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老师

语文教师张蕊和音乐教师华夏,将学生小强合围起来。微微踮起足跟,张开两张樱桃小口,四只芊芊玉手在小强身上游走开来。一时,散发着炙热情欲的呻吟声、喃喃声、痴语声蔓延开来,夏愈加炎热。

「上课时一直偷偷盯着华老师的大腿,现在不敢看了?是不是很喜欢华老师的黑丝袜?」语文教师张蕊伏在小强耳畔,低声喃语道:「上课时都敢看,现在你这小鬼反倒不敢了!是不是平时被华老师凶巴巴的样子吓住了?」柔声兼着细语,软软的吹进耳朵,惊得小强一动不敢动,呆呆的立着,憋红了脸,任由摆布。

音乐教师华夏半依着身子,一手解着小强白衬衣扣子,一手摩挲在小强腰间,「小坏蛋,又偷看老师。今天老师要好好惩罚你这个坏孩子。」言毕,香口一吐,三寸妙舌,向小强尚显稚气的乳头袭来,时而连吸带揉,时而萦绕挑逗,口水划过胸肌顺流而下,微卷长发的体香飘扬而上。小强一时无法自以,却又不知如何是好,唯有握紧拳头,微微颤抖,闭起眼来,享受这「香艳的惩罚」。

一对红唇,左右开工,亲吻着小强的脸。张蕊一手轻捏着小强湿漉漉的小乳头,华夏一手已游走向下,摸索向小强的胯下。小强再也抑制不住,嗓子里发出不知是痛苦还是兴奋的呻吟声。

华夏见小强有了动静,手上慢慢加大幅度,好似漫不经心的的挑逗着小强小强的胯下之物。小强缓缓将头贴在张蕊的脸上,用力嗅着张蕊身上的香水,「AcquadiParma」浓郁精致的鸢尾花香,仿佛高贵的女王,将女性蕴含的极致魅力与优雅气息表现的淋漓尽致。小强时而大力吞吸香气,时而难以自制地用头摩搓着张蕊精致的面庞。

一个轻熟,一个冷艳,黑色连裤袜点缀下,好似人间尤物。张蕊见华夏先人一手,已将小强胯下挑弄得凸起,也向小强胯下游来,时轻时重,时揉时捏,一路自大腿内侧向两股间游走。

张蕊和华夏一个足套乳白酒杯跟高跟鞋,与黑色的连裤袜形成鲜明对比。一个脚踩蛇纹坡跟鱼嘴鞋,微微透出两个鲜红的脚趾甲,勾出几分诱惑。灰色及膝裙包裹下的美臀微微翘起,半躬着的身子,绷出致命的曲线,小强再也按耐不住,摊开手掌,轻轻抚弄着两位老师的黑色连裤袜包裹下的翘臀。

正是:双骄争春,美艳绝伦。

张蕊被摸的兴起,一把褪下小强长裤,伸出两只手指,隔着平角内裤划过小强胯下凸起的「山丘」来。只见内裤上早有一坨湿迹,张蕊娇嗔道:「小东西,又不老实了,看老师怎么罚你」。用粉红色亮晶晶的指甲在湿迹划开圈圈。小强随之一震,两手重重的抓住老师的饱满的臀部。

华夏臀部一痛,娇嗔了一声,扭着黑丝美腿,轻轻晃动开来。随即,一人拽住一角,将平角内裤褪下。「啊,好大。」华夏惊了一声。小强白皙的阴茎弹出内裤,直挺挺顶在那里,向两位老师「敬礼」。因为不知所措,双腿还在不停地抖动。马眼渗出的一滴分泌物,挂在半空,摇摇欲坠。

「小坏蛋,小怪物,吓死老师了。这么长,以后你女朋友哪能受得了。」张蕊说着半跪下来,拨弄起阴茎来,又用樱桃小口向阴茎吹气。

小强哪见过这场面,胯下之物兴奋地微微跳动,那滴分泌物终于滴落,掉在华夏蛇纹坡跟鱼嘴鞋面上。小强瞧在眼里,心头一紧,觉着大窘,怕玷污了纯洁的华老师,又攥紧拳头,一动不敢动。张蕊倒未在意,嘴上没停,挑逗起小强的睾丸来。

华夏先是被小强超长的阴茎吓了一跳,又被那一滴前列腺分泌物挑乱了心思,见张蕊玩的起劲,随动了情欲,跟着张蕊蹲下,一左一右向那白皙悠长的阴茎吹起气来。张蕊一手扶住阴茎,一手把攥着睾丸,吐出舌头,和华夏你一口我一口,舔弄起来,时不时用手摸索着自己的阴部。

小强渐渐陶醉,眯着眼睛一阵阵的呻吟。只见身下,两个美人,一个直发披肩,柳叶弯眉,鹅蛋型的面孔,方圆饱满,成熟中显出一副高贵。一个烫发微卷,鼻梁高挺,唇红齿白,冷艳中透出一丝清纯。在束腰白色条纹立领衬衫的映衬下,显出一副圣神不可侵犯的样貌。然而,小强做梦也没有想到,平日里只敢远去背影的美人老师,今天竟会双双跪在自己面前,舔弄自己那污秽不堪的东西,迫于老师平日里的威严,不敢放肆,只能随着引带。

「躺下来吧,让华老师教你。」张蕊笑眯眯的说。小强缓缓躺下,仰望美艳不可方物的语文张蕊和音乐老师华夏。看着她们脱下立领衬衫,露出挺拔的乳房。

「小坏蛋,你说华老师美不美?」张蕊一边解开前置的胸罩扣,一边和华夏调笑着。华夏挺着娇秀的乳头,将粉红色的乳晕抵到小强嘴边,小强一口吞入嘴里,混着口水,噗噗吃吃的用力吸开,双手探入裙下,隔着丝袜摸索着老师的美臀。

「别急,老师教你。你过来,亲我这里。」华夏说着褪下一条腿上的丝袜,白色蕾丝内裤挂在一边,重新套上蛇纹坡跟鱼嘴鞋,岔腿坐在教桌上。小强趴在上面,伸出舌头胡乱舔着,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和味道冲击着他的大脑。「小傻瓜,这里,别乱来。」华夏在一片水花生中低声说道。「嗯,嗯嗯,啊,小强,小坏蛋,别亲那里,那里脏,啊,啊啊啊,老师被你亲坏了,嗯,恩恩额,你的舌头好厉害,老师好舒服。你的指头也好厉害,伸进去了,好舒服。」,华夏双手也不闲着,揉弄开自己的乳房。「好多水,好多水,留了好多水,受不了了,受不了了。」便起身跪在小强面前,吞吐开阴茎,「好长,好大,顶到我喉咙里了。」张蕊见了华夏发浪的样子,像着了火一样,褪下连裤袜,半卷着短裙,褪下乳白酒杯跟高跟鞋,揽住腰和小强热吻起来。小强见张蕊早早脱下丝袜和高跟鞋,心有不悦。暗道:我最喜欢看你们穿丝袜的样子,张老师却偏偏脱了,就不能向华老师一样,只脱一条腿?想起一次在教师办公室看到张老师办公桌下的高跟鞋和里面藏着的一双短丝袜,害得自己硬了好久,只好在厕所想着张老师穿丝袜的样子打手枪泻火。现在终于有机会和张老师做,她倒给脱了。想着想着心生不满,却又不敢说什么,渐渐放胆,探指抠向张蕊两腿间,也不分轻重,卖力扣了一阵。

「啊啊,恩恩额」张蕊一边和小强舌吻,一边含糊不清的呻吟,「啊,小坏,小坏蛋,想弄死老师,啊啊,老师被小坏蛋弄坏了,好湿,我好湿,小坏蛋,啊,啊,小坏蛋在扣老师的逼,老师的逼好爽,好爽。」华夏轻推开小强,半撑在教桌上,重新撩起及膝裙,露出饱满的屁股,回过身来,将卷发拨向一侧,撑着迷离的双眼,一字一字慢慢说道,「来,老师,教你。」便引着小强的阴茎向自己下体插去。

正是:玉女变欲女,小强享艳福。

「啊,好长,一下就插进老师花心了,老师要被你干死了,这么长,我受不了,我受不了了,啊啊,恩恩,顶的我花心好爽,我受不了了,恩恩,受不了了,坏蛋小强,你要干死我了。」小强一开始随着华老师的引导抽查,三五六七下后,结合自己看你过得日本动作爱情片也就大致懂得如何抽送,便不理会华夏的呻吟,一下下重重的抵在华夏阴部。一手把玩着华夏翘起的鱼嘴高跟鞋,轻吻起露出的鲜红指甲。一手攥住老师的乳头,卖力抽查开来,啪啪的水声渐渐响起。

张蕊从侧面揽住,将舌头送入小强口中,小强在不停抽插华夏的同时,攥住张蕊乳房。张蕊年龄比华夏略大,乳房也比华夏略大,乳晕透出暗粉色,左右摇晃着,分出一只手来,从后面探向小强睾丸。小强还气她脱了丝袜,手上重重揉搓起来,阴茎、舌头倒也同时不停,初次作战,便不停地卖力抽送,一气也不肯歇。

正是:三管齐下,初战双花。

「啊,老师的逼被小强插的好爽,小强好厉害,小强鸡巴好长,干死老师了,每一下都顶到老师的花心,好爽,好爽,老师喜欢小强的大鸡巴,干我,啊,干我,用力干我。」华夏在不断抽查下,渐渐进入状态。

「啊,不行了,不行了,我不行了,鸡巴好长,干死我了,不行了,大鸡巴干高潮了,高潮了。」华夏浑身一震抽动,美腿来回交替加紧,美臀带动着小强的阴茎快速转动,终于发出长长一声呻吟,死死顶在小强胯下,一股阴精喷射而出。小强吃一惊,以为把华老师弄坏了,急忙拔抽出来,不敢再动。只见华夏阴部早已泛滥成灾,淫水顺着大腿根长流直下,划过穿丝袜的腿,黏黏稠稠贴成一堆。淫水顺着脱掉丝袜的光腿,滑下小腿关节,转了个弯,绕过曲线完美的小腿,顺流而下,流到了鱼嘴高跟里,将那只美脚和鞋子粘成一体,散发出诱惑的淫态。

见华夏趴在桌上,不再动弹,张蕊笑道:「小坏蛋,把华老师都干高潮了,说你以前干过多少个女同学啊?」小强初经人事,尚暗自惶恐,支支吾吾,不敢大声。说:「没,张老师,没有。」张蕊一把攥住阴茎,又笑道:「好厉害的小坏蛋,来,让张老师也爽爽。」便要小强平躺在地,自己一手引着阴茎跨坐上去。

「啊,小强的鸡巴插进老师小逼,老师好舒服,好长,好大,啊啊啊,」小强初经人道,连惊带吓,和华夏做爱尚是勉力硬撑,又被张蕊一招观音坐莲直直坐下,一动不敢动。在张蕊连续坐了三五六七下后,猛地起身抱住张蕊,把头埋在胸上,死死顶住张蕊阴部,底喊一声「张老师」,喷射开来。

张蕊尚未如意,偏偏小强又不争气,也只孩子尚小,也就不计较了。捧起小强的脸来,喷着香气问道:「小坏蛋,舒服不?」小强不答话,向张蕊乳头啃去,下身还插在张蕊身里,也不知要不要拔出。

张蕊又一笑,抚弄着小强短发,起身将阴茎拔出。只见走了两步,便有乳白色的浓稠精液不时流出,叹道:「老了,以前夹得可厉害着呢。」小强顺杆爬:

「张老师现在也厉害,两下就把我弄得不行了。」张蕊扶起华夏,相视莞尔一笑,道:「小坏蛋,倒会说话,也不看看华老师怎么样了。」三人不尴不尬,你问我答,支支吾吾,便收拾了衣装,各自散去。

  

Comments

No comments yet. Why don’t you start the discussio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