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村醫風流(全)-17

第九章 故事简介

麻三二次进城给全村带来了一次极大的冲击,让全村寂寞的女人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新鲜气息,中秋佳节,男人们都从外面回来了,是福是祸,对于麻三来说,一切都是未知数。

第五集(79-94)

第一章 严璨突访

二次进城回来之后,麻三就象得了相思病,这短短的三天,他感觉比着三年还要长。这时一阵敲门声,打破了小院的宁静,麻三腾一下站了起来,脑子里闪现出几个女人的笑脸。当然他不希望是孔利小霞二人,感觉二人就象是带刺的玫瑰,沾了罂粟的香烟,倒是希望看到的是玲珑别致的陈纯红或才是清秀淡雅的姜银。

“有人吗?”

这时一个温柔的声音,麻三没吭声,因为这一声太不确定是哪个?但听其声音不象是看病的,一点病怏怏的成份都没有,倒有几份媚惑与挑逗。

“全医生在家吗?帮我开开门。”

声音二次响起,麻三还是没听清,这会是谁呢?听上去是一个新人啊,难不成这个女人听到了什么妖风说我的性功能比较强悍而且还进了先进的调情工具,幕名上访来了?

他想着忍不住笑了起来。

“别笑了,我都看到你了,快开门吧。”

在院子里走着的麻三一听,顿时沉住气,说道:“哦,呵呵,来了来了,你哪里不舒服啊?”

麻三没敢用挑逗的话语,因为还不清楚到底是哪个?

这时门口的女人不说话,这回可真是吊起了麻三的胃口,心想:这会是谁呢?难不成真是自己想的那种女人。嘿,那可真是撞了桃花运了,自己正愁着没地方发泄呢?

想到这里他便走到门口,隔着门缝望了望,没看清,顿时说道:“我开门喽,小心别夹到手了。”

门口的女人咯咯的笑着:“你真是个细心的好男人。”

说话间语气非同一般啊,总感觉怪怪的,心里直痒痒,麻三猛的拉开了门,却不见踪影?嘿!莫非只是幻觉?不可能,明明听得清清楚楚的肯定是藏起来了?

听着娇嗲的声音感觉应该是个富有情调的女人啊,想想媳妇不在家,这半晌午的,村子的大路上连个人毛都没有,麻三坏水开始冒了。他想既然此女这么浪,自己也陪她玩一玩,给他来个饿狗扑食,用力的抓住乳房揉捏两圈,让他爽个天昏地暗。

想到这里,他四周环视一番,看来只有大门拐角处能藏身了,想到这里麻三一下就扑了过去。两只手就象个狗爪子一样,死不要脸的抓了过去,在抓的时候还闭起眼,感觉这样更刺激。

当她的手抓到两个奶球的时候,这个女人倒没动,麻三干抓着没敢动,心想:不对啊,女人这么敏感的乳房怎么会抓到没反应呢?更别说是陌生女人,首先第一反应应该把手打开或者给自己一耳光才对,为什么这个女人一动不动。

他急忙睁开眼一看,顿时傻眼了。这个女人不是什么陌生人,也不是孔利小霞,更不是自己想要的小纯红与姜银,而是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媳妇:孔翠。

这是麻三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平时老实巴焦,心里只有自己的媳妇怎么变得这么鬼,这么富有心计的来这一手呢?麻三倒吸了一口冷气啊。看来媳妇心眼多了……

他一下感觉到害怕起来。

“哟,可以啊,老公,你就是这么对待客人的呀。难不成来一个女的,你就去抓一个呀?”

麻三听着,心头象是乱针在刺啊,脑子急速的想着该如何去解释这事。

“你说呀,你说呀。看来孔利说的没错啊,你就是一个情种啊……”

麻三明白了,这段时间媳妇的变化归根到底还是出在孔利身上。俗话说的好啊:急中生智,就在麻三逼不得已的时候,生智了,顿时喜上眉梢,笑着拉住了媳妇的小蛮腰,说道:“媳妇啊,看你说的,你知道两个人爱得深时就会产生心灵反应啊,你还没到门这里呢,我就感觉到是你了。再说了,你不也正是想刺激一下我吗?我就顺水推舟给你演了一场,再说了,我平时在村上落的好名声,也不想这么毁于一旦啊,自己打自己的脸啊,要村上人都知道我是条色狼的话,还有人来看病吗?你也不想想。只所以我知道是你才这么放肆的,要真分不清是谁,就算把你的苦胆借给我也不敢啊。”

说着伸手在她挺起的胸脯上挑了一下,奶团很大,被手一逗,不由得晃了几下。孔翠撅起嘴笑了。

“我量你也不敢。真是的,快点回院子去吧,让别人看到了多难看啊?”

“这不都是你啊,竟出此损招试探你老公,太可恨了。”

孔翠把门关了起来,拉着麻三的手说道:“这不也是为了我们俩的感情吗?没事最好啊,是不。我觉得你也不是那种在外面沾花惹草的人。老实的跟咱家的鹅一样。”

麻三摸了一下孔翠的头,孔翠顺势把头歪到了他肩膀上,麻三说道:“是啊,咱家的鹅啊就是我们的榜样,我们呢就象我们家的鹅一样,天天在院里转啊转啊,谁也不离开谁,一直到我们慢慢的老去,头发白白的,脸上打满了皱子,那时啊,你就不会想着我有啥歪心了吧。”

孔翠听着“噗”一声笑了:“哼,那个时候啊,你下身的老二想坏也坏不起来了,我当然放心了。”

说着麻三趁机在孔翠的身上乱抓一气,相互打闹起来。孔翠这时痒得受不了,顿时指了指屋顶上说道:“小心有孩子看呢?”

麻三可知道啊,这隔壁家几个坏孩子老是偷看二人逗情。忍不住望屋顶看去,这时麻三愣了,只见三个小孩子正盘着腿,手里拿着棍,很认真很细心的看呢?一看麻三看他们,中间的男孩顿时喊了一声:“快辙”顿时一溜烟顺着梯子下去了。

孔翠那个羞啊,在麻三的身上又乱捶一气,准备进屋说事儿?

这时门“笃笃”的响了两声,二人都愣了。

“有人吗?”

孔翠愣了,心想这是谁啊?怎么给自己说的一样啊。

二人相互看了看,没吭声。麻三心里却有一种不详的预兆,心扑腾扑腾乱跳。

“全医生在家吗?帮我开开门。”

孔翠麻三都愣了?天啊,这会是谁呢?为什么连说的话都一样呢?难道真不成如有雷同,纯属巧合之意。

“你去开门”孔翠先开口了。麻三这时摇着头象拔浪鼓似的。心想无论如何现在也不能去啊,这不明摆着试自己吗?

“你去开吧,我不去。”

麻三晃着头说着。

“怎么?难不成你还真想着去抓人家咪咪啊。你个色狼。”

孔翠说着在麻三的大腿上拧了一把。

“别拧,疼死了,谁让你大白天的关门啊,人家以为我们干吗呢?”

孔翠这时也想知道是谁,所以猛走几步向大门口走去,但是她的心里已经想到是谁了?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孔利,因为这些招都是孔利一手精心策划的,除了她没有人会如此巧合的说一样的话。

走到门口,孔翠笑了笑说道:“别躲着了,孔利,快点出来吧。我呀早就猜出来了。”

麻三一听,顿时感觉到心头一片乌云,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心想怎么是她啊,想想就窝心啊。

可是门外好象没有反应,孔翠这时也纳闷啊,今天孔利搞什么明堂啊,真是的。

“孔利,出来吧,多大岁数了还躲猫猫啊。”

这时门外又开始说话了:“呵呵,请问全医生在家吗?要是没猜错的话你就是全进的老婆吧。”

孔翠这时也觉得奇怪了,看这情况应该不是孔利,孔利是个直筒子,从来不拐弯抹角的。

“是啊,请问你是谁啊?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进来吧。”

孔翠这时望了望门外,打开了。这时门外站着一位与孔翠相仿,长得挺漂亮的女孩,穿着打扮都很时尚,给村里的村姑们一比,有着明显的差别,小巷风一吹,凉嗖嗖香喷喷的。

孔翠顿时醋意大发,望了望她,马上挡住了她,不让麻三撞见,冷冰冰的说道:“你哪里不舒服啊?”

面前的女孩看了看面前这个年轻圆脸的孔翠“噗”一声笑了。

“呵呵,一看你就是全进的老婆,也在我的预料之中啊。算你有福份啊。”

“你来干什么的呀?要是得病了就来看,要是有其它事啊,就给我说吧,在这里我说了算。”

麻三这时也看到了,顿时吓了一身冷汗啊,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医药公司的老同学严璨啊,她怎么来了?麻三心里十分清楚,这个女人暗恋自己至今还没有放手啊,虽然是听别人说的,但是严璨那种强大的气场让麻三也感觉到恐惧啊,这个女人肯定不是自己喜欢的那种,二人相比起来还是喜欢自己媳妇,不但上得厅堂也下得厨房,不但可以做到文静矜持,晚上也可以表现得爱意绵绵,浪里泛骚啊。

“呵呵,是啊,是我有福份,请进吧”虽然孔翠心里极不情愿,但是他还没有那么没素质,这时严璨轻盈的走了进来,望了望院里,说道“我只是来看看这个传说中我的老同学家里是个什么样子。现在看来,过的还不错啊,平静的田园生活啊。不错。以前啊,全进就是我们校里的才子,写诗作画,令多少女同学为之倾倒啊,现在倒真有陶渊明的隐士精神啊。”

麻三这时想躲是来不及了,笑了笑说道:“严璨,你怎么来了?”

“怎么了,我来不欢迎啊。”

说着严璨双眼直愣愣的望着他,好一双明亮清辙的眼睛啊,纯得象一汪水,粉白的脸,鲜红的唇,打扮得忍不住让人想入非非,一个高腿靴子裹着一条紧系的毛呢裤,小毛坎,毛围脖,可以说是美丽极了。

“欢迎,当然欢迎,快请进吧。”

说着麻三伸手请的样子,孔翠这时追上几步,看着麻三那殷勤的样子,在屁股上拧了一下。

麻三忍着痛望了望媳妇孔翠:“干什么你?痛死了。”

“看看你那猴急的样,是不是给人家经常来往啊?”

“没,没有,我才没有呢?别不懂事啊。来者即客”正在二人低吵的时候,严璨笑了笑说道:“你们家里养得东西真不少啊,生意怎么样啊?”

“呵呵,托你的福啊,生意还可以吧,村里人没什么大病,一般都是头痛发热,小病小灾的,不过今天还没做啥生意。”

严璨笑了笑望了望天说道:“是啊,现在天气晴朗,通风见日的,一般都不会得病,只有阴雨连天时病菌才容易传染。特别是流行性的疾病,让你一下忙都忙不过来。”休息一下 广告时间:金冠信誉 Mr.cao成人用品 AV女优游戏制服诱惑情趣内衣充气娇娃18种做爱姿势任你摆弄!告别手淫!想玩就玩!

“是是,现在这个天,很少有人。”

把她请到了堂屋里,孔翠忍气吐声的倒了一杯信阳毛尖茶“喝吧,这是刚采的毛尖,老字号窖藏的老货,好着呢?”

严璨这时一笑说道:“呵呵,全进啊,看看,看看你媳妇多好啊,在外面还不安分。”

麻三一听,顿时愣了,急忙说道:“老同学,你可别乱说话啊,我一个月去不了两回呢?哪里有什么不安分啊。”

孔翠这时也愣了,恶狠狠望着她。

“没事没事,说着玩,别当真啊?”

说着严璨故意望了望孔翠,孔翠这时明知道这个老同学没安什么好心,笑着说道:“呵呵,我们家全进啊,我最清楚了,即使是不安分,也都是那些个不安分的女人勾引的。”

麻三一听,顿时在心里竖起大拇手指头,赞道:高啊。媳妇厉害。

正璨一听,顿时脸红了,心想:好啊,你们还真一个鼻子孔出气啊。真是气死我了。随即一笑说道;“在家里不比在外面啊,在家里天天搞得泥巴巴的,看着就不爽,在外面呢不用干活,连那手都细皮嫩肉的,哪个男人看了不动心啊,别看男人啊在家里看着老老实实的,但是一出门啊就变形了,说不定钻到哪个女人怀里呢?”

说着严璨摆弄着自己的双手,只见小手嫩白细滑,还涂着红红的指甲盖,看上去是好看。

“男人再坏也没你说的那么厉害啊,你说的那种人啊是少之又少。我说老同学啊,你可得小心一点啊,找老公啊,一定得选好,要不然,这事发生在你的头上那就好说不好听喽?”

麻三见她一直都在针对自己,想让她住口。严璨这时倒没有松口的样子。

“呵呵,我严璨啊,没一个看上眼的,但是一旦看上眼,就不会松口,就算是我陪上一生也要把这个男人搞到手。”

说着把双眼落在了麻三的身上,麻三一看她的眼神,不敢直视啊,说实话这个女人长得真是不赖啊,要真是细细研究了之后恐怕再陷进去无法自拔啊。

“嗯,好痴情啊。看来哪个男人要是得到你啊,那可真是幸福了。怎么样?现在有没有找到看上眼的呀。要是有啊,早点告诉我们啊,我们好去给你道喜去啊。”

孔翠这时又补了一句,又拉起麻三的手,麻三这时真的很不想这样,但是不能不给媳妇面子啊,毕竟他们才是最亲近的。

麻三双手拉着孔翠的手,夹着她的手摸着,看上去很亲密的样子。

“好了,你们亲热吧,我走了,我回家刚好路过这里。”

孔翠一听,急忙说道:“呵呵,好好,那就不留你吃饭了。慢走啊。”

麻三这时拉了一下她的手,意思是说别这么说,好象撵人家似的。

“好好,对了,全进,那个小宁啊,在我那里很好,请你一切都放心吧。看来她对你也蛮不错的,”

说完严璨便走了过去,走到大门口,回头望了望麻三,笑着笑,走了。

麻三望着她远去的背景在琢磨严璨今天来目的到底是什么?什么也没弄明白走了?

“诶,全进,还没看够啊,没看够就追上去啊?小宁对很好?”

麻三这才醒过神,顿时说道:“乱说什么呀,这种女人啊,她另有企图,虚伪的很,别理她。穿成什么样啊?一看就不正经。”

孔翠望着他哼了一声:“别说那么多废话了,我看你就够虚伪的,我要是没在家的话眼珠子都能掉下去。说不定啊还真抓人家呢?你们男人啊,没一个好东西。”

麻三知道孔翠心里怎么样的,但也承认自己不是什么好鸟,此解释再多也没用,所以就低头不语,回了药房。孔翠这时也跟了进去。

“嗳,全进,我也要学医。”

“什么?你也要学医?我没听错吧?”

孔翠望了望麻三紧张的样子,说道:“哼,怎么了?兴别人学,我就不能学了。只要你教我就学。”

“好好,你想学是吧?那等一下来了人啊,我就教教你哈,看看你还学不学啊。对了,你妹妹学的时候那个红薯还在这里呢?你呀接着扎吧。”

说着麻三把桌子边上的蔫红薯拿了过来,摆在了孔翠的面前,孔翠这时望了望他“干吗?”

“练针呗。就象小时候练飞镖一样。那上面有红笔点的个小红点。什么时候扎准了再学下一步。”

麻三说着拿起桌上的一本医学杂志看了起来,看样子故意的。

“好,我就学了。”

说着孔翠气呼呼的针着。麻三偷偷的望了望她心里那个好笑啊。

“进,快点,快点看看你二大爷的手啊。”

这时平静的小院里猛的叫了一嗓子,看来很着急的样子。

隔着窗户望了望,是二大娘,一只手捏着二大爷的手疾步走了进来,二大爷这时面色刷白,很难看的样子。

“嘎嘎”这时两只鹅冷不丁的钻了出来,二大娘这时心里正着急呢?一看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钻了出来企图想拧自己,顿时一抬脚,朝着鹅头就是一脚,再看冲锋陷阵的这只公鹅一看不对头,想闪,但是已经来不及了,一脚踢到脖子上,再看整只脖子猛的往一边甩去,一下撞到了旁边的母鹅身上。

“去去,滚一边去。”

麻三这时从里面走了出来,母鹅一看主人又在骂自己,再望望旁边的老伴头好象被踢晕了,见好就收吧,走走过程叫唤两声算了,公鹅这时也反应过来了,靠着母鹅回窝了。

“哟,二大爷这是怎么了?流那么多血啊?”

二大娘这时急得不得了。

“你看看,我说不让他去割草吧,他非得去,这不把手指头都快割掉了。快点帮他看看吧。”

麻三一看,顿时也心疼的不得了啊,只见捏着的手里还不停的往外冒血。看样子割得不浅啊,顿时叫了声孔翠:“翠,快点来啊,烧得开水,把酒精,红药水都准备好。”

孔翠急忙应了声,去准备东西,麻三让二大爷坐在床边上,等一切都拿好了之后,把孔翠拉了过来,指了指手指头。

“翠,你不是想学吗?来,你先看看。”

二大娘的手一松,顿时血顺着口子就流了起来,一下溢满了嘀嗒嘀嗒的流个不停。孔翠哪里见过这个,只感觉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快快,进啊,你媳妇他晕血了。”

麻三一看,心想:真是的,就现在这个样子还想着学医,想想真是可笑。

他急忙拿来酒精棉包住二大爷的手说道;“捏好了。我先把她弄醒了。”

二大娘这时也怕了,倒在地上的孔翠样子挺可怕的。“不碍事吧?”

“没事。”

说着扶起孔翠在她的人中穴上用力按了起来。这时孔翠慢慢的醒了过来。望了望周围,“我,我这是怎么了?”

“没事,快点躺下歇息一会,等我把二大爷的手缝一下。”

孔翠一愣反问道:“缝手?”

“是啊,把割开的皮用针缝到一起。”

孔翠一听,“呕……”

一声,又晕了过去。“看看你真是的,越忙越乱。”

麻三又按她的人中,终于又醒了过来,此时两次晕死,双目无神,一副痴傻的样子,打着趔趄走了出去,她再也看不下去了,孔翠心里想:自己真不是当医生的料啊。

“看看孔翠还真脆啊,一点血吓成那样了。”

二大娘望着走出去的孔翠笑了笑说着。麻三这时心里也美啊“是啊,就那今天还吵吵着给我学医生呢?这回她自己就知难而退了。”

“呵呵,一家有一个会就行了,女孩家不适合做这个,老传统也在这搁着,好说不好听啊,你说说一个女人,经常扒开男人的屁股那算个啥,是不。女人吗?就得好好在家里待着,没事别在外面瞎说瞎捞。学不好。不过翠啊还是很好的,从来没见她说过别人一句闲话,不错啦。”

麻三点点头,心想是啊,其实老婆也够实在的了,不象其它女人。二大爷这时咧着嘴看上去疼的不轻,咧着嘴“哧溜哧溜”的直吸气。

“进啊,看看咱村啊,没你们好的了,吃得好,穿得好,两人还能经常在一块,多美的事啊,我看啊,在村里没比你们再好的家了。”

二大爷这时还没忘插上一嘴。

“呵呵,是啊,是啊,我也觉得。这可能就是做医生的唯一一点好处吧。”

就在这时听到院里头有人唱曲。顿时把三个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又是谁来了。

“生意又来了。”

二大娘这时望了望,翻了下白眼说道:“疯子来了,不知道有没有正事儿?还是捣乱的。”

“呵呵,你们也在啊,真有缘分啊。”

说着风妹从外面走了过来,抿了一下刚涂了口红的嘴说着。

二大娘最看不惯这种人,没好气的说道:“看个病还有缘份啊,那我一辈子都不想给你见面,别把疯病传给我们了就完了。”

风妹看了看二大娘说道:“哟,我说大娘啊,嘴里是不是放了坨屎啊说起话来这么臭。”

“你……”

二大娘这时就想着给她论理,二大爷一下拉住了她“别那么多事啊,包好我们回去了,还有大把的事儿。”

二大娘一甩手,说道:“看你疯颠不给你一般见识。”

麻三对风妹也没啥好气,上次要不是她也不会闹出那么多事,也不会让孔利钻了那个空子。现在来不知道又为何故。麻三此时心里也是七上八下,怀里象揣了只兔子。

“好了,那我们先走了,对了,你小心点,别一不小心被咬了。”

二大娘这时还是气不过,说着。

麻三很为难的笑了笑。

“没事,我会小心的。”

二人走了,房间里一下紧张了起来。麻三也不知道这个女人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怎么了,你哪里不舒服啊?”

麻三望了望她首先问道。

风妹没吭声,围着麻三转了一圈,上上下下打量着,说道:“没事啊,没事就不能到你这里转转啊,这么多天不见你了,想让你夸夸了?怎么样?我还是那么漂亮吗?”

麻三一听,那个气啊,这人真是不要脸啊,这都什么时候啊,而且还跑到自己家里来,这要是让媳妇知道了不气死才怪啊?现在最主要的就是要把她赶紧支开啊,不然后果相当严重。

想到这里麻三坐在了椅子上,手里转着英雄牌钢笔。

“你没发烧吧,我现在可以理解成你说胡话。要是没事,我这里还要做一下帐,麻烦你出去一下。”

“拉倒吧你,就你啊,扯淡呢?做帐,你以为是大医院啊,就你这点诊所,说实话,连人家一个卫生间都不如,还做帐,说的好听。”

麻三看了看情况,心想:这种女人就不应该答理她,越理她也越来劲,还是保持沉默吧。

等了几分钟,风妹憋不住了,“嗳,你怎么能这么对待人家吗?是不是非礼过后就不用理人家了。”

“你,你这个疯子,少来这套啊。”

麻三一听这个女人又来捣乱,真是又急又气。此时风妹倒来劲了,捂着嘴笑着“我说,全医生,你可是个帅哥哦,一气就不好看了,我就说吗?你要是再大声啊,恐怕对你更不利哦。你呀还是乖乖的任我折磨吧。”

“你简直就不是人。”

麻三真的没办法,压低着声音骂着。风妹哪里管得了那么多,竟心安理得的坐在了桌子上。

“你还记得吗那天你可把我弄舒服了,我现在还记着你的好呢?”

麻三真是没办法啊,但是面对这么一个疯女人又有什么办法呢?但是让媳妇看看到看到这种情况,自己可如何解释啊?

“风妹我告诉你,我现在真的不想有那么多事,你如果没事就出去,我这里是看病的地方,说不定什么时候把病就传给你了。”

麻三想着吓唬他,可是风妹哪里肯听这个,捂着嘴笑了起来:“拉倒吧你,你懂的那些我都懂,没那么傻,我以后啊,有空就来你这里坐坐,谈谈心啥的。”

就在这时院子里有了脚步声,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媳妇孔翠从里面走了出来,这要是让她听到了那还了得啊。想到这他就想着把她从桌子上推下来,让她赶紧回去。

麻三还没等到摸到她的身子,风妹顿时叫了起来:“哎呀,你怎么摸人家屁股啊。”

声音很大,麻三可吓了一跳,这时门外的脚步声向药房走了过来。麻三傻眼了。

“哎呀,你别摸了痒死了。”

风妹的声音愈来愈大。正在麻三担心的时候,忽然大门被谁猛的推开了,跑着冲进来一个人。

第二章 为了后代

正在麻三百般无奈的时候,大门却被猛的打开,把两人都吓了一跳,正想往药房走的孔翠也吓了一跳,心想是谁这么大气给大门过不去啊,这么大劲非把门弄掉不可啊。回头一看,顿时吓了一跳。

“二麻子,你来干什么?”

二麻子这时头也没回的说道:“我家那个骚娘们在你家吧,让她不在家好好待着,看我怎么收拾她。”

这时说着就冲进字药房里,别看这个风妹傻,但是有时心眼够数啊,一看老公来了,顿时吓得脸色铁青,他知道老公可不是个东西,打起人来可不分轻重啊。

说着二麻子就冲了过来,风妹一看就想着钻到麻三的桌子底下,却让他一把抓住了头发,用力一扯拉了出来。

“我让你到处犯贱。”

说着朝着肚子上就是两脚,这两脚看来不轻啊,踹得风妹真咳,双手捂着肚子连连求饶。

“老公,我不乱跑了,求求你别打我了。”

二麻子哪里听得进去,顿时朝着她的大腿上就是一脚。

“你不是腿长吗?我非给你打断不可。”

“啊,别打了,别打了,疼死我了。”

说着她双手捂着脸哭了起来,二麻子顿时吼了起来:“放心吧,我不会打你的脸的,打坏了脸,别人以为我虐待你呢?打了让你自己知道就行了。”

说着又是几脚,看来二麻子打她是经常的事啊,打得非常顺手,这时二麻子还不解恨,抄起鸡毛掸子在她的身上抽了起来,无论二人怎么劝说都无济于事。

这时风妹好象也逼急了,一下推开二麻子,朝着自己的脸上抓了一把,这一下可够狠的,顿时脸上被抓起五道明显的血痕。

“好啊,你打啊,你打一下,我就抓一把,让村里人都知道你是怎么对我的。你来啊,打啊,有种就朝着我脸上打。打别人看不到的地方算什么男人。我看你就不是个男人。跟禽兽没什么区别。”

风妹发火了,这可是另二麻了万万没想到的事,二麻三也怔了。

“好了,别打了,打也解决不了问题啊。有什么事好好说。快点回去吧。”

孔翠恐怕影响生意,再说了这个二麻子也不是什么好玩意,游手好闲不务正业。

“还不快滚回去,看我回家怎么收拾你。”

说着扯着风妹的头发拉了出去。风妹这时再也找不到刚才那股子风光劲了,痛苦难忍的拉了回去。

孔翠看着远去的背影,叹了口气说道:“哎,真是什么人都有。这个女人啊,真是命苦。听说以前做小姐的,现在又嫁了这么一个丈夫,这一辈子没有出头的日子了。”

麻三也乐了“呵呵,这样的人啊,活该,不干正事,被卖了是她的报应。刚才还在这里胡言乱语呢?把我气得不得了。”

“放心吧,你不用解释,我也明白。”

麻三一看这么理解人的孔翠一下把她拉了过来,紧紧的抱住了。

“媳妇啊,谢谢哈,以后啊,我要更加的疼你,爱你.让你感觉到你是最幸福的女人.”孔翠站着,摸着麻三的头,乐呵呵的说道:“呵呵,那就好。算你有良心。”

麻三看此时没人,一下掀开她的衣服,用嘴很准确的亲向了孔翠的乳头上,粉嫩粉嫩的乳头热乎乎的,他吸了两下,孔翠一下扯开了,笑着说道:“你可真是的,老喜欢大白天的搞,让别人看了不好。”

这么一挣扎倒是勾起了麻三的欲望,不管三七二十一,一下把孔翠抱到了床上,上上下下亲个遍,最后把粗大的肉南傍国插了进去……

一阵激情过后,两个人软绵绵的躺在了床上,望着白白的墙,孔翠说道:“我这纯洁的身子又被你糟塌了一回。”

“呵呵,用词不当,应该说是我给你锦上添花”正在二人在床上赤身裸体拉呱的时候,院子里又来人了。

“进哥,进哥在家吗?我嫂子身体不舒服,要有空快点去看看吧。”

麻三一听是小霞的声音,孔翠急忙慌里慌张的把衣服穿了起来,还顺手打了麻三,嘴里嘟哝着:“都怪你,大白天干这事。差点让人撞上。”

麻三也顾不了那么多,边整理衣服边应着:“好好,马上就去。”

说话间小霞已经到了药房门口,差点没碰头。

“来了来了”麻三这时拎着药箱子说道。

小霞看着也很着急的样子,正想出门的时候,孔翠一声,麻三回过头说:“干吗?”

“你过来吗?”

孔翠一脸的笑容,小霞一看,顿时说道:“有什么话快点说啊,我嫂子那里还病着呢?”

孔翠急忙走了过去说道:“你的裤头没穿。”

麻三一听,压低声音说道:“没事,回来好干你。”

说着便急匆匆的跟着小霞走了过去。小霞这时边走边问:“嗳,进哥。”

“咋?”

“你和你媳妇还行啊?这么久了还那么粘乎。是啥东西把你迷成那样啊,是不是你老婆晚上特厉害。”

麻三也不把小霞当外人,反正自己的鸡巴,她的逼都亲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顿时呵呵一笑:“看你说的,媳妇就是媳妇吗?床功那只是其中的一部份,最主要啊,是两个人彼此的信任与理解。要是相互猜疑的话,那肯定成不了夫妻啊?”

“看你说的,就你,相信谁都不能相信你,看来你老婆也是个傻女人啊,对你太过信任,你看看你那德性,那一天把我和我嫂子都干了,要是让你媳妇知道了,那还不气死啊,再想让你老婆相信你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

麻三一听急了,急忙说道:“你可不能瞎说啊,要是你把事情弄漏了,对你对我都没好处,再说了,你一个小姑娘家,婆家都没找呢?名声不好了那不完了,你还年轻呢?给我们可比不得啊。名声跟脸一样,重要着哩。”

小霞一听,哈哈大笑起来:“看你说的,我可不在乎,什么脸不脸的,又不少一斤肉怕个球啊。”

看来小霞对名声一点都不在乎,这一下可把麻三吓到了,心想:你不要脸我要脸啊,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一切,可不能让这个小丫头给毁了。

“好好,你怕不怕跟我没关系啊。现在啊最重要的是把你嫂子的病看了,我心里就安了。”

小霞望了望麻三嘴里啧啧不停说道:“哟,看你说的跟真的似的,就你那点心眼,哪个不知道啊。我可告诉你,你们男人啊没一个好东西,你知道我嫂子为什么病吗?”

麻三还真不知道,试探着说道:“咋,难不成跟我有关系?”

小霞摇摇头说:“呵呵,这回啊还真给你没啥关系,不过也有间接的关系。”

“看你说的?又跟我有什么关系啊?我可给你们井水不犯河水啊?”

“没关系,别以为我不知道啊。你说说我嫂子家的家宝是怎么死的,还不是你用大鸡巴硌死的,我都没把你供出来,还给我装蒜……”

话音刚落,麻三吓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啊。心想这个丫头片子真是不好惹啊。但是此时不能再给她嚷嚷这事了,万一让别人听到什么风声可就不好了。

“可别乱说啊,这事啊,最后总会有个水落石出的,再说了,你嫂子这么年轻,你厚厚哥又这么壮实再生一个也无所谓啊。”

麻三说着想把话题转移了,小霞一听也乐了说道:“那是我厚厚哥是壮实,但是他还要去干活,一年回来不了几回,那里一炮就打中的。我可告诉你啊,家宝可是担搁了快一年的时间才播上的种,现在好了,让你给硌死了。难不成还要担搁一年啊。他可不比你啊。”

小霞回过头看了看麻三,麻三这时自知理亏,便低头一语。

“这回啊就跟生孩子这事有关,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这时麻三看看,已经到了胡同口了,小霞示意他低下头,麻三很听话,把头耷拉下来。

“我厚厚哥啊,奉父母之命,这两天啊,天天急着播种,这不把我嫂子给折腾病了,好象下床都下不了了,看样子是干的次数太多了,你呀得有个心理准备。”

麻三一听,头嗡的一声,心想:唉!这都是生活所迫啊,叫什么事啊。这孩子也不是一天两天所能种上的啊,又不是麦子播到地里,一下雨,芽长出来了,这个女人不排卵,你再不停的射精也没用啊。

“别说了,到家了,你看看到底啥情况,再对症下药吧。”

这时二人便到了家门口推开木门,门发生刺耳的响声,家里这时显得挺清静。一点声音也没有。

“妗子,进哥来了。”

门一开,婶子露出头,看了看麻三,苦笑了一下,说:“大侄子啊,又给你添麻烦了,快点过来看看吧,我这不中用的媳妇啊,又病了,这身子也不知道怎么这么不经折腾,哎!”

小霞看了看屋里没人,便问道;“妗子,我厚厚哥呢?”

“趁现在清静,到那屋睡去了,晚上还得加夜班,不然哪里有精神啊。假期一过又得回去,没钱哪能养得起这个家啊,家里的零花加了金鸽的零嘴,得不少钱呢?”

说话间攀美花一脸的为难,脸上写满了忧愁的样子。麻三一听,心想这叫什么事啊,金鸽现在都病成这个样子了,晚上还要加夜班做爱播种,这哪里能受得了啊。

麻三把着她那虚弱的脉象说道:“婶子啊,现在啊,不能再加夜班了,身子太虚了,即便是怀了了,身子也吃不消啊。”

说着麻三叫婶子过来,婶子说道:“侄子啊,这事啊,不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你看看,本来我们这一家子在村子里都不旺,要是再生不出个带把的来,我们不被全丁艮家笑话死啊?”

小霞一听,愤愤不平的说道:“妗子,不是我说你啊,你要是不笑话人家,人家会笑话你吗?还不都怪你,这呀也许就是报应,老天爷啊看到眼里了。所以我建议你平时多多行善,积点阴德,或许啊今天晚上过后就怀上了。”

话刚说完,樊美花朝着小霞的背上就拍了一巴掌,说道:“你个没良心的,吃我的喝我的,现在倒胳膊肘往外拐。要是再说这没良心的话,就回你家去,有什么事都别来烦我。”

小霞一看妗子生气了,顿时嘻皮笑脸的把妗子推到一边哄了起来。

麻三望着床上躺着的金鸽,说实话也心疼啊,毕竟二人有过股肤之亲啊,他手摸着金鸽的手轻轻的说道:“金鸽啊,真的让你受苦了,这都是命啊,谁让你摊上这户人家了。要是你我早点认识了,日子啊就不会这么苦了。”

话刚说完,金鸽的手动了一下,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麻三吓了一跳,向她望去。这时只见金鸽两行热泪直流,嘴角触动。

“谢谢你进,我会记着你的。”

麻三一听他醒来了,顿时小声的说道:“金鸽,真的让你受苦了,这样吧,你一切都听我的,保证让你好受一些。”

金鸽点点头,看样子身子真的很虚弱了,脉相微弱,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他想了想,冲着在门口的两个人说道:“婶子,你们过来一下。”

二人一听叫,顿时都走了过来“怎么样啊?要不要紧啊?现在我儿子在家里可不能有什么事情,不然过了这个时候就没时间了。外面的活催得紧啊?”

樊美花还是想着挣的那点钱,小霞这时一拉她说道“妗子看你就知道钱钱钱,嫂子的身体健康才重要啊,不然拿什么给你生啊。”

“好好,你们说的有道理,大侄子你看看该怎么办?”

麻三这时眉头紧锁,摇着头半天没吭一声,这可把婶子樊美花急坏了,拉着麻三说道:“大侄子,到底怎么样啊,别不说话啊,现在呀我们一切都听你的。你给指条道,你说咋走咱就咋走。”

“好,既然你们都愿意听我的,那我就说说。现在呢?金鸽的身体已经很虚弱了,需要好好的疗养调理,我现在给他开几副中药调理一下,用人参,黄芪,白术,红枣,甘草来炖鸡或排骨来喝,少量多食,在这个时候让金鸽多吃一些萝卜,大枣等补气的食物,再配上“四君子汤”要不了几日,身体就会好起来,这个东西不能着急,越急越出问题?”

樊美花一听,顿时虎目圆翻,说着:“什么?让他吃人参,我的个天啊,怎么难不成我把她当成老天爷供着啊,吃一个人参不把我们家厚厚挣的钱全吃光了,不成不成,我们可拿不起那个钱。我觉得啊平时多喝点面糊,多吃两个馒头就好了,我们庄稼人哪里有那么娇气啊。”

麻三那个乐了,笑着说道:“婶子别急啊,看你说的,人参又不是成根成根的让你买,我只是配上这个药材,要不了多少钱的,你想想,人家这么好的姑娘都嫁到你家了,身体病了看都不看是不是太不讲理了。如果你觉得不行的话,这个人参的钱我先垫着,这样行吗?”

婶子望着麻三,脸一红觉得挺不好意思的“也不是这么说,我还以为你让我买个千年人参给他炖,就算我们砸锅卖铁也不够啊。”

“婶子啊,你平常都是宽宏大量的呀,再说了,人家也是为了你们家传宗接代不是,假如真的身体都不好能把孩子带好吗?况且现在还没怀上呢?”

“好好,那你先看看要多少钱,钱多了我可不掏啊。”

小霞这时倒同情起这个嫂子来了,顿时站了出来:“妗子,看把你抠的,进哥,你算吧,人参的钱我出,将来我要是嫁的人家象你一样啊,我非给她打一架不可。”

樊美花一听,在小霞的头发推了一下“你个死丫头片子,你现在说这话什么意思啊,要是觉得我不好,就快回城里上班去。”

小霞哼了一声冲着麻三说道:“呵呵,三哥,你让心吧,这个药啊,不会让你拿的,我们都是女人,以后我也要当媳妇,所以啊,我是看不惯这样的婆婆,太黑心了,我妗子啊就象童话里的老妖婆。”

樊美花一听,气得真乐,抓住小霞的屁股假意打了几下“你这个丫头真是拿你没办法,你看看你厚厚哥在我跟前连大气都不敢喘,倒是你,净给我难堪。好了好了,大侄子啊,你算吧,只要身体能好,我也豁出去了。算吧。”

说着一屁股坐在了竹椅上,象是任凭宰割一样。

开完药,他估摸着算了一下说道;“这中药啊不值钱,才十五块钱。”

“这么便宜啊,好好,没问题没问题。对了加上人参没有。”

麻三一笑说道:“加了,一共啊。”

“不会吧,一个老人参几百上千的,你是不是为了给我省钱弄了根假的啊?”

这话一出顿时把麻三弄得哭笑不得“婶子啊,看你把我想成什么样子了,我有那么可恨吗?再说了我们乡里乡亲的,不至于搞这些名堂吧,到时候还毁了我的声誉,你觉得我有必要吗?这里只是人参切成片状的,薄薄的,几乎都透明的……”

婶子一听顿时又有话说了:“看看你说的自相矛盾了不是,别说乡里乡亲的,我们就是一门子里的人,一条根上的,既然这么亲为什么还弄得那么薄啊,弄厚点吗?早好早没事。”

麻三一听这个婶子可真是的,话可真好改啊。急忙笑道:“嘿,真是的,婶子啊,这个是药材啊,可不是糖啊啥的,这是大补,吃多了伤身啊。”

“看看,看看,小气了吧。一说要人参多点就那啥了,哈哈,随你吧。只要能好病啥都行。”

这么一说,麻三真是无语了,笑着对樊美花说道:“但是还有一点要注意,最近疗养阶段是不是能够同房的。”

此言一出婶子樊美花不同意了,急乎乎的说道:“那怎么成啊,我儿子在家里的时间是有限的,再说了,这多一回不比着少一回机率更大吗?你看啊,等几天过秋忙,哪里还有力气干那事啊?你小子是不是成心给你婶子家过意不去啊。”

小霞这时听着捂着嘴笑了起来,双眼嘀溜溜的望着麻三,麻三感觉真是有种秀才遇到兵的感觉。

“如果你想着金鸽的病情恶化下去的话就随你便吧。”

说着麻三起身欲走,这一招樊美花懵了,万万没想到平时温文尔雅的麻三竟有如此举止,一下不知所措了。

“嗳,嗳!大侄子你这是去哪啊?快点回来啊我什么都听你的,你是医生吗?听你的。”

麻三这时没吭声,只管往外走。小霞一看顿时点着头啊,急忙追了上去,出了门拉住麻三的手,嘻嘻一笑说道:“进哥,做得好。对于我妗子这号的人就得这样,不然没办法从她这只铁母鸡上拔毛的。”

麻三这时很严肃的样子,并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意思:“这事情已经很严重了,要是再不制止会弄出人命的。”

樊美花这时也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急忙跑了出来,用力拉着麻三的手。

“大侄子,我错了,好吧,我错了。回屋先喝口水,歇歇脚,我去拿钱跟着你拿钱去,你提的条件啊,都答应,都答应成了吧。”

麻三立住脚没吭声:“婶子,这不是钱不钱的事,这有关人命的事。你要是觉得值得看病就去我家拿药要是觉得不划算就呆在家里吧。”

说着麻三不顾二人劝说,很坚决的走了过去。

当然麻三并不是真的要离开,他是让婶子更加下定决心去看好金鸽的病。

回到了家里,孔翠正在院子里缝编织袋,抬头望着他急冲冲的样子,问道:“什么事啊,看着跟平常不一样啊?”

“有啥不一样啊,不过今天有件事保证能成。”

孔翠这时弄得稀里糊涂的,翻着两个杏仁眼问道:“到底什么事啊,还保证能成,给人家牵红线了。”

“没有,婶子那人也太不通人情世故了,金鸽都病得不成样顾,还让全厚厚天天给她同房,说是要抓紧在秋收前让金鸽怀上,你说这叫什么事啊?”

孔翠一听哈哈大笑起来“哈哈,还有这种事儿啊,这个人真是有点犯神经,哪有这样的呀。”

“就是,所以啊,我就下了下狠。让婶子他自己上套。不然真出了什么事,我这做医生的心里也过不去啊。”

孔翠一听,哼了一声“你算了吧,人家的媳妇还用得着你心里过不去,别假惺惺的了,就算出了人命也给你一点关系没有。你呀,省省心吧,要有时间啊,你去学学做饭替替我才是正事。”

“好好,有时间啊,我一定学学做饭。不过我这手啊不干净啊,一下摸屁股一下摸菜,只要你觉得不恶心就成。”

“拉倒吧你,再说吐你一身。”

说着孔翠拿起一个袋子窝在一起扔了过来。麻三趁机溜进了药房里。太阳照常暖洋洋的,照在身上不冷不热刚好合适,他用手捋了几下头发仰头头靠在椅子上享受着难得的阳光。

桌上略微泛黄的书,散发着淡淡的墨香,书的一角明显有着虫蛀的痕迹,此时显得非常平静,窗户的一边,一张破旧的蜘蛛网随着窗口的风来来回回的荡漾着,此时他的心里就盼着婶子的身影赶紧出现在他的眼前。

但是久久都没有见到樊美花的身影,麻三这时心里那个郁闷啊,怎么也想不到在她家里说的好好的,为什么现在还没来呢?难不成真的不顾金鸽的生命安危了?

他开始坐卧不宁,眼前金鸽痛苦的样子时常浮现在她的脑海里,怎么也抹不掉。

“快点吃饭吧。”

这时厨房里的孔翠叫了起来,麻三长长的打了个哈欠,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已是黄昏了,日头开始明显变弱,有气无力的挥洒着金黄色的余晖。

“吃饭了,又是一天过喽”他说着心想着还有一天,就可以去城里看看纯红了,哈哈想到这里他心里顿时精神不少,纯红给他带来前所未有的快乐是无法替代的,他边想边向厨房走去。

桌上依然是三个小菜,一个汤,还没等麻三说话,孔翠便开口说话了“要是值着你做饭啊,早就饿死了。”

“呵呵,看我啥时候心情好的时候吧,我一定给你做一顿你最爱吃的。”

正说着门口有人呵呵的笑了起来,这一笑把两个人吓了一跳。孔翠正对着门口,仰头一看,顿时大嚷道:“你这人真是的跟鬼似的,什么时候来的呀。”

这时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个洋气的少妇孔利,孔翠的老同学。现在这个时候怎么来了,麻三这时刚刚高兴起来的心情一下又荡然无存了。

“我说全进啊,你说给孔翠做好吃的,你知道她到底喜欢吃什么吗?”

这么一问,麻三倒真的倒吸一口气啊,说真的自己还真摸不准媳妇喜欢吃啥。但是不想着给她说话。

“呵呵,算了,不给你难堪了,你呀还是压根就不是一个细心的男人。自己做的什么事啊,都记不清了。”

麻三一听,这女人真是话中有话啊。看来自己不好好弄弄她不甘心啊。

“吃了吗?没吃就一块吃。看看是不是你喜欢吃的呀。”

麻三说着把旁边的凳子挪挪。

孔翠也急忙说道:“是啊,来吃点吧。现在这个时候肯定没吃呢吧。”

孔昨哈哈大笑着,看了一眼麻三说道:“哼,说你不细心吧,你还有点心眼,说实话我还真没吃呢?这肚子啊饿得咕咕叫。”

说着走到碗柜里拿了双筷子便吃了起来。正在二人吃的时候,院里又来人了。

“进哥,你快点给我嫂子看看去吧,好象越来越严重了。”

这么一说麻三再也吃不下去了,饭碗一推顿时跟着小霞走了过去“你们先吃,我去看一下去。”

“看看你老公啊,越来越放肆了。人家病比着他病还重要呢?”

孔利说着不停的望着远去的背影。孔翠这时呵呵一笑:“呵呵,这没啥,村里人都说他热情,毕竟人命关天啊,是不。快点吃吧,等一下我把饭菜给他留着热一下就行了。”

说着边吃边聊起来,二人吃饭便不再多说,且表一下麻三,看着小霞的样子也很紧张,觉得这事确实有点蹊跷啊。

“对了,你妗子不是说要来拿药的吗?怎么一直没来啊,这病啊真的拖不起啊,又不是没告诉你们。”

小霞这时也急得不得了说道:“你不知道啊,本来我妗子想着去拿药的,后来被西头的叫什么铁蛋的叫走了,不知道什么事儿?”

“哦,我说呢?那你厚厚哥呢?向哪去了?”

“他啊就是傻,我妗子说啥就是啥,一点主心骨都没有。现在啊去镇上去买乌鸡去了,说是补补身子,等几天还要努力呢?你说说这叫啥事啊,要是我是我嫂子啊,非把她的鸡巴弄断了还给他生。一点自尊都没有了,谁愿意啊。”

说着小霞也很愤愤不平。

Comments

No comments yet. Why don’t you start the discussio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