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奇幻]娇艳江湖(全)-38

第二百一十二章【灵鹫宫篇】灵鹫新主
(• )

清晨醒来,杨皓承已经躺在凌雪臻、叶茹凌、王夫人、刀白凤、甘宝宝、秦红棉、阮星竹诸女的香艳包围之中。“砰砰!!”一阵急促的撞门声,只见大门被人闯开,沐婉清从外边进来,嘻嘻的道:“夫君,各位姐姐,启程出发了!!”杨皓承还在酣睡,突然被吵醒,睁开迷离的眼睛,道:“婉儿,一大早要去哪里?”“西夏啊!!”山沐婉清兴奋的道:“夫君,起床了。现在都什么时候,你还说早。”一旁的王夫人听说时间不早,顾不上自己赤裸美妙的身体在众人眼前暴露,一抬头看见窗外果然是日上三竿,焦急的道:“对啊,要快点出发,迟了就不知道语嫣会被骗去哪里?”刀白凤微微的道:“有轩辕剑飞行,瞬间的事情,不急这一刻。”凌雪臻死死的抱住杨皓承,点头的道:“就是,好久没有这么舒服的躺在夫君的怀里睡觉了。”王夫人还是微微的道:“我就担心语嫣跟人跑了,说什么我也要她回来陪夫君。”沐婉清却不管这么多,扑上床来,嘻嘻的道:“如果要享受夫君的恩宠幸福,那就应该让全部的姐妹都进来,同睡一张床,同做一个梦!便宜不能只让你们占了……”秦红棉见自己女儿如此放肆,忍不住的道:“婉儿,也太荒唐了吧,这床怎么可以睡得下那么多的人?”沐婉清嘻嘻的道:“我知道哪里有床可以睡得到下这么多人。”秦红棉一愣,道:“哪里?”沐婉清微笑的道:“外边草坪,正所谓地为席,天为被,多好的大床啊!”阿朱这时候也从外边走进来,颇有心事微微的道:“夫君,各位姐姐,刚刚收到线报,阿紫姑娘正在赶往灵鹫峰,据说眼睛还瞎了。”“阿紫?!”阮星竹惊呼的道:“她……她没事吧!”想起自己已经重新嫁人,还母女共夫,阮星竹对于阿紫的感情也没有以前那样着急了,刚才的一下不过是本能的反应。但是毕竟母女连心,听到阿紫眼睛瞎了,还是不免担心起来。杨皓承从美女堆里出来,道:“她不会有事,只不过要上灵鹫峰医治眼睛罢了。我看这样好了,现在我们手上拥有琅环之玉和轩辕之玉,又有轩辕剑,只要出现金星凌日就可以打开天地之门了。既然我们迟早都要去灵鹫峰,不如先飞抵哪里,并攻下它,将那里建成我们的大本营好不好?”“好啊!”叶茹凌惊喜的道:“灵鹫峰乃修仙养神之地,汇聚仙气神灵,乃福地也。”王夫人还是有点念念不忘王语嫣,道:“那西夏不去了吗?”杨皓承微笑的亲她一口,道:“当然要去,不过要去完灵鹫峰才去。放心好了,慕容复没有那么快对语嫣下手。”心想,那慕容复想着做西夏驸马,哪里还挂念王语嫣?只怕真正挂念王语嫣的人是段誉那小子吧!刀白凤微微的道:“传说灵鹫峰那是逍遥派的本营,天山童姥可是盖世无敌,她可能让出灵鹫峰给我们吗?”杨皓承微笑的道:“如果她还活着,我就把她抓来给你们当丫鬟如何?”刀白凤惊讶的道:“如何使得?她……她武功可是很厉害的。”杨皓承不屑的道:“再厉害也没有我厉害吧,废她武功,不怕她不听话。你们放心好了。”凌雪臻一旁始终保持沉默,杨皓承一愣,上前抱住她,微微的道:“雪臻,灵鹫峰可是你的老家,现在我带你回去,不开心吗?”凌雪臻变得咬牙切齿的道:“我一定要手刃了天山童姥和丁春秋,方能一解心中之恨。”杨皓承长叹的道:“丁春秋肯定可以手刃,不过天山童姥就未必了。”“为什么?!”凌雪臻惊呼不解的道。叶茹凌道:“夫君,难道你真的想让天山童姥那个老太婆给我们当丫鬟吗?”“就是,再如何说天山童姥也是七老八十的人了。”刀白凤还真担心杨皓承色心大发的将天山童姥也收进后宫。杨皓承摇摇头的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灵鹫峰已经易主,而天山童姥与李秋水也已经不在人世。”“啊!?”诸女大惊,实在不相信这样的事情,可是杨皓承的预言却每一次都惊人的准确,他说的就像是金科玉律一般。“天山童姥死了?是怎么死的?那现在的灵鹫峰主人又是谁?”凌雪臻焦急的问道。杨皓承站起来,由沐婉清、阿朱给他穿衣服,道:“不用多说了,马上启程去灵鹫峰,一切谜语都会得到解答。”话语里,充满了幸福的得意。诸女在杨皓承这样兴奋的带领下,纷纷从床上爬起来打扮自己,一时之间,满屋香艳迷人。又是一次集体搬家之旅,数百美女跟随杨皓承在轩辕剑上飞行,那是何等的壮观。也不知道是不是美女太多的缘故,轩辕剑飞行起来显得格外的卖力,至少速度是飞涨。按理说人增加了,重量也会增加,飞行速度减慢才对,可是轩辕剑速度却是有增无减。杨皓承只能用同道色友来形容轩辕剑。不出一个时辰,轩辕剑便带着杨皓承他们飞抵缥缈峰灵鹫宫。因为山上没有足够平坦宽大的空间,轩辕剑只能飞抵在缥缈峰山底下空阔的平地里。“这就是缥缈峰了?果然是仙气缥缈,灵鹫宫是不是最接近天上的地方啊?”钟灵显得十分开心的问道。甘宝宝微笑的道:“按照古时的说法,缥缈峰的确是神仙住的地方,是仅次于蜀山、昆仑与东海蓬莱的第四仙山。”钟灵嘻嘻的道:“如此说来,我们住在上面,也会变成神仙了。”杨皓承抱住钟灵道:“难道你跟夫君一起不觉得像神仙一样吗?”“有吗?”钟灵一脸天真的问道。杨皓承故意板起脸来,道:“怎么没有?快乐似神仙、欲仙欲死啊!”“啊?!”钟灵突然明白杨皓承另有所指,当即羞红着脸道:“夫君,你真坏……”沐婉清看着杨皓承,道:“不过夫君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现在的生活的确是只羡鸳鸯不羡仙!”叶茹凌微笑的道:“你们就不要再说了,再说下去的话,我们的夫君就被你们捧上天了。”杨皓承呵呵的道:“有吗?我怎么一直都觉得自己是住在天上啊。”“贫嘴!”叶茹凌娇啐的道。杨皓承与诸女正说着,只见身后突然来了一行人。有近百人之多,而且都是年轻的女子,白纱绿裙,轻纱晤面,显得格外的婀娜多姿。“舵主,前面有人!!”身后骑马的一个美丽少女大声的喝道。“有人,大家做好战斗准备。”叶茹凌看情况不对,当即命令诸女做好准备。“别乱来,先看一下情况。”杨皓承却示意不要轻举妄动。因为从对方的衣着上看,他妈应该都是灵鹫宫的人。只见那个带头的三十出头,身形优美多姿,站出来对着杨皓承道:“你们是什么人?”凌雪臻第一次返回灵鹫宫,见到弟子,自然熟悉,站出来道:“从你的着装上看,你们应该是逍遥派幽天部的人。”那女子一愣,打量一下凌雪臻,再看杨皓承身边都是姿色天仙一样的美女,心里实在纳闷,但也放松了许多,因为在她看来,杨皓承他们不像是坏人。当即微微的道:“不错,我们就是灵鹫宫幽天部的,我是舵主璩美凤。”凌雪臻从怀里掏出琅环之玉,道:“你认识这是什么吗?”璩美凤作为分部舵主,对于琅环之玉当即是了解,此刻见到,不由惊呼的道:“你是何人,竟然手持我灵鹫宫镇派之宝。”凌雪臻一阵微笑,道:“算你识货,如果我说自己就是这块琅环之玉的主人,你相信吗?”璩美凤恨声的道:“不可能,这是我们历代掌门传授的镇派之宝,你如何是它的主人。”凌雪臻喝道:“放肆!大胆奴婢,你居然敢这样对我说话,按照门规,只此玉如见尊主,难道你不知道?”“这……”璩美凤一阵蓦然,支吾一下,实在不知道如何是好,因为凌雪臻所说的确是事实。“舵主,我看她八成是拿一块假玉来骗我们。不要管她,还是赶回灵鹫宫救援要紧。”这时候璩美凤身边一个婢女上前劝说的道。“放肆!!”凌雪臻喝声的道:“大胆奴才,你敢对琅环之玉不尊!”“是又怎么样?我只知道……”“啪!”一声清脆的耳光,那个婢女还没有把话说完,凌雪臻凌空抽掌,赏了她一个重重的耳光。“流星空掌?!”璩美凤惊讶的道。凌雪臻微微的道:“既然你知道这是流星空掌,那你还不知道下跪。”这流星空掌是逍遥派掌门不传之秘,如今在凌雪臻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使出来,加上她手持琅环之玉,璩美凤觉得对方一定跟前任掌门有很大的关联。当年天山童姥做掌门,一向从严管教弟子,从来没有弟子敢以下犯上,更不要说违反命令和号召。天山童姥刚死,虚竹这个掌门虽然和气,可是她们毕竟是天山童姥带出来的弟子,对于灵鹫宫的门规还是刻骨铭心的。而且对于虚竹,本来就是很多灵鹫宫弟子不服气。此次虚竹带领灵鹫宫弟子赶往少林,结果灵鹫宫旧属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纠集邪派弟子犯上作乱,灵鹫宫各部弟子接到信息,纷纷赶回救援。璩美凤没有想到在半路之上见到琅环之玉和它的主人,犹豫一下之后,当即叩跪的道:“属下叩见尊主。”在她的示意之下,她所带领的一百多人的部下全部下跪称呼尊主。就连刚才那个出言不逊的弟子,也服贴的跪下。凌雪臻点点头,微微的道:“很好,告诉我你们这么多人不好好看守本部,前往灵鹫宫是为何?”“是,尊主。”璩美凤听道凌雪臻的问话,当即把自己救援的经过讲了出来。这璩美凤乃幽天部分部舵主,在天山童姥死后,她一直对虚竹这个掌门也是不太感冒,总觉得是余婆从中作梗,特意安排一个傻和尚来当掌门,自己却做幕后掌门。虚竹虽然待人和善,可是也是因为太过仁慈和软弱,让平时那些在灵鹫宫威迫下的邪派黑道得以反抗,不但从此不再进贡屈服,而且乘势攻打灵鹫宫的地盘和一些产业。虚竹给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弟子解了天山童姥种下的生死符,开始他们每个人心里都心存感激。可这些人毕竟是都是邪魔歪道、狼子野心,灵鹫宫本来就全是美女,加上他们心底里也害怕灵鹫宫政策反复无常,于是乘虚竹带人出外的时候,一些心存邪念的三十六洞、七十二岛门派再一次纠集帮众围攻灵鹫宫。他们一边掠夺灵鹫宫的财产,一边抓拿灵鹫宫的女人,只要抓住,都不放过奸淫的机会。灵鹫宫弟子本来就洁身自好,自然是宁死不屈,所以这一次激战就充满了血战的味道。双方打得异常的残酷,甚至比上一次还惨烈。灵鹫宫的弟子认为今天之祸,都是当日虚竹网开一面造成的祸根,让这帮狼子野心的人卷土重来。因此打心底里,她们对虚竹不是感激,而是更加的憎恨。杨皓承一旁听得真确,微微的道:“既然这样,还等什么,跟我一起杀上灵鹫宫,将那些逆臣贼子杀个片甲不留!”“这位是……”璩美凤看见杨皓承器宇不凡,又跟凌雪臻一起,不由惊呼问道。凌雪臻微微的道:“我乃逍遥派上代掌门之女,不,应该是上上代掌门之女。当年丁春秋和天山童姥丧心病狂将我父亲害死,将我冰封数十年,今天我重回灵鹫宫,全部拜神主杨皓承所赐。他是我的主人,也是你们的主人。”“神主杨皓承?!”璩美凤有点懵然,但是也不敢说不,而且杨皓承刚才那一句将那些逆臣贼子杀个片甲不留,实在说出了灵鹫宫弟子的心声,诸人就像重新找回了昔日的感觉,欢呼的道:“恭迎神主。恭迎尊主!杀回灵鹫宫,铲除逆臣贼子!”“铲除逆臣贼子!!”……百名灵鹫宫幽天部弟子的欢呼,顿时响彻云霄……休息一下 广告时间:论坛声誉保证包邮日本Tenga仿真真阴自慰杯飞机杯性器具!

第二百一十三章【灵鹫宫篇】春色灵鹫宫之战
(• )

杨皓承见凌雪臻彻底收归了这灵鹫宫的幽天部,心中甚是开心,呼道:“大家出发,目标救援灵鹫宫。”正要启程,突然一名绿衣女子从灵鹫宫飞骑而下。“是阳天部的弟子!”璩美凤看得真确,惊呼的道。只见这个少女一般边奔袭,一边摇动绿旗,璩美凤对凌雪臻道:“尊主,前面有危险。”凌雪臻愕然的道:“你如何得知?”璩美凤道:“她手上拉着的旗帜就代表前面有凶险。”“属下参见幽天部璩舵主!”只见那少女飞驰靠近,她从马上跃下对璩美凤毕恭毕敬的下跪道。璩美凤看着来人,道:“你是陈晓敏。”那少女微笑的道:“舵主你还记得属下。”璩美凤点点头,道:“前面发生了什么事情?”陈晓敏微微的道:“我阳天部奉命在上峰道路把手,不料遭遇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人围攻,死伤过半。而且灵鹫宫内有刘长老竟然跟随他们一起叛变,我部抵挡不住,敌人已经杀向灵鹫宫大殿。我是奉命下山求救支援的。”璩美凤急道:“那山上的姐妹如何?”陈晓敏摇头的道:“不得而知,恐怕伤亡惨重……那些恶贼根本不是人,他们连死了的姐妹都不放过凌辱……”说着,她已经眼睛含泪,伤心欲绝。杨皓承也不问再多,当即飞迎而上,道:“我先上山救援,你们跟随而来。”“夫君,等等我们!!”凌雪臻诸女紧张的跟随而去。璩美凤吩咐手下弟子跟随杨皓承直上灵鹫宫,沿途之上,到处都是双方死伤的弟子,而最惨的莫过灵鹫宫那些少女,她们有的断臂断腿,更残酷的是死了还被剥去衣服,割下乳房,甚至有人还把剑棍插向她们的下阴。如此残忍的手段,实在令人发指。杨皓承看到沿途灵鹫宫弟子的惨状,简直怒气冲天,更加飞速直奔山去。穿过双峰之间搭建的云桥,顺着小径向峰顶快步而行,越走越高,身周白雾越浓,不到半个时辰,便已到了缥缈峰绝顶,云雾之中,放眼都是松树,却听不到一点人声,除了山下那一道关卡死人众多之外,一路之上已经很少见有死人,即便是有,也是三十六洞和七十二岛的人。杨皓承心下沉吟:“难道战斗已经结束?”穿过小道,最后所剩通往灵鹫宫的是一条青石板铺成的大道,每块青石都是长约八尺,宽约三尺,甚是整齐,要在峰顶铺成这样的大道,工程浩大之极,似非童姥手下诸女所能。估计是先前逍遥派的积累,这青石大道约有二里来长,石道尽处,一座巨大的石堡巍然耸立,堡门左右各有一关石雕的猛鹫,高达三丈有余,尖喙巨爪,神骏非凡。杨皓承见识过这么多的城堡山庄,还没有一处可以与灵鹫宫相媲美的,的确是鬼斧神工之作。他刚刚刚到大门外,只听得一人厉声喝道:“天山童姥藏宝的地方,到底在那里?你们说是不说?”一个女子的声音骂道:“狗奴才,事到今日,难道我们还想活吗?你可别痴心妄想啦。可恨的就是当日我们的尊主没有杀了你们这些禽兽……”“哈哈~你说那个傻和尚,想不到他还挺有手段的,让你们一个个死心塌地的跟随他……”这时候,另一个男子声音说道:“陶洞主,人家都是一些女儿家,见了男人哪能不心动的。再说了,虚竹那个臭和尚是百年来灵鹫宫的第一位男性掌门,估计合欢大法练得不错,要不这些女人岂能这么服贴!就品这一点来讲,那傻和尚比星宿老怪丁春秋强多了。”“朱岛主,你分明是在胡说。你看看这些姑娘,哪个不是冰清玉洁,全然都是处子之身,今天你我可有福了。”那个陶洞主淫笑的道。“对,对付这帮自以为是的女人,就应该先奸后杀,再奸再杀!”朱岛主一旁煽风点火的道。“你们无耻!”灵鹫宫的弟子恨声的道。可是大厅之内,三十六洞和七十二岛的人明显占有了优势,听到这些姑娘的愤怒,他们更是得意起来。杨皓承从门缝看来,整个大厅聚集不少于三千人除了五六百的灵鹫宫女弟子,剩下的都是敌人。杨皓承大摇大摆的走进大厅,也没有人怀疑他的身份,的确也是如此,本来各派之间的弟子就互不认识,此刻又关注着被他们围困的灵鹫宫女弟子,别说一个杨皓承走进来不怀疑,就是一百个进来,他们也不会发觉。这时候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妇人站出来道:“大家听我说,作为灵鹫宫的长老,我认为由虚竹和尚做我们的尊主实在有失灵鹫宫在江湖上的威严。此次三十六洞和七十二岛的弟子掌门一起上山,就是为了推倒余婆等人扶持的傀儡尊主,重振我灵鹫宫在江湖上的声威!”“刘长老,你背叛灵鹫宫,现在既然还帮着外人说话,是何居心?”灵鹫宫本营护法长老,也是最年轻的长老严菲菲站出来说道。又是一个难得的美女,只见她一身黄衣,上着云裳,下穿长裙,肩罩黄绫小披肩,背露金丝剑柄金剑穗。她凹凸有致的身材,美胸丰臀显得格外的凸显,加上娇嫩白皙如雪的肌肤,彷佛就是动人的小仙女。柔软如云的秀发,衣裙飘舞,身形如飞,宛如临风鸾凤,一双晶莹秀目,宛如两池秋水,清亮透澈,闪闪生辉。难怪全场男人的目光都盯在她的身上,的确是一个诱人的娘们。刘长老打量严菲菲,顿时冷笑的道:“严长老,你是不是糊涂了。既然你说我是背叛灵鹫宫的叛徒,我当然要帮着外人说话了,难道我还能帮你说话吗?”严菲菲忍不住重重地哼了一声,喝道:“既然你一心求死,我饶你不得!”说着,严菲菲怒气冲天的右袖一拂,倏然掠至刘长老的身前。刘长老大惊之下,没有想到严菲菲会动手如此之快,只见远处她人影一闪,疾如脱弦之箭,倏伸右手,疾扣脉门,左手箕张,闪电抓向刘长老的前胸。严菲菲出手一招两式,迅快无比,声势凌厉,端的惊人。刘长老滑步闪身,一抖双袖,暴退一丈,一双老眼中,闪射着─股怨毒的寒电,嘿嘿一笑,厉声说:“严长老年纪虽轻,看来身手果然不凡,不过你还不够份量做我的对手。”说着,身形已然扑至,双手疾出如电,上点双目,下击小腹。严菲菲冷哼一声,身形一旋,已至刘长老身后,一举右掌,闪电劈下。严菲菲不愧是灵鹫宫四大长老之一,虽然年轻,但是武功确有惊人之处,只觉面前人影一闪,便不见了她的身影。刘长老心中暗叫不好,但是她也是老奸巨猾,只见她迅即低头躬身,闪电一转,一式“飞凤翻身”,右掌疾挥,企图直击严菲菲的左肋。严菲菲万万没有想到对方会有这么一手,心头一震,一收小腹,顺势进步欺身,右掌变劈为抓,直点对方后颈藏血穴。刘长老倏觉后脑指风已到,心下大骇,身形立即闪电仆地,一挺腰身,飞起一脚,直踢严菲菲的丹田。这一脚踢得又疾又狠,距离又近,围观的灵鹫宫诸女,不禁惊得手足无措,高声娇呼,要想出手相救,已是万不可能。“砰!!”一声巨响,全场惧惊。只见场中一声暴叱,人影一闪。哧的一声,两人骤然分开。这时,严菲菲飘身落在两丈以外,手中却拿着一块长约尺许的灰布。再看刘长老,面色苍白,眼含怨毒,额角已惊出一丝冷汗,右腿灰绸长裤,已被撕开一道尺许长的口子。刘长老在灵鹫宫是数一数二的长辈高手,武功也是罕逢敌手,在灵鹫宫中,身为长老,地位仅次于当时的天山童姥,此次三十六洞和七十二岛的造反,其中很大程度就是她暗中推波助澜。可是她万万没想到,严菲菲的武功既然如此之高,细想之下,自觉老脸无光,再说她也已经没有退路,因此,顿时存了拚死之心。严菲菲虽然没有刘长老年长,可是显得游刃有余,对着造反的诸人不屑地朗声说:“刘长老,你已年老无用,在下破例准你活着离开灵鹫宫,快些滚吧。”刘长老听了这话,只气得浑身直抖,骤然一声厉喝:“狂妄之徒,我与你拚了。”喝声中,急上两步,两臂一圈,双掌同时推出。一阵山崩海啸,势如暴洪的狂飚,直向严菲菲涌去。严菲菲刚才一击得手,对刘长老是信心满满,早已不把刘长老放在心上,于是不屑的冷笑,厉声说:“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要来。既然你自己要找死,可不要怨我手下无情。”说着,两臂集中功力,双掌闪电迎出。一声震撼大厅远飘荡在群峰的巨响,顿时青石巨砖从地而起,尘土卷空,大厅之内的座椅,被震成粉末,地面还被击出个大坑。“轰轰轰!!”尘土飞扬中,两人身形,一阵踉跄,各自连连后退数大步。严菲菲只觉得天旋地转,眼冒金星。刘长老同样觉得气血翻腾,喉间发甜。严菲菲心头一凛,赶紧拿桩站稳,一阵气血上涌,知道内腑已被震伤。举目一看刘长老,面色灰白,两手抚胸,身形连连摇晃,看来受伤也并不轻。杨皓承平常都是自己参与激斗,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静静的观赏一场江湖的激斗,刘长老和严菲菲的大战使得他大呼爽,都忘记了自己是来救援的。此刻再看场上的严菲菲,只见她突觉喉间一甜,立即运气,强抑上涌的鲜血。她生性倔强好胜,宁愿伤势加重,也不愿在别人面前,把这口鲜血吐了出来。“哇,哇!”刘长老就不同了,退倒之后,是连吐出两口鲜血,缓缓坐在地上。这时,严菲菲娇艳红嫩的肌肤内,此刻已经没有血色,苍白的脸庞已缓缓流下了汗水来。“哇~~!”的一声,刘长老又张口吐出一道血箭。只见她一面揉胸,一面喘息地对严菲菲说:“臭丫头,想不到你还真有两下子……”说着,又是一阵喘息,说:“不过今天我们这边人多示众,只怕你再厉害也是枉然。”此刻这样的情形,只怕最开心的人要属三十六洞和七十二岛的那些乱臣贼子。他们攻打灵鹫宫,本来并无太多的把握。如果不是有刘长老这样的内应操纵,他们就是再大胆也不敢反抗灵鹫宫。但是他们也知道一旦犯上灵鹫宫,最终得利的是刘长老这些老臣,但是谁又想到此刻刘长老在搏杀中受伤,三十六洞和七十二岛的人正好可以坐收渔翁之利。严菲菲冷冷一笑,沉声说:“就算我玉石俱焚,你们也休想攻下灵鹫宫!”说着一顿,强抑胸间一阵剧痛,又说:“刘长老,留你一条活命,希望在我未反悔前,快快带着你的人滚吧。”严菲菲说着,已觉头昏,腿软,自知不能再在此地停留下去。“是吗?只怕严长老你是在强撑吧!你已经受了内伤,你还拿什么来保卫灵鹫宫?如果你知趣的,快快投降,本主还考虑让你做我的压寨夫人!”陶洞主这时候站出来淫笑的道。“逆贼……你休想!”严菲菲还没说完。蓦地,只见陶洞主一点黑影,已迎面射至。严菲菲已无力闪避,本能的伸手搁挡。“不要……”灵鹫宫的弟子看得清楚,可是距离太相近,根本轮不到她们出手相助。“砰!!”一声巨响。就在众人以为严菲菲难逃厄运的时候,只见一个天神般的男子从天而降,跃在严菲菲之前,将陶洞主搁挡开来!“轰!!”的一声巨响,众人只见陶洞主整个人被撞击飞起,重重的撞在一旁墙上。墙体都凹下一个大洞,陶洞主身体缓缓滑下,七孔流血而亡。全场惧惊,灵鹫宫弟子更不清楚这个天神一样的男人从何而来。“谢谢……你!”严菲菲见来人救了自己,用尽全力的说了一句。来人见严菲菲就要倒下,当即伸手将她扶住,伸手点向她身上的各处大穴,一股内劲源源不断的输入她的体内。“啊~~!”严菲菲一阵惊呼,“哇~~!”体内气血翻滚,结果将刚才憋的丹田的淤血狂喷而出。同时一股内劲从对方传来,一阵异香,直扑鼻孔,心神不禁一爽,体内伤势竟然神奇的愈合了。睁开眼睛细看,对方竟然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美少年。“谢谢你,少侠,不知如何称呼?”严菲菲发现自己还被他抱着,微微的问道。那少年微微的道:“我?我就是灵鹫宫的新主,上天派遣而来的天神杨皓承。”“天神杨皓承?!”严菲菲一阵蓦然,同时眼里又充满了敬意。这样一个天神的确要比虚竹好上千倍万倍。“笑话,灵鹫宫从来没有什么天神……”刘长老站出来恨声的道。“多嘴!”杨皓承微微一怒,道:“叛逆者,死!”说着凌空挥手,“砰”的一声,结果刘长老整个脸都变成了血浆,触目惊心。杨皓承一出手就是要了两个高手的命,现场的人无不惊愕,这样的人,难道真的就是天神下凡吗?如果不是天神,凡人如何能有如此神力。

第二百一十四章【灵鹫宫篇】唯有天神无敌
(• )

严菲菲惊讶之余,真是有点不敢相信眼前的事情。纵使刘长老已经受伤,但也不可能脆弱到一击即垮的地步啊?杨皓承到底是何来历?这时候,在三十六洞和七十二岛人群中傲然站出一个道士,五十岁左右,只见他首先向七十二岛领主朱岛主行了一礼,接着转身对着杨皓承朗声问:“请问这位少侠,你可是灵鹫宫的人?”说着,神色傲慢地举手指了指杨皓承。严菲菲秀眉一蹙,显然她知道对方的来历,可是她尚未启口,杨皓承已沉声的冷冷说道:“是又当如何?不是又如何?”那道人一听,仰同面哈哈一声厉笑,傲然朗声说道:“是,便是我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敌人,如果不是,就请速速离开,免得枉送了性命。”杨皓承一听,暗生怒火,想不到这世上不怕死的人还真多。当即冷冷一笑,说:“你这简直就是废话,你以为凭三千多人就可以要了本天神的命吗?扯蛋!”原来这道人叫石中天,原本乃是蜀山门下,因为不守清规,被逐出师门。石中天加入三十六洞和七十二岛之后,一直担任邪派的狗头军师,这些年为虎作伥,做了不少的坏事。这次围攻灵鹫宫其实也是他的主意。石中天曾经修仙过,因为武功远在各洞主岛主之上,只是他一个外人,一直没能扶正。但是作为狗头军师他平时也是气势凌人,如何受过今天这样的屈辱,虽然杨皓承一出手就是连毖己方两名大将,可是石中天自持武功过人,并不把杨皓承放在眼里。本来想在众人面前有意刁难一下杨皓承,以壮己方的士气。这时反而挨了杨皓承话落,三角眼一瞪,厉喝一声:“臭小子,给你脸不要,我看你是嫌命长了!!”严菲菲知道这个石中天的来历,是一个比刘长老更难缠的角色,当即在杨皓承身后关心的道:“少侠,这个恶人武功不弱,我看你还是不要插足我们灵鹫宫的事情了。”“哈哈,我杨皓承之前或许不是灵鹫宫的人,但是今天之后就不一样了。”杨皓承一阵大笑之后,转而再度一声冷笑,立即沉声问:“我再说一遍,你们不想死的就给我滚!”“小子张狂!”话声甫落,三十六洞和七十二岛的数十名高手一拥而上。其中有一个反应最为激烈,恨声的道:“石道长,我听说过这个小子,他乃是一个大色狼,在云南臭名远扬!”杨皓承剑眉一蹙,只见发话之人,竟是一个年约三十馀岁,方脸浓眉,一身淡紫劲装的修长大汉。接着,石中天也仰面爽朗地哈哈一笑说:“原来是一个登徒浪子,我还以为是何方神圣。”说着,看了剑眉紧蹙,微泛怒意,看了卓然而立的杨皓承一眼,继续冷笑的说:“臭小子,你想借助这趟混水成名的目的已经达成,识相的就滚吧。趁老夫现在心情不错,兴许可以饶你一命!”“你的废话可不是一般的多,我看你是老人家,让你薄面三分,你却不要。找死!”杨皓承毫不客气的喝声道。石中天听了杨皓承的话,心中盛怒,一声暴喝,双掌疾挥,幻起无数掌花,直向杨皓承前胸罩来。狂风大作,犹如暴风铺天盖地而来。杨皓承丝毫不在意,一阵冷笑,身形轻轻一闪,已至石中天身后。石中天两眼一花,心知不妙,怪嗥一声,闪电翻身,双掌原势不变,呼的一声势挟劲风,抡扫而来。众人见石中天应变如此神速,果然不愧蜀山修仙的人,三十六洞和七十二岛的人俱都心情紧张地大声喝了个“好”。杨皓承见石中天反应还挺快,不由冷然一笑,上身一晃,双掌倏分,出手快如电掣,一招“狂龙捕鹰”立时将石中天的双腕扣住。石中天大惊,万万没有想到杨皓承反应是如此之快,一双手被对方扣住,完全出乎意料之外。他纵横江湖三十年,在他对敌人,没有一个人可以抓到他的一双手。就在石中天惊讶之余,只见杨皓承剑眉一轩,大喝一声:“去吧。”这个“吧”字刚刚出口,杨皓承功贯双臂,暗用柔劲猛力将石中天抛向空中。“啊~~!”一声刺耳尖嗥,数声骇人惊叫,石中天的身躯,在全场高手惊睁目光注视中,直向半空射去。一阵惊叫过后,全场一片死寂,俱都痴呆地望着被抛向半空的石中天。他们确没想到,骄横自大的石中天,在杨皓承的手下仅一个照面便被抛向数丈高的半空,如非亲目所见,谁能相信?就是神都不可能做到的事情,此刻竟然出现在诸人面前,如何能不让她们惊讶。灵鹫宫的诸女更是大惊,特别是严菲菲,以为刚才杨皓承露的两下只是一时碰巧对方不注意得逞。这时见杨皓承一招“狂龙抓鹰”,竟将石中天抛向空中,也不禁心中暗吃一惊。这一招绝非常人可以做到啊。三十六洞和七十二岛中那些石中天的亲信看见石中天被抛向半空,正待飞身扑救。蓦见石中天,身在空中,一声大喝,挺腰弯腿,立演“飞流直下”直如殒星坠地般,疾泻而下。好一个石中天,不愧是蜀山弟子,在半空之中,仍能收放自如。此刻他就像冲天而下的利箭,直刺杨皓承而来!就在这时,一旁惊魂甫定的朱岛主,震耳一声大喝:“臭小子拿命来。”来字出口,掣剑在手,一招“白蛇吐信”,长剑疾如脱箭般,直向杨皓承的前胸疯狂刺到。这突如其来的骤然剧变,灵鹫宫的人俱都惊呆了,石中天直刺而下,朱岛主横刺而来。这一下一横,将杨皓承围困在当中,真是配合得天衣无缝。杨皓承心中一阵冷笑,同时也是不由的勃然大怒,身形一闪,先是躲开石中天的飞流直下,然后转至朱岛主身后,接着腾空而起一跃两丈。就在杨皓承闪身的同时,朱岛主大喝一声,剑随身动,闪电扫向身后。石中天见自己扑空,一声怒叱,手中顿时多了一把长剑投出,一道寒光,直奔杨皓承。朱岛主转身未见杨皓承,惊得面色如土,魂飞天外,一声怪嗥,长剑再度扫向身后。杨皓承身在空中,展臂挺胸,伸手握住朱岛主投来剑柄,一招“狂龙吸水”吸住滚滚而来的剑光,幻成万朵梨花,迳由空中,闪电下降。在场高手同时一声惊呼,石中天大喝一声小心,惊呼未落。杨皓承翻转朱岛主的长剑,剑光一抖,骤变一道泻地银练,恰似一道经天长虹带起一阵慑人剑啸,直向朱岛主击下。“无影御剑术!”严菲菲大惊。石中天看得大吃一惊,震耳大喝:“朱岛主,小心……”大喝甫落,当的一声,金铁交响,火星四射。“砰~~!”的一声,一道寒光,朱岛主的长剑,已应声脱手,朱岛主整个人也被杨皓承随手一推。重重的转向一旁的坚墙之上,当场粉身碎骨丧命。不等朱岛主落地身亡之时,石中天暗自发力一声不吭,举臂挫肘,“彭”的一声,一枝袖箭疾射而出,直奔身形下落的杨皓承肋胸。场内灵鹫宫的诸女见石中天施放暗器偷袭,再度脱口一声惊呼。杨皓承顿时大怒,衣袖一抖,身形立变平形,挥手一式“星光普照”,幻成一道弧形,立将袖箭斩断。石中天三角眼凶光一闪,双肘再度猛力一挫,四支袖箭同时向杨皓承射去。这时,全场的人惊呆了,一片死寂,除了暗器的破风声,再听不到其他声息。石中天与杨皓承的距离本来就是很近,此时四只袖箭同发,就是杨皓承有通天本事,也难以抵挡啊!杨皓承见石中天乘机暗算,心中惊怒交集,大喝一声,全身散发内劲,四枝袖箭遇上他所发的内劲顿时凌空化成铁水坠地。石中天见连番暗算,俱都无功,不由惊出一身冷汗,心想杨皓承武功过人,朱岛主又已然丧命,当即想走,转身向大门驰去。杨皓承一见顿时大怒,大喝一声:“不留下命来想走吗?”说话之间,左手疾扬,中指同时一弹。一阵丝丝响声,手指力道锐利指风,直向舍命狂逃的石中天的膝窝射去。一声嗥叫,一声闷哼,石中天踉跄前冲数步,扑通一声应声倒地。顺势望去,石中天已经倒在血泊之中,暴死在地上。三十六洞和七十二岛三千弟子见状个个面色苍白,俱都冷汗直流,一脸的惊愕神色。“兄弟们,这个贼人一定不会放过我们的,杀了他!!”三十六洞七十二岛中有人煽风点火的高呼。“杀啊!!”“杀了这个妖人!!”……杨皓承本来心里就起了杀心,此刻听到三十六洞七十二岛这些流寇的高呼,当即把心一横,全身的力量贯注的双手之上。“找死!”杨皓承彻底的爆发,双手一挥,灵鹫宫诸女看到了最不可思议的一幕,那也是她们永生难忘的一刻。那一刻,她们对杨皓承深信不疑。他,就是上天派来统领灵鹫宫的天神尊主。三千三十六洞及七十二岛流寇同时挥刃而出,声势何等的惊人。可是杨皓承挥手之间,只见一团刚猛劲风,直奔所有的人而去。轰隆一阵阵巨响如焦雷暴响,坚石暴裂,石块横飞,青烟激旋,大厅为之颤动。无数坚利碎石破瓦,挟着尖锐啸声,冲射半空,向着每一个扑上的流寇飞去。飞石破瓦碎木,只要是被杨皓承飞卷而起实物所击中的人,无不丧命当场,穿膛而亡,断首而落,五脏裂,六腑焚……三千流寇在一瞬之间,无一幸免。纷扰之后,当凌雪臻带着诸女赶来灵鹫宫大堂,当灵鹫宫之内弟子睁开刚才眼睛,举目一看,俱都面色大变,不由脱口发出一声轻啊,眼前的一切让她们彻底的惊呆了。在杨皓承傲立的跟前,三千流寇尸体堆积成山,流血成河,阳光从大门窗户照射进来,大堂之内充满了死亡的气息。众人凝目一看,俱都心头一震,面色微变,没人能相信眼前这一切是杨皓承一人所为。但是这里除了他一个人,根本没有其他的解释。唯有天神无敌。

第二百一十五章【灵鹫宫篇】春色灵鹫后宫
(• )

杨皓承傲然矗立,三十六洞和七十二岛横尸遍厅,没有人不为之动容,也正是因为如此,灵鹫宫的所有弟子都惊呆住了,不知所措的惊呆现场。璩美凤见状,首先第一个对杨皓承跪下叩首,高呼:“欢迎灵鹫宫新主驾临,千秋万代,光我灵鹫!!”璩美凤的部下随即跟着一起跪下高呼:“欢迎新主驾临,千秋万代,佑我灵鹫!!”严菲菲见状,这要时候也不得不相信杨皓承的实力,当即跟随跪下对杨皓承叩首,同时高呼。杨皓承一个完美的转身,微微的道:“既然三十六洞和七十二岛的叛乱已经平定,大家收拾整理一下这里的场面,重新努力建造我们的灵鹫世界。”“是,尊主!”严菲菲当即爽声回答。杨皓承的部下本来都是老婆美女,严菲菲一干灵鹫宫弟子见了,更加觉得杨皓承是天赐的尊主,比起那个呆头呆脑的虚竹来,简直就是完美。逍遥派的弟子向来风流英俊,在严菲菲她们的心里,尊主一位岂能让虚竹那种臭和尚来担当?璩美凤不无担心的道:“尊主,日前余婆婆她们陪同虚竹赶赴少林,日后必定会回来争夺尊主一位,你看是不是要下令通告天下,废除虚竹的尊主之位。”杨皓承微微的道:“我灵鹫宫刚刚经历叛乱,元气大伤,实在经不起第二次内耗。我看虚竹并非不讲道理之人,等他从少林回来,我把事情真相跟他说明,他自然就会主动让位。如此一来,灵鹫宫就可避免一场血腥的屠杀。”严菲菲恭敬的道:“尊主仁慈,我只怕虚竹一干人等不肯让位,那样我们还会被上骂名,还是先下手为好。正所谓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杨皓承挥挥手,道:“你们的担心我都能明白,但是我心意已决,再说了,只要有我在,相信他们也折腾不起什么滔天巨浪,放心好了。”“尊主无敌!千秋万代!!”严菲菲带着一干人等,又开始了新的一轮集体欢呼。杨皓承回到严菲菲安排的灵鹫宫尊主室,感觉这里的富丽堂皇简直就是天上仅有,于是吩咐叶茹凌她们到灵鹫宫出入的所有道路上布下禁制,防止外人进入,把灵鹫宫彻底变成他杨皓承的一座天上后宫。灵鹫后宫,当然不能少了绝艳的春色。在灵鹫宫的诸女中,严菲菲是个出类拔萃的女人,不但拥有领导气质,而且武功高强,当然最让杨皓承心动的还是她的美丽。既然是美女,杨皓承又是她们的主人,当然免不了为所欲为。男人都难免有这样的嗜好,食色,性也。在天山童姥曾经舒坦的浴池里,娇美的严菲菲正在杨皓承的身下婉转娇啼,尽情的享受着甜美的云雨之欢。从严菲菲第一次破瓜到欲仙欲死,严菲菲在杨皓承的胯下不知道已经狂泄了多少次,只知道每一次的感觉都不一样,就像坠入海底和飘上云霄,那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感觉。严菲菲正承受着杨皓承暴风雨般的冲击,她的一张娇艳的粉脸通红,不停地摇着螓首,半张的樱唇里吐着火热的气息,不住地发出娇腻的呻吟,刺激着压她身上的杨皓承做着更加猛烈的动作。“啊……尊主……我……不行了……”严菲菲一边叫着,一双玉手还不停地在空中挥舞着。杨皓承的大手抓着她那挺秀丰满的玉乳,用力揉捏着,让晶莹的玉乳在手中变着不同的形状。粗壮的腰部则猛烈地扭动,快速地挺动。浴池的春水荡漾出一圈圈美丽的弧线,简直太完美了。“菲菲……用你的双腿,使劲的夹紧我!!”杨皓承喘着粗气的命令道,严菲菲一双修长的玉腿紧紧地夹住杨皓承的腰,迎合着杨皓承,向上猛烈地耸动香臀。杨皓承撞在她娇嫩的花心上,都快要把她的魂魄撞散了好像是顶在自己的心上,让她美得说不话来了,只是不住的呻吟娇喘。一刻钟后,严菲菲浑身猛地一颤,娇美的香臀拼命上挺,弓身再度狂泄。“啊……尊主……我要……升天了……”严菲菲的双手突然紧紧抓住杨皓承,香臀一阵大幅度的左右摆动,一张一合的吸吮着,一阵阵的抽搐,突然一股腻滑的热流喷射出来,让杨皓承感到舒服极了。“啊……泄了……又泄了……”严菲菲呻吟着,秀美的双腿无力的滑下来。泄身后的严菲菲无力地软在床上,全身如玉的肌肤泛着高潮的桃红,张着红艳艳的小嘴不住的娇喘。杨皓承低头在严菲菲娇艳欲滴的粉脸上亲了一口,柔声问道:“菲菲,今天你泄了几次?”严菲菲不安地扭动着娇躯,琼鼻发出诱人的娇哼,无限娇羞地说道:“尊主,不来啦,你又欺负人家。”杨皓承微微一笑,故意说道:“菲菲,再来几次如何?”严菲菲变色道:“尊主,奴婢实在……实在不行了,我已经泄得全身无力了,你饶了我吧。”杨皓承哈哈一笑道:“菲菲,我逗你呢,你倒当真了。今晚还有很多妻妾等着我去宠幸呢,我也该走了。”严菲菲红着脸亲了杨皓承一口,勉力爬起身来服侍杨皓承穿好衣服,然后叮嘱道:“尊主,你要小心一点啊。千万……千万不要纵欲过度!“虽然已经对杨皓承的实力有了很深的认识,但是她还是忍不住要为杨皓承担心。“菲菲,你就放心睡觉吧,你们的尊主我可是出了名的金枪不倒,到现在我还没有发现那个是我对手的。”杨皓承笑着把浑身软绵绵的严菲菲安顿好,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后,杨皓承就精神抖擞的离开了。杨皓承抬头看看天色,已经是明月高挂,灵鹫宫或许太靠近天上了,那一轮明月显得格外的庞大。不知道还以为看到中秋明月了?(嘿嘿在凌雪臻的组织安排下,灵鹫宫的弟子很快变成了杨皓承的粉红军团,灵鹫宫理所当然成了杨皓承的美女后宫。虽然在山下布下重重的禁制,但是凌雪臻还是安排有人在山门各处不停的来回巡逻着,看得出她的用心良苦。杨皓承抬头看了看夜空,只见夜朗星稀,让人心旷神怡。杨皓承暗自思忖道:“还是去看看雪臻,陪她睡个好觉吧。”心里想着,杨皓承便往凌雪臻的房间走去,可是当她要找凌雪臻房间的时候,才知道自己根本不知道诸女的房间如何安排?既然找不到凌雪臻的房间,那就乱闯吧,看看那个妻子有好运气。嘿嘿,不远处透露一丝灯光的房间吸引了杨皓承目光,带着好奇,他走到了那散发灯光的房间。“咦?这个时候璩美凤她还在洗澡吗?”穿透一丝灯光,杨皓承看见房间内的人竟然是璩美凤,不由暗自忖道。房中灯火通明,纤毫毕现,只见正中有一个很大的半人高浴盆,一丝不挂的璩美凤正坐在浴盆里,露出一张神情肃穆的秀脸,一双原本明亮的凤眼中透出疲惫的神情。在她的周围正撑着一片晶莹的水幕,这水幕不是一般的水幕,是如同结界一样防护的禁制,不时的发出幽兰的闪光,波光粼粼。这分明就是结界内劲?想不到璩美凤也是禁制结界的高手。在水幕结界之外站立有两个人,准确的说是两个女人,她们不停地挥舞着手中的长剑砍向水幕。每一剑都发出“哧哧”的声响,把水幕结界砍开一个口,但那水幕很快就会恢复原状。“是杀手!!”看到里面的打斗,杨皓承心中暗叫了一声。看到璩美凤结成的水结界正在不断的缩小,杨皓承也暗自心惊。这灵鹫宫之内,居然暗藏杀手。她们又是如何穿越层层关卡杀进来,为什么她们的目标只针对璩美凤,为什么璩美凤懂得结界,这些都是一个迷,都是杨皓承要弄清楚的。看样子是璩美凤正舒服的泡在热水里时,两个美女杀手突然出现在她眼前。仓促之下,璩美凤只有结起水结界,抵御两人的进攻。两个美女杀手的剑法不赖,居然可以突破璩美凤的水结界。欲罢不能的璩美凤,也只有不断补充水结界,三人就这样僵持住了。其实这就像两大高手比拼内力,只不过她们中介物质变成了利剑和水界,相对而言,璩美凤的消耗应该更大一些。毕竟让水界变成铜墙铁壁,没有一定的内力是无法做到的事情。结界毕竟不是禁制,所以在抵御攻击的时候,变得异常的脆弱,想发挥出力量来,就必须要求施发者提供源源不断的内劲作为支持。璩美凤一介女流,面对凶悍的杀手,她已经筋疲力尽。胜败,其实已经写在了璩美凤的脸上。

Comments

No comments yet. Why don’t you start the discussio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