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奇幻]风流小道士(全)-1

【内容简介】

每一个人在人生的道路上都有自己的选择,但也是有例外的,本书的猪脚还在襁褓中就无可选择的做了小道士,好在那个让他做小道士的老道士给他留下了雄厚的资本,使得他能够在大都市里如鱼得水,任意遨游。他的奋斗目标是;不让那个有一四六个情妇的大官专美于前,向一五0进军!

正文 001 师徒情深

连滨市是一个八十年代新增设的地级市,由于是在一个小镇的基础上新建的城市,整个城市规划得很是合理,七纵八横的街道宽阔清洁,街道两边绿树成荫,是一个宜家宜居的很美丽的城市。在这个城市的中心有一座小山,市政府为了让市民有一个游玩的地方,将这座小山开辟成了一个公园,名字就叫街心公园,这座小山上原来有一座药王祠,祠里供的是药王孙思邈的木雕形象,这祠堂不是很大,中间是一间大殿,两边一边两间厢房,但祠堂虽然不是很大,却建得很是气派,青砖飞檐,古色古香,那“药王祠”三个大字苍劲有力,祠堂两边那“降龙伏虎施妙手,拯衰救危泽世民”的对联更是龙飞凤舞,令人一见不觉的有着一种肃然起敬的感觉。这降龙伏虎,拯衰救危也是有典故的,传说药王曾经治好了一条青龙跟一只得了道的白虎,后来这青龙跟白虎就做了他的药童,那拯衰救危的事就不用说了,民间流传着他很多救人的故事。公园建成以后,药王祠也就成了公园里的一大景观。

也许这祠堂由于是纪念药王的,没有与四旧沾边,也许是祠堂里的老道士治好了很多人的原因,就是在那个破旧立新的时代都没有遭到劫难。

这座祠堂里住着一个老道士,以替药王施舍药方维持生活,那药王前的案板上有一个签筒,前来求方的人摇出一个签来交给老道士,再由老道士从众多的药方中选出一张来交给前来求方的人,虽然现在的医院比比皆是,但看不起病的人还是很多,加上这药方很是灵验,前来求方的人也就络绎不绝,有很多身患绝症的人都被老道士的一张药方给治好了,因此,来这里求药方的人也就越来越多了,有很多有钱人也来这里求药方,老道士见自己都忙不过来了就立下了一个规矩,凡是治好了的病人得按家里的财产交百分之一的药方费,这对那些没有多少钱的人来说很是容易,家里就是有一千块钱也只要交十块钱,而现在一进医院就是几十上百,比进医院要便宜多了,只是那些有钱人就有点心疼了,现在好一点的家庭几十万的家产已经很普遍了,就是上百万的也比比皆是,要他们成千上万的拿钱来买药方就有点不乐意了,这样就堵住了那些有钱人的路,只不过还是有人在医院久治不愈的时候来这里求药方的,因此,这里可以说是财源滚滚,日进千金是很平常的事,每年的收入都在百万以上。

老道士不但施舍药方,而且还有招魂驱鬼的兼职,谁家的小儿有什么夜哭的毛病,只要被他一摸就立竿见影的睡得甜甜的,就是有的成年人夜里做恶梦睡不着觉,到他那里让他摸一下,再给一道符吃了就睡得很安稳了。随着改革开放,做法事政府也不干涉了,因此,请他做法事的人也就越来越多了,这一来他就有点顾不来了,只得请了一个助手,几年以后那个助手说是要独自去创业离开了他,好在他收的一个徒弟可以帮他了,而他检回来的一个孤儿也能帮他一把,总算是把场面撑了下来。

老道士须眉皆白,鹤发童颜,他有多大了大家都不清楚,因为就是那些八十多岁的老人都说他们还是小时候就见他在这个药王祠里施药了。由于他在这里做了很多的好事,因此大家都尊称他叫王真人。

王真人的那个徒弟看去三十岁左右,长得很是英俊,他是王真人十年前在一个荒野里救回来的,王真人把他背回来的时候只剩下了一口气,要不是王真人的医术高超,他的这条小命只怕已经玩完了,也许是王真人救了他的命才做了他的徒弟,至于他是什么地方的人,怎么受的伤,外人不得而知,他自己也从不提起以前的事情,只知道他姓吴,大家也就叫他吴道士。

那个小的徒弟还是一个少年,今年才十四岁,他的脸上还有着少年人所特有的稚气,但要是光看他的身材就会把他看做是大人了,他的身高有一米七,长得比吴道士还要英俊,眉清目秀,齿白唇红。身材更是一流,猿臂蜂腰,一举一动都是那么的优雅得体,尤其难得的是聪明伶俐,不但记忆力很强,还能举一反三,在老道士的熏陶下,脸上还有着一层书卷气,是那种让女人一见就有触电感觉的男人。他是一个弃婴,是老道士捡回来的,由于他从小就在药王祠里长大,老道士对他又很钟爱,因此,老道士的绝活被他学了个八九不离十,由于他还小,大家就叫他小道士。

祠堂后面有一块用围墙围了起来的空地,四周种满了各种各样的草药和蔬菜,中间有一块十多个平米的空地用水泥硬化了,里面放了一些石锁、杠铃等练功器材,一看就知道这块空地是用来练武的。

这时天刚亮,园子里就有人在那里练武了,首先是吴道士出场,老道士和小道士站在一边看着,但见吴道士打完一路拳以后已是汗流浃背,气喘吁吁。老道士见了他的样子很温柔的道;你的根基已经毁了,再怎么练也没有多少进步了,以后就当锻炼身体好了,不用那么拼命的练了。

吴道士一边擦着汗一边讪讪的道;我知道再怎么练也是练不成功夫的,但我想多下点苦工,把身体锻炼得好一点也就能多活一点时间,也就可以为小师弟多做一点贡献。

老道士黯然的点了点头道;你的年纪大了一点,加上又有病有伤,想要练成功夫是不行了,你能这样想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好在张戈的功夫有了根基,没有人敢来欺侮你们,我也就可以放心的离开你们了。张戈,你来练一会,让我看看你有没有什么长进。

小道士一听就练了起来,他可不是练了一路拳,连着练了好几套,但他收势的时候却是脸不红气不喘,身上更是不见一点的汗珠,老道士见了点了点头道;练的不错,我的功夫你已经学会了,以后就靠你自己练了,我们回房间吧。说完就领先往前走了起来。

小道士一边走着一边说道;师傅,你今天怎么又说起这样的话来了?好像你又要离开我们一段时间似的,我可舍不得离开你,你要是去云游的话可要带着我去,我也很想去外面看一看。

老和尚叹了一口气道;“世界上没有不散的宴席,师傅这一次离开你们就再也不会回来了,师傅已经一百多岁了,老在这个地方,别人都把我当妖怪了,我的功夫已经都传给你了,我也就可以放心的走了”。他边说边走,不一会三人就回到了老和尚的房间里。

吴道士搬了一个凳子让老道士坐下道;“你既然在这里住了这么久,再住一段时间也是没有关系的。现在他们已经把你当神仙了,是不会说你是妖怪的。”

老道士将目光在两个徒弟的身上扫了一眼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我今天是非走不可了,张戈你去做饭吧,我想再好好地吃上一顿饭,我在这里和你师兄说一会话,吃了饭以后我还有话和你说。

小道士听了就去做饭了,因为他知道师傅的脾气,自己如果不走的话,说不定他就会赶自己走了,当下就去厨房做饭了。

老道士见张戈去做饭了就在床上盘膝坐下道;你坐在我的对面,我们师徒好好地说一会话。

吴道士听话的坐到了老道士的对面,老道士伸出手给吴道士把了一会脉才惋惜的道;“嫁衣神功已经快控制不了你的病情了,我虽然治好了很多人的病,但对你的病还真是束手无策,因为你的肝癌已经到了晚期,如果是中期我都有把握把你治好,我把我练的嫁衣神功转到了你的身上也只能延长你十年的寿命,现在很快就是你最后的时刻了,我是不忍见你死在我的前面才离开这里的。想来这也是命理注定的,如果你以前练过武功,没有受那次伤就好了,我就会用这百年的内功把你的经脉打通,把那些癌细胞给逼出来,这样一来你不但可以把病治好,而且还可以成为一代高手。唉,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了什么意义,我对不能治好你感到很是惭愧,你该不会怪师父无能吧?”

吴道士一脸感激的道;“师父让我多活了十年,而且还给了我那么多的钱,我已经感激不尽了,如果不是您救了我,我不但在十年前就死了,我老婆就会嫁人了,我的那对双胞胎女儿跟我儿子就不知道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了。我虽然会在今年死去,但您给我的钱足够我的儿子跟女儿过一辈子了,我也就没有后顾之忧了,我真的很感谢您的。”休息一下 广告时间:金冠信誉 Mr.cao成人用品 AV女优游戏制服诱惑情趣内衣充气娇娃18种做爱姿势任你摆弄!告别手淫!想玩就玩!

老道士有点歉然的道;“这都是你这十年来的所得,你是不用感谢我的,我教给你的把嫁衣神功转给张戈的法门记住了吗?”

“记住了,你能把那嫁衣神功是怎么回事告诉我吗?”吴道士一脸期待的问道。

当然可以,你练了十年的功,如果不告诉你的话就有点对不起你了,所谓嫁衣神功,顾名思义,就知道是不能自己用的了,这是有的门派专门为了培养后备人才练的内功,因为练这样的内功对自己没有一点的好处,也就很少有人练了,我是为了我的门派报仇才练了这内功的,而这样的内功也不是一般的人可以承受得起的,承受这内功的人不但要有很好的资质,还得从小就练相应的内功才行。如果没有具备这样的条件就会血脉崩裂而亡,我找了很久才找到张戈这孩子,如果随便什么人都可以承受的话,我就会把这内功转注到你身上了。

正文 002 师徒情深

吴道士感激的道;“我知道师父已经尽了力,我是知道我已经是肝癌晚期才离家出走的,准备看一看那些名胜古迹之后就结束自己的性命,要不是师父救了我,我在十年前就死了,你不但让我多活了十年,还让我没有了后顾之忧,我真的很感激,只有来世做牛做马来报答您的恩情了。”

老道士道;“我们也算是有缘分吧,什么做牛做马的话就不要说了,你只要把我交代的事做好就行了。”

“您放心,你说的话我都记住了,我一定会把您交代的事做好的。”

不一会小道士就把饭做好了,老道士吃了饭就把小道士叫进自己的房间里道;“这十多年来我总是逼着你练这练那的,还要你一有时间就读书,没有给你一点自由的时间,你不会埋怨师傅对你太严厉了吧?”

小道士恭敬的道;我知道师傅这是为了我好才这样的,我在师傅这里学了很多的东西,怎么会埋怨师傅?

老道士爱怜的道;我知道你是一个好孩子,我走了以后你要好好地保护自己,过了今年你的功夫就会大成,在武功方面是很难找到对手了的,但这个世界上是无所不用其极的,要提防别人的暗算。我之所以收养你和教你功夫,一是替我的功夫找传人,二是要你给我的门派雪耻,你在功夫大成之后就去栖霞庵,把那个庵主打败,你能替师父做好这件事吗?

小道士有点迷惑的道;“师父要我做什么我都会去做的,只是我的功夫比师父差远了,怎么能够给师父雪耻?”

老道士很严肃的道;“我已经做好了安排,你现在的功夫虽然比我要差很多,但过了今年你的功夫就要比我好多了,我的功夫现在只剩下了三成,想要自己去报仇是不行的了,也就只有把希望寄托在你的身上了。”

小道士对这个师父已经到了很迷信的程度,听了老道士的话点了点头道;“师父既然这样说了,我照着师父说的去做就是了,那个什么栖霞庵的人的功夫很好吗?竟然连师父都不是她们的对手?”

老道士有点黯然的道;真的很好,不但是我被那个掌门人打败了,我的师父和一个师弟都被那个掌门人打死了,我也差一点就没有了命,好在我家是祖传的中医,靠着那点医术救回了一条命,但虽然捡回了一条命,功夫却失去了大半。

小道士道;那个什么庵的住的应该是尼姑了,你们怎么去跟尼姑结仇了?”

老道士叹了一口气道;“都是我的师弟闯的祸,他见一个小姑娘长得很漂亮,就把个小姑娘骗到山上给强奸了,那个小姑娘是庵主最小的弟子,由于还小,也就还没有剃度,要是剃了光头就好了,我师弟虽然在外面乱来,但还是不敢做出这样的事来的。第二天那个庵主就找到我师父家里来了,她一来就一掌把我师弟打死了,我师父一见把自己的独生儿子打死了就跟那个尼姑打了起来,两人打了一个多小时,那个尼姑见我师父的功夫不错就用上了绝技,她咬破了自己的舌头,一口鲜血就喷在了我师父的脸上,趁我师父睁不开眼的时候就给了我师父致命的一击。可怜我师父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丢了命。”

我见师父倒下了就冲了上去,我一边打一边骂道;“臭尼姑,我师父跟我师弟什么地方得罪了你?你竟然二话不说的就把他们给打死了,你仗着有点功夫就草菅人命,你还算是个出家人吗?老子跟你拼了。”

那个尼姑冷笑了一声道;“听你的口气好像是这个姓李的家伙的徒弟了,有其师必有其徒,看来你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大概你还不知道你们该死的理由,我现在就让你做个明白鬼,你这个禽兽不如的师弟把我的徒弟骗到山上强.奸了,青天白日强.奸佛门弟子,你说你们该不该死?你们肯定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我这是为世上除害。”

我愤怒的道;“我师弟是有这样的缺点,但我师父却是一个好人,在这个地方没有做过一件坏事,你怎么可以不问青红皂白的就下毒手?虽然他有点教子不严的责任,但罪不至死罢?出家人是以慈悲为怀的,你根本就不算是一个出家人。”

那尼姑冷笑道;“我才不信你的鬼话,你师父要是一个好人,怎么会教出这样的儿子?你就不要狡辩了,看在你不是他的儿子的份上,我不要你的命,但起码得废了你的功夫,免得你仗着武功在外面胡作非为。”说完就一掌击中了我的丹田。

我倒在地上愤怒的道;“你有种就把我杀了,不然的话这个仇我是一定要报的!”

那个尼姑冷笑了一声道;“莫说你只有半条命,就是你完好如初,以你们这样的功夫,就是练到死也不会是我的对手,只要你能打败我,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她说完以后就走了,我见这个药王祠很是安静就在这里养伤,以后就在这里施舍药方了。

小道士愤怒的道;“那个尼姑还真是混蛋,不分青红皂白的就下毒手,只是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久,只怕那个尼姑早就死了,我们去找她的后代报仇合适吗?”

我都还没有死,那个尼姑的内功比我还要好,怎么会死?我已经调查清楚了,现在是她做庵主,她不但没有一点的老态,还跟那些大姑娘一样的细皮嫩肉的,她说只要我门中的人把她打败了要她做什么都行,你把她打败了以后就要她做你的小老婆,我觉得要她叫我一声师父是一件最爽的事了。老道士说完嘴边露出了一抹猥琐的笑容,没有了一个长者应有的风范。

正文 003 妙手回春

小道士听了并不是很满意,娶一个老尼姑做小老婆并不是一件很开心的事,但师父已经这样说了也就只有照办了,看他的样子似乎那个老尼姑已经叫了他一声师父一样,既然他觉得这样爽,而自己又没有别的可以让他爽的,就让他爽一回好了。想到这里就说道;“好吧,我就要她做小老婆好了,但我得先娶个大老婆才行,你不反对我娶两个老婆?”

老道士笑着道;我跟你算过了,从明年起,你就会红鸾星当头,你该有多少老婆就连我都算不出来,你既然已经答应了,我也该走了,等你把那个老尼姑收做小老婆以后我会来找你的。说完就走了。

小道士跟吴道士还正在对老道士的出走感到郁闷,门外就传来了喧闹的声音,但见好几个人抬着两幅担架走了进来,那个躺在担架上的人一见吴道士就说道;“吴老弟,你师父呢?请他老人家快来救一救我儿子。”

吴道士看了那人一眼,见他竟然是以前师父请的帮手李义,当下忙走了过去道,李大哥,是不是出了车祸?我师父去云游去了,你们还是快一点去医院吧!

李义流着泪道;“这可怎么好?医院已经回信说不能治了,当时要是听了你师父的话就好了,他说我如果去做生意的话会有血光之灾,我还以为他是要我继续帮他做助手故意这样说的,没有想到真的发生了这样的事,我知道你的医术也很好的,你救一救我儿子好不好?”

吴道士点了点头道;“既然医院已经回信了,看在我们同事几年的份上,我就帮你看一下好了,但我也没有把握,出了什么事你可不能怪我。”

李义点了点头道;“那是当然了,就麻烦你了。”

吴道士看了小道士一眼道;师弟,我们一起去看一下吧,这个李义你也是认识他的,他以前帮了师父的忙,我们就帮他一下吧。

李义听了吴道士的话忙对小道士道;“你是张戈兄弟?几年不见,都长成大人了,你还是很小的时候就精通医理,现在应该更上一层楼了,我儿子李青的命就拜托你们兄弟了。

小道士点了点头道;既然你这样信得过我们兄弟,我们如果不看一下就有点对不起你了,说完就检查起李清的伤势来。

小道士一检查就发现李青的伤真的很重,胸骨断了四根,更严重的是下半身血肉模糊的,连小.鸡.鸡都不见了,现在的他已经只有微弱的呼吸了,难怪医院要说不能治了。当下就对李义道;伤势真的很重,就是治好了,那小.鸡.鸡是肯定长不出来了。

李义流着泪道,我知道,只要留下他的命就行了。吴道士听了就知道师弟有几分把握了,当下就叫人把李青抬进了自己的房间里,他让小道士给李青治伤,自己则来到了客厅里对李义道;我师弟在给李青治伤,他的医术比我要好多了,他既然答应治,你儿子就没有生命危险了。你们怎么出了这么大的事?

李义也是知道小道士的医术的,才几岁就给那些来求医的开处方了,一听吴道士说可以救回儿子的命心里也就好过了一点,他叹了一口气道;我离开你师父以后就做起了生意,刚开始是卖一些小商品,后来就做国库券,几年下来就赚了不少的钱,接着就在这个城里买了一个门面做起了批发。

我儿子有点不务正业,就喜欢玩,高中毕业以后没有考上大学,整天和一些狐朋狗友在外面胡来,每天晚上都混在夜总会里,我见我这样胡来就买了一辆车要我帮他拉货和送货,我的意思是给他找个事做就不会这样乱来了。

开头的时候他也安静了一会没有出去玩了,但时间一久就被那些朋友又拉去了。人是很难管住自己的,一旦成了习惯就很难改变了,昨天他玩到天亮的时候才回家,我有一车货急着要送到陵县去,就打电话叫他去送货,我跟我老婆父是睡在店里的,只有我儿子跟两个女儿住在家里,而我两个女儿又都在学校寄宿,家里就他一个人住。因此,他出去玩的时候我都是不知道的,要是知道他一晚没有睡的话,我就会另外找人开车了。

车到半路的时候他的瞌睡就来了,一睁开眼睛不一会就又闭上了,我要他睡一会再开了,他说没关系,就在这时一辆客车从对面开了过来,他的车对着客车就冲了过去,不但他自己伤成了这样,我也断了一条腿,对面的客车上则死了三个人,我这一次就是把家产全部变卖也赔不清了。

吴道士同情的道;“这一次你还真的是遭了大难,但把家产全部变卖还不至于吧?这样的车祸不是有保险公司负责赔偿吗?”

李义叹了一口气道;“只怪我太小心眼了,我一见出车的次数不是很多,而一年要交几千块钱的保险费,也就没有买了,那财产保险就更不用说了,现在不但会赔光家里的所有,而且家里的两个男人都成了废人,以后的日子还真是不可想象了。”

这时小道士走了出来道;“你儿子的伤势已经控制住了,人也醒过来了,你现在可以去看他了。”

李义有点不相信的道;“这么快就醒过来了?不会是回光返照吧?”

小道士有点不快的道;“这么说你是不相信我了,那你们还是把他送去医院好了。”

李义连忙赔笑道;“对不起啊,我早就知道你的医术很好,只是没有想到会到了这个地步,你已经赶上你师父的医术了。我现在就去看他。”说完就要那两个抬担架的架着他去了吴道士的房间。

李青还真的醒过来了,一见他老爸是被人架着走过来的就羞愧的闭上了眼睛,李义叹了一口气道;你这一次的祸闯大了,但好死不如赖活着,你就不要去想那么多了,就安心治伤吧。说完就离开了李青,他知道现在不是责备他的时候,也就没有说什么重话。

正文 004 情窦初开

李青还真的醒过来了,一见他老爸是被人架着走过来的就羞愧的闭上了眼睛,李义叹了一口气道;“你这一次的祸闯大了,但好死不如赖活着,你就不要去想那么多了,就安心治伤吧。”说完就离开了李青,他知道现在不是责备他的时候,也就没有说什么重话。就在这时李青的母亲来到了祠堂里,她一见李义就流着泪道;“儿子的伤怎么样了?怎么不见王真人?”

李义叹了一口气道,“王真人去云游了,好在他的徒弟的医术也很好,已经把青儿救过来了,我不是要你在店里照顾生意吗?怎么到这里来了?”

李青的母亲一听儿子的命保住了脸色要好了一点,她一边给李义整理着皱皱巴巴的衣服一边哽咽着道;我们家这一次是栽到家了,所有的财产都被公安局给查封了,银行里的存款也被冻结了,以后我们要怎么办?”

李义想了好一会才说道;“我没有想到他们的行动会这么快,就一天的时间就把银行的钱都给冻结了,要是早知道是这样的话,就要你先留一点钱了,但天无绝人之路,以后总会有办法的,上次你不是说要送你妹妹一点钱吗?我要了她的身份证办了一张卡,里面有三万块钱,现在我们家出了这样的事,是不可能资助她了,用这点钱还可以支撑一段时间,只是我跟你这个不争气的儿子的医药费恐怕不是一个小的数目,只怕这两三万都还不够,今天一进医院就花了好几千,是我想到了王真人才把他转到这里来的,你先取一万回老家安置一下,以后再想办法。”说完颤颤巍巍的从袋子里拿出一张卡递到了女人的手里。

女人接过卡哽咽着道;“你们两个人的伤都这么重,生活都不能自理,现在又没有钱请人,反正已经没有事做了,就由我来照顾你们吧。”

吴道士一听忙把话接了过来道;“我们这里没有多余的房间了,我的房间给了你儿子,既然你们没有多少钱了,李大哥也就只能在我们这里治伤了,就跟李青住一起,我就只能跟我师弟住一个房间了,我师父的房间是不能动的,现在就只有这个客厅兼餐厅了。这里就不要你照顾了,我跟我师弟辛苦一点就行了。再一个你们的伤只要用草药就可以治好,是不要多少钱的,看在我跟李大哥同事几年的份上,医药费就不要你们的了。你就拿着这点钱做个小生意吧,如果不做点事,这点钱很容易就会用完的。”

那女人听了感激的道;“我原来听李义说你们师兄弟都是好人,对家里困难的人就用自己种的药给他们治病,一分钱都不收他们的,看来真的是这样了,我在这里先谢谢你们兄弟了。”

小道士听了把吴道士拉到外面道;“师兄,你就让那个女人留下来照顾他们父子好了,我们的工作很忙的,哪有时间去照顾他们?你就让她在沙发上睡就行了,现在是五月的天气,晚上又不冷,睡在沙发上是没用问题的,我先告诉你,那个端屎倒尿的事我可不做的哦。”

吴道士听了苦笑了一声道;“那就由我来做好了,我知道你很爱干净,不会让你做这样的事的。”

小道士一脸疑惑的道;“你喜欢做端屎倒尿的事?”

吴道士一脸无奈的道;“不是我喜欢做这样的事,而是我见不了漂亮的女人,你不觉得这个女人很漂亮吗?我现在正在练一种内功,而我的定力又不行,一见了美女就心烦意乱的,如果走火入魔的话,不但会性命保,师父的心血就会白费了。”他嘴里虽然这样说,心里却在想道;“要不是要把神功传给你,我才不会做这样的事呢,师父说我体内的内功有一百多年了,一旦定不下心来就会血脉崩裂而死的,为了完成师父的嘱托,也就只得做一次护士了。”

小道士听了笑着道;“是不是怕她扰乱了你的道心?要说这个女人还真美,比山下的小倩也差不了多少,她不是有个二十岁的儿子了吗?怎么看起来就跟那些二十来岁的小姑娘一个样?”

“可能是师父给了她一个养颜的秘方的原因吧,我才来不久的时候见过她一次,她因为生小孩失血过多落下了病根,一蹲下去站起来就发晕,师父给了她一个处方,说吃十副药就会好,多吃的话还有养颜的功效,看来她是照师父说的做了,其实她也才三十多岁,又是做生意没有晒太阳,看去年轻一点也就很正常了,很多三十多岁的人看去也很年轻的,有些明星五十多岁了都在扮少女呢,只是你见的人少才少见多怪的。以后见的人多了就不会奇怪了。”

小道士笑着道;“原来是这样,难怪师父见来了漂亮一点的女人就不让你出面了,我也听师父说过你在练一种神奇的功夫,还说我以后要沾你的光呢。既然是这样就只有让她走了。”

两个人回到了客厅,那个女人一见小道士不是很高兴就说道;“小师弟是不是见我们没有给钱就不高兴了?其实我老公虽然还有两万多块钱,但只要一开学就没有多少钱了,我大女儿下半期就上大学了,我二女儿也上高三了,只要一开学,这两万块钱就去了一多半了,更不要说明年开学的钱了,现在我回老家还要买一点家具,还要买生活用品,如果大方一点的话,一套家具都买不下来呢,等我的两个女儿能赚钱了再来感谢你们好了。

小道士情窦初开,本来没有怎么注意这个女人,也就是一个大概的印象,刚才一听师兄说这个女人很美就不由的仔细的看了一眼,但见这个女人还真的很美,大概是在家里做老板娘吧,身上穿着一套银色的套装裙,胸前开了个v字型低胸领口,从那里可以看到凸起的优美锁骨和半隐半露的两座高耸的山峰,长发飘逸,玉腰盈盈一握,丰满浑圆的玉臀高高的翘起,玉腿莹白修长,浑身上下散发出职业女性特有的成熟、干练的魅力。

套裙左右都有一掌来长的开衩,裙内是一双穿着网状丝袜的白晰光滑的美腿。一双时髦合脚的乳白色系带凉鞋踏在脚上,露出十根晶莹的嫩白脚趾,鞋带缠绕在性感的脚踝上,足有三寸长的细高跟将脚后跟越发衬托得圆润丰满。显得xing感十足。从那双凉鞋前端露出的脚趾是那般的小巧可爱,圆润的象粒粒沾了露水的葡萄珠。

正文 005 情窦初开

美女套裙左右都有一掌来长的开衩,裙内是一双穿着网状丝袜的白晰光滑的美腿。一双时髦合脚的乳白色系带凉鞋踏在脚上,露出十根晶莹的嫩白脚趾,鞋带缠绕在性感的脚踝上,足有三寸长的细高跟将脚后跟越发衬托得圆润丰满。显得xing感十足。从那双凉鞋前端露出的脚趾是那般的小巧可爱,圆润的象粒粒沾了露水的葡萄珠。

她有着一张清秀的瓜子脸,秀丽的面容配上一对明亮的大眼睛,双眼水灵灵的,仿佛她会说话一般,长长的睫毛俏丽地往上翘着,秀气的鼻子高拱而起,向上微挑的细长浓眉下有着一双如深潭般清澈的凤眼,一排稀稀的刘海微微遮住白晰的前额。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此刻是那样的忧郁,令人一见就有着一种我见犹怜的感觉。

小道士见了她那双忧郁的眼睛心里不由的动了一下,这个女人还真的很美,小倩虽然很漂亮,却没有这个女人这样的动人,她的那双眼睛就好像会说话一样,好在自己没有想要她给钱,不然的话要是见了她的这双眼睛才说不要钱就有点惭愧了。想到这里就说道;“我跟师兄说的不是要你给钱,而是我们都没有做过护士的工作不怎么习惯,现在我师兄说由他来做这个护士的工作,我也就没有什么话说了,这里的事就不要你担心了,你早一点回去吧!”

李义的老婆刚才问过了儿子的病情,一听说儿子没有小.鸡.鸡了才那样忧郁的,但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办法了,听了小道士的话很是感激的道;“我也知道要你们做这样的事很为难为情的,只有等以后再来感谢你们了,我就先走了。”说完就袅袅婷婷的走了出去。

一转眼就一个多月过去了,李义的腿可以走路了,李青的伤也只要休养就行了,父子两人也就都回家去了,祠堂里也就要清净多了,吴道士一边洗着衣服一边说道;“师弟,你的医术还真的很好,就是师父在这里也就这个样子了。那个李义第三天就可以拄着拐杖走路了,把我那个端屎倒尿的工作接过去了,做这个端屎倒尿的工作还真的很难受。而且师父那个看病的本事也被你学会了,一看病人的脸色就知道病人得了什么病,就这一点你就比我强多了。”

小道士笑着道;“我是见你不舒服才用内力把李义的经脉疏通了一下,他也就不觉得痛苦了,好起来也就快了,至于看病也是要有内功才看得准的,他在抽签的时候我就用真气给他们把脉了,也就知道他们得了什么病了,刚是看的话是不那么准的,你不是也练了内功吗?我怎么觉得你练功的时候没有一点有内功的样子?是不是师父让你学了另一种内功?你要是学我这样的内功就好了。”

吴道士笑着道;“我还真的是学的另一种内功,我练的内功是要到一定的时候才能有作用的,到时你就知道我的厉害了。”

由于小道士救了李义父子,一下就名声大噪了,来求医的人并没有因为老道士的云游而减少,只是来请去做法事的人少了很多,小道士也不以为意,因为就这卖药方的收入就相当可观了,现在那些出了车祸的人都来找他们了,这些开车的人可都是有钱人,照那个百分之一的标准,一张药方就成千上万的。由于在这里好得很快,那些有钱人也就不在乎这些小钱了。

日子过得很快,很快就一个星期过去了,师兄弟刚吃了饭,一辆三轮车就停在了祠堂门口,接着就见李义的老婆走了进来哭着道;吴兄弟,张小弟,请你们再救一救我老公吧,我家李义的腿被那些讨账的人砍断了,把我家仅剩的一点钱也抢走了,我的命好苦哦。

两兄弟一听吃了一惊,当下就把李义抱了进来,但见李义的一条腿全部断了,另外一条腿也只有一点皮连着,李义的人已经疼得昏了过去,好在他的伤口用白布紧紧的包着才没有失去太多的血,但那伤口处还是有血流出来,小道士忙点了李义几处穴道止住了血道;我只能帮他止住血,没有本事给他接上这两条腿,你还是把他送去医院吧!

女人流着泪道;“都这个样子了,就是再怎么好的医院也是接不上的了,你只要保住他的命就行了。”

小道士也知道都这样了是很难接上去的了,当下就把白布给扯开给李义上了药,不一会李义就醒了过来,一见自己的两条大.腿只剩了一半就流着泪道;“我要是当时听王真人的话就好了,现在一家人两个残废,以后的日子要怎么过?”那女人听了李义的话更是放声的哭了起来。

美女的哭声最能感动人,女人哭得昏天黑地的,吴道士跟小道士都被那女人哭得心里酸酸的,差一点就流出了眼泪,小道士心里很是难过,有一种想把她抱在怀里好好地安慰一下的冲动。

吴道士想了一会才说道;“这样好了,你们就叫李青来做我的徒弟,我们一个月给他三千块钱,如果他能单独诊病了就按我现在的工资发给他,一个月一万元,这可是高级白领的工资了。现在你们一个月有三千块钱也够生活了,我才来这里的时候我师父就是给我这样发工资的,就不知道你家李青肯不肯做我的徒弟,你们就不要哭了,哭得我心里都酸酸的。”

女人听了收住了泪道;“你说的是真的吗?你师父还没有回来,你能做主吗?”

吴道士道;“这个你不用担心,就看你儿子肯不肯做我徒弟了。”

我儿子要是能来你这里就好了,他虽然有点贪玩,但以前是很听话的,只是家里有钱了他才贪玩的,现在一家人都要靠他挣钱养活了,他是肯定会答应做你徒弟的。我现在就去叫他来,他的伤虽然给你们治好了,但要做重体力活是肯定不行的了,他又没有上大学,想要找好工作是不行的,你们能够收留他是他最大的福气了,我们这一世是还不清你们的情了,只有下一世做牛做马来报答你们的恩情了。女人说完就坐上那个三轮车走了。”

小道士把吴道士拉到了外面道;“师兄,你这样做合适吗?师父虽然说不会回来了,但这样的事没有他老人家点头总有点不太好吧?”

吴道士听了有点伤感的道;我是见不了那个女人哭才想帮他们的,至于师父那里你就不要担心了,他已经对我说过了,说有什么事就由我做主,他也应该对你说过了的,我要李青来做我的徒弟有三个原因,一个是我过一段时间要去一个地方,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回来,你一个人是照顾不过来的,有了李青你就不要那样忙了,洗衣做饭和打扫卫生的事也要很多的时间的。第二个原因是我也想收一个徒弟尝一尝做师父的味道,假如我死了的话也有个徒弟给我守灵是不是?再一个原因是我不想做护士,想让李青来做李义的护士。

小道士点了点头道;师父是对我说过,要我听你的话,那就照你说的做好了。

正文 006 肝胆相照

吴道士听了有点伤感的道;“我是见不了那个女人哭才想帮他们的,至于师父那里你就不要担心了,他已经对我说过了,说有什么事就由我做主,他也应该对你说过了的,我要李青来做我的徒弟有三个原因,一个是我过一段时间要去一个地方,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回来,你一个人是照顾不过来的,有了李青你就不要那样忙了,洗衣做饭和打扫卫生的事也要很多的时间的。第二个原因是我也想收一个徒弟尝一尝做师父的味道,假如我死了的话也有个徒弟给我守灵是不是?再一个原因是我不想做护士,就让李青来做李义的护士。”

小道士点了点头道;“师父是对我说过,要我听你的话,那就照你说的做好了。”

李青在下午就跟着他母亲来了,吴道士摆了香案,正式收了李青做了徒弟,李青也就在祠堂里住了下来,也许是他知道自己闯的祸,还真的很勤快,洗衣做饭跟照顾他父亲的事都包了下来,一有空就读医书,天一亮就跟吴道士练功,日子倒也过的平静,只是对要叫小道士师叔好像有点不情愿的样子,没有事的时候是从来不叫小道士师叔的,小道士也不见意,只是对他也不是很热情。

日子过得很快,转眼就一个月过去了,学校都放暑假了,李义的伤已经好了,这一天他的老婆带着他的两个女儿来接他回去,吴道士一见那母女三人就直接回避了,因为她们三个都是一样的美,一个就够他受的了,三个人站在一起就觉得头都晕了。

小道士接待了这母女三人,他觉得要这三个美女去照顾李义的吃喝拉撒还真是委屈她们了,当下就对李义道;“李大哥,你现在这个样子还真的很不方便,什么事也要别人照顾是很不自由的,我跟你出个主意,我从书上看到现在的假肢很是灵活的,只要有两跟拐杖,想要走路是不成问题的,如果再买一个轮椅,你就可以随便去什么地方玩了,以后就不要事事都要人来照顾你了。”

大美女一听就苦着脸道;“小师弟你是饱汉不知饿汉饥,我家现在一分钱都没有,就靠青儿这三千块钱在做生活费,一开学她们姐妹就要一万多的学费,而且还要一笔不少的生活费,我还正为这事伤脑筋呢,哪还有钱给他买假肢跟轮椅?我也咨询过,这些东西都很贵的,如果都买的话要一万多,拿什么去买?”

小道士想了一会才说道;“这样好了,我先借给你们三万块,这样,她们姐妹读书的钱就有了,如果买了假肢跟轮椅,李大哥就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了,你也可以去找点事做,这样一来你们的负担就会减轻了,至于买假肢跟轮椅的钱就当我送给李大哥的好了,我小的时候李大哥没有少抱我,就当我给他的回报好了。”

大美女是做生意的,最会打小算盘了,听了小道士的话高兴的道;“你真是菩萨心肠,把我们家的困难都想到了,涟滨市刚好有一家医药器材厂,我现在就带我老公去定做假肢,轮椅是有现成的,现在就先用轮椅也不错,现在的轮椅很科学的,不要人帮忙也可以上卫生间,我老家的房子也都是没有门槛的,很实用的。”

李义一听也很高兴,如果天天躺在床.上也就跟一个死人差不多,有了轮椅跟假肢就可以到处走动了,当下也很感激的道;“谢谢你了,小师弟,你送我轮椅跟假肢就不必了,就借我们三万就行了,承你跟吴师弟的照顾,青儿现在一个月有三千块钱,我们手紧一点也能勉强过下去了,如果素真也去找个工作的话,两年之内就可以还清你的钱了。”

素真听了李义的话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小道士知道女人都是喜欢打小算盘的,也就装作没有看见,他很诚恳的对李义道;我既然把话说出了口,是不会收回来的了,你说生活紧一点就没有必要了,该用的还是要用,钱这个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再过几年你们家就会好起来了,没有必要过那紧巴巴的日子。说完就拿出一张卡递给素真道;“这里面有四万块钱,密码是567890,你现在就去办这些事吧。”

素真一脸感激的接过了那张卡,那两个小美女见小道士不但很是英俊,而且还这样的懂事,不由的都对他刮目相看,看他的眼光比刚进来的时候要温柔多了。

李义见素真接过了那张卡也就没有说什么了,他知道以后跟潇洒这两个字已经没有缘分了,男人如果不挣钱,女人是不会有好脸色看的,现在自己残废了,想要不受气都难,这样的事自己见的多了,俗话说久病无孝子,父子尚是如此,何况夫妻?夫妻之间感情再深,也是经不住那世俗的折磨的!

李义一家走了,李青默默地看着他们走了,他知道家里之所以变成了这个样子是跟自己不争气分不开的,也就没有了说话的勇气。

小道士见李义他们走了师兄都没有出来就进了师兄的房间,吴道士现在是跟李青住一个房间,他一进去就听吴道士说道;“师弟,你过来一下,我正想找你,你坐到床上来吧。”

小道士从小就跟吴道士生活在一起,吴道士对他很是照顾,感情还不是一般的深厚,听了吴道士的话就盘腿坐在他的面前道;“师兄,你的气色很不好,你的经脉都涨满了真气,大有一发不可收拾之势,看来你是控制不住了,我来帮你一把,赶紧把真气导归丹田吧。”

吴道士摆了摆手道;“我的内功跟你的不同,我是看了那三个女人一会才会真气暴涨的,我还真是控制不住了,只能让你的真气跟我的真气中和一下才能稳定下来了,现在我把手按在你的百会穴上,你会觉得有一股热流流进你的经脉,但你不要惊慌,按照你平时练功一样的运转真气,等我的真气全部流进你的身体以后就会反过来再流到我的身上,这样,我暴涨的真气才会稳定下来,你该不会担心我盗走你的真气吧?”

小道士笑着道;“师兄说笑了,你的真气比我的要强多了,就是师父说我的资质好,也就只练了十多年,而你的真气看起来浩浩荡荡的,我的这点真气怎么会看在你的眼里,以我兄弟的感情,就是我把这点真气完全的送给你都是没有问题的。你还真是深藏不露,平时看起来就跟没有一样,一旦发作起来会这样的厉害。”

吴道士微笑着点了点头道;“我就知道你不会担心我盗你的功力的,那我现在就要开始了,你现在可以开始运转心法了。”说完就把手按在了小道士的百会穴上。

Comments

No comments yet. Why don’t you start the discussio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