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村醫風流(全)-24

第七章 憨厚大强

麻三见二麻子拉着自己不放顿时火了,正想开口的时候,二麻子指了指麻三的裤裆,而后哈哈大笑着走了。

这一下可把麻三弄怔了,低头往下看,脸腾一下红了,原来心急,竟忘记穿裤头就跑了出来,里面那根软塌塌,长长绵绵的大鸡巴正露在外面呢?自己急得竟然不知道,赶紧把东西塞了进去,收拾好,望了望远去的二麻子,乐了。

等回到家里的时候,媳妇孔翠都睡了,自己到厨房在脸盆里放上水洗了洗。

“这事搞的,把贴身的玩意都掉了真是的。”

洗好了回到床上睡了,孔翠动了动身子,面对前墙爬着又睡了过去。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就听到有人敲门而且声音听上去很急。孔翠先醒了,嘴里唠叨了一句:“谁啊,这么早,没一点眼色。”

说着便起来了,穿上外套,往门外走去。走到门口,这时门口的两只大白鹅已经起床上,望着女主人起来,便嘎嘎叫了几声。孔翠乐呵呵的摸了一下它们的头说道:“呵呵,你们真是早啊。我都不想起呢?”

说着起身伸个懒腰深深的吸了口气,空气真新鲜啊,这时门口的人还在小声的敲着门,看样子也挺急的。

孔翠走到门口顺着门缝看了看,这时门口是一个女人,女人见门口来人了,便小声的说道:“进哥,是你吗?”

孔翠一听,乐了,说道:“我是全进他媳妇啊。什么事啊,你是谁啊?”

门口的女人一听,没了声音,笑着说道:“哦,嫂子啊,我是金鸽,没事,就是看看家里还有什么活要我干。”

金鸽这时倒没有了起初的激情,把手里的东西塞到了口袋。

孔翠笑了笑说道:“呵呵,没啥事了,你们啊就好好的干自己的事吧。那钱啊,等两天我就让全进给你们送过去。”

金鸽嗯了一声走了。

孔翠也觉得特别奇怪,总感觉金鸽今天奇奇怪怪的,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回到屋里,和衣躺下,麻三这时也醒了,眯着眼睛问道:“起这么早?”

“有人叫门刚才。”

孔翠说着把被子盖好。

“男的女的?”

麻三随便问着。

“怎么,来个人还分这么清楚啊,怎么就来劲了是不。”

“那里的话啊,这不随便问一下吗?”

麻三见媳妇急了,急忙说着。

孔翠哼了一声说道:“是个女的,而且啊漂亮的不能再漂亮了。”

“谁啊?”

麻三习惯性的问起来。

“金鸽”这时的麻三一听,顿时愣了,一下想起了昨天晚上去干他的情景,顿时躺下了。一语不发。

“你怎么了?”

“没事,还没睡醒,再多睡一会,要不等下就来人了。”

这时无论孔翠再说什么他也不吭声了,像是睡着了一样。孔翠这时再也睡不着了,气呼呼的“什么人啊,莫名其妙。”

一直睡到日上三竿,他才从床上起来,看样子这回是睡足了。另他费解的是这回媳妇竟然没叫自己吃饭,而饭桌上只剩下了残渣剩菜,麻三想:算了女人吗适当的耍耍小姐脾气也该。

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金鸽又过来了,孔翠虽然不太高兴,但是也没办法,笑着说道“来了。”

“嗯,我胃里不舒服,来看看”孔翠一听,顿时乐了,心想:原来是看病啊,那感情好啊,顿时拉着她的手说道:“怎么了,是不是吃了啥不干净的东西了?”

“也没什么呀,可能还是身子弱的事吧。感觉胃里难受,所以找进哥来看看。”

孔翠此时望着金鸽一下变漂亮了,顿时朝着药房里喊了一嗓子。孔翠这时也想着进去,金鸽急忙说道:“呵呵,嫂子,你就忙你的吧,我还能走,不用这么客气,弄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孔翠诧异了一下说道:“好好,那就这样,你去吧。”

金鸽微笑了一下,急忙一闪身走了进去。这时麻三早就看见了,但是此时金鸽来为何事,他心里也在不停的打鼓,总感觉不是看病这么简单。

“来了,你胃不舒服。”

金鸽笑了笑急忙说道:“给你这个”说着金鸽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花花的东西递给了麻三,麻三更是奇怪了,大中午的给我送什么东西来了?他百思不得其解,说着抓起桌上一版感冒通就走。

走到门口的时候,嘴里还大声的说着:“进哥,我现在没现钱,你就从工钱里扣吧。”

说着头也没回走了。

麻三也纳闷了,手里握着的东西软乎乎的,还没想到是什么,就在这时门口人影一动。麻三这时手一张顿时心头一惊,急忙把这个东西扔到了桌子底下。

“这么快就看好了”“是啊,感冒能有什么呀。”

“啊,感冒会胃疼?”

孔翠反问道。麻三一听,真是越急越乱啊,刚才想着还是胃疼怎么说出来就弯成感冒了呢?

急忙更正道:“说吐露嘴了。胃疼,这些天啊可能吃的不好了,你想想啊,天天吃咸菜喝凉水,哪能受得了啊。”

“哼,颠三倒四的。”

说着就走出了门,这时麻三急忙哈腰,把地上的东西拣起来,放进了衣柜里。

“下回可得小心哦,这裤头差点成了炸弹啊,万一让媳妇知道了就完了。”

他这时挺感谢金鸽的,可以说是冒着生命危险给自己送过来的。

没了心事麻三也变得坦然了,给媳妇又放了几枪温柔弹,孔翠也欣然接受了。就这样二人又和平相处了。

地里的活说多也不多,也少也不少,不管怎么样,麻三凑空跟着别人学着把农活干完了。一切变得又闲了下来。

全厚厚家的工钱也付给了他们,虽然二人觉得挺不好意思,但是亲兄弟还得明算帐呢?再说多了也没意思便收下了,婶子樊美花的事还没有完,似乎疯疯颠颠的不见效果,金鸽此时身子也恢复得差不多了,似乎经过这段时间的磨炼更具备了一种潜在的气质,似乎更加迷人了。全厚厚也准备就这两天就去城里干活去,娘的病等过年的时候凑够钱再去看,依现在的实力恐怕连医院门都不敢进。

这天麻三走到地里望着自家地里一畦畦的麦田,心里说不出的高兴啊。平展展的土地像是被梳理过一样,显得十分规整。地里时不时的飞过一群麻雀,忽高忽地的飞向远方,微微的小风吹着,刚刚翻起的泥土芳香迎面扑来,清新怡人。

就在这时他忽然想到了小宁,对啊,小宁家的地怎么样了,自己一个大老爷们还吃不了这个苦,那两个孩子该如何干得了这种重体力的庄稼活呢?

想到这里他想着赶紧骑着车子往家赶,回到家里的时候媳妇孔翠不在家,他便骑上车子走了。

一路上跟着天上的小鸟比赛,一直往梨子园骑去,心中有事所以脚程也变快了,没多久便到了她家里。

这时家中堆满了玉米苞子,院子里也没那么整齐了,玉米堆旁边两个小板凳,还有没弄完的玉米。

“看来还在地里忙啊。”

这时他愣在院子里不知怎么办了?地又不知道在哪,这可怎么办啊?再去问问?别人会不会说闲话啊,跟人家非亲非故的,这么帮忙会不会有点多余呢?

正在这时,听到有声音,麻三一扭头只见一个男人正推着一车子玉米往家里来呢,车子装得满满的,一边是小涛一边是小宁,虽然看上去累得够呛,但是都乐呵呵的说说笑笑着。

“我喊一,二,三,一起用力啊。”

“好”这时三个人一起喊着就冲了过来。麻三的车子刚好停在院子里,还没轮得着上去,麻三就尖叫了一声。

“进哥。”

小宁一松劲,车子一边滑了下去,小涛一听也乐了,说道:“全进哥,你咋来了。”

麻三一看车子猛烈下滑,顿时也顾不了自己的自行车了,随手一扔,跑过来就抓住了车邦。车子才稳稳地停在了坡上。

“快用力推上去。”

这个男人微笑的冲麻三点点头。四个人一起轻轻松松的推了上去。

“你就是全医生吧,我是林大强。”

麻三笑了笑,点点头说道:“呵呵,是是,你家的事完了。”

“完了,所以我过来看看小宁家的弄完没有,谁知道我一看才知道地里的活还没干呢?这不先把玉米南傍国先弄到家里,那玉米啊我来杀就行了。”

麻三这时愣了,这突如其来的男人什么来头,自己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

“是啊,小宁姐弟俩干不了重活。请问你是她……”

小宁一听,顿时笑了笑说道:“进哥,他是我的大哥,我们一个村子的,大哥是个好心人,一有空就会帮我们家做事,我老感激他了,他就像我的亲大哥一样。”

这么一说林大强脸都红了,冲着小宁咧开大嘴一笑说道:“小宁妹子看你说的什么话啊,这都算什么事啊。”

说着抓着头一脸的不好意思。

“呵呵,像这样的好人难找啊。”

麻三说着心想:就你这样的男人啊还真少找,要是你不打小宁的主意能有这么勤快,鬼才相信呢?这时麻三倒想着不给小宁手下留情了,万一自己千般呵斥万般疼爱的再让这个愣头青小子给占有了,自己那岂不是什么都得不到啊,清赔啊。

想到这里他的心似乎横了下来。抬头望了望这个林大强,说道:“那你先下地去拉吧,我这里跟小宁还有点事,马上就去。”

林大强这时望了望麻三,顿了一下笑笑说道:“好,全医生,那我跟小涛先去哈,等下一车再去也可以。”

“好好,你先去吧。”

麻三这时感觉特不喜欢这种人,装老实当个球用,有胆量就别装孙子。

这时林大强卸了车子之后拉着空车子走了,刚走到大街上,顿时就有人开口了。

“哟!大强,行啊,当上女婿了都,这么早就干上活了,真是个乘龙快婿啊。”

林大强这时看了看院里的小宁装着生气的样子说道:“滚,滚一边去,乱说什么呀。”

小涛这时眼里也十分不高兴,拣起一块砖头朝着开玩笑的村民扔了过去。休息一下 广告时间:金冠信誉 Mr.cao成人用品 AV女优游戏制服诱惑情趣内衣充气娇娃18种做爱姿势任你摆弄!告别手淫!想玩就玩!

“哈哈,还说不是,你看看,现在都穿一条裤子了。哈哈”小涛吐了一口口水扔骂道:“嘴里放干净点,你不说话别人不会把你当哑巴。”

村民说说笑笑着走了,可是旁边的麻三看在眼里气在心里啊,小宁这时好像也觉到其中的味道了,顿时笑了笑拉了一下麻三的手说道:“进哥,别理他们,这里的人啊都喜欢开玩笑。自己做的啥事,心里最清楚。走吧”现在看来小宁心里早已习惯了人们的嘲笑,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还不得过。

小宁回到屋里把茶泡上之后给麻三倒了一杯,这时望着伸过来的手,他手里一股冲动油然而生,一下连手带杯子抓住了她。

特别想想小宁跟林大强的欢声笑语,心里可以说用恨来形容,心想我对你那么好,人家就帮你点忙你就把心倾向别人了,我还留着你的身体干什么?

这时小宁怎么也没想到进哥会抓着自己的手不放。因为水过烫,一下没拿住“啪”一声掉在了地上,小宁的手烫得急忙捏向耳朵,连蹦几下跳到了一边,琉璃杯被摔个粉碎,开水不少溅到她的裤子上,湿了一片。

这一下好象把麻三弄醒了,猛的觉得自己怎么能办这事儿啊?顿时笑了笑说道:“小宁,看着你啊,都忘了抽手了,真是对不起啊,烫到没有,我给你拿药去。”

虽然麻三说笑,但是心里也挺高兴的。毕竟麻三在她的心里是伟岸的,没有他所想的那么卑鄙。

“没事的,进哥,我这里有牙膏,抹一点就好了。不用去拿了”说着在窗户上的口杯里拿起牙膏抹了起来,麻三看着她小巧可爱的样子,顿时觉得办的事真不对啊。招人喜欢的瓜子脸,清秀的面孔,单纯的笑容,让他又忍不下心来下手了。

“对了进哥,这回你来说有事找我,啥事啊?”

麻三这时再也开不了口了,笑着说道:“呵呵,没啥事,就是想看看你,看看家里的活做了多少了,说实话啊,今年秋天可把我累得够呛,就怕你们姐弟俩干不完。”

小宁说道:“没事的,我大强哥帮两天忙,我请他吃两天饭就行了,玉米杆子杀完之后,就没多少事做了,犁地又不用人,找人家就行了,咱就付了钱就没事了。这回都怪我回家的晚了,所以才没弄完,公司里不放假。”

说着小宁把手抹好了,双手扶着膝盖坐在了麻三的对面。

“也真是的不知道家里都有地吗?还巴头不让回家干吗呀。这公司里的人啊都不是人。”

这时麻三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骂着。

小宁这时也是头一次听说进哥骂人,笑着说道:“进哥,别这么说,公司也有规定吗?呵呵,我觉得这里的工作真的挺好的,我超喜欢。谢谢你了进哥。”

说着一脸的感激,麻三摆着手说道:“那里的话啊,都是力所能及的事。要是再有什么好活了,我再给你介绍介绍。”

“不用了,我现在只要有事干就行了,不用多好,这份工作我觉得已经很好了。”

二人又寒暄几句麻三也找不出什么话题来了,既然都来了就干脆来这里帮帮忙吧。想到这里便跟着小宁一起去了地里,跟着林大强帮起了忙。

在地里麻三望着粗壮结实的大强,真是力不从心啊,原本想着超过大强多干点。可是自己的力气不由人啊。

“大强,你多大了。”

“28了。咋了,全医生,有什么事啊?”

大强这时又找起一袋子玉米南傍国问道。麻三这时看看小宁正和小涛一起装,便走过来说道:“我说大强啊,你还不赶紧在外面找个女人结婚在这里瞎忙什么呀。”

大强虽然明白这个意思,顿时憨笑着说道:“没事,我有的是力气,再说了,结婚那事也急不来,所以啊,我也不急,随遇而安吧。有媒茬就结,没有啊,我就等着”说着打袋子扛到肩上往架子车上搬去。

“你,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啊。你要是这样,人家小宁该怎么过啊。”

大强这时愣住了,立在那里没动。麻三见他有了反应心里乐了。

“你自己说是不是。要是你在人家家,非亲非故的,天天给人家帮忙,人家小宁就算是有好的婆家说也不敢啊,万一觉得你们俩有啥呢?这样不把人家给害了。要是你真心对人家好啊,你就离她远远的。”

大强回头望了望麻三,说道:“全医生,你的话我会记在心里的,但是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们两个小孩子家在这里干不动吧。他们没有亲人,我能不能帮了这个秋之后再说其它的。”

麻三一听,心里顿时也犯起一阵酸,是啊,小宁两姐弟多么辛苦啊,可能这次真的把大强给伤到了,眼圈红红的,似乎还有两行热泪在眼眶里打转。他明白,他能做出这样的决定真的需要很大的勇气。

这时小宁和小涛在那里叫了起来:“你们两快点啊,看看我们都装完了快。”

望着远处这一趟玉米,小宁的声音总透着一些凄凉。清脆的声音就象是一个独鸣的乐符。

“来了。”

麻三拍了拍还愣在那里的林大强。说道“大强,好了,你的好心我能理解,我也不是故意伤你,我只是觉得这样真的不合适,别在这里愣着了,让她看到了更伤心。”

大强这时猛的一抹眼睛,扭着大身躯向大袋子走去,走到袋子那里,一伸手把袋子拉到膀子上就往车子处扛去,这时一点时间也没浪费。麻三明白他在犯驴脾气,也是有气没地方撒去。

麻三也不能怠慢啊,也跟着大强一袋一袋的扛去,虽然累,但是也不能输啊,所以用尽全身的力气干着。这一天,真的成了她永恒的记忆,这种辛苦他怎么也没有想到。

到了吃饭的时候,大强没吃,硬是回家去了。麻三望着他远去的身影叫道:“大强,你向哪去啊,在这里吃一点吧。”

大强回头苦笑一下说道:“没事,家里有现成的,吃两口马上就来了。”

说着就走了。

“这个大强哥可好了,平常帮了我们不少忙呢?”

麻三则笑了笑说道:“小宁妹妹,你要记住千万不要接受别人的好。说不定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企图。”

这话刚刚说完,小涛就乐了,说道:“进哥,那你说我们应不应该接受你的好呢?”

这话一出可把麻三问住了,心想:也真是的,这不给自己耳光抽吗?

小宁一听弟弟竟说这话,顿时扬手作打的样子说道:“小涛你可真是的,大人说话没你啥事啊,再乱插嘴。挨打了。”

“姐,干吗呀,你也比我大不了多少吧。还好意思说是大人。哼。”

麻三一听乐了说道:“小涛啊,你说的好啊,我可以告诉你们,我的好可以接受的,但是别人我就不知道了。你想想,我刚来的时候,你看看村里人怎么说大强的,他是想娶你姐啊,你还想着让你姐在家里干农活啊。那样是不是很辛苦,现在我呀正给你姐找一份好工作。等有机会啊去学一门技术,以后啊,再也不让你们受这份罪了。所以现在不能过早的想着结婚生子的事,想着更加美好的明天才对。你说是不。”

小涛顿时点点头说道:“进哥说的对。我觉得姐也是,学习那么好,要是那么早给人家结婚了就等于害了她。是吧姐”小宁这时心里也美美的,是啊,自己还有梦想的,不能这样在村子里窝一辈子啊。

“谢谢进哥,你的恩情啊,我会牢记的,不过大强哥真是一个好人,别人怎么看我不管,我只要记着人家的好就可以了。不能做一个没有情义的人啊。现在我家里的情况就是这样,人家来帮我我也不能把人家拒之门外,也太不像话了。说就说吧,我们之间没事就行了。”

这时看着小宁脸上也是一脸的无奈,是啊,想想小宁又有什么办法呢?难不成凭着自己的小双去干这种力气活,那也不太现实。

“那样吧,你们可以结为兄姐,或者你认到她娘跟前,这样就合情合理了。”

麻三说着觉得很有道理的样子。但是小宁却不吭声了。

笑了笑说道:“呵呵,进哥,谁都有点私心,哪会有人专门给我们这号的人家沾上关系啊。算了,不想了,等赚了钱啊,找人家帮忙收一下玉米就好了。”

“是是。谁都嫌贫爱富,也是人之常情。得嘞,不说那么多了。我这里有点钱,你先拿着吧。”

说着麻三从口袋里掏出一沓钱,递了过来。可是小宁说什么也不要,可把麻三弄急了,要是不要,就不吃饭了,马上就走,小宁一看进哥老是来实在的,也不好推辞,就接下了。

“进哥,你的好意,我都记着了,以后有机会我一定会还你的。”

说着眼里含着泪花大口的吃了起来。小涛这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只顾着吃菜。

到了下午的时候,大强又如时的过来了,还是那样一声不吭的干着事,无论小宁给他说什么都不吭声。小宁这时也急了,大声的说起来:“大强哥,你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突然之间不说话了呢?是不是我做错什么事了?你说一句话好不好。要是你觉得有什么苦的话以后就别来了。我不用你可怜我。”

说着气乎乎的往弟弟那里走去。小涛这时也大声叫着:“你走吧,这里的活我能干。”

说着就用稚嫩的身躯背起了大半口袋玉米南傍国往车子走去。大强二话不说一把抓住袋子扔到车子上。走到小宁的身边。

“你别管,等把这个秋过了我就不会再打扰你了。”

说着又干了起来。小宁这时再也干不下去了,只顾着捂着鼻子哽咽着。

麻三这时感觉到好像自己错了,不该把这话说给大强听,大强的自尊心受创,直肠子转不过筋啊。

“好了,别说那么多了,他有什么事啊,以后你们会慢慢明白的,快点干吧,再晚几天,担搁了时间对发芽就影响了。”

几个人都开始干了起来,麻三这一天整整干了一天,第二天给媳妇撒个谎又来了一天,一直帮完了之后才拖着沉重的身子回到了家,回到家后,就累病了。这时麻三自己拿着针头给自己打针。

过了两天之后小宁带着水果来看望他,没想到一看,他竟然病在床上输液,这一下可慌了,拉着他的手哭了。

孔翠被弄得稀里糊涂,最后小宁把麻三给她帮忙的事完完全全的说了一句,这一下可把孔翠感动坏了,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丈夫竟有如此宽广的胸怀,因为孔翠知道小宁的家境,也时常提到她的事,觉得帮帮她确实很应该,麻三原以为这回媳妇会为此大发雷霆,但是没想的是孔翠这么宽容大方,另他非常高兴。

“快谢谢你嫂子吧,我还以为他生气哩。”

小宁这时急忙转过身弯下腰不停的说着谢谢,弄得孔翠非常不好意思,急忙还着礼说道:“看你说远了不是,我可没那么小心眼啊,你看看,他一个做医生的要是这点心肠都没有那我才是看不起他呢?只有那种救苦救难的人,才能得到好报应,我们不求什么好不好运发不发财,只求得能有一个健康快乐的生活就可以了。能安安生生的过一辈子就知足了。”

小宁不停的点点头说道:“嫂子,你是我见过的最漂亮心灵最美的女人,也是我的榜样,我一定会把你的光荣一直延续下去,把你的这种美德继承下去。”

孔翠被说的非常不好意思,说道:“你可别这么说,我一个农村妇女有什么好学的呀,你呀有机会好好学一门技术,挣好多好多的钱,让自己过的开心就成了。嫂子可盼着你过的比我好哈。”

“嗯”她不停的点着头。

半月后,地里基本上都完工了,一家人好好的过了个中秋节,在中秋节的时候,小宁带着月饼跟着弟弟小涛也在麻三家过的,两家人尽情的过了一个不一样的节日,第二天后,小宁上班去了,小涛去上了学。麻三也开始了他正常的坐班候诊的日子,村里的男人们也都陆续的回城里打工,有的去了更远的地方,最少也要到过年的时候才能回来了,一切都恢复到了麻三刚刚重生过来的样子。

入冬了,北风愈觉得干烈,刀子般的刮着,村东头的十字路口再也见不到人拉呱了,最多也就是中午头上有几个人端着热乎乎的饭菜,手里抓个大白馒头边晒暖边吃几口,逢沙风来时,急忙缩着脖子赶紧回屋去。

整个冬天是村里人最悠闲的季节,一丁点事都没有,等到气候暖和的时候,会有几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坐在墙根的檩条上说说话唠会嗑的,妇女们也会偶尔聚在一块纳纳鞋底,打个毛衣,一切看上去就像东边大坑里的水,平静得象一面镜子。

第八章 绝色小玉

冬天的太阳总是那样亲切,就像自己的奶奶般。这天天气异常温暖,火盘似的日头如发疯似的往地上泼火。

麻三竟然从床上被热了起来,立起身望了望,媳妇早已起来,看着平整的院子里一片树叶也没有,就知道已被扫过,厨屋里冒着一缕缕青烟,随着院里的旋风到处飘荡,跟野鬼似的。

他下了床,对着院子猛吸几口新鲜空气,打了个长长的哈欠,伸手在脸上揉捏一番,感觉舒服多了。

“翠,别烧那么大火,快把我热死了。”

厨房里的孔翠一听他叫唤,顿时应道:“我又没炖活猪,你热什么呀。”

唉呀,你个孔翠啊真是,说话真损。顿时问道:“你热不?”

“废话,你过来烧烧锅就知道了,来吧。”

麻三没法,只好挪着懒洋洋的身子向厨房走去。走到厨房的时候,就闻到一股子呛味弄得喘不过气来。

“这回怎么这么难闻啊。什么柴火啊。”

说着他用手扇着,孔翠续了一把柴火说道:“也不是城里人哪里有那么娇气啊。这回的柴火上被羊尿了几泡,不就有点尿骚味吗?呵呵,快点,来了就搭把手。”

麻三只好坐在小板凳上烧了起来,嘿,说实话这味真是不爽。

“你说这么长冬天让我干吗呀?”

孔翠望着锅盖冒出的热气问道.“干吗?没事给我做几双布鞋,条绒的穿着最合脚了,晚上呢就时不时的打打炮就完了,其它时间啊,随你,玩啊,打牌啊,啥都可以。”

麻三说着一脸的不屑一顾,孔翠切了一声说道:“合着我都是为你而活了,我再是女人也不能这么没价值吧。我还是想着我也去挣钱去,用自己的双手挣更多的钱,那样用起来才觉得舒服。”

麻三白了她一眼说道:“得了吧,一个女人就得好好在家里呆着,抛头露面的像啥呀,我挣的钱啊,都够我们花的了,再存个两三年,直接盖个小洋楼,惊天地,泣鬼神。”

“就你,还惊天地,泣鬼神。自己找墙根哭去吧。再过两年啊,人家都盖洋楼了,你知道人家出去一天挣多少钱吗?”

孔翠边说边凝眉思索的样子,麻三则不已为然说道:“他们一天挣的再多,也好不到哪去,累死累活才那么点,多没志向啊,像我们这种又能挣钱又可以在一起的人哪里找去。”

“别说这个了,你再过不了多久就面临生存威胁了还跟没事人似的。”

麻三见媳妇开始变了,天天想着做事挣钱,这可不是好现象啊,看来要是自己不努力一下,可就完了,媳妇说的可都是事实啊,学医生的越来越多了,这就意味着自己这点老手艺马上就要面临淘汰,说不定新的诊所一开张,自己的这个小铺子马上就得倒闭啊。他一想这事就揪心。

今天看来不但但是太阳有些异常,就连媳妇也异常了,算了不争了,到时候弄僵了自己还得装孙子似的哄。

想到这里他呵呵一笑说道:“媳妇今天真漂亮。”

这话一说,孔翠顿时呀了一声,用那热气熏得湿乎乎的小手捂起脸,说道:“看你,说什么呢?冷不丁的羞死人了。”

能看得出孔翠心里挺高兴的,女人啊总是这么善变。这时她也变得很温顺了。

“我想啊,要是镇上那个不来找我的话,我就再去看看,万一人家没空找我呢”她把锅里的馍拿出来,在烧开的水里搅起了玉米面,麻三没吭声,一个劲的往锅里加着玉米杆子,火就象男人体内的欲火一样,一个劲的往上窜,锅里的水翻着滚开了起来。

等了没多久,就有了一股糊味。孔翠说道:“看你,烧那么大火干吗?”

没办法麻三确实没有烧过几回,这一下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又被训了。最好的办法就是默不作声。

就这样二人凑合着吃了起来,正吃得“津津有味”的时候,门外响起了一阵喇叭声,好像就在门口,二人奇怪了,连鸣了几次之后还不消停。

麻三终于站了起来,嘴里不停的说着。

“真是个憋犊子,要是铁蛋的话,非给他注射点狂犬病让他发作不可。”

孔翠掩嘴一笑说道:“你呀,就一张嘴,看看你敢不敢。”

麻三也不示弱,扭着大屁股走了过去,这时刚刚走到过道那就听到门外好象两个女人的声音,影壁墙前的兰竹随风而荡,显得很是优雅,旁边两只大白鹅听到这么刺耳的声音也吓得不敢前往,站在那里原地踏步走。

女人?难不成真不是铁蛋,现在只知道村里只有铁蛋有辆铁牛车,车上有这样的大嗽,一鸣气得邻村十八街想揍他。可不是他又是谁呢?这么一弄,他糊涂了。

哪知道刚刚走到门口,就闻到一股香味,不是淡淡的而是一股浓浓的香味,香味之中好像不至是一种气体,几种混合的味道。这时让麻三一下想到了自个重生前当乞丐时在大酒店门口小姐出来时所散发出的味道。

天啊,难不成还有跟我一起重生过来的人?他纳闷的伸出头。哪知刚刚露出半个脑袋,外面的女人就开腔了。

“姐夫,干吗呢?偷情啊,那么紧张?”

这时还有另一个女人的声音“不会是犯了什么事吧。哈哈,不过没关系,如果真犯了事啊,就我一句话的事。”

麻三听完,心里咯噔一下,心想:这是哪里来的妖孽啊,说话不怕风大扇了舌头。一出气能熏死人。

“看你说的,我能犯什么事啊,顶多吃饭吃到鼻孔里,放屁带屎拉到裤裆里呗。”

话音刚落,另一个女人忍不信咯咯咯银铃般的笑了起来,他打开门,这时门口的香车美女顿时让麻三惊呆了。

车可不是劳斯莱斯也不是加长悍马而是一辆豪华摩托,大托盘,小机型的女式摩托,两个女人的小屁股蛋子刚好卡在摩托的坐槽里,不大不小刚好,整体看来线条流畅,如行云流水般独具艺术美感,此时麻三猛的联想到了女人那曼妙的身段,凸凹有致,错落有形。

随着笑声,他朝着二人看去,大道上的小北风吹起黑瀑般的青丝,随风飘荡,一波波如溪水中的水絮绵绵流动,确实太美了,清秀白皙的面孔在寒冷的中冬季节里,显得粉里透红,如刚刚摘下晨露欲滴的大苹果惹人眼馋。

“看傻眼了,姐夫。”

孔溪一句话顿时打断了麻三美好的想象空间,醒过神说道:“哪,哪里啊,我觉得吧,今天的天气真好。”

“呵呵,你姐夫真逗。”

开车的女人说着又笑了起来。

“他不是逗,而是贫,没一点实话。不过为人还是蛮好的,除了有点色。”

这话一说可把麻三气坏了,原本以为小姨子是在赞美自己,没想到后面还拴着一个长尾巴雷。

“看你说的,我好这没得说,后面的说的就不靠谱了。既然来了快点进来吧。”

说着麻三做出欢迎光临的样子,做得很规范。

“呵呵,挺象一个合格的服务生呢?”

这时开车的女孩笑了笑说道。麻三逢美女便笑脸相迎这也是永远不变的定律,也是他的德性。

“你让开我开进去。”

女孩说着一加油门嗖一下进去了,可把麻三吓坏了,一下跳到了一边。

嘴里还没停着“哟,这电驴可真快啊。打惊了似的。”

孔溪乐得合不拢嘴,说着“看你那土老帽样,还电驴,这叫摩托,木兰,花木兰你懂吗?”

麻三看着孔溪那一脸能唧唧的样子顿时说道:“你懂,人家花木兰是个女的,这木兰怎么是个机器啊,还在那里装,真是的有啥能耐啊。你还不是坐着别人的车啊。有本事啊你也弄一辆给我开开。”

“姐夫,别贫啊,就你,还给你,门都没有,你呀还是好好的打你的针,闻人家的腚臭吧。我还告诉你了,就我这身子,就我这本事,说不定啊,过年不到就给你弄一辆回来让你眼气死。让你天天得红眼病。哼。”

麻三望了望走路一摇三摆的样子心想:你再能,还不是让我给插得死去活来,有本事你在上边啊,真是的,能个球啊,有种晚上别损我的大鸡巴,我看啊有机会还得把你弄得神志不清,弄得你欲罢不能。

“你怎么来了,这个是?”

孔溪急忙给姐介绍说道:“这个是我一朋友,在城里过得可人物啦,有车有房,日子过的比神仙都舒服啊。他叫小玉,高小玉,高是高大威猛的高,小七玲珑的小,玉当然如花似玉的玉喽。你看看这身子,就我姐夫这样的男人,不看就迷倒。”

麻三这时也仔细看了看,这个小妞长得可真是好看啊,比起媳妇来,那可更白不少啊,全身上下好像都跟媳妇孔翠屁股蛋子上一样,白透透的,粉嘟嘟的,像个洋娃娃,头上带顶毛耸耸的帽子看上去真是太洋气了。那身子胖瘦刚好,高高挑挑的,一看就知道是个当模特的好坯子。

“怎么样?迷倒了吧,你看看我姐夫看人家那眼神,天啊,眼球子差点掉到地上摔得嘎嘣响了。”

这么一说可把麻三羞得满脸通红,说不出话来。孔翠也看出来了,但是她想:别说男人了,就连我这女人也想多看几眼。男人好色,多看看也没啥,再说了,他再色人家不愿意色也不成啊,最多啊也就是饱饱眼福罢了,不然管得太紧了,不出轨都难。

想到这里孔翠笑了两只眼睛望着这个叫高小玉的女孩说道:“别说你姐夫啊,就连我都看傻眼了,这长得也太好看了吧,要是有机会啊,一定给人家要一张照片挂在墙上,没事就看看,肯定啊多活几年。”

这么一说可把旁边的高小玉给乐坏了,捂着嘴巴说道:“你嫂子可真会说话,把我说的都不好意思了。真想找个地鏠钻进去。”

麻三心里那个馋啊,双眼望着她美滋滋的想着。心想怎么长这么漂亮啊。要是真能尝尝那可太完美了。

“漂亮的女孩说话就是好听,哪像你啊,说话跟撞墙一样,不损人不说话,要再这样下去啊,看你怎么找婆家。找不到让你当一辈子老女人。”

麻三说话也够不给面子的,但是孔溪不生气,还嘻皮笑脸的说着。高小玉感觉这里新鲜极了。

“小溪,在农村啊,这种感觉真好。你还说农村不好,你看看连说话都这么好玩。要是有机会啊,我就要好好的在这里过一段时间,享受一下这种感觉。”

看样子高小玉是真喜欢上这种感觉了,双眼望着农家小院双眼充满了向往。麻三望了望她说道:“你可真是的,还喜欢这种感觉。我这辈子怎么也不想在这待着。还是你们城里好啊,吃好的,穿好的,开电驴。你再看看我们家,住的不象样,穿的破布衫,再新的衣服穿不了两天就脏得不像样了……”

麻三的话还没说完,顿时就听到孔溪开口了。“姐夫你别在这里丢人显眼了。就你那衣服还好意思说两天,哪一件衣服你不穿个一个多礼拜才脱啊,要是我姐不给你要,你肯定还不舍得脱。”

高小玉这个乐啊,忍不住望了望麻三,麻三这时在家里也没那么注重衣表,穿得一点都不规矩,老西装,蓝裤子,黑布鞋,看上去俨然就是一个农民兄弟的样子。真是没脸啊,麻三心里也气啊,要知道今天有这么一个美女过来,自己非得精心打扮一下不可啊。这回可把自己那光辉的形象给毁了。

这时孔翠从屋子里端着茶,点心出来了,孔溪拉了拉旁边的竹椅子说道:“来,小玉,坐吧。我姐啊,可是最好的,什么事啊,都想得周到。我从小到大啊,吃喝啊,衣服啊,都是我姐搞的,我爸妈那眼光不行,买的衣服,我从来都不穿。小的时候还拣我姐的衣服穿,现在我姐每天啊,都给我买好衣服穿,说什么快说婆家了,得穿好点。有时真的挺可笑的。”

孔翠笑着望着说话能唧唧的妹妹,也不知道现在变得这么多话。高小玉望着漂亮的孔翠微笑着说道:“还是你好啊,什么都有姐照顾着,我只有一个哥哥,而且还不正经做事,到处闲晃。别说照顾我了,还净给我惹事,没有过过啥安生日子。要有那个机会啊,真想着给你换换,好好享受一下你这样的美好时光。”

说着望着家里的一切,看着特想融入的样子。

麻三这时好像特不入格的样,自己竟回到堂屋里去了。孔翠这时便陪着妹妹和高小玉一起拉家常。等了没多久,麻三从里面出来了。

这时孔溪背对着他,鼻子一动,顿时大声的叫了声:“唉呀,我的妈啊,怎么又有一股子太阳花味啊。肯定是我姐夫又酸起来了。”

这么一说高小玉,孔溪,孔便三人一起扭向了后面,一看,可把孔溪乐坏了,只见麻三这时西装革领,皮鞋穿着,头发上还湿乎乎的,梳得油光发滑,顿时跟变了个人似的。

“姐夫,不是吧。你打扮这么帅做给谁看啊,别忘记了,你已经结过婚了,你老婆可是我姐啊,哈哈,看看,你,还打扮起来了,小玉可是我姐们,不论你穿成什么样都没关系的。真是的,弄得象是要给小玉见面似的,那么隆重干鸟啊。”

小玉这时也愣了,捂着嘴憋着笑出来,但是看着麻三那滑稽的样子,觉得这里的一切真是太逗趣了。

麻三被她这么一说弄得也极不好意思,一抿头说道:“你以为像你啊,不要好的时候,找片布挡住就行,要好的时候,非穿皇帝的新装不可,我呀这就去外面办事去,一下就回来,这叫注意形象懂吗?”

说着麻三也不好意思在这里呆着了,穿得衣着光鲜的往外面走去,麻三也非常明白,自己能去哪啊,外面都是村里的人,个个穿得灰里土气的,自己不更乍眼。

当麻三走到过道里就没出门,趴着身子看着院里的三个人,特别是貌美如花的高小玉。眼就象钉了钉子一样,望着她一动不动。

过了没多久,只见三个人站了起来以为要回屋坐着呢?但没进来。

“妹妹到里面去坐会呗,等一下啊让你姐做一桌子好吃的,让小玉也尝尝这孔式家常私房菜的味道。”

孔溪冷笑了几声,指了指麻三的胸口说道:“姐夫,你就别在这里装了,你不就是想着让我朋友小玉多在这里呆一段时间吗?告诉你现在啊我们就走了,出去玩了,在家里有啥好玩的呀。”

说着推开麻三就往外走,麻三一听,啥?现在就要走了?向哪去啊?

“不会吧,这么早就走了,不刚来吗我还以为你们在这里住几天呢?”

“我猜你就是这意思,得了吧,我们啊现在去城里洗桑拿去了。”

说着二人便跨上摩托一冒烟走了,这下倒好,麻三还没感觉两个人便走了。

这一走可把麻三整个心都掏空了,心里象这冬天一样,拔凉拔凉的。

站在门口的麻三久久不愿回去,这时院子里的孔翠望着过道里倒过来的影子说道:“全进,你还不进来,站在那里干什么呀。真是的,看把你迷的。”

麻三这时才猛的想起来,是啊,这样也太带样了,让媳妇看着多难受啊。想罢便回来了,看着媳妇孔翠正在纳鞋垫,只见鞋垫上一朵盛开的大红花格外显眼,红得招人喜欢,不论从画工再到手工锈上,都堪称是一流啊。麻三心想:高小玉虽然好看,总感觉有种花而不实的感觉;媳妇孔翠虽然不及她,但感觉就像是花生一般,外表虽不美,但是做成什么都是清香可口,入口留香啊。

还是好好爱媳妇吧,想着他好像良心发现般的把手放在孔翠的腿上轻轻的按摩着,逗得孔翠在她背上打一巴掌。

“看看你那样,不怕人家吃醋啊,小玉真的有那么吸引你啊。是不是我特难看,像个老太婆一样。”

这时才明白原来她也是细心的很啊,刚才只是没说出来而已,急忙说道:“看你说的,哪里会啊,给你说,你比她可漂亮啊,要是高小玉到了我们这个年龄啊,不知道会老成什么样呢?再说了城里的女人啊,都不能比的,天天屁事不干,肯定会好一点了,要不然让他在地里摸爬滚打十几年再让她好看,哼,所以说,能保养成你这么美的,全天下都找不出一个来,这也是我全进上辈子修来的福份。”

“哈哈……”

孔翠虽然明知道她逗她开心的,但是心里还是很高兴,毕竟这是出自老公之口吗?不一会又回去看病了,麻三急忙去看病,看好之后,还夸麻三很帅气,说道:“看看你家老公,长得帅呆了,别说有病,没病都能得病了。”

麻三二人一听,愣了,这时看病的人也反过神了,急忙摇手说道:“不不,不是那意思,我是说这病啊,不看病但看你老公穿得这么帅气干净,就能好一半。看我这嘴啊,老说错话。”

这时麻三夫妇才恍然大悟,心想这话说的也太离谱了吧,这两句话都能说错,真是太可恨了,要真那样,不把你治死也得冶残你。

“没那么严重,刚才我们家来客了,所以啊才换了身衣服”孔翠说着笑着。麻三一听不乐意了说道:“看你说话都不会说,我平常都爱干净好不好,再说了,这做医生的还能说自己不讲卫生的真是的,那以后谁还向咱家来看病啊。”

两个人现在动不动就斗嘴,看来生活真是太平淡无味了,麻三倒也乐意。

在这个时间里,人们除了吃喝就是睡觉了,所以人们一向在阳光里就变得更懒了,这时孔翠眼睛也累了,揉了揉眼便仰着头闭目养神。

这时从外面走进来一个人,推着一辆旧自行车,推车的是一个女孩,看上去年纪不是很大,看样子与孔溪大小差不多。来到院里看了看,不没等到站稳,那两只大白鹅就钻了过去,麻三眼尖,一看又去拧人家,顿时叫了一声:“回来。”

两只鹅还真听话。顿时停住了脚步,伸着头叫了起来。这一下可把这个女孩吓坏了。

麻三望了望,这个女孩虽然岁数不大,但是给刚才的高小玉比起来,那可是有着天壤之别啊。就穿着来讲那都是有着明显的分别。女孩很明显是农村的打扮。望了望院子里的二人说道:“请问你是孔翠吗?”

孔翠一听,急忙睁开眼望着她,点点头说道:“是的,我就是孔翠,请问你是?”

“哦,我是欣雅服装店的。你不是给我姑姑留了个地址,说你想去学剪裁吗?”

孔翠一听,顿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哦,对对,我就是,谢谢你啊,你过来坐坐吧我去买 瓶饮料去。”

这时的孔翠简直就是喜晕了,从口袋里掏出钱塞给麻三推着去买东西,麻三这时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呢?女子也没来得及看清,就被推了出去。

学剪裁,呵呵难不成还真有门?他心里想着便去买东西,回来的路上,他想了想要是媳妇不在家,肯定在饮料里下点药,好好销魂一下,可惜啊,机会不成熟,再说了这个女孩也不算很漂亮,算了。他边想边摇着头往家赶。

刚刚走到当街的胡同口,但听到一阵老女人的笑声,听着这声音很熟啊,这会是谁啊。他忍不住闻声而去。

这时又一个男人的声音很不要脸的说着。“快点吗往下脱一点。”

“靠,真不要脸”他在心里骂了一句。刚刚把头探出来就看到一男一女正在前面不远处的老屋跟前乱搞呢?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矮常人半头的铁蛋,女的更熟悉是自己门子里的疯婶子樊美花。正在铁蛋的引诱下往下脱裤子呢?婶子这时那股傻劲真是没法说了。按照他的意思快把屁股露完了。麻三再坏也不能让铁蛋欺负婶子啊。顿时大吼一声。

“铁蛋,你个死玩意,看我不把你打死喽。”

铁蛋一看又是全进,恨得牙根直痒痒,急忙撒脚丫子往外跑。边跑边喊“我搞个老娘们碍着你什么事啦。兴你乱搞就不能让我搞搞啊。你那天骗我二十块钱我还没说你呢?把我逼急了可别怪我啊。”

虽然话这样说但是自己也确实怕麻三啊,心想算了,俗话说的好啊,好汉不吃眼前亏,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啊。

一溜烟没了。

这时疯婶子还没脸没皮的笑呢?看到麻三,顿时淫心大声,朝着麻三就扑了过来,嘴里还说着:“侄子,我老早就想要你了,只是当初没勇气,现在给我一回好不好啊,你叔他半年还不来一回,没事的……”

麻三哪里能受得了这个啊,顿时拿着饮料跑了。

到了家里,从二人聊天的中得知女孩叫李燕,但是仔细看来还挺中意的,要是再按照高小玉那样打扮一下,肯定也是个美人坯子啊,只不过让这身土里土气的着装给迷糊了。

李燕坐了一会,说道:“好了,天也不早了,等一下还有几个人要赶着穿衣服,我得回去了,我姑姑就是那意思,要是你觉得想去学明天去就行,生意好了,钱就多发点,反正我们这学徒钱都不多,也就够个零花。”

“看你说的,本来就是给你们学技术的钱我们就不要了,我感谢还来不及呢?”

“不不,做生意就是这样的,从第二个月开始能帮工才算起。第一个月是没有钱的。”

“嗯嗯,谢谢你哈,顺便替我给你姑姑问好,我明天就过去。”

李燕笑笑,说了一会就起身走了。孔翠望着她远去的身影,心里高兴极了,回头一下抱住了麻三说道:“老公,我爱你。”

麻三被弄得晕乎乎的,这突然间的自我真是让人受不了啊。在村里还说我爱你,深身鸡皮疙瘩掉一地啊。

“爱我哪啊。”

“哪都爱。”

真的,说着麻三一下抱起孔翠就往家里跑,看着样子又难免一场“恶战”啊。

阳光这时热乎乎的照耀着大地,麻三抱着她一下放在了床上,想着刚刚亭亭玉立的高小玉干起了媳妇孔翠,孔翠更是舒服,自己马上就可以去学剪裁做自己想做事了,自然心情愉悦,把浑身的高兴劲都用在了这次做爱的运动当中。极力的配合着纵欲横生的麻三。

麻三的手伸向大而饱满的乳房上,来回转着,林根部用力往上推去,两只咪咪拼命上移,大大的奶头褐红褐红的胀得长长的,似乎再一用力就会有奶水爆出来一样。下身肿胀的大龟头就像刚刚出锅的大热狗,热气腾腾的插着红嫩润滑的小蜜穴,浪声忽高忽低,下身的爱液一股热过一股,扭动的小臀缠绵着,扭动着,似乎要把麻三的灵魂给勾出来,给他一下飘渺的感觉。

床吱吱做响跟着表针的移动很有规律的走着。时而快如脱兔,时而静如处子,两个赤条条的身子相互交融着,一番激战之后麻三想着高小玉把所有的激情都迸发了……

美女是福亦是祸,高小玉的出现给整个故事带来了一个转折性的改变,是福是祸,请接着看下集分解。

Comments

No comments yet. Why don’t you start the discussio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