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极品小邪神(全)-31

第一百二十六章 为他人做嫁衣

就在此时,船头忽然一沉,接着响起了青衣使女的一声娇叱:“什么人?”

“扑通。”有人掉下了江水。紧接着“砰”然一声大响,舱门被人踢开了,门口有人清喝了声:“无耻魔女,你干得好事。”谢仁旺听到这种灌注了真元的喝声,耳中一震,恍恍惚惚之中,手腕一抖,怀里的美女飞了出去。

追魂魔女贾珍珍见到几乎到手的鸭子被这突如其来的来客这么一搅局就飞了,心中那个恨呀,身形从谢仁旺怀里飞出的同时,不管来人是谁,看都没看手腕一抬船窗里立时响起两声极轻的机篁声,从她残存的衣袖中射出的两蓬飞针,一阵嘶嘶之声,连续不绝,朝门口激射过去。飞针像扇面般展开,几平把舱门都封死了,门口若是有人,绝难逃得过这两蓬毒针。

不,只要有一支被射中,就会见血封喉,保你连哼都哼不出来。但舱门口那人却哼出来了,那是一声冷哼。哼声甫出,白光乍闪,一阵“叮”“叮”“叮”轻微的声响起处,追魂魔女打出去的两蓬飞针,全被剑光击落。不,每一支飞针,都被来人剑光截成了两半,纷纷坠地。

“呛”,紫光一闪,贾珍珍在这一瞬间,已从腰间掣出了一柄短剑!这柄短剑,正是掌中剑卓一绝传给他门下弟子石中玉的紫艾剑,紫光吐吞,在黑夜之中越显得它锋芒毕露。追魂魔女是气伤了心,一双本来还水汪汪的眼睛,这回显得杀气腾腾,叱道:“你是什么人,敢来管本姑娘的事?”

舱门口那人手中提着一支白光闪闪的长剑,冷笑一声,走了进来,目光一撇呆若木鸡,站在那里的谢仁旺,嘴角凝笑,冷冷的道:“你果然在施展魔功,把他迷失了心神,你真是无耻之尤。”这人是个唇红齿白的青衫书生,论模样比谢仁旺来得还要俊俏,只是个子稍嫌瘦小了点,手中提着的是那柄晋江剑。不是别人,正是和谢仁旺分开之后先期回到百花门去的紫玲姑娘。不知为何她竟然能在这最紧急的关头神奇般地赶到。(读者们莫急,后面自然会有交代。)

贾珍珍手腕迅快地将衣裙整理了一下,但仍旧遮掩不了那裸露出来的少许春光,紫艾剑一指,切齿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紫玲姑娘冷冷地道:“妖妇,看看你那狼狈样,居然无耻到用你那可怜的肉体来勾引男人,只可惜,你的如意算盘只怕要泡汤了,你不用管我是谁,杀了你,徒污我的宝剑,还不给我快滚?”

贾珍珍气得发抖,怒喝道:“凭你配么?姑娘今晚不杀了你,誓不为人。”紫艾剑一挥,足踏中宫,欺身急刺过去。

紫玲姑娘冷冷一笑,手中晋江剑如电挥起,剑尖一拨,“当”的一声,把对方短剑拨开,剑光一闪,反刺贾珍珍左肋“期门”要穴。贾珍珍因手中之剑被紫玲姑娘封出,一时变招不及,被迫后退了一步。紫玲姑娘口中又是一冷哼,手腕一震,晋江剑接连点刺而出。

高手过招,有不得一着失误,贾珍珍一上来变招稍慢,立时失去了先机,被紫玲姑娘剑势逼得连退了三步,依然无法还手,只好暂采守势,左封右解,护住了全身。紫玲姑娘剑势虽利,但贾珍珍也不是弱手,虽然屈处下风,却也不易攻得进去,一一时间层层剑影,只是在贾珍珍左右前后,密集刺出。

这一轮攻拒,一连响起了一十三声金铁般地交鸣声,紫艾剑和晋江剑,同出一人之手,同出一炉之铁,如今却各展锋芒,互相拼搏起来,这恐怕也是铸剑师卓—绝事前没能料想到得吧!追魂魔女贾珍珍心时蹩着一口气,被紫玲姑娘一阵快速攻势,逼得还手无力,直待接下对方一十三剑之后,才乘隙反击,挥剑抢攻,也还了九招,总算把劣势扳了回来。

如论剑招,紫玲姑娘使得轻灵快速,剑如灵蛇,攻多守少。贾珍珍的剑法,辛辣狠毒,出剑部位,都是致命的要害。两人这一战,地方是在船舱之中,进退不过三步,剑势无法大开大阖,再加上边上又站着一个谢仁旺,像是失魂落魄一般,一动不动,两人都有顾虑,因此出剑都以纵刺为主,饶是如此,他们还是打得非常激烈,你来我往,剑芒如闪。

不过片刻工夫,两人已交手了三四十招,渐渐紫玲姑娘又占了上风。只听一阵轻微的金铁交鸣之后,紫玲姑娘突然飞起一脚,脚尖正好踢在贾珍珍执剑右腕之上。贾珍珍惊啊一声,紫艾剑跌落在舱板之上,紫玲姑娘晋江剑剑尖一点。贾珍珍心头猛然一惊,正待往后退。已然迟了,紫玲姑娘的长剑的剑峰已然牢牢地锁定了她的脖子,剑锋上凌厉的剑气都隐隐地刺得追魂魔女的咽喉隐隐作疼。

紫玲姑娘冷声喝道:“妖女,你再动一动,我剑尖就可穿透你咽喉,你相不相信?”

贾珍珍赶到咽喉处的刺疼感,眼中闪过一丝惊秫,颤声道:“你待怎样?”口气虽硬但脚下却不敢稍动。

紫玲姑娘冷冷的道:“我还是那一句老话,不会要你的命的,只要你交出解药,你就可以滚了。”

贾珍珍道:“我没有解药。”

紫玲姑娘道:“那你真要我刺穿你的咽喉了?”说话之时,剑尖稍微用力,就刺破了贾珍珍的喉间皮肤,一点鲜红的血珠,从剑尖边缘绽了出来。

贾珍珍切齿道:“摄心大法,没有解药,只要轻拍后脑,就可清醒。”

紫玲姑娘俏脸一沉道:“好,你走吧。”贾珍珍要待弯腰去拾取紫艾剑。

紫玲姑娘剑光一闪,喝道:“把剑留下,连剑鞘也给我留下。”

贾珍珍只好把剑鞘一起留下,一面说道:“没关系,你报个万儿来,姑娘今晚认栽了,咱们山不转路转,总有找你算帐的日子。”

“在下张紫玲。”紫玲姑娘冷笑一声:“在下要是怕你找我,今晚就不插手了,你可能不知道谢仁旺和我的关系吧,告诉你,他是我相公,你说我能不插手么?”

“好。”贾珍珍切齿道:“张紫玲,你给我记着。”转身朝舵外掠去。

紫玲姑娘返剑入鞘,伸手拾起紫艾剑,也回入了剑鞘,然后走近谢仁旺身边,举手在他后脑轻轻拍了一下。谢仁旺口中“啊”一声,双目眨动,奇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呢?”目光左右一转,看到紫玲姑娘,不觉喜道:“紫玲姐姐,你什么时候来的?”

紫玲姑娘笑道:“我是在最不凑巧的时候来的,看样子是破坏了我们家好色的一个人的好事。”

谢仁旺闻言,俊脸也不禁一红,随即伸手一把搂住紫玲姑娘的小蛮腰,口中嬉笑道:“姐姐休得取笑了,弟弟连自己都不知道,如何着了那妖女的道的。”

紫玲姑娘道:“那无耻魔女使的是魔教的”摄心术“,不论你武功有多高,只要多看她几眼,就会不知不觉的被她眼光所迷惑,听她的摆布了。”

谢仁旺道:“这就是了,她说有事要和弟弟详谈,弟弟望着她,就发觉她目光之中,好像有着一股吸力,看了她一眼,就移不开了,后来心头就迷迷糊糊起来……”

紫玲姑娘笑道:“你们男人呀,看到漂亮的姑娘,眼睛就死盯不放,现在可好,碰上了会”摄心术“的魔女了,以后看你还敢凝凝的看她不?”

谢仁旺俊脸一红,讪讪的道:“姐姐可是把那贾珍珍赶跑了,没把她擒下来吧?”

紫玲姑娘嗤的笑道:“弟弟还在想念她么?”

“好姐姐,我们说正经的。”谢仁旺接着问道:“她只是一个人走的么?”

紫玲姑娘一指桌上的紫艾剑,说道:“她把剑都留下了,还会带走什么?”

“唉。”谢仁旺道:“姐姐怎不先把弟弟救醒呢,我还有话要问她呢。”

紫玲姑娘奇道:“弟弟要问她什么呢?”

“有人被她擒去了。”谢仁旺道:“不是为了救人,弟弟就不会来找她了。”

紫玲姑娘道:“什么人落在她的手里?”

谢仁旺:“这人叫陆小翠,是仙女庙门下的人。”

“唔。”紫玲姑娘霎动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口中咯咯地笑着取笑道:“又是一个美女对不?看来弟弟的桃花运真是旺的很呀!走到哪都有美女主动投怀送抱呀”休息一下 广告时间:论坛声誉保证包邮高级冲充气娃娃 少女林志玲真人实体拍男用少妇范冰冰送15礼!

谢仁旺呵呵一笑搂着紫玲姑娘的腰紧了一紧道:“姐姐吃醋了?”

“吃醋,我才没有了!”

“还说没有,来,好姐姐,你看,你将那个追魂魔女打跑了,我可怎么办,你要补偿我哟!”谢仁旺说着手臂一紧将紫玲姑娘整个娇躯搂入怀中,大嘴就往紫玲姑娘的小嘴上吻去。

“色鬼,哟,你,你的手别乱摸行不行?……啊!…………讨厌哪!”

“这是这是在船上……”

“船上才好呀,你没看见这条船不但大而且布置装潢的不错嘛?这追魂魔女真不错,走了还在后舱給我们留下了翻云覆雨的大床。好姐姐,你就从了我吧!”

“你个小色鬼,啊………你………你不怕这船上还有人吗?”

“哟,原来我的好姐姐是担心被人撞见呀,呵呵,那好,让我运用我无比的神功窃听一下………禀告我可爱的紫玲公主,没有外人………我们是不是可以翻云覆雨了!…………”

“啊!你个小冤家,你………姐姐依你………依你………我们………到床上去………啊………!”

于是,在这夜色之中,江面之上,颇为宽大豪华的大船之上,一场男女间的角力游戏开始上演。

船上的后舱早已铺好鸳鸯绣被的大床上,谢仁旺将看着紫玲姐姐那一对傲然挺翘在羊脂白玉般酥胸上丰硕圆润的豪乳——那真正是“温软新剥鸡头肉,滑腻胜似塞上酥。”谢仁旺一口酒饥饿地将紫玲姐姐的一只雪白温软的玉乳含了个满口,然后他含住乳房嫩滑的柔肌边吸吮边向外退。直到嘴中仅有莲子大小的乳珠,谢仁旺遂噙含住乳头如饥似渴地吸吮起来,不时他还用舌头舔着环绕在乳珠周围粉红的乳晕。同时他手也没歇着在另一丰乳上恣意地揉按玩弄着。

紫玲姑娘被他弄得心旌摇荡,乳房麻痒不已,呼吸不平。谢仁旺愈弄淫兴愈增,他将舌头抵压住乳头在上面打圈似的舔舐着,不时还用牙齿咬住乳珠轻轻地磨咬几下。他揉按另一豪乳的手在更为用力揉按的同时,还用手指夹住乳头揉擦着。

谢仁旺吸吮舔舐揉擦下,紫玲姑娘珠圆小巧的乳珠渐渐地挺胀起来,变得硬梆梆的了。他遂又换一乳珠吸吮舔舐。弄得紫玲姑娘浑身恍如置身于熊熊大火中躁热不安,自椒乳升起的异痒遍及全身,少女内心深处的情欲被激起。

她凹凸有致的娇躯在床上慢慢地蠕动着,芳口浅呻底吟道:“喔!痒死了。好弟弟别吸了,姐姐好痒。”血气正旺的谢仁旺听到这娇语春声,目睹紫玲姑娘千娇百媚,隐含春意的玉颊,他欲火高涨,庞然大物更加硬挺起来,硬梆梆地顶压在紫玲姑娘柔软温热的玉腹上。他激动地愈加用力地吸吮舔舐着嫩乳。

“小坏蛋,人小鬼大啊!”紫玲姑娘本已是春心大动,骚痒附体了,现再被谢仁旺灼热硬实的庞然大物一顶压,春心是荡漾不已,更觉浑身麻痒难当,尤其是下体那桃源洞穴感到无比的空虚和骚痒。心中暗自吁了一口气,如果不是自己及时赶到,说不准这小色鬼真的此刻就是和那妖女在这床上颠龙倒凤了。她那本就很是丰盈的乳房,在经过谢仁旺的这番吸吮刺激后,迅速膨胀起来比原来更为丰满饱胀,粉红的乳晕迅速向四周扩散,珠圆小巧的乳珠也由原来的浅粉红色转变成鲜红色。

紫玲姑娘呼吸急促地喘息着,樱口低声叫痒不已,“仁弟弟,求求你别吸了,好弟弟,好相公,姐姐快痒死了,啊!好痒。快进来。”异痒附体的娇躯在床上蠕动得更为厉害。

吸吮舔舐嫩乳的谢仁旺此刻也是欲火攻心,忍不住了。他起身,挺起超愈常人的庞然大物对准紫玲姐姐那春潮泛滥的桃源洞穴屁股一挺,直插入穴。

“好大啊!好深啊!”紫玲姑娘只觉这一插,肉穴中的骚痒顿无,一股甜美的快感直上心头。紫玲姑娘爽得雪白细腻的酥胸一挺,粉颈一伸,螓首翘起,樱口半张,愉悦地娇吟一声。

早已是迫不及待的谢仁旺将粗壮的庞然大物在紫玲姑娘湿润温暖的销魂肉洞中抽插不已。在一阵阵妙不可言的快感冲击下,人家说小别胜新婚,紫玲姑娘和谢仁旺虽然没有正式拜堂成亲,事实上也是夫妻无疑,尤其是两人这一段分开有些时日了,这一下在船上相遇,紫玲姑娘积压好几天的情欲顿时被谢仁旺全数点燃起来。她微微娇喘着,挺起丰润白腻的肥臀来配合谢仁旺的抽插。

谢仁旺庞然大物向下插入时,她粉臀却下沉,肉穴又未对准谢仁旺的庞然大物。谢仁旺抽出时,她玉臀一阵乱摇。如此弄得谢仁旺的庞然大物不时插了个空,不是插在紫玲姑娘的小腹上,就是插在紫玲姑娘大腿根部的股沟上或肉阜上,有时还从美妙的肉穴中滑了出来。

两人此番是小别胜新婚,情急切切之下,不免就有点饥色,屡屡配合失误。谢仁旺急了,双手按住紫玲姑娘滑腻富有弹性的粉臀道:“姐姐,你别动。”紫玲姑娘咯咯笑道:“好弟弟,来,谁叫你那么急色了,你等一下就知道姐姐动的好处了。”她不说自己饥色,将责任全数推给了谢仁旺,一边说一边用纤纤玉手拔开谢仁旺的手,继续挺动着丰臀。两人再次在又经过几次失败后,终于又开始取得了默契,配合得越来越成功了。

谢仁旺庞然大物向下一插,她就适时地翘起白凈圆润的玉臀对准庞然大物迎合上去,让谢仁旺的庞然大物插了个结结实实。庞然大物抽出时,她美臀向后一退,使嫩穴四壁更为有力地摩擦着庞然大物及龙头。

如此谢仁旺只觉省力不少,下体不要像以前那样压下去就能将庞然大物插入到姐姐蜜穴的深处,并且庞然大物与嫩穴四壁的摩擦力度也增强了,快感倍增,一阵阵无法言喻的快感直涌心头。

谢仁旺欢愉地道:“姐姐,你…你动得…真好,真爽啊!”

紫玲姑娘何尝也不是更爽了,她眉目间春意隐现,莹白的娇容绯红,唇边含笑道:“好弟弟,姐姐没骗你吧,你就只管用力就是了。”谢仁旺屁股在上一高一底地动着,紫玲姑娘挺翘白腻的肥臀在下频频起伏全力迎合谢仁旺的抽插。

“好弟弟,好相公,姐姐不行了,”紫玲姑娘气喘吁吁,呻吟不已,幽谷里面汩汩地流淌出来的春水淋漓不断,湿润了那床崭新的鸳鸯绣被。

谢仁旺使出浑身解数,把此前从《玉房秘籍》里面学到的招数姿势在紫玲姑娘胴体上系数运用,俩男女皆舒爽不已,渐入佳境。

谢仁旺压在美丽可人的紫玲姑娘身上猛烈抽送,肆意挞伐,紫玲姑娘高举起两条莹白如玉的玉腿紧紧绕住谢仁旺的腰臀,粉胯挺动,美臀扭动,纵体承欢,迎合着谢仁旺近乎粗暴地撞击。

几次三番地死去活来,花心开了又谢,谢了又开,紫玲姑娘感觉到谢仁旺的庞然大物越来越火热,越来越膨胀到了极点,知道他即将爆发,腰臀要更加卖力地动起来,谢仁旺的超级吧棒槌开始连续地频率越来越快地大力抽送着,连续深深撞击着花心之后,终于急剧地膨胀抖动,火山爆发一样地猛烈喷射出来,滚烫浓白色的岩浆炮弹般地轰进紫玲姐姐的桃源洞窟深处,紫玲姐姐也尖声高叫着死命抱住谢仁旺的腰,长长的指甲都深深地抠进了谢仁旺后背光滑的肌肤之中,身体一个急颤,阴道一阵紧缩,滚滚的阴精如同出闸的洪水一般倾泻而出。两人相拥着同时发出长长的舒爽之极的快乐叫声,良久两人紧紧拥抱的姿势才稍稍松开一些。

第一百二十七章 百花门门主

“好姐姐,你到百花门这么快又回来了,和你师父说了我们的事了。你师父怎么说!”雨歇云收一切归于平静后,谢仁旺一手摸着紫玲姑娘光洁的脊背一边问道。

“什么这么快就又回来了,是不是嫌我回来的太早了,搅了你的好事。”紫玲姑娘咯咯笑道。

“你个小妮子,嘴怎么也和青儿红儿一样越来越刁了,我看你是刚才没有喂饱你的小嘴,是不是”谢仁旺说着手就往紫玲姐姐光洁的大腿根部摸去。

“啊…………好弟弟……。刚…………刚才姐姐是逗你玩的,啊…………小色鬼…………你还要呀……。啊………”

于是,在紫玲姐姐的娇呼声中,宽大豪华的大船在河上又开始了轻微地晃动起来。

“我的好紫玲,好姐姐,你不知道我有多么迷恋姐姐的身体,早在四年前弟弟就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现在弟弟终于得偿所愿,自然要好好地疼爱姐姐!”谢仁旺翻身将美丽妩媚动人之极的紫玲姐姐压倒在身下,狂野地吮吸咬啮着她雪白丰满的乳——峰,再一次挺身进入了她,肆意挞伐,再次掀起一场又一场的激情风暴。

娇媚动人的紫玲娇喘吁吁,嘤咛声声,呻吟连连,婉转承欢,她己经死心塌地的热爱着他,如胶如膝,朝夕相守,如醉如痴、爱护备至。自从第一次和着小冤家交欢之后,她便完全把谢仁旺视为未来的相公一样看待,又像妈妈照顾儿子一般的呵护有加,使谢仁旺在她的身上同样享受到了如同赛貂蝉一样的母爱和妻爱的双重享受。

大船在江水中足足摇晃了一个时辰之久才又慢慢地归于平静。紫玲姑娘如同一只小猫般窝在谢仁旺的胸前,小手有一搭没一搭地在谢仁旺健硕的胸肌上轻抚着,脸上满是满足和幸福的表情。

谢仁旺也轻轻地温柔地梳理着紫玲姑娘凌乱飘逸的长发,嬉笑道:“好姐姐,现在下面的小嘴满足了吧,上面的小嘴应该可以告诉我了吧!”

原来紫玲姑娘和青儿回到百花门总坛,将百花楼被人袭击烧毁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向百花门的门主汇报了。

事实上,顺义府百花楼遭到袭击烧毁的事情早已有探子回报到了百花门总坛,只不过此番听到自己的爱徒亲口诉说,百花门门主——雪凤舞还是不免感到了如斯的愤怒,这聚宝斋是越来越嚣张,越来越不讲江湖道义了。即便聚宝斋是黑道势力最为强悍的超级大帮派,百花门也不能放任这件事就这么过去。这是百花门门主——雪凤舞给自己爱徒紫玲姑娘的答复。

谢仁旺听到这,呵呵而笑,看来江湖要大变样了,从自己出来这短短的十几个日子里,便接连卷入了仙女庙以及紫衣帮的瓜葛之中,目前的江湖修真界,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是波涛汹涌,随着百花门和聚宝斋的全面对抗的战局只要一拉开,这个看似平静的江湖道修真界势必是风起云涌,江湖的格局在往后的岁月里即将被改写,甚至修真界生灵界都会牵扯进来。

其实紫玲姑娘还有一件事情没有说,那便是百花门门主最为看重的两个爱徒同时也是百花门的两大圣女的赛貂蝉和紫玲姑娘两女以双双被谢仁旺破了身。再也无复圣女的身份了。破了身的女人和没有破身的处女还是有着非常明显的区别的。虽然紫玲姑娘和青儿回到总坛没有和百花门门主说起此事,其实紫玲姑娘内心还是想将这个事情原原本本地告知给师傅听的,只是找不到合适的机会。但百花门门主——雪凤舞又是何许人,岂会看不出两女的变化。

于是,深夜,百花门总坛的一间密室中,百花门门主和紫玲姑娘有了如下的对话:

“紫玲,这趟出去是不是遇上了心仪的男子?不知是哪位这么有福气得到我们玲大小姐的青睐呀!”

“师傅!”紫玲姑娘扑通一声跪下。

“不要叫我师傅,说,是你自己愿意的,还是被人强逼的,我们百花门圣女的身份是何等的高贵,竟然就这么轻易地失身,你叫我如何面对百花门的历代祖师!”百花门门主——雪凤舞厉声喝道。

“师傅?”紫玲姑娘怯生生地跪在地上仰着俏脸叫道。

“别叫我师傅,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师傅吗?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百花门门主——雪凤舞依旧怒气冲冲。

“禀告母亲大人,玲儿不是强逼,玲儿是自愿的,是玲儿自己心甘情愿地!”紫玲姑娘脸上的神情坚毅。仰着头毅然道。

母亲大人——难道紫玲姑娘竟然是百花门门主——雪凤舞的女儿。(这个我们日后会有叙述)

而百花门门主——雪凤舞在听到紫玲姑娘一声母亲大人后,身体一震,颓然跌坐在椅上,口中喃喃地道:“冤孽,冤孽呀!想不到我雪凤舞精明一世,养出的女儿竟然还是步上我的后尘了!”

“娘,是玲儿不乖,玲儿知道,不过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们两方都是非常喜爱对方的,我们是相爱结合的呀!”

“相爱,哼,他即然那么爱你,为何还要连青儿也不放过?”百花门门主——雪凤舞的一双眼睛还真是明察秋毫呀。

“娘,青儿名义上是我的丫鬟,实则我们俩情同姐妹,日后我要嫁过去了,青儿还不是一样要随我嫁过去呀,这这青儿迟早都是他的人,只不过………”

“是,迟早都是他的人,所以一一并失了身是不是?”百花门门主雪凤舞厉声道:“你说,这个男人是谁?那家门派的高徒?”

“娘,你干嘛问得这么仔细?难不成还要查对方的十八代祖宗不成!”

“哟,我的宝贝女而失了身,还没有一点愧疚之心地说日后还要嫁给这个人,难道我做娘的连自己未来的——女婿的名字都不能知道吗?”

“女婿?娘,这么说你同意了?”

“我不同意有能怎样?你都被人家那样了?我还能怎么办?只是可惜了,我原本是想将这个百花门的门主的位置传给你的,现在你失去了圣女的资格,看来我只能寄希望于你师姐了。”百花门门主——雪凤舞无奈地说道。

“禀告母亲大人,师姐,师姐她…………”

“她怎么啦………”百花门门主——雪凤舞紧张地问道。

“师姐她,她和我一样也……”

“你的意思是说你师姐也失身呢?”

看着紫玲姑娘微微点的头,百花门门主——雪凤舞刚刚坐起的身子又颓然跌回到椅子上:“冤孽,真是冤孽呀!”

“你们两师姐妹都是失身于同一个人?”

“恩!”

“天啦!”百花门门主——雪凤舞发出一声哀叹。

“我这是上辈子造的的什么孽呀,老天你要这么作弄我?”百花门门主——雪凤舞发出哀叹道。

“娘,你不知道,他对我们都很好,我们都是心甘情愿跟着他的!”紫玲姑娘一说起谢仁旺心里边美滋滋的,是呀,谢仁旺除了年龄小了一点外,无论是外表,还是对人尤其是女人那真是好的没话说——当然功力深厚也是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正因为能长时间地金枪不倒,让成为他的女人每一个都嫩彻底感受到他那如火如荼的激情和热力,谢仁旺才能让每一个和她交欢过的女人念念不忘,从一而终。

“他叫什么名字?是不是对你们施了什么迷魂术,才能使得你们一个个神魂颠倒委身于他?”听到自己的宝贝女儿这么维护这个未曾谋面的男子,百花门门主——雪凤舞的心中也不禁涌起一股好奇感,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男子呀!居然令自己的两个最优秀的门人其中一个还是自己的私生女全都心甘情愿地委身于他。

“他……他叫谢仁旺?”

“多大了?”

“十六?”

“十六?”那不还是一个大男孩吗?这个大男孩到底有何特殊呀!百花门门主——雪凤舞越来越好奇了?

“师承哪里?”

“这个………不清楚………”

“真元功力如何?”

“比玲儿要高?小青的两大生死玄关任督二脉就是他打通的?现在的真元和玲儿一样都是天权心境的顶级阶段,不过他真正的实力要比玲儿强!”

“恩,能够独力打通小青的生死玄关任督二脉,这小子还真不简单呀!难怪我看青儿这丫头此番回来功力增长很大呀,想不到是这小子的功劳。”百花门门主——雪凤舞啧啧连声。

“你的功力也达到了天权心境的顶级阶段了?”

“恩,还有赛师姐的功力也达到了天权心境的顶级阶段了。他,他,发明了一种很……很奇妙的修炼真元增强功力的方法。”紫玲姑娘嚅嚅地说道。

“奇妙的修炼真元增强功力的方法?有何奇妙法?说来听听?”百花门门主——雪凤舞立时来了兴致,要知道自从五年前功力由天权心境的顶级阶段突破至天玑心境的初级阶段,五年时间了,雪凤舞不知道发了多少工夫,功力进展的极为缓慢,真元修为却始终还是停留在天玑心境的初级阶段,没能更进一步上升到中级阶段。功力到了她们这一水平,功力每上升一个台阶都是一件相当艰苦相当困难的事情,想不到自己的几个弟子和女儿的功力确实如此轻松地突飞猛进。出去才多长时间——紫玲和青儿两个出去不足一个月的时间,青儿就不说了,单单就是紫玲这孩子都上升了两个台阶,这——这是何等的修炼速度呀。所以听到自己的女儿说这个叫什么谢仁旺的大男孩竟然有一种很奇妙的修炼真元增强功力的方法,功力高深很少激动的百花门门主——雪凤舞都不禁激动起来,饶有兴趣地问了起来。

紫玲姑娘不留神一下将和谢仁旺交欢双修神焕大法的事说了出来后心里就后悔了,这等羞人的人怎么好讲给自己的娘亲听呢?但此刻娘亲偏偏又对这件事非常在意,想要搪塞过去都不行。

“这,这………”

“你这孩子?到底是什么?你就说呀!难道连娘亲都不能说?”见紫玲姑娘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雪凤舞不禁催道。

就是,她是我的娘亲呀,娘亲都不能讲,还能讲给谁听?

恩!紫玲姑娘下定决心,轻咳一声后清清喉咙道:“其实,其实……那个方法………咳咳”

“嗨,你说你这孩子,到底是什么?你想急死你娘呀!”

“就是就是合体双修!”紫玲姑娘终于说了出来,这话说出之后顿时全身轻松了不少。

“合体双修?你的意思是在床上办那种事可以修炼真元增强功力?”百花门门主——雪凤舞看着紫玲姑娘有点迟疑地问道。

“恩!”紫玲姑娘点了一下头。

“难道你们几个的功力进展的这么快都是通过这种方式?”百花门门主——雪凤舞简直有点不敢相信地问道。

“恩,我,赛姐姐,青儿,红儿,四个人都是这样提升功力的?”既然说了出来就索性说的明白些:“而且,相公——谢——仁旺弟弟有一种特别的本事?他天生异禀,在干那种事能将你的整个心灵都融化在里面,而且我和赛姐姐功力高些,每次受到的益处也比小青和小红要更多一些,据说这种合体双修神焕大法如果功力越高每次受益就越多,真元增加的也越多,功力提升的也就越快!”

“哦,起来吧,天也不早了,你就早点休息吧,那个叫谢仁旺的大男孩现在是在晋江那儿?恩,下此带他来见我!”

“那娘亲,我就先回房了,娘亲你也早点休息呀!”

等到紫玲姑娘走出密室,百花门门主——雪凤舞还在思索着刚才紫玲姑娘所说的那一些话,合体双修神焕大法——合体双修,合体双修,这交欢真的能提升功力?这个叫谢仁旺的大男孩竟然有此等神奇?如过紫玲说的是真的,那如果自己和…………呸,呸呸,那可是自己的未来女婿呀,罪过罪过,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想法,百花门门主——雪凤舞忙摇摇脑袋,将刚才那种不健康的想法摇出脑外。恩,不过这个小伙子,可能还真不是普通人,我的想办法亲自去看看才行。

第二天清晨,百花门总坛的一间雅舍,紫玲姑娘清脆的声音响起:“娘,玲儿来看你了!”

三分钟后。

“门主呢?你们谁看见门主了?”

“禀告圣女,门主大清早便出门去了,她没有说具体到什么地方,但她交代说要出去一段时间,时间不定,短则三五天,长着半个月,门主临走时曾有交代,她不在时,门里一切大小事务均由圣女和三位长老主持!”

咦!娘亲这么急地出门,而且没有说明去那?也没有确定回来的日期,这——不好,娘多半是去找仁旺弟弟去了,这可如何是好。不行,我也得出去。对了,还有这件事情得通知师姐赛姐姐才行,对了,就让青儿去通知师姐,我去找娘亲和仁旺弟弟,对,就这么办。

于是乎,紫玲姑娘就这样神奇般地赶到救了谢仁旺搅了追魂魔女贾珍珍的好局。

第一百二十八章 翻身作主

听完紫玲姑娘的叙述后,有了百花门这个强有力的坚强后盾,谢仁旺的心中不由地涌起一股豪情,这并不是说他就多么地依赖百花门,而是因为道目前为止,和他关系最密切最亲密的一些人大多都是百花门的人,不管是赛貂蝉,紫玲姑娘红儿,青儿,就是二娘——张心媚以及她手下的三个丫鬟翠花以及彩云美云俩姐妹。

四娘——花玉慧和她的两个丫鬟苞儿和婷儿。

十五娘——欧阳凤和十七娘——李玉环。这些人说到底每一个都可以算是百花门的人,所以谢仁旺的内心其实对百花门是有着深厚特殊的感情的。

“好姐姐,真是辛苦了,这么来回地奔波,弟弟好感激你!”谢仁旺一手轻轻地爱抚着紫玲姑娘光洁顺滑的脊背一边用嘴轻轻地亲吻着紫玲姑娘的脸颊和小巧的耳垂。

“好弟弟,既然知道姐姐辛苦,那你说你该怎么感激姐姐!”紫玲姑娘娇声笑道。

“好姐姐,我都把整个人都献给你了,刚才我那么卖力地演出还不够?那就再来一次吧!”谢仁旺嘿嘿地邪笑着。

“讨厌哪?别………别………姐姐知道错了………够了,够了………姐姐都泄了无数次了,再来………你想要姐姐的命呀………”

“姐姐不乖哟?我们合体双修神焕大法,你会不行,嘻嘻,泄的次数越多,你以后就越厉害,好姐姐,看着你这曼妙绝伦的酮体,摸着你这比绸缎还要顺滑的光洁肌肤,还有姐姐你那销魂的娇吟声,都让弟弟我好沉醉,好姐姐,来,我们再来一次洞窟寻宝探险活动好不好………”

“真拿你这冤家没有办法!谁叫你是我的小相公呢?”

紫玲姑娘口中虽然哀叹,实则心里却是美滋滋的。在谢仁旺压上她娇美身躯的同时紫玲姐姐主动将柔舌伸进了谢仁旺的口中,任谢仁旺吸吮,手也抱紧了谢仁旺,在谢仁旺背上轻轻来回滑动。

谢仁旺抱紧紫玲姐姐的娇躯,压在她的身上,紫玲姐姐也紧紧地偎着谢仁旺,一对赤裸裸的肉体纠缠在一起,欲火熊熊地点燃了,紫玲姐姐用手握着谢仁旺的宝贝,对准她的洞口,谢仁旺一用力,已齐根到底。紫玲姐姐的阴户中,像小羊羔似地猛吸猛吮着谢仁旺宝贝最前端的灵敏部位,弄得大宝贝又酸又麻,舒服极了。

“我的色弟弟,来吧,姐姐会让你满足的。”紫玲姐姐柔声说道。于是,谢仁旺把宝贝送进又提出,以适应紫玲姐姐的要求。

“哦……哦……好弟弟……姐姐美死了……用力……”

“好美啊……姐姐……你的真好……弟弟好爽啊……”

“哦……好美呀……相公……干得姐姐美死了……姐姐的小穴好舒服……”

“好姐姐……谢谢你……我的美穴姐姐……弟弟的宝贝也好舒服……”

“嗯……嗯……哦……好舒服……好弟弟……姐姐的好弟弟……好相公……弄得姐姐我美死了……啊……啊……哦……哦……姐姐要泄了……”

平日视男人如无物的紫玲姐姐,今天竟如此放肆地“叫床”,淫声艳语刺激得谢仁旺更加兴奋,腰胯的耸动也更用力了,也更迅猛,紫玲姐姐一会儿就被谢仁旺弄得大泄特泄了,而谢仁旺经过仙界的伐髓洗筋丸的体质的改造可以说是后天茁壮比起一些天生异禀的人的大宝贝有过之而无不及,再加上经过百花楼众女长达一个多月来的反复锤炼和悉心调教,理论和实验的双重结合之下,已经掌握了一整套真正的双修甚至是多修的技巧,堪称金枪不倒,所以离泄精的地步还远着呢。

紫玲姐姐泄了以后,休息了一会儿,将谢仁旺从她身上推了下来,亲了谢仁旺的大宝贝一下,说:“好弟弟,好宝贝,真能干,弄得姐姐美死了,你先休息一下,让姐姐来弄你。”

紫玲姐姐让谢仁旺躺在床上,她则骑在谢仁旺的胯上,双腿打开,将谢仁旺的宝贝扶正,调整好角度,慢慢地坐下来,将宝贝迎进了她那迷人的花瓣中,开始有节奏地上下套弄起来。一上来必紧夹着大宝贝向上捋,直到只剩下大龟头夹在她的阴道口内。一下去又紧夹着大宝贝向下捋,直到齐根到底,恨不得连谢仁旺的蛋也挤进去,还要再转上几转,让谢仁旺的大龟头在她的花心深处研磨几下。

紫玲姐姐的功夫实在太好了,这一上一下刮着谢仁旺的宝贝,里面还不停地自行吸吮、颤抖、蠕动,弄得谢仁旺舒服极了。她那丰满浑圆的玉臀,有节奏地上下乱颠、左右旋转,而她的那一双豪乳,随着她的上下运动,也有节奏地上下跳跃着,望着紫玲姐姐这美妙的乳波臀浪,谢仁旺不禁看呆了。

“好弟弟……美不美……摸姐姐的奶……相公……啊……好爽……”

“姐姐……好舒服……姐姐……弟弟要泄了……快一点……”

“别……别……弟弟……好弟弟……等等姐姐……”

紫玲姐姐一看谢仁旺的屁股一直用力向上顶,越顶越快,知道谢仁旺要泄了,就加快速度起伏着,谢仁旺的宝贝也被夹紧了许多,一阵畅意顺着精管不断地向里深入,完全集中在小腹下端,一种无法忍耐的爽快立刻漫延到了谢仁旺全身,然后聚集到了脊椎骨的最下端,酸痒难耐。

谢仁旺再也把持不住,宝贝做着最后的冲刺,在谢仁旺的快乐的喝声中,终于像火山爆发一样,精关大开,一泄如注,乳白色的精液直射入紫玲姐姐的子宫中,谢仁旺整个人软了下来。紫玲姐姐经过这一阵子的“翻身作主”、主动攻击,也已经到了泄身的边缘,又经谢仁旺那喷礴而出的阳精汹涌而至,对她的花心做最后的致命的轰击,再也难以控制,终于也又一次泄身了。

两人这一次洞窟寻宝探险活动,持续了足足有一个多时辰,最终双双达到了快乐的极致。相互拥抱着体内的真元缓缓流转,将对方的精华吸收融汇后两人此前疲倦的身心逐渐又恢复了活力,谢仁旺的宝贝依旧在紫玲姐姐的桃源洞窟了没有拿出来,两人此番重逢之后,在这船上便翻云覆雨了三回。

“弟弟你怎么会跑到这船上来了!还差点着了那妖女的道!”

紫玲姑娘娇憨慵懒地搂着谢仁旺的猿腰轻声问道。

谢仁旺温柔地抚摸着紫玲姑娘光洁顺滑的脊背道:“这件事说来话长。”他一指桌上的紫艾剑,说道:“姐姐记得这把紫艾剑么?卓老丈把它送给了谁?”

紫玲姑娘道:“卓一绝不是送给石由甲的孙子石中玉的么?”

“对了。”谢仁旺道:“这件事就得从石中玉说起……”当下就从和紫玲姑娘分手之后说起,一直说到方才追魂魔女把自己邀到船上,择要说了个大概。

紫玲姑娘攒攒眉道:“弟弟带走他们叛门之徒,又杀了他们八大护法之一的四煞典韦阳,伤了三煞简韧精,仙女庙如何肯和你甘休?”

谢仁旺呵呵笑道:“你不是也羞辱了追魂魔女么?”

紫玲姑娘披披嘴道:“我的小相公,你好像在怪我搅了你的好事罗。”

谢仁旺嘴角一咧露出一个邪邪的笑意道:“你说了?我的好姐姐,竟然吃起飞醋来了,要不是姐姐及时将那妖女赶跑,又怎能和姐姐这么抵死缠绵了,是吧!”

说着双手齐动,在紫玲姑娘咯咯的笑声中谢仁旺继续笑道:“至于仙女庙,咱们反正在仙女庙结下了粱子,还有什么好顾虑的?”

“相公,姐姐知道弟弟心里惦念着陆姑娘……”紫玲姑娘通情达理地笑道:“咱们还是先在船上找找看,那个妖女她们主婢两个都在这条船上,陆小翠陆姑娘说不定也在这船上呢。”

“姐姐说得极是。”谢仁旺矍然道:“我们那就快找。”

紫玲姑娘看了他—眼,淡淡的笑道:“瞧你,一提起陆小翠来,就急成这个样子。”

中舱尽在眼前,没有可以藏人的地方,谢仁旺推开舱门,走进后舱,这后舱因为有半间隔成了卧室,和中舱连通,后面半间,地方更形逼仄,堆放着杂物,一目了然,那有什么人影?再往后就是后梢摇船的地方,没有蓬舱,当然更没有人了。

谢仁旺看得心头大急,但怕紫玲姑娘取笑,不好形之于色,木立后梢,正在思索着是不是应该到仙女庙去看看,说什么也非把陆小翠救出来不可呀?

“弟弟一个人发什么楞?”紫玲姑娘飘身过来,问道:“没找到陆小翠么?”

谢仁旺道:“姐姐去看了前舱,也没有么?”

紫玲姑娘道:“前舱那么小,当然不可能藏人的了。”紫玲姑娘美目一转,问道:“这舱板下面,弟弟看过了么?”后梢铺着舱板,下面当然还有下舱了。

谢仁旺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道:“姐姐说的对,这舱板底下,我怎么没有想到了。”

“瞧你……”紫玲姑娘轻笑道:“真是急昏头了。”谢仁旺也无暇和她多说,急忙双手并用,揭起了两块舱板。下面地方不大,看去黑越越的,果然好像蜷伏着一个人。谢仁旺心头一急,急忙一跃而下,蹲下身去,定睛一瞧,那不是陆小翠还有谁来?她被绳索捆成了一团,除了睁大着一双盈盈目光,朝谢仁旺望来,口中不能出声。

Comments

No comments yet. Why don’t you start the discussio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