松松皮你是长不大啊。”

“给我松松皮没那么容易,不过我提醒你一句:你的皮不用松就跟我姥姥一样了,要是再劳我给你松皮的话,那就该去躲到花梨棺木里永生去了。”

孔利一听这个小妮子说话可够损的,顿时握紧了粉拳准备大干一场。

第九章 第3集故事简介

第3集故事简介与人物介绍……

原本想找金鸽消遣的麻三,却意外的遇到了正在屋里自慰的小霞,干柴烈火难免发生不可预料的事,但是小霞却是狡兔三窟,在做爱之前二人签下了一纸协议,哪知就是这份协议却给他带来了不可预知的后事,正在二人激战的同时金鸽也回来了,三人不由分说来了场别开生面的激情场面,俗说讲:墙外有耳啊,这一切却让风妹看到,发生了难以想象的事件,欲女孔利的出现让麻三一切都成为了被动,接着家宝之死几乎轰动了全村。一次次的突发事件,让麻三感觉到有气无力,他该如何面对呢?是平地而反还是要成为性的奴隶,结果难以揣测。

Comments

No comments yet. Why don’t you start the discussio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