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村醫風流(全)-27

第五章 七折优惠

老王一喊麻三感觉这事成了?顿时呵呵一笑说道:“老王,你先把钱交给我,两天内交货。”

“那你小子可不能耍赖啊。”

老王说着还是担心铁蛋流坏水。

“得了吧,这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我骗你也不好意思啊。这样,我给你写了字条。行了吧。”

铁蛋摸了半天也没见纸,顿时把老王上衣口袋的一包烟抽了出来。把里面的铂纸扯下来写了一张协议之类的东西。老王拿在手上这才安心的离去。

当33块钱交到铁蛋手里的时候,心里总算轻松一点了。可是还得销出去一根啊。

心想这全进可真够坏的,这玩意可真够坏的,这玩意要是平常人咋好意思张口啊,即使是有买的想法也不好意思买啊。

这时走到砖厂周围转了转,没什么很熟的人,这时猛的想起了子岸集旁边修车的老甘,对啊,那家伙也不是什么好鸟,坏心眼一大堆,可能会要,顿时掉头往集上赶去。

拖拉机虽然是农用车,但是放开跑也是呼呼生风啊。不一会,到了。小北风吹着,把人都吹走了,整条大街空荡荡的。

铁蛋还没到铺处那就见门里面嗖一声钻出个脑袋,可把铁蛋吓了一跳。一看不是别人正是老甘。

老甘这时呵呵一笑“你小子真是的,我还以为来做我生意呢?”

铁蛋下了车拿起摇把,笑着说道:“老甘啊,别老想着赚人家的钱,你也想想你自己,看看你这辈子活得多憋屈啊。”

“你这个铁蛋,说的什么话啊,我一辈子风风光光的怎么憋屈啊。你说说看,这一片,哪个不知道我是第一个会修车的,后面那两家修车铺都是我教出来的,见了面至少也得叫声师傅吧,在村里咋了,我的辈子最大,一进村,都是甘爷甘爷的叫。我还不风光,哪个风光。”

说着话老甘似乎很骄傲的样子。铁蛋也不吭声,望着他。等他说完了,说道:“这就叫风光啊。你咋不说你是个妻管炎啊。看看见了你老婆那德性,跟个哈巴狗一样,你有胆量掏掏口袋,要是上了十块钱,我把那盘螺丝吃喽。”

老甘好象被触到痛处,指着铁蛋的鼻子说:“你,你小子。我那不是怕老婆好不好。那是尊重女性。看看你那德性,一点都不疼老婆还好意思说人家。”

“别说了,不过这回我来啊就是给你带来福音的。你怕老婆的日子到头了。”

而后指着老甘的脸阴险的笑着;“你老小子可以咸鱼翻身了。”

老甘给他拉了把椅子,看那样子不高兴。但是多年的老朋友也不能太没礼貌啊。

“铁蛋,要不是看在多年交情的份上,我非揍你一顿。说吧,来者何事。”

“还何事,给你带福音来了。我就是看着你活得憋屈啊,老哥。你看看还不是因为你摆不平你老婆老落到这份上的吗?看看你自己,每天跟个油娃娃似的,你老婆呢就在街上没日没夜的打牌,一夜不回来你屁都不敢放。你知道人家干什么去了?不知道吗?我告诉你吧,肯定是跟别的男人鬼混去了。”

“你,你乱讲。我老婆才不会那样呢?少在这里放臭屁啊。”

“你别管我是不是放臭屁,我的话都是有科学根据的,哪像你啊,天天在这小屋里一蹲,啥都不知道。我就不一样了,日行千里,夜行八百啊,什么事都瞒得过我。你那点老底啊,我早就知道得一清二楚了。老甘啊,你拍拍自己的良心说,你是不是性无能。”

老甘一听,顿时四处洒洒,见没人来,才压低声音说道:“你少说这个,有什么福音。”

“我也不是那种磨矶的人,就直说了,你现在的情况啊就是晚上把你老婆搞爽了,啥问题都没了。”

“扯吧你。”

“看你那样,一点虚心劲都没有。要是不信啊,也没办法。我可告诉你啊,我朋友那里正在打特价销售一种情趣用品。一个40块钱。保证让你老婆爽得唧哇乱叫。”

“滚滚,我可没你那个闲心搞女人啊。我天天守在这里也不可能去搞那个。没事啊,你走吧。懒得给你说。快走快走。”

说着便推着他走了,这么一推,铁蛋觉得完了,这个最有希望的人没戏了。但是还是想着争取一把,这个老甘是个爱面的人,再也不想揭自己的短了。一直把他推到了车上,铁蛋望了望他说道:“好好,不给你多说了,你自己掂量着。要是想通了找我啊。保证啊让你老婆服服贴贴的。”

“快滚。快滚……”

铁蛋摇着机器,坐上回家的路上,这一下心彻底凉了,看来两个很难销啊,这可真是贪小便宜吃大亏啊。但是也不能前功尽弃啊。他边开车边想着有可能的人。

一直走到了家里,也没想到一个,心想算了,没有就多等几天,多给人家喝喝酒,说叨说叨这事。

回家抓了一把花生仁,无聊的出来走走。

“哟,看看,我们村的大富豪都出来了,你的大奔呢?”

铁蛋正低着头走,一听有人夸自个,便抬头看了看,顿时切了一声:“羊贩子,什么事啊,见了大富豪了也不磕个响头,请个午安啊。”

“哟哟,看看你那牛屎样,还磕个响头,给你个响屁还差不多。我二麻子天生就是做经纪人的。你知道那大明星的,都是经纪人联系的,要不然啊,会那么出名。”

说着话二麻子能得恨不得把脸仰到天上。铁蛋也看不惯他能唧唧的样子,撅着嘴说道:“切,你呀就别吹了,人家是明星经纪人,你贩的是羊狗猪那样的畜牲,咋能比啊,不知道羞耻二字咋写的吧。”

二麻子笑了笑,走了过来,走到他跟前抢了一把花生米吃了起来,嚼得满嘴的白沫子。

“嗳!对了,问你件事呗,这回啊,我可不是给你吵架来的。”

铁蛋笑了笑说道:“那是为啥来的。”

“问你件事呗?”

二麻三跟女人似的蹭了一下铁蛋。铁蛋翻着白眼很反感的样子。

“早就听说你小子对付女人挺在行的,给传授两招呗,我那媳妇早就玩腻歪了,没劲。”

铁蛋一听,哈哈大笑了起来,望着二麻那长长的头发就想揍他,没好气的说着“呵呵,就你啊。还想搞女人啊,你家里不是有很多母的吗?随便搞。”

“你,你小子说话注意点啊,小心我把你家老二咔嚓了。”

铁蛋知道他也是个二愣子,没吭声往一边走去。

“别,别走啊,给你开个玩笑,我这次啊,是真的虚心求经啊。别那么小家子气吗?”

铁蛋这时回头一想对啊,既然他也想这口,何不给他推销一下假阳具的事啊。嘿嘿想到这里,顿时笑着回头看了看。

“呵呵,既然你这么有心,我教教你也无妨啊。你过来一下。”

说着一摆手,示意他过来。二麻三求经心切,跟着他走了过去,一起到了东头的小桥上,铁蛋笑了笑说道:“你真的想玩女人啊?”

二麻子笑了笑,鬼笑一下“那是,你说哪个男人不好这口啊,我那老婆啊,神经兮兮的,早就看不惯了。”

“呵呵,那是,不过你的让我用一回我就包你能泡到妞,你看怎么样?”

话音刚落,二麻子顿时往后捋了一下乱糟糟的头发。眼红了。

“你小子是不是找抽啊,妈逼,信不信现在就把你阄了。”

二麻子可是个出了名的愣子啊,铁蛋个头没他高,所以 一起没敢拼,看这回这样也没开玩笑啊。呵呵一笑推了推他说道:“看看,看看,这就一句话值得生气吗?你不在求我吗?真是的”二麻三这时也醒过神来了,说道:“好啊,今天老子不给你一般见识,但是你要再说那无理取闹的话,我看不把你扒层皮。”

“好好,这回啊我们都谈点正经的,我这里啊还真有你想要的东西,不过这个东西呢?不是白拿的,是要买的。”

铁蛋这时急忙想着快点把这两根销出去还能为自己省几个钱。

二麻子看了看他说道:“老子是经纪人有的是钱。不缺你那一点说吧。干脆点。”

“我的决窍啊,就是能把女人伺候舒服了,但是说起舒服那可有学问了,我不但有着超强的性能力而且啊,还可以借助一些工具,还能让女人爽到掉魂。”

“说啊,是什么东西啊。”

二麻三再也忍不住望着喋喋不休的铁蛋说着。铁蛋笑了笑“情趣用品。你先交40块钱我明天就把货给你拿过来。”

“拉倒吧,什么东西啊,还要40块钱。”

“这都是最便宜的了,要不然啊就没得买了,我也是去别人那里拿货啊。”

二麻子把手插进口袋摸了半天没带一毛钱,顿时说道:“这样吧铁蛋,你先给我垫上,我给你写一份合同。这样你就可以放心了吧。”

铁蛋说了一半天也没钱,只好做罢,心想还是早点把这个东西销了再说,垫就垫点吧。这时二麻子拿起他口袋里的笔写了起来,写了之后,冲他乐着走了。

“别忘了啊,快点,我这心啊早就飞了。”

铁蛋望着他远去的身影,嘴里骂着:“妈的,不多抠你点就够意思了。”

这时他二话没说便去了麻三家。

走到麻三的家里,一用力把门打开了,咣当当,门吊子来回撞着,发出刺耳的响声。

麻三正愁着没事呢?睁开一只眼睛望了望他,哼了一声:“铁蛋,完成不了吧,就那样吧,你还是别想那事了,想要啊就再买一根。”

铁蛋看了看他不屑一顾的样子说道;“我说全大医生你可太小看人了,来吧,给我拿两根,那钱啊,我都收过来了,人家只是不好意思来而已。”

说着便把钱甩到麻三的腿上,麻三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啊,望着散落在地上的钱,急忙弯下腰拣了起来:“嘿嘿你老小子还真有本事啊,佩服佩服。好好,跟我来。”休息一下 广告时间:金冠信誉 Mr.cao成人用品 AV女优游戏制服诱惑情趣内衣充气娇娃18种做爱姿势任你摆弄!告别手淫!想玩就玩!

麻三这时起身往药房里走去,从里面掏出四根摆在桌子上,让铁蛋拣,铁蛋望了望型号都是一样的,就随便拿了两个,给麻三要了两个袋子走了。

铁蛋这家伙虽然有点坏,但是对人还是蛮讲义气的,想着快点把东西给老王送去,好了解了心愿。当他走到砖厂的时候,老王还在那里打牌,一见到铁蛋,马上把牌合上了,嘴里说着:“不打了不打了。”

“你这个人真是的,怎么也要把这一盘打完吧,这样可就是你的不对了啊。哪有这样办事的。”

老王这时望着铁蛋呵呵一笑说道:“有事,真有事。明天多让兄弟们赚点啊。先走了。”

老王出了门,拉着铁蛋走到大路边上,递了支烟说道;“铁蛋,是不是搞到了。”

“哼,看你说的,这一点小事我还搞不定啊,那还怎么叫铁蛋呢?”

“是是,那快点拿来看看,咋用啊,教教我,我好去表现表现。”

这时的铁蛋就象是一个行家,打开盖把电池装好,老王看着笑着说道;“还别说啊,现在这人啊,真会造,连老二都造这么像,真是绝了。”

“看看,这里可以调速,这个可以帮你做个前奏,要是你那玩意彻底不行了,也没关系,这个完全可以挺得住,两节五号电池,便宜方便,三月保修,保证让你老婆再也离不开你了。”

老王喜出望外啊,听完铁蛋一阵解释兴冲冲的装进了口袋里,就等着晚上回家的时候好好用用。

看着老王那高兴劲,铁蛋心里也高兴啊,又高高兴兴的到处找二麻子,终于在二胖家的赌场上找到了。打得正热火的二麻子这时点正好,无论铁蛋怎么叫都叫不起来,最后满载而归,心里点着钱那个美啊,这时才记起铁蛋来。

走到门口,看到铁蛋已经在墙角那睡着了,光已经照不到了,看上去他也有点冷啊,双手抱胸,缩着脖子睡着。

二麻子在墙根的地方拔了根小草在他的鼻孔里捅了捅,这一下可把铁蛋痒坏了,一连打了几个喷嚏才醒过来。

“你干嘛呢?真是的。刚才叫你也不吭声。”

“呵呵,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啊,要不是刚才那会我能赢那么多钱吗?来,不就是40块钱吗?”

说着他便拿着钱扔了过来。铁蛋可是个贱财迷啊。一看有人给钱,心里那个乐啊。顿时从包里把假阳具拿了出来。讲解了一翻最后说道:“只要是女人啊,你把她按在地上,把这个东西在她骚逼那一划啦,顿时象着了魔似的便浪叫起来了。要不你在你媳妇那试试,肯定让你过足鸡巴瘾啊。”

“滚”铁蛋还怕这钱不好要,没想到今天如此爽当,手里拿着钱向麻三家走去。麻三也遵守诺言把以21块钱给了他,铁蛋这时心里也差急啊,自从用这个东西搞了老婆之后,对自己也越来越没感觉了,时不时的就用这个东西,现在要是发现没有了不打死自己才怪。想到这里他就想着快点把假东西放回原处。

且说二麻子手里拿着这个假东西,想着铁蛋给他讲的那些神乎其神的话,也是半信半疑啊。心想这回得找个人试试。回到家里媳妇也不知道疯哪去了,正想出去找的时候,外面竟有人找。

“二麻子,二麻子在家吗?”

二麻子正在这有里闲的蛋疼,往外一看,铁蛋的媳妇,心里顿时坏水直流啊,心想:对啊,既然铁蛋说的那么晕乎,何不让他媳妇先来试试呢?想到这里顿时说了句:“咋,找铁蛋干吗啊,在里面呢?”

这时铁蛋的媳妇说着便扭着大屁股走了过来,二麻子望了望铁蛋媳妇,虽然没有自己媳妇风妹漂亮,但是至少也是别的女人啊,没有尝过腥的他现在倒有种饥不择食的感觉。还没等她进屋,二麻子便一把搂住了她,一手把假鸡巴掏了出来,按动电扭,刺向了她的阴处。这时铁蛋媳妇一听这么熟悉的声音顿时想到了家里的那个,还没轮得着多想,下身钻得特别痒,痒得浑身发软,心想:既然老公对自己不忠,自己何必再守着这个破贞节牌坊呢?想到这里她放开身心极力的配合了起来。这时从来没有碰过别的女人的二麻子一看铁蛋媳妇还真是从了自己,顿时心中大喜,连亲带啃,一下把她抱到了床上,把那根假鸡巴塞了进去,最后用自己的老二把铁蛋媳妇狠狠的干了三炮,这一回,二人都尝到了鲜,心里美美的。

铁蛋媳妇这里也不觉得二麻子脸上的麻子了,倒觉得挺可爱的。比起丈夫来说猛多了,而且鸡巴头子也大,直插得下身骚水直流,现在裤裆里还湿湿的。

二人干完了,二麻三用手捋了捋假鸡巴上的淫水,说道:“嘿嘿嫂子你还逼味还真香啊。没想到你也这么猛。”

“哼,这还是头一次呢?没放开,要是放开了,非把你老二给弄焉了。”

二麻子听着铁蛋媳妇的话顿时觉得这女人啊,骚点是有好处。这话听着都耐听。“好啊,要不咱们再来一炮。我这大鸡巴啊痒得很,要不你用嘴试试。”

铁蛋媳妇笑了笑,整理着衣服,说“算了吧,改天再弄吧,我还得给他做饭呢?要是晚了回去了,该怀疑我了。安全第一吗?走了”说着扭着大屁股往外走。二麻子望着走远的铁蛋媳妇,心里那个爽啊。心想:铁蛋啊铁蛋让你能,现在你媳妇给你带的绿帽子多耀眼啊。

铁蛋媳妇也没想到会发生这事,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就被二麻子给干了?便是回头想想还蛮舒服的,比着自己手淫强得太多了。而且那鸡巴头子大的捅得小肚子痛,痛里带痒,比着铁蛋的长不少,她笑着笑着一直走到了家里,这里铁蛋也正好在家,看着媳妇乐呵呵的样子顿时说了一句:“吃到鸡巴了那么高兴。”

铁蛋媳妇一听,顿时愣住了,望了望铁蛋大声的叫了起来:“看你那鸡巴样,就你那鸡巴短得还没人家二麻子的一半长还好意思说。”

铁蛋一听,顿时火了“你个骚娘们说什么呢?”

铁蛋媳妇也火了,反正两个人经常吵架也不差这一回,想到这里跳着吵了起来:“你管我哦,我想让谁干让谁干,你管不着。”

这么一说铁蛋心里慌了,心里一种不平衡,追着赶着要把她打一顿。可是铁蛋想错了,有句老话说的好啊:老虎不发威你当是病猫啊。这时的她越看铁蛋越窝囊,顿时大吼一声,迎面扑了过去,二人厮打在一起。最后谁也没有占到便宜,二人都惨败而终。

等一切平息下来之后,铁蛋摸着热辣辣的脸心想:算了再这样下去还得过啊,说不定最后吃大亏的还是自己,没办法,铁蛋又厚着脸皮给老婆认了错,这时原本就理亏的铁蛋媳妇也觉得对不起老公,便原谅了老公。二人晚上躺在床上一夜都没合眼,直愣愣的望着蚊帐各自想着事儿。

第二天,铁蛋冲到二麻子家抓起二麻子就打了起来,二麻子当然知道是为了什么事了,让他狠揍了几下,大声的说道:“你小子别给脸不要脸啊,你家那骚婆子太贱了能怪我啊。回去问你媳妇去。”

风妹这时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走了过来,拉着老公说道:“别给他一般见识,大人不计小人过吗?”

二麻子望了望漂亮的风妹,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说道:“呵呵,就是,我媳妇这么漂亮我会看上你媳妇,扯淡吗不是。滚,要不滚等一下我反悔了可好好暴打你一顿啊。”

铁蛋看看高高大大,长长头发的二麻子。

“好,你个骚鸡公,你等着,看看我怎么办你。”

说着浑身是劲的走了。二麻子哈哈大笑着,风妹也不知道他喜什么,也跟着傻笑着。二麻子也高兴啊,想着昨天给铁蛋媳妇做爱的情景,心里那个美啊,顿时想着给媳妇来个惊喜,也想试试这个家伙。当他掏出自慰器的时候,风妹一把抢了过来,搂着二麻三拼命的亲了起来,最后竟当着二麻子的面,把下身脱得光光的,朝着手心吐了两口唾沫在骚穴上抹了起来,而后很利索的推开开关,把自慰器塞了进去,不几下,只见媳妇风妹便迷离着双眼,嘴里爽得直哼哼,二麻三明白了,这时才想起来,媳妇风妹以前就是做小姐的,天啊,望着她自慰的样子,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心想自己也只有这种贱命啦。

到了晚上吃饭的时候,铁蛋两口子变得无声无息,谁也没说一句话,院子里的光显得很微弱,可是点点的星光在头顶上眨啊眨,似乎在猜测着发生了什么事。

门口这时响起一串脚步声,看样子很响着急的样子。“铁蛋,铁蛋。”

铁蛋一听是二麻子的声音,顿时心中火气冲天,还没来得及他走进来,铁蛋就站了起来,媳妇一看顿时拉了一下他说道:“别动。看看有什么事?”

二麻子望了望二人,笑了笑说道:“吃得挺香啊,都是你的好事,这个东西我还给你,把钱给我。”

说着他一下把手里的东西砸在了桌子上,铁蛋也没看清是什么东西,当东西把碗砸个粉碎的时候,才发现竟然是那根假鸡巴。

“你少来这套,用都用了还想着退,谁还用啊,我还退给谁啊。”

“你个孬种,都是你害得,我不要了,你自己留着用吧。”

二麻子说完顿时扭头走了,铁蛋正想着大干一场,没想到他却走了,望着掉在地上的自慰器不知所措。

走在路上的二麻子想着媳妇自慰的样子,就感觉到特别恶心,能联想到媳妇被别人操时的那种情形。所以他宁愿不要这个东西,也不愿再勾起那恶心的情景。

又是一天铁蛋又有活干了,当他开着车子往砖厂走的时候,大老远就碰到了老王,生怕老王也找他退货,故意装着没看到,可是老王这人也热情,把车拦在了他的前面,铁蛋一看坏了,肯定又有事了。便没好气的说道:“你想干吗?我可告诉你啊,别没事找事啊,我正烦着呢?”

老王看着他那样嘿嘿一笑,露出参差不齐的牙口说道:“铁蛋,铁蛋干啥要躲着我啊。告诉你个好消息啊。我那口子啊对我特别满意。”

铁蛋一听,乐了。说道:“真的?”

“真的,我都累得不行了,我媳妇啊还在自个玩呢?嘿嘿,这回好了,我省事了,好了不说了,快去拉砖吧,今天活不少,可以多捞点了,对了有没有男人用得嫩逼啊,改明挣了钱啊我也买个操操。”

铁蛋一听,哈哈大笑了起来“你呀,真是的,有是有,不过贵点。再说了你那玩意连老婆都伺候不过来还能玩那个。”

老王露着泛黄的牙说着:“再贵也比着找小姐便宜吧。插那玩意又不笑话自己。”

两个人一听,哈哈大笑着。

“好好,我改明打听一下,有的话再告诉你。让你老小子玩个够。”

“好好,拜托了。”

两个人半道上告别各自拉砖去了。

麻三这几天也闲得没事干,老婆也没在家,到处猎艳,可是家里的女人太少了,不是老的就是小的,多没意思啊。正在这时,何秀秀从外面走了过来,望了望院里的麻三叫了声:“叔叔。”

麻三一看是秀秀,顿时来了兴趣说道:“咋了秀秀,好了没有。”

“好了,我自己在家里好无聊啊,所以看看你在家里干吗,要不借你本书看看。咱村里啊就数你有文化了,肯定有好书。”

麻三看了看长得清纯可爱的秀秀,心里痒痒的,两天没打炮了,心里憋得慌啊,顿时觉得调戏一下这个小女孩也行啊。这嫩娃子什么都不知道更好玩。

想到这里他拿笑了笑,走到秀秀跟前伸出手在她的胸上摸了一把,这一下可把秀秀羞得脸红透了。

“叔叔,你干嘛呢?”

“哦,我还以为你前面长瘤了呢?”

秀秀呵呵一笑说道:“你可真会开玩笑,这是咪咪,奶子啊。怎么会是瘤呢?”

“不是啊,你这么小年纪应该发育成了,怎么还这么小呢?”

这么一说秀秀心里开始担心了,望着麻三说道:“叔叔那,那我该怎么办啊?小了是不是很难看啊。”

麻三望着他惊恐的样子乐了。“嗯,是啊,太小了就不像女人了,男人婆男人婆就是这个意思。长得跟男人似的,不伦不类多难看啊。”

秀秀心里也开始担心了。拉起麻三的手说道:“叔叔那能不能给我开点药,让我的胸脯也大点啊,能在婶子那么大就好了。对了我看到前段日子小霞的奶子就很大……”

这么一说麻三也想起来了,是啊,小霞好久没联系了,不知道她怎么样了?改天啊去城里找找去。想到这里拉着秀秀往药房里走去。

走到房间里,把门拴上了。走到秀秀的跟前,伸出手解开她的扣子,秀秀反抗,麻三说道:“我帮你按摩按摩,不出几日就会明显增大的。”

虽然秀秀不太相信,但是还是任由他的手捉住了热乎乎的奶球。

第六章 银柱出事

手下的秀秀被麻三摸得痒得钻心,特别是手在奶头上划过的时候,感觉下身也跟着痒了起来,她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来在裤裆里摸了一把,感觉舒坦极了.麻三看在眼里乐在心里啊,这么粉嫩的女孩就这样让自己培养成了一个浪妇了.想着想着,也把手摸了下去,当手钻进裤头里的时候,感觉已经潮乎乎的了.顿时勾起手指头在小洞洞里插了两下,秀秀的身子一斜,靠在了麻三的怀里,麻三顺顺势把她放倒在了床上,双手一用力,把裤子还有里面的秋裤一起拉了下来.“叔叔,你不是给我按摩奶子吗?”

“你知道吗?这样疏通一下,奶子大的快些,别动啊,让叔叔好好给你治治,要不等一下来人了就不好治了。”

秀秀被挠得咯咯直笑,边笑边说“叔,这话咋说啊,看病别人还笑话啊?”

她一脸的迷惑,麻三心想这个女孩真傻啊,这种事能让别人看到吗?那还了得啊。

“不是笑话我呀,要是别人看到你看这种病不笑话啊,一见你奶子那么小,屁股那么小,是不,家里人都不好意思说你,你自己应该很清楚啊。”

秀秀一听,顿时“明白”了叔叔的苦衷,笑了笑说着:“嗯,谢谢叔叔,那你快点治吧,你让我咋样我就咋样。”

麻三直骂自己坏。但是为了自己的淫欲也没办法啊。这时下身硬起来的狼牙棒早就蠢蠢欲动了,望着这个还没有发育好的秀秀,在小阴户上沾了沾一用力插了进去,这时秀秀原本应该惨叫一声,但是想想自己这见不得人的事,便忍着疼痛任由麻三乱搞了起来。在麻三的心里,是毫不留情的,只要是想了,就要想方设法的去搞,只要舒服就得了。

秀秀的处女膜在前几天才被麻三捅破,此时好像又长全了一样,紧绷绷的,麻三的大鸡巴插进去就很难拔出来,跟那狗连蛋一样了,虽然不容易拔出来,就在里面动吧,顿时抽得长长的,把里面奶汗般的淫水带出来又猛的插进去,这时感觉润滑不少,细心的麻三此时也看到可能是干涩的缘故,大鸡巴抽出来的时候隐约还带着血丝。

一进一出,望着那小阴户如刮冬瓜皮似的,他心里淫欲更加强烈了,怕她忍不住疼痛,所以先来几个浅的,而后再来几个深的,秀秀这时被抽得也精神了,似乎越来越没有那种痛苦的声音了。

“秀秀,放松点。把腿张开点吗?”

秀秀也真听话,望着奋力前进的他,心里多少有点感激。心想叔叔可真是好心人啊。以后啊一定要好好的报答他。

麻三望着那小小的阴蒂头乐了,小心的按了按,这一按秀秀的整个身子都揭了起来,她用诧异的眼神望了望,觉得太舒服了,顿时小声的小了声:“叔叔,你多按按吧,好舒服。”

“秀秀你可真坏,那我按了?”

“嗯,叔叔快点……”

这么一按似乎在她的身上显得特别明显,扭动着小腰两只奶子不由自主的动着,麻三再也看不下去了,两只手抓住小小的肉球球拨弄了起来,下身雄威的挺进,大而胀的龟头捣得她花心绽放,快乐无比。嘴里不停的叫着,似乎也开始浪了。

麻三也怕大白天的人事,顿时集中精神做起爱来,每一个回合都很用心的体会着那个摩擦的感受,她那细腻富有温度的肉体在阳光照耀的白光下显得格外的有情调,进出之间的呻吟鼻尖冒出的热汗,珠珠透明,就像是一粒粒无睱珍珠,微皱的眉宇,迷离的眼神,单纯的脸庞上那浅浅的表情,轻轻的呻吟声,让麻三完全进入了无我的状态,越来越进入状态的秀秀紧缩着阴道,弄得麻三不一会便射精了,趴在她的身上,亲着小小的奶头轻轻的揉着。

“秀秀,刚才舒服吗?”

“嗯嗯,舒服,舒服,叔叔,你说说这样做有用吗?不用打针啊?”

麻三一笑“不用,叔叔这是秘方,但是不要给外人说。天机一啊就没效果了。”

秀秀把麻三的头往另一个奶头上放了放说:“叔叔,你咋这样呢别老亲那一个奶头啊,不然不一样大了怎么办啊?”

“呵呵,不会的,下回啊多亲亲那个奶头。要不再给你……”

这时话还没说完,小院里又有人喊上了“我说大侄子啊,在家吗?”

这么一叫麻三腾一下起来了,急忙冲秀秀说道:“秀,快点起来,让别人看到了不好。”

秀秀这时最听麻三的话了,急忙穿上了衣服,把地上的裤子秋裤一起套了进去。

还没等二人准备彻底,门一下被打开了,强烈的太阳光一下扑进来,门口一个人影倒在地上。

“大侄子,你在家呢?哟,秀秀也在这啊。真是不好意思啊。打扰到你们没有?”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婶子樊美花,嘿嘿!现在听着说话的语气哪里像有神经病的人啊,看上去非常正常,连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很和蔼可亲,难不成婶子的病又好了?

麻三心里纳闷啊?顿时苦笑一下,因为他怕被婶子看穿了,毕竟自己这不是什么见得光的事?

秀秀急忙把裤子提上了上去,扣子也扣上了,望着樊美花说道:“奶奶你来了?”

“呵呵,来了来了,你也不舒服?”

“嗯,所以来找我叔看看,我的……”

麻三一看她要如实的说出来,急了,急忙说道:“秀秀的病看过了,你哪里不舒服啊,我来给你把把脉?”

樊美花笑了笑说道;“怎么?你咒我生病啊,我还告诉你啊,我的身子啊是铁治钢铸的,哪有那么容易就生病啊。我是来给你看样东西的,来你看看?”

说着婶子樊美花就从口袋里掏出一根假阳具来,这时还没轮得着麻三说话,就听到秀秀说话了,很惊讶的说道:“奶奶,你怎么也用这个看病啊。你的奶子也小吗?还是感冒了?”

麻三一听,头嗡的一下,心想坏喽坏喽?这叫什么事啊?急忙偷眼看了看樊美花。

“那个啥,婶子你别误会啊?秀秀还小,说话……”

“啥啊,秀秀都多大了还小,你大奶奶5岁就来你大爷家做童养媳了?”

这时冷眼看了看秀秀说道:“秀秀也不是说你,看看你那裤子都穿错了,我像你那么大的时候,都伺候别人啊。对了刚才你那说什么?你也用这个治病?”

秀秀一听,顿时愣了,麻三看着婶子那表情也心虚了,急忙说道:“婶子说什么啊?秀秀以为是红萝卜呢?你现在哪里不舒服啊。快点说说啊。”

“我呀,没事就是给你看看这个东西到底怎么回事,不会动了?”

麻三趁机给秀秀递个眼色,秀秀这回挺聪明走了?麻三这回可把心放在肚子里了。“婶子啊,你怎么拿着这个来了?让人家看了多不好意思啊?”

“看你说的,这个咋了,这个还是我抢过来了?那天铁蛋那个坏蛋用这个东西搞了我,我感觉啊特舒服,比我老头子那玩意还好?”

麻三这时才明白婶子的病还没好啊?要是正常人肯定不会做出这种事?顿时说道:“你可真是的,婶子你快点回去吧,这种事让别人看到了多难看啊?”

“这有啥难看的呀。都有人敢买为什么我不能用啊,再说了,我今天还想呢?老头子跟别人跑了,我自己用什么搞啊,真是的,准不能让铁蛋来我家吗?人家还有老婆呢?你这个当侄子的一点都不知道疼你婶子啊。”

麻三真是没办法啊?但是给一个傻子说这么多那多没意思啊。“婶子,你快点回家吧。我这里还有一大把的事啊?快点走吧。”

“不行,你要是不给我修好啊,我就把你和秀秀的事告诉村里的人,让大家都看清你是什么德性?”

麻三一听,顿时说道:“婶子,你到底想干吗呢?我是给人家秀秀看病啊。”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男人啊,就那点心思。”

“好好,我现在不给你一般见识啊,我现在就给你看。”

这时麻三仔细看了看这根自慰器,真是恶心啊,只见上面还有不少淫水的污渍,白白的像是豆腐渣,他再也看不下去了,捂着嘴在水里洗了洗,水中顿时飘起了一片白色的油花。

洗干净后,用纸巾擦了擦说道:“这个你用了之后要洗干净啊。”

说着仔细检察了起来,这时才发现里面的电池都流水了。急忙用干布擦干净了,说道:“你去代销点啊买两节电池换上就行了。别拿着这个出去乱晃了,让别人看了多难看啊。”

樊美花看了看麻三,噗一声笑了“你以为我不知道啊?”

说着很正经的笑了笑。

“你……”

樊美花二话没说,走了。麻三立在屋子里真是摸不清了?婶子到底是不是真神经了?……

天,显得半死不活,太阳光更是柔弱无力,在工地的一旁临时搭建的流动房子边上,一个打扮得挺干净的女人。正在不紧不慢的择菜,时不时的直起腰看看远方正在修建的大楼。有时用手捶捶后背,叹口气。身后的大锅里正烧着开水,大锅盖的缝隙里不停的冒着热气,看样子水已经开了。

不一会,远处跑过来一个男人,女的无意中一抬头,看到了,顿时笑得像盛开的花朵。

“银柱,你咋回来了,工地上不忙了吗?”

原来是全银柱,全厚厚的爸爸,他抹了一把汗说道:“江星,别太累了,这菜择那么干净干吗?一下班那人饿得跟狼似的,做得再好吃都白搭给他们了。连味都不嚼就咽了。”

全银柱看着一大筐白菜顿时掐着扔到了井旁边的衣盆里。“呀,你干啥啊?这个是洗衣服的?”

“那怕啥,他们也不知道?再说了,我跟包工头关系好不是。就算怪罪下来也没鸟事。”

江星看了看全银柱笑了笑说道:“看看,看看,你呀可不像我当初认识你的那样子哦。”

全银柱笑了笑,叹了口气说“哎呀,你可真是的,我要是当初那个样子啊,也不能混到这种地步啊,也不会不顾家的跟着你跑出来啊?你想想,这么多年了,我做了多少事让别人都捉摸不透啊。”

“算了吧,又扯远了啊。我可告诉你啊,你还是老老实实的,要是再对我耍什么花花肠子我可没你傻老婆那么好欺负啊。”

全银柱哈哈大笑了起来:“呵呵,看你说的,我可没那么没良心啊,我保证对你百依百顺,唯命是从。”

江星笑了笑说道:“好,不管你说的是不是真的,但是啊我把什么都给你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啊。我现在有了你的种了。”

全银柱一听,顿时乐了,笑着一下抱起了正在择菜的江星,也不管有没有人了在她的脸上亲了几口。

“这都是真的。”

“真的?我还骗你不成啊。”

“嘿嘿,好好,你看我们家三代单传,这回好了,你要是给我生个儿子,我,我把我挣的钱都给你你要什么给你买什么?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什么……”

“呵呵,别来这套啊,我可告诉你,你只要对我好,我啥都不要求了,要是你敢对我不好,看我不给你拼了。”

江星说着用着叶子洒向他的脸上。

“呵呵,我请你放心,我会一直一直对你好的,直到你啊变成了白发老婆,走不动了”“你可真是的我可没那福气啊。”

二人说着笑着,等了一下全银柱说:“老婆,要不这样吧,我们另起炉灶,我们单干吧,说不定一下就发了,再也不用受他们的气了。”

“拉倒吧。就你那本事,就你那点小心眼。”

“老婆你不知道?我其实早就把一切都准备好了,私下里有几个要好的伙计都愿意给我单干,把这一批活啊,干好了,就撤。你就等着坐小车住洋房吧。”

说着拿了个白面馒头笑着走了。

下了班了,工地上的工人都下班了,挖上一碗米打上菜就吃了起来,全银柱这时还不停的跟江星腻在一块,不一会,二愣子便叫了起来:“吃吃,吃你妈个头,看看这菜里是什么玩意啊,虫,大青虫,你到底有没有择菜啊。这么大个虫子都没发现啊。”

这么一闹,也有人跟着起了哄,平时就憋了一肚子火的大伙都抱怨起来。

“不但但有虫子啊,看看,这么大的沙子都有,还有啊,这米里的头发一根接着一根哪里还能吃啊。看看那头发上油乎乎的,吃了不死也残了。”

此时的全银柱顿时冲着大伙吼了起来:“我说你们能不能消停会,就你们干那事,干那速度有这个吃就不错了还想怎么样啊,想吃山珍海味,八个碟子八个碗啊,不撒泡尿照照都是什么德性。”

这一说可把大家惹毛了,二愣子就是这里最不服气的一个,冲着大伙喊了一下。

“看看他,这就是他的本性啊,我们的钱啊都是他给榨走了。连片肉都见不到几块。要是想吃香的喝辣的兄弟们都给我上。”

说着上来就拳打脚踢了起来,全银柱长得瘦不拉唧的,哪里经得起这顿暴揍啊。大伙揍了他一顿之后还是不解气,二愣子领着他们一起去了包工头那里理论。包工头也没办法,按照大家说的看了看现场大家的饭菜,也确实过不去啊,当面把全银柱臭骂了一顿。

到了晚上为了赶工期,包工头让全银柱盯着点。

江星这时望着浑身是伤的全银柱心疼的说道:“再忍忍吧,现在正是你表现的时候,早点督促他们提前完工,兴许包工头一高兴再多给你个红包,多分点红啥的。”

全银柱虽然也明白这个理儿但是觉得这事有点困难啊。但是也得硬头头皮来啊。再加上情人江星的鼓励,心里更有干劲了。

就在他出门的时候,天上下起了毛毛细雨。

“看看这天,看着跟我过不去啊?”

全银柱望了望天,一脸的惆怅。“乌鸦嘴说什么呢?没什么过不去的坎啊。我还等着坐你的小车住你的洋房呢?”

江星说着摸着自己小鼓的肚子,给他递了一个眼神。全银柱顿时乐了,笑了一下,顿时感觉到疼痛难忍。

“好了不说了啊,开工挣钱去”说着穿起胶靴子打着伞向工地上盯点去了。江星想想全银柱,心想:要是真的能得到提拔那以后住洋房坐小车也不是没希望啊,如果真像他说的单干的话,幸福就在眼前啊,想着想着就做起了美梦。

也不知过了多久,当江星被一声闪电吓醒的时候,忽然害怕起来,望了望外面下了很大的雨,他在想银受伤的柱现在怎么样了?

她心里顿时升起一丝担扰。

又是几个闪电,把整个屋子里照得通亮,看样子还没有完工啊,要是完的话,早就把这一期交了,银柱也早就屁颠屁颠的腻在自己怀里了。

就在这时闪电里出现了一个人影,朝着她睡的地方跑来,看样子深一脚浅一脚的非常慌张。

还没到门口就听到这个人大喊了一声:“江星,江星快点起来吧,银柱他楼上掉下来了。”

就这一句话,江星的脸袋顿时一下黑了。当她醒过来的时候,才现在自己已经被送进了医院,望着身上的病服,浓浓的药味,顿时望了望周围。

“你没事吧。”

一个微弱的声音问了一声。她看了看,顿时笑了“没事,没事。你看看我来了,你也跟着来,这是何必呢。”

江星笑了笑说道:“谁愿意来这里陪你啊。我一听你从楼上摔下来了,眼前一黑就进来了。”

全银柱看了看江星,腊黄的脸上挤出了一丝痛苦的笑容。“没事没事,只是脚出了点问题,不碍事。”

江星看了看他的脚,只见打着石膏,吊着,看样子挺严重的。

一直过了几天,江星都守在跟前,细心的伺候着。但是她一直都在想着以后,真怕万一他的脚伤好不了了可怎么办?是不是该继续。就在这时主治医生找到了她,走到外面主治医生的脸色也不好看,说道:“全银柱的病情很不理想,要是想恢复原样的话就要动一个大手术或者把脚给截了带上假肢才可以,不然的话,他以后就永远站不起来了,当然医疗费是很贵的。你要想清楚,要是准备做就在五日内凑足钱交了费,越早越好。”

“得多少钱啊?”

这时的江星脸上再也高兴不起来了,对他许下的美好明天就象见了光的皂泡,顿时破了。

“20万”江星一听懵了。“哦,谢谢医生,谢谢你,我会尽快给你答复的。”

医生拿着文件夹走了,江星却一下陷入了巨大的矛盾之中。……

太阳还没起床,便听到巷子深处一声长长的吹欠声,听声音应该很累了。黎明前的黑暗已经过去了。当麻三从后街看病出了胡同的时候,东方的鱼肚白已经开始蔓延了。

白光嗖一下射穿厚厚的云层,千丝万缕的射在大地上,金黄的阳光照耀在大地上,给整个麦田披上了一层金,小鸟们不停的飞飞落落,时而落在电线杆子上,时而飞到小水沟里饮水解渴,现在一般见不到早起的老农们,整个冬天都是农闲,一丁点活都没有。所以都会窝在被子里美美的睡觉。但是声明一下,睡觉不假,一般都是独守空房,男人们都在外面打零工,基本到腊月二十七,八才会回家过个年。过了年就会各自分散,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你个死东西,还我的钱,还我的钱,你真不要脸,背着老婆搞女人算什么男人啊,有种你来搞我啊。”

樊美花倒是起的很早,这样的叫声似乎都是她的必需一样。

“婶子,你天天在这里叫什么?快点回家去吧。”

麻三打着吹欠困得要命,昨天晚上跟着秀秀又玩了半晚上,凌晨又被后街的病人叫了过去,所以一点精神都没有。

樊美花一听顿时虎目圆睁,望着他。

“大侄子,你啥意思啊,这是你家地啊,还是你是村长,妇女主任啊,狗咬耗子多管闲事?”

“你,哎,婶子,你说说这都过去这么多天了,你天天喊个什么劲啊。你要想找他报仇就去找他啊,在这里喊不但影响得我们都睡不好你也费神不是。快点回去吧。”

“你,你啥意思啊,我喊碍着你啥事了。你要是不想听就塞撮子驴毛去,别担搁我事儿?”

麻三真是没办法,叹了口气说道:“婶子,不是我说你啊,你就是在这里喊个十年八年,也唤不回我叔那铁石心肠,你呀就死了那条心吧。”

樊美花白了麻三一眼,笑了:“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

麻三无语啊,顿时气得抹了一把脸,气呼呼的走了,当他躺在床上的时候怎么也睡不着,樊美花的念叨声就象是老和尚在诵经一样,吵得他心神不宁。

太阳渐渐的升了起来,村里的娘们们也都起来了,望着村东头十字路口的樊美花议论着:“你看看这个老娘们天天在这里喊,是不是想男人了。”

这其中就是铁蛋的老婆,还有几个后街上的人。

“看样子是,这老公一走这么久没来,不想才怪。”

铁蛋老婆这时坏笑了一下说道:“别老说人家你也好好想想你自己吧。你老公走的时间也不短了,是不是也想男人了,天天起这么早,是不是憋得了。”

“你扯什么呢?我再想也不会在大街上疯叫啊。”

铁蛋老婆看了看他,几个人都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呵呵,看你说的,是不是在被窝里自己搞搞啊。”

“去去去,说的什么话啊,难听死了。”

铁蛋老婆这时急忙示意几个人低下头说道:“对了,你们不说这事我还忘记了,我现在手里啊就有一个法宝,保证你们啊都喜欢。特别是对于你们这些没有男人的老娘们们。”

女人也是人啊,离开了男人,也不像话啊。毕竟生理都在新陈代谢做着循环,哪有不想男人之说啊,当然这也是女人在一起聊得一个重要的话题。听铁蛋老婆一说,顿时都稀罕坏了,急着问道:“啥好东西啊。难不成比着男人还强。”

“那是,男人那玩意算什么,直来直去,没一点感觉,几分钟一过射股水啥劲头都没有了,趴到床上就睡,多没意思啊。”

几个女人一听,顿时都点点头,表示赞同“就是我老婆那更是个白瞎,都不懂女人需要什么?还没提起兴趣就射了,再让他搞会,没精神了,再刺激刺激他不给我急。真不如自己拿个东西弄弄舒服。”

娘们们一听,都哈哈大笑着,看样子都有同感啊。女人阴道短但是高潮来得晚。男人鸡巴长,但是来的迅速,精液一射,看着女人就烦。

“那你说说啥东西还比着男人的好啊,做那事不就那么回事,不直来直去还打着弯翻着滚里钻个孩子似的呀。”

铁蛋老婆一听,哈哈大笑着,指了指庙屋里。几个人都搞不明白是咋回事。

“庙里咋了?”

“你们傻啊,站在外面不冷啊。到里面边烤火边聊啊。”

铁蛋媳妇的一席话顿时引得哈哈大笑。但是还没走到庙里,一个年长的娘们顿时开话了。

“我们在神灵面前谈那事不太合适吧。那神灵要是怪罪下来,可不得了啊。”

铁蛋老婆一听,指着她的鼻尖说道:“看看,看看,你这都是啥思想啊,现在早就破四旧了,你这封建迷信的心啊还没剔除,该灭门抄斩啊。”

“去去去,少说那那些没用的话啊。但是我觉得吧还是不好。这说是迷信,但是万一显灵了,让你生个孩子没屁眼咋整啊。”

“看看你那个落后劲。你要是不想去就算了。在外面呆着去,走走,我们进去烤火去。”

再看这座庙那里还是庙啊,顶上漏了几个大洞,神相也早就没有了,斑斑迹迹的墙上还能看得出有画的神像,还有小孩子在这里胡乱涂鸦的痕迹。没有了点香的地方倒是添置了几条大长凳,大长凳中间不家一堆没有燃完的木头。不论大人小孩子,都喜欢烤火,此时天刚亮不久,所以没人,几个娘们趁机钻了进去。

庙不大,所以感觉很暖和,几个人又把墙旮旯里的木头拣起来添上,几个大嘴巴三吹两吹,把火吹着了,不一会,火苗突突的冒了出来。

“说说呗,再不说等下有人过来了就不好聊了。”

其中一个妇女说着,好像挺在意这事。

“好好,现在一切都准备好了,我就给你们说叨说叨。”

这时站在门口怕对神不恭的女人也跟着凑了过来。几个人一看顿时推了她一把:“你这个人可真猴精啊。火都好了,你倒是钻进来了。去去,到外面拣起块木头来。不然太便宜你他。”

几个人也附和着,女人没办法到外面拣了几块大料坐了下来。铁蛋媳妇看了看几个,坏笑了一下。

Comments

No comments yet. Why don’t you start the discussio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