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奇幻]风流小道士(全)-11

正文 045 予取予求

小道士猜想是李青不见素芬母女回去就要他妈妈去看他小姨了,他有点不解了,杜丽是有手机的,直接打一个电话给素芬不就行了?还要素真去看干吗?他不知道杜丽一见李青没有给她打钱,而且也没有给她回电话就把手机给关了,而素芬又没有了后面那一段的记忆,李青也就失去了她们的消息。

李青一听母亲的话就知道母亲对这事有怀疑了,由于他怀疑母亲给小道士给上了,也就没有把这事给母亲说,现在也就只有继续敷衍她了,当下就对道;“这件事一时是说不清楚的,等我找到了她们再跟你说了,我现在再找人问一下,我就先挂了。”

李青挂了电话以后就又拨通了一个电话,一接通他就说道;“刘勇,你回家了没有?我到现在都没有那个女人的消息,你抓紧跟我调查一下好不好?我很想知道她的下落。”

小道士聚精会神的听着,先怕听走了一个字,只听那边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道;“我还在外面应酬呢,我不是告诉你了吗?我一早就出去了,是我妹妹在那里值班,你来电话的时候我就问了她,她说那个女人是她同学的姐姐,她因为不想同学的姐姐做骗子就去把真像给揭穿了,那个女人也就走了。后来我派了人去查了她,但还没有找到她的下落,我明天再多派几个人去给你查以一下。我正在吃饭,如果还有什么事我们等一下再说。”说完就挂了电话。

李青挂了电话以后口里喃喃道;“她去了什么地方呢?难道她怕师叔跟踪她才没有回去?

小道士早就知道这事是李青觉做的圈套,看来他是急不可耐的要把自己赶走了,当下他轻轻的向后面走了一段路,然后再放重脚步向祠堂里走去,他一进去就见李青若无其事的在那里玩电脑,当下就走到他的面前道;“李青,我回来了,由于心情不好就在外面多玩了一会,你在玩什么游戏?”

李青转过头来,他漫不经心的把小道士从上到下的看了一遍道;“我知道你今天会很郁闷,多玩一会没有关系,那个女人是怎么回事?你就让她这么走了?你应该好好的问一下她,也许她那是听她妈妈说的话是骗你的,说不定她是从你母亲那里知道的也不一定,你知道她去了什么地方吗?明天我再去找她好好的问一下。”

小道士见他这么着急,就知道他很想知道素芬的下落了,他装出一副意兴阑珊的样子道;“她一见那个女人把她的戏给揭穿了就匆匆的走了,我也没有去拦他,我要去洗澡了,我们等一下再说吧。”

李青知道这个时候洗澡已经成了他的习惯,他今天没有心情去跟小道士洗澡,当下点了点头道;“那你先去洗澡吧,我们等一下再说了”。

小道士拿了就向河边走了过去,他的眼睛四下看了一眼,见陆珊和秦莹她们三个今天都没有来,他心里想道;“也许她们是有什么事去了。但他刚走到河边电话就响了,他不由有点奇怪了,谁会这个时候来电话?他拿出了一眼,见是那个首饰店的经理打来的。他刚接通就听到那个经理道;“我们董事长回来了,她说明天还要出去,要你把样品拿过来看一下,你现在可以拿过来吗?”

“当然可以,我马上就拿过来”。小道士一听是要拿样品去就高兴了,他正愁要怎么才能换到钱呢,只是要回去拿东西装金子才行,只是这事如果被李青知道了的话只怕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而自己又没有带钱来。他想了一会,觉得就用那道袍包一点去就可以了,而且那个首饰店也是在河对面,离河边也不远,而自己平时洗澡又是要洗很久,就是晚一点回去李青也不会怀疑的。想到这里就拿着道袍下了水。

小道士在一年前救人的时候就发现那个水潭底下有很多的金子,他把这事告诉了他师父,他师父叫他不要告诉别人,自己想用了就去拿一点,因为一般的人是下不了那个水潭的,他师父本来是想要给小道士留一点钱的,当他知道水潭里有金子以后就把那些钱都捐出去了。

小道士一到潭底就把道袍的两个袖子都装满了金子,但他一拿之下那个袖子都快要破了,忙少装了一半才拿着上了对岸,他运起真气把身上的短裤给蒸干了,然后就向那个首饰店走了进去。

首饰店还没有关门,门口站着两个保安,一见小道士只穿着一条短裤,手里还提着一件湿淋淋的衣服就拦住他道;“小伙子,我们这里衣冠不整是不准进去的,你这个样子一进去就会把那些太太小姐都吓坏了。”好在他看小道士很是英俊没有动粗,不然的话就会用赶的了。

小道士对着他们两个笑了一笑道;“既然是这样你去叫你们经理一声,我叫张戈,是她叫我来的。”

那两个保安一听就有一个拿出对讲机向里面通报起来。不一会那个经理就走了出来,她一见小道士的样子就笑道;“你来得好快啊,怎么穿成这样就来了?难怪保安不让你进了,你还提着一件湿了的衣服干吗?”

经理穿着一身咖啡色的职业套裙,长筒丝袜带一双三寸高的高跟鞋,长得很漂亮,但比起小道士的女人来就要差了一点,小道士那着衣服在她面前晃了一下道;“你不是要我带样品来吗?我这衣服里装的就是样品,我住在对面,怕耽误你的时间就从河里直接过来了。”

经理一见那沉甸甸的衣服不由吃了一惊,她知道黄金是很沉的,如果这衣服里都是装的黄金的话,那不是有两三百斤?怎么这小伙子拿在手里就像没有拿东西的一样?不会装的是别的什么东西吧?但当着两个保安不好说什么,她怀疑的看了小道士一眼道;“那你跟我来吧,我领你去见董事长。说着就在前面一扭一扭的向里面走去。”

小道士一进去眼睛都快花了,这个首饰店晚上比白天还要漂亮多了,各种首饰在那明亮的灯光映照下发出五颜六色的光芒。经理领着他上了楼,在一间挂着一块董事长室牌子的门上敲了几下。

里面传来一声清脆的女声道;“请进”。经理把门推开了一点道;“董事长,那个小伙子拿了样品来了,你是不是现在就看一下?”

“你让他进来吧,我现在就看一下,我们现在的存货不多了,加工组都催了我几次了,我正要去采购呢。”

经理对小道士道;“董事长要你进去,我就不进去了。”说着就转身就下了楼。

小道士见她走了就推开门走了进去,他一见那个董事长就高兴的道;“老婆,你没有去看我洗澡,我还以为你去干什么了呢,原来你在上班,要知道这个店是你开的我就直接的去找你了,现在就我们两个在一起,我们今天可以好好的亲热一下了。”说着就丢了衣服走过去抱着那个董事长就吻上了她的小嘴。

那个董事长一见门响了就站了起来准备迎接客人,一见小道士那英俊的样子就呆了一下,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英俊的小伙子?这不是自己少女时代的梦中吗?她的念头还没有转过来就被那个小伙子抱在怀里吻上了自己的小嘴。

董事长见这个小伙子一进来就抱着自己就一边挣扎着一边大声的叫道;“来人啊,抓色狼啊!”但她的嘴被小道士堵住了,那声音都闷在了喉咙里。而自己的挣扎也无济于事,自己的两只手都被他抱住了,她想伸出脚去踢这个色狼,但自己的身体被他抱得紧紧的,自己的双腿连抬起来的间隙都没有。要命的是自己被他吻着是那样的舒服,口里那淡淡的香气是那样的醉人,不一会她就在他的热吻下意乱情迷了。情不自禁的把口张了开来把他的舌头迎接进了自己的小嘴里。两人的舌头在互相纠缠着,小道士见她这么热情就含着她的舌头吸了起来,他的手也没有闲着,在她的背上由上到下的抚.摩着。

虽然隔着一层衣服,但董事长还是感受到了他抚摩所带来的快.感,不一会她就呻吟了起来,她胸前起伏着,鼻子里不停呼出着粗重的气息,大脑已经晕眩,身体也渐渐的软在了小道士的怀里。小道士见她这样了就把她抱到了那个宽大的沙发上。

小道士把她抱在怀里,但两人的唇依然没有分开。他感到胸前一阵酥软,就用手在那柔软的地方揉了起来。董事长在他的两路进攻下,体.内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只觉得自己几十年来都没有如此的动情过,他的吻是那样的销.魂,躺在他的怀里是那样的舒服,她深深的迷醉了;自己已经有好几年没有做.爱了,既然这个小帅哥把自己当做了他的老婆,就让自己好好的和这个梦中yin荡一回吧。她的这个念头一起就也含着小道士的舌头吸了起来,她一边着一边含糊的呻吟着。小道士被她那别具一格的呻吟声弄得那欲.望更加的高涨了。

正文 046 予取予求

小道士把她抱在怀里,但两人的唇依然没有分开。他感到胸前一阵酥软,就用手在那柔软的地方揉了起来。董事长在他的两路进攻下,体.内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只觉得自己几十年来都没有如此的动情过,他的吻是那样的销.魂,躺在他的怀里是那样的舒服,她深深的迷醉了;自己已经有好几年没有做.爱了,既然这个小帅哥把自己当做了他的老婆,就让自己好好的和这个梦中yin荡一回吧。她的这个念头一起就也含着小道士的舌头吸了起来,她一边着一边含糊的呻吟着。小道士被她那别具一格的呻吟声弄得那更加的高涨了。

董事长叫李虹,她的丈夫是做地产的,这几年他的生意越做越大,已经去S城去发展了,她跟陆珊则在家里经营着这个珠宝店,男人一有钱了就会赶时髦,也学着S城的有钱人一样的玩起了明星,一年都难得回一次家,李虹才四十出头,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由于她保养得好,四十多岁的人看去就和二十对多岁的大姑娘一样,她和陆珊的长相差不多,加上小道士一进来就闻到了陆珊身上那独有的香气,因此就把她当成陆珊了。而小道士身上的香气又正好是李虹那香气的克星,因此,李虹那被压抑了很久的春.情就更加一发而不可收拾了,她只觉得自己的全身都又酥又痒,她觉得小道士的吻是那样的美妙,小道士的揉搓她觉得是那样的舒服,加上小道士又是那样的英俊,因此,她的整个身心都已经完全被小道士给俘虏了。

小道士这时离开了李虹的唇,他从她那娇媚的脸上慢慢的吻向了她的耳根,最后咬住了她的耳珠了起来。这里可是李虹的敏.感区,李虹被他吸得“啊”“啊”的低吟着,身体都被他吸得抖动了起来。休息一下 广告时间:金冠信誉 Mr.cao成人用品 AV女优游戏制服诱惑情趣内衣充气娇娃18种做爱姿势任你摆弄!告别手淫!想玩就玩!

“舒服吗宝贝?”小道士松开了她的耳珠问道。

“嗯”李虹闭着眼睛点着头答应着。她的样子既娇又媚,小道士看得都有点迷醉了。于是继续舔咬着她的耳朵,在她的耳珠上吸.吮着,李虹在他的吸.吮下呻吟声更加的大了,小道士的唇又绕过她雪白的脖颈,一直到她另一边耳珠上。

“啊,我的小丈夫,你弄得头我好痒,我好舒服!”李虹被他吸得叫了起来,抱在小道士怀里的娇躯不停的扭动起来。她觉得自己的身体从来都没有这么敏.感过,自己的身体怎么会变成这样了?

“嗯,宝贝,我让你好好的舒服一下!”小道士在她的耳朵里吹着气,李虹的身体扭动的更加厉害了。小道士接着就在她的脸庞,额头,眼睛,鼻子,嘴和下巴上都吻了一遍,最后吻到她雪白的脖子上。她一边吻着一边解开了她的衣服。

李虹大概是刚洗完澡,她上面穿着一件丝制的低胸紧身小褂,低领处袒露出一片雪白的胸肌,除了呈现出细腻的肉丘之外,在两团半球中间和有着一条可爱的乳.沟,一条红宝石的项链挂在乳.沟的中间,使得她的胸.脯益增诱.惑。那丝质上衣薄如蝉翼,紧紧的贴在乳.房上,甚至还凸出小小的两点,这所有的一切莫不充满女性的媚惑。小道士色.地盯着她雪白的乳.房笑道;“宝贝,你的乳.房好美!”他一边说着一边解开了她那件薄如蝉翼的丝衣。这一来李虹那饱.满的小白兔就有一大半呈现在了小道士的面前,。

小道士的唇依旧在吻着她那的脖颈,手开始轻轻的抚摩着那露在外面的一大半具有弹性的馒头上。这一来李虹的呻吟更加强烈起来,她情不自禁的抱住了小道士的头用力的搂在了自己那深深的乳.沟里。

小道士知道她快忍不住了就把她的衣服都脱了下来,露出了她紫色的乳.罩和她半露酥乳下的幽深乳.沟。他在那上面揉搓了一会后就把她的那三点都全部解放了。这时一具美仑美奂,玲珑剔透的裸.体一揽无余的摆这了小道士的面前。她的山峰巍峨,平原平坦,幽谷在那黑亮的草丛中欲隐欲现,更增加了几分神秘的感觉。

小道士欣赏了一会后就开始了对她的全面进攻,他的嘴唇在那山峰上像一辆推土机那样的在那上面推动着,仿佛要将那两座山推倒似的,手在她的身上一紧一松的揉搓着,他抓一把揉搓一会再松开,仔细的体验着那白嫩而有弹性的肌.肉所带来的快感。

接着他的手从她的小腿处摸了上来,然后慢慢地抚上了她的大.腿,那一路抚上来的手就像一股电流一样,让李虹的身体都颤.抖起来,她觉得这个小伙子的手比起自己丈夫的抚摸不知道要刺激了多少倍!只觉得一阵阵强大的舒服的感觉袭了过来,她觉得自己快要失去知觉了!有一种想大声哼叫的冲.动!

小道士一边摸着李虹那修.长的,一边观赏着她那动人的,她的肤色竟然白晰得晶莹通透,那削瘦的双肩和半现的锁骨表现出瘦骨美人风韵。再看那双略带点儿夸张的玉.乳,像从本不的上半身中突兀出来,饱.满而又不失圆润,与略显骨感的上半身十分的和谐,直可称得上是增一分则大,减一分则小。

小道士顺着她的胸.部往下看去,但见那她平坦的小腹没有一点多余的脂肪,肚脐眼圆圆的,里面还镶着一颗鲜红的宝石,使得她的小腹看起来是那样的妖媚,他顺着小腹往下看去,但见李虹那三角区有着一丛葱翠的小草,小草的中间有着一条的小溪,那条小溪是那样的,使得他的手不由自主的摸了上去。

李虹迷离中感到那只手柔柔地摸向了自己的小溪,那轻微的磨擦是那么的温柔,被那只手摸着是那样的酥麻,又是那般的令人心头悸动,她不由本能地把双腿合拢了起来,把那只手夹得紧紧的。

这时一个脑袋从她的两腿间伸了进来,两只手扩张开她的双腿吻住了她的小溪,一条绵软还有着火热的舌头轻轻地贴上了她的嫩蕊,并在那里放肆地搅动着,一阵阵令她晕眩的感觉再次涌上她的心头,这次比任何一次都要强烈,她禁不住发出一声低低的呻吟!

小道士在她的小溪那里停了一会以后接着又吻起了她的大.腿,他一路的吻了下去,最后含着她那小葱一样白嫩的脚趾使劲的舔了起来。李虹被他舔得浑身都发抖,嘴里叫道;“小老公,你不要玩那里了,我受不了了,你真会玩,这样下去我会被你玩死的。”

小和道士笑道:“不会吧?我怎么见你一副很舒服的样子?你既然不想玩那里我们就来接吻好了。”说完以后就抱着她吻了上去,俩人的嘴唇很快就粘到了一起。李虹一被他抱住就意乱情迷了,她伸出白耦似的双臂环住了他的脖子,伸出温暖而湿润的舌头跟他的舌头扭在了一起,他们的舌头在俩人的嘴里互相纠缠着,小道士左手搂着她光滑的后背,右手在她那柔软的乳.房上缓缓的揉搓着。直弄得李虹娇喘吁吁,心跳加速,全身却散发着她那特有的香气,欲.火的燃烧使她的神情越发的妩媚了。

小道士一只手尽情地玩弄着她那高高隆起的,另一只手则在她的身上抚.摸着,鼻子则闻着她身上那特有的醉人的体香,这样玩了一会以后,他的嘴唇离开了她那红润的嘴唇一路向下滑了下去,然后停留在她那高耸的乳.房上,他尽情的在上面又舔又吸着,并把开始挺立起来的乳.珠含在嘴里轻轻的吸.吮着。李虹在他这样的玩弄下全身都抖了起来,她一边呻吟着一边叫道;“我的小丈夫,你不要这样玩我了,你老婆忍不住了。把你的宝贝放进去好不好?”

李虹那苗条的身体每一部份都是那样的光滑、细致。因为她腰的位置高和两条腿修.长的关系,她的身材显得是那样的凹凸有致。乳.房虽不大但却有漂亮的形状。四十多岁的她由于保养得好看去就和二十多岁大姑娘一样,肌.肤显得是那样的圆润和柔软。

看着她那惹火的身材,小道士的热血都沸腾了,一把抱住她的腰恣意的用舌尖舔舐着她的。他一边玩着一边含糊的道;“你的身体这样美,我如果不好好的玩一下岂不是太对不起我自己了?你放心,老公不会让你失望的,你就先等一下。”他一边说着一边加大了力度,李虹在他的玩弄下不停的扭动着身体,从鼻子发出了yin荡的哼声。

小道士的双手在她那有如柳树般的细腰和丰.满的臀.部上来回的抚摸着,嘴里含着她的含混的道;“小宝贝,你的身体真的好美,每个部份有如雕琢过的玉石一样,都是那麽的光滑细致,那雪白的几乎耀得我的眼都争不开来了。”

李虹呻吟了一声在小道士的头上敲了一下道;“你这小鬼太没教养了,我比你要大,你怎么也得叫我一声姐姐吧?怎么成了你的小宝贝了?”

小道士一边在她的四周用舌尖轻轻的舔舐着一边调皮的道;“你不想做我的小宝贝吗?那我会很伤心的哦。”说着蹲了下来用右手拨开了她小溪外面的那些小草。

“不要这样玩了好不好?羞死人了”。她把双.腿都夹得紧紧的道;“你这小鬼怎么这样会玩哦,这么小就会玩这么变态的游戏了,我看那些老玩家都玩不过你。你不知道这里是很脏的吗?

小道士没有去动她的双腿,而是一边用舌头舔着她的根部一边说道;“这有什么不会玩的?只要看一次就会玩了,要是还不会玩的话那就是傻瓜一个了。我倒是还没有这样玩过,今天就好好的实习一下,你是我的老婆,我怎么会嫌你脏?你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我爱都爱不够呢”。说着完就把舌头伸进了她的小溪里搅动起来。

在小道士的玩弄下李虹的身体都抖了起来,她以前从来没有这样玩过,身体还不是一般的敏.感,原本夹紧的双腿也主动的慢慢分开了。她见自己的一切都被小道士看的一清二楚而产生了很大的羞耻感,但这样也给了她更大的刺激。她的双手抱着他的头,花瓣里溢出了大量的蜜汁。

“我的小宝贝,你的小麦又湿了哦,原来你还是一个色女。”小道士一面说着一面把她的双腿分开到最大的极限,并同时把脸部埋进她的双.腿间。

“不要这样玩好不好?我受不了,喔,怎么会是这个样子啊,我的全身都酥了。”李虹发出了有如野兽般的呻吟。她觉得那强烈的快.感像涟漪般的扩散到她的全身,小溪里的水也流得更急了。

小道士见她真的忍得很辛苦了就脱了他那条短裤进入了她的身体,李虹满足的吁了一口气道;“你太会玩了,我都被你玩得全身都软了。”

小道士一边动着一边笑道;“我是看你上次没有玩得过瘾才好好的帮你放松一下,我还以为你应该可以坚持到我帮你做完一个全套的呢,没想到你还没做到一半就忍不住了,你怎么会这样敏.感?”说着就快速的运动起来。

正文 047 将错就错

小道士一边动着一边笑道;“我是看你上次没有玩得过瘾才好好的帮你放松一下,我还以为你应该可以坚持到我帮你做完一个全套的呢,没想到你还没做到一半就忍不住了,你怎么会这样敏.感?说着就快速的运动起来。”

李虹的花瓣一被小道士的宝贝占领就觉得里面都涨得满满的,这可是以前从来都没有过的,比起自己的老公来大的太多了,一边卖力的配合着一边呻吟着道;“是你太厉害了,你真的好会玩,我老公玩了几十年都没有你这样厉害,我能不敏.感吗?”

“你和已经和你老公做了几十年了?”小道士吃了一惊,连动作都停了下来;“那你是谁?你刚才不是在叫我老公吗?你为什么一开始不说你已经有老公了?这样我就不会和你做.爱了,我吻你的时候你怎么不做声?你不会是想男人想疯了吧?”

“我叫李虹,你既然不认识我为什么要叫我老婆?你一进来就吻住了我,我能叫的出来吗?你没有看到我挣扎了吗?但我怎么动都动不了,你的身上又好像有魔力一样,我一被你抱住就全身都软了,想反抗都没有力气,也就只有做你一次老婆了。是你先抱住我的,怎么可以说是我想男人想疯了?我还没有告你强.奸我呢,你倒怪起我来了。小道士一停下来李虹觉得很难受,情不自禁的往上面顶了起来;你快一点动好不好?我好难受。”

小道士回想了一下,觉得她说的也是实话,她还真是反抗过,只是她被自己抱着动不了,当下就强词夺理道;“谁叫你长得和我老婆一个样?我是把你当成我老婆周陆珊了,你长得不但和她一个模样,而且身上的香气也是一样,再一个她说也是开首饰店的,有了这三个原因我就没有去注意别的了,你可不能怪我。”

“我哪里怪你了?是你自己每在怪我吧?”李虹说到这里不由的心里一惊,她忽然想起这陆珊不是自己的女儿吗?不会有这样的巧合吧?他把丈母娘当成了老婆?但这也不对啊,小珊这几年都是高不成低不就的,到现在都没有男朋友,怎么会做了他的老婆?但他说的这几点又是小珊无疑,当下就小心翼翼的问道;你说的陆珊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她是什么时候做了你的老婆?由于女儿的事分了心,李虹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小道士一见自己不动,宝贝却好像有个什么东西在吸着一样的很是舒服也就没有急着动了,一见李虹这样问自己也吃了一惊,陆珊说她是和她妈一起开首饰店的,她该不会是陆珊的妈妈吧?当下就老老实实的道;“我和陆珊认识也才两三天,她说一见我就喜欢上我了,所以就做了我的老婆,我听她说她是和她妈妈一起开首饰店的,你该不会是她的妈妈吧?”

李虹听了没好气的道;“这还用说吗?你可把我害惨了,你这个家伙真是我的克星,你要我以后怎么去见我的女儿?”但她说是这样说,抱着小道士的手却更紧了,屁股也又向上面顶了起来,刚才停了这一会她觉得好难受,里面又胀又痒的,那种难受就是想忍都忍不住。她的屁股一边顶着一边说道;“你还楞着干什么?还不快一点动,你没有看到我很难受吗?”

小道士可没有那种伦理观念,一见李虹要自己动就快速的动了起来,他一边动着一边笑道;“这有什么可以不好见她的,你们两个都是这样漂亮,我还真的很难分辨,你这样骚,也只有我能喂饱你了。你还真够有担当的,已经知道了你是我的岳母还要我快一点动,我这做女婿的也就只有舍命陪岳母了。”

“你不要太一厢情愿了,我是不会做你的老婆的,我是有老公的,而你又是我的女婿,我怎么可以做你的老婆?只是我已经被你玩得很难受了,如果不把这一次做完我就会更难受的,现在已经不能改变和你的现实了,也就只能先做完这一次再说了。我们做了这一次以后就不要想下一次了,我可是一个很自爱的人,如果不是你一进来就乱来,我是不会和你做这样的事的。”

小道士笑道;“看来乱来也是有好处的,要不你这样的美女我就不能弄上手了,现在陆珊还没有跟我做这样的事,还不一定是我老婆,倒是你真的成了我的老婆了,你现在都骚成了这样,你老公是肯定是满足不了你的,要不就不会骚成这样了,以后就做我的情.妇好了,我会把你喂的饱饱的,”说着就重重的顶了几下。

李虹被小道士的这几下重击口里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娇吟,她呻吟着道;“我这样骚是我已经有好几年没有了,因此对你的身体很敏.感,要不你也就不会这样快就得手的。”李虹自己也感到奇怪,自己一和他接触就觉得全身都舒服得软软的,以前一见别的男人就会有一种厌恶的感觉,平时对自己的老公都是这样,只不过自己是他的老婆强忍着那种厌恶的感觉而已,这就是他在外面乱来自己也没有去和他去吵的原因。也许是自己对他冷淡了他才会在外面乱来吧,但怎么一和这个小孩子在一起就变成了这样?

她不知道有着这样体香的人是很排斥没有体香的人的,陆珊这么多年没有找到男朋友也是这个原因,因为她一和男人接触就有一种厌恶的感觉,只是在和小道士接吻的时候才有了水乳交融的感觉,也因为如此才把一片芳心放在了小道士的身上,而李虹也是这样,因为小道士的香气是她的体香的克星,因此才会一到小道士的怀里就觉得很舒服了。

小道士笑道;“原来你是真的好久没有做过爱了才骚成了这样,你这种有什么就说什么的性格我喜欢,我最讨厌那种心里想嘴里却说不要的女人,我听说有的女人没有老公就用自己的手来解决,你这样做过没有?”

“当然有是做过了,我想,随便哪个女人都自.慰过的,这可不是你们男人的专利。”李虹一边说着一边用力的向上面顶着,由于小道士怕压坏了他,因此就用两只手支起了自己的身体,所以李虹的两个乳.房就在那里荡来荡去,那yin荡的样子看得小道士的情.欲也高涨了起来。他一边用力的动着,一边侧过身体一只手抓住一只乳.房揉搓着,不一会李虹的嘴里就响起了娇媚的声。

十多分钟后,李虹就爽得没有力了,她躺在那里她喘着气断断续续的道;“我不行了,没有力了。”小道士一听就把她翻过来躺在了自己的身上,这样李虹就可以好好的休息了,而他的两只手则在她那如丝缎一样的背上抚摸.着,他的手慢慢的由上向下游动着,不一会就滑到了李虹那弹性十足的股沟里。他对后面的菊门很感兴趣,虽然跟素真玩过,却不知道那里面究竟是一个什么样子,当下就用一个指头在她的菊门里轻轻的转动起来。

李虹这个地方是没有给他的丈夫玩过的,小道士的手指头一在那里转动就觉得麻麻酥酥的很是舒服,她呻吟了一声道;“你真会玩,这个地方摸着好舒服的”。小道士一边继续的玩着一边笑道;“难道你丈夫从来没有这样玩过你?”

李虹红着脸道;“我对他很反感的,除了和他做了几爱以外我都不准他玩我别的什么地方,而他每次上来就那么弄几下,弄完了之后不管我有没有高.潮就睡他的觉了,而且还是不到天亮不醒来。哪里和你这样的玩过了?今天我还真是开了一次眼界了,也好好的享受了一次激烈的性.爱了。”

小道士笑着说道;“你只所以这样是和你们的职业分不开的,你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可以说是一个知识分子了,而你们原来所受的教育都是很传统的,因而就有着一种万恶yin为首的心理,加上你对他的身体过敏,不让他这样的玩你也就是顺理成章了。而你又是一个独立性很强的女人,不要男人的钱也可以弄得红红火火的,他也就丧失了对你居高临下的权威,也就不敢来强迫你做这样的事了。由于你的冷淡,而你又要保持你是一个好女人的形象,自然也就没有去要求过他什么了。因此,你们两个碰到一起想不动几下就完事都不行了。要知道做.爱是要两个人都投入才有激情的,单是一个人努力是不行的。只不过如果男人有一定的实力也是可以让女人兴奋起来的,只不过是你老公没有这样的实力而已。”

李虹红着脸道;“你小子不错哦,这么一点年纪还能说说出这样的话来,只不过你这叫不务正业,你应该还在读书吧?你要是把精力都放在学习上就好了,以后说不定还真有点出息呢。啊,你真厉害,我又被你弄得又要忍不住了。”

小道士就知道李虹是受不了自己的久玩的,因为她的身体太敏.感了,看来他的丈夫还真是不行,这么敏.感的女人都不能让她兴奋起来,却不知道李虹只对他的身体有兴趣,一碰上别的男人就感到厌恶,你再怎么玩只会增加她的反感而已。

小道士的手指继续的在那里旋转着,他觉得那里既紧又很有弹性,他的手指头慢慢的旋转着向里面钻了进去,由于李虹刚才高.潮时流出了很多的,因而她的股沟里都是湿湿的,小道士的手指头进去也就很是湿润,他觉得自己的手指头和自己的宝贝就隔着一层薄薄的膜,这样一玩李虹的呼吸就更加急促了起来,嘴里发出的低低的呻吟也慢慢转为大声地“哦”、“哦”的声音,而她的屁股也一上一下的套动起来。纤腰也在不自觉地扭动着。

李虹在小道士的两路进攻下已经意乱情迷了,她一边耸动着屁股一边娇声叫道;“老公哦,你好棒,你玩得你老婆好爽,把你的精.子都射到你老婆的花瓣里吧,我要帮你生个儿子。做你的老婆真的太幸福了。这味道比吃最好吃的东西还要有味多了。你这个人还不是一般的变态,竟然可以做这样久,难怪你敢夸口说可以喂饱我了,我以前从来都没有过高.潮的,我老公都说是性冷淡,但今天却不知道来了几次高.潮了,说着屁股又向上面顶了起来。”

小道士抓着她的乳.房迫配合着她的动作,不一会她就又呻吟了起来。她又坚持了十多分钟小溪里就蠕动了起来,她一边呼呼的喘气一边呻吟着道;“我不行了,我又没有力气了。由于她透支了体力,竟然累得就这样睡着了。”

正文 048 羊入虎口

小道士一边玩着她的乳.房一边配合着她的动作,不一会她就又呻吟了起来。李虹又坚持了十多分钟小溪里就蠕动了起来,她一边呼呼的喘气一边呻吟着道;“我不行了,我又没有力气了。”由于她透支了体力,竟然累得就这样睡着了。

小道士正要给她按摩一下让她恢复体力,但就在这时门突然打开了,但见一个美女拿着一把镶满了宝石的宝剑对着他扑了过来,一到他的面前就是一顿乱刺,她一边刺着一边骂道;“你这个家伙好大的胆,竟然敢到这里来做这不如的事情,我看你是不要命了。”她的宝剑舞动得快如疾风,要是一般的人只怕早就给她刺出几个窟窿了。

小道士一见这个美女是自己的老婆陆珊就有点慌了,自己把她的妈妈给做了,难怪她要和自己拼命了,但见她把剑舞得那么好不由暗暗称奇,再见她身上的衣服就差点流出鼻血了,她身上就穿着一件白色的半透明的吊带睡衣,脖子上吊着一个小巧的手机,那睡衣里一个雪白的身子若隐若现,两边并不宽大的肩带难以掩饰她那一对丰盈的乳.房,由于她舞动着宝剑的幅度太大,那两个雪白的圆球都露了出来,随着她手臂的扯动在颤抖地跳跃着,弧形的后襟裸露着,差不多一直到了她的屁.股.沟,一个的屁.股翘在那里一摆一摆的。小道士见了不由食指大动,走过去一手抓住她的胳膊一手将她的剑夺了过来,口里说道;“老婆,我不是故意的,谁叫她那么像你,我把她当成你了。”

美女见自己的胳膊被小道士抓住了不能动都就急了,她的另一只手松了宝剑握成拳头闪电一样的对着小道士的脸击了过来,然后胳膊猛地一扭就脱开小道士的手对着小道士的腹部又是一拳。她这几下快如闪电,小道士把头一偏躲过她的一拳笑着道;“你的身手真的不错,出拳还有点力度,但要想要和我比就差了不只一点了,老婆,我们就不要玩这个了,这个玩意你是玩不过我的,我们还是玩点别的什么吧。”说着就抓住她的拳头把她拉过来和她面对面的坐在自己的腿上。

美女刚想把拳头收回来,但发觉自己的两只拳头就象被铁箍箍住了一样,然后自己的身体就坐到了他的身上,她极力的想离开他的腿,但自己的努力都白费了,他的手搂在自己的腰上,想要动一下都不行,她不由羞怒的叫道;“谁是你的老婆了,你这条色狼快一点放开我,你这是什么功夫?怎么比我还要厉害?”

小道士笑道;“你觉得你着很厉害吗?但在我眼里就和小孩子在玩游戏一样,你既然说我是色.狼,我如果不色一下就对不起你了。”说着就在她的脸上一阵狂亲乱吻,他的手也顺势伸入了她的睡衣内抚摸着她那对丰.满的。他一边摸着一边说道;“你太美了,真是一对好宝贝,哥哥我摸着舒服极了。”他一下将她的衣服掳到了她的胸.部上面,把她的乳.罩也推到了上面,美女的那对丰.满的乳.房也就一弹而出了,小道士就势低头亲吻着她的乳.房,并含着她的吸.吮起来。

被小道士抱着热吻的人是陆珊的小姨李婷,她现在是金融系的研究生,兼着这个首饰店的首席设计师,她不但多才多艺,而且还是学校里的击剑冠军,去年在省里的青年武术比赛上也得过青年组的击剑冠军,她的办公室就在李虹的隔壁,小道士来的时候她正在浴室里洗澡,她洗完以后就在那里设计一款项链,由于小道士进去的时候门没有关严,因此李虹的yin叫声隐隐约约的传进了她的房间,她开头没有在意,以为是她姐姐在看,她心里还在暗暗的责怪姐姐不应该把声音弄得这么大,但后来的声音越来越大了,而且还听出是姐姐的声音,她有点不解了,难道姐姐在自.慰?但如果是的话也不应该叫这么大声啊。她忍不住打开门往姐姐的房间看了一眼,这一来她就气坏了,只见一个男人抱着她姐姐一只手玩着她的屁.股,一只手在玩着姐姐的乳.房,而她姐姐却在他的身上用力的套动着,因此就去自己的房间拿出自己心爱的宝剑赶了过来,也就一边骂着一边用剑向小道士尚刺了过去。

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从来都没有碰到对手的自己,在这个看起来年纪不大的色.狼手里竟然是如此的不堪,才刺出几剑就被他把剑都夺去了!她不由的为自己感到悲哀;我还以为我的功夫真的很好了,没想到在这个色.狼的眼里就如小孩子在玩玩具。直到小道士的那一阵热吻才使她清醒了过来,她一边用力的挣扎着一边叫道;“你快一点放开我,不然的话你就逃不了被我杀死的下场。除非你先杀了我。”

小道士一听不由的松了含着的乳.房抬起头来道;“老婆,不会吧?我不就和你母亲做了一次爱吗?有必要把我杀了吗?你不是说要爱我一生一世吗?你杀了我的话你不就要做寡妇了?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好不好?”

李婷羞怒的道;“谁是你的老婆了?你这色.狼满口的胡说八道,你快一点放了我,不然的话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由于小道士是和她面对着的坐着,而小道士又是光着身体,因此,小道士的宝贝正顶在她的小溪边,就隔着一层薄薄的蕾丝内.裤,弄得她的小溪又酥又痒。

小道士大怒道;“我说了这么多的好话你怎么一句也听不进?原来你说爱我的话都是假的,但我是当真的,我已经把你当我的老婆了,你就先尽一次做老婆的义务好了”。说着就吻上了她的嘴,免得她又说出难听的话来。

李婷这下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他开头她还是在尽力的躲避着,但这个色狼的嘴就像沾在她的嘴上,不一会她就觉得他的嘴唇不但柔软舒适,而且还有一种特殊的香气传了过来,几分钟以后她就意乱情迷了,忘记了自己是被迫的了,她贪婪的吻着他的唇,不知不觉的把舌头也伸进了他的嘴里。

这一来她的感觉又不同了,她觉得他的口水既香又甜,因此她就用力的吸了起来。完全的把自己投入到了这场热吻之中。以至小道士的手在揉搓她的乳.房时候不但没有觉得有羞耻的感觉,反而涌上了一阵阵的快.感。

小道士见她这样骚就对她更加的没有好感了,刚才还说不要,现在却又是这样的投入,不是一个荡.妇是做不出这个样子来的,他想,既然你这么骚,我就好好的让你骚一次好了。想罢就一只手继续的在揉.搓着她的乳.房,而另一只手则把她的乳.罩取了下来。

李婷这时已经被小道士那又吻又摸弄的全身都软了,舌头也和小道士的舌头绞到了一起,她现在已经忘记了自己是被人强迫的,只觉得现在好舒服好舒服,底下都舒服得流下了水,但里面却又有一种又酸又痒又空虚的感觉,她好想有一个东西插进来解除这种难受的景况。

小道士见她的身体很细腻也就用手在那上面抚摩起来。他这一摸之下不但觉得她的身体如绸缎一样的光滑,而且还入手温软,手感竟然出乎意外的舒爽,因此他的手也就在她的背上忙碌起来。

李婷有着一身细腻嫩滑的皮肤,曲线型的身体显得那样的妩媚动人,黑发亮丽,脸蛋红润,皮肤白嫩,她那高翘滚圆的臀.部使人心旷神怡,魔鬼般的身材更让人产生无限遐想。小道士摸起来感到特别的舒爽,觉得比她的母亲的肌.肤要嫩滑多了。

他的手不由自主地在她细腻的皮肤上滑动,跨越高山,穿过平原,走进草地,他一只手搂着她的腰,一只手则揉搓着她那饱.满的乳.房。

李婷的两眼微闭,在两片红唇间游离,逐渐地,她有了一种异样的冲动,她的欲.火已经被小道士点燃了,她只觉得全身又酥又痒,底下的小溪已经春.潮泛滥了,嘴里不由自主的吐出了醉人的呻吟。

小道士见她的神智已经被情.欲给淹没了就把她的睡衣脱了下来,接着把她那黑色的蕾丝拨到一边,然后把她抱起一点把宝贝插了进去。李婷疼得哼了一声,但她的嘴被小道士给堵住了没有叫出来,也就和她的呻吟差不了多少。

小道士一边揉着她的乳.房一边笑道;你还真是一个骚.货,我喜欢的就是你这样的女人,越骚的女人我就越喜欢,他一边说着一边快速的动了起来。不一会李婷的疼痛就过去了,接着而来的是一.阵.阵强烈的快.感,她不由自主的配合着张开了腿紧紧地夹在了他的腰间。小道士把头拱向前,从小腹往上慢慢的亲吻,李婷他吻得身子不断的颤动,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当他的嘴到达她的胸口时她的手情不自禁的放在他的背上慢慢的摩挲起来。

“实在太美好了!”小道士闭上眼睛一边舔着李婷的一边说道;“委实美得难已形容,真是一件极品,不但滑如丝缎又圆又挺,而且既弹力十足又触手柔软,尤其那两颗乳.珠又硬又挺,真不知道你怎么会有这样美好的乳.房。”

女人都是虚荣心很强的,他这样的赞美李婷心里自是欢喜。她一边享受着身体的快感一边呻吟着道;“你这个小色狼真的是色胆包天,把我姐姐强.奸了不算,还把我这个捉.奸的都给强.奸了,只是不知道我的身体怎么这么不听我的话,竟然被你强.奸都有快.感,而且还有一发不可收拾之势,我就是想忍都忍不住。我的乳.房真有你说的那样好吗?你不会是故意这样说的吧?

Comments

No comments yet. Why don’t you start the discussio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